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九十五章 死后世界

第一百九十五章 死后世界

审讯,开始了……现场所有的学生,此时都被校园纠察队的人集中到了一间会议室之中——从首先发现尸体的那位女学生开始询问。

询问的过程是隔离的,在等待中的众人不会知道里面的情况,少不免会不安——况且,这次身故的人还是纠察队的委员,是【第二上京城】驾驶员学校学生会內的真正实权人物。

学生们的不安,还在持续的发酵。

所幸的是,因为是午休期间,纠察队也第一时间封锁了现场,收缴了学生的通信器材,切断了传播的渠道……询问开始的时候,大部分的学生则是正常地结束了午休之后,继续上课。

只不过校门已经悄悄关闭,另外【第二上京城】防卫所(类似警察)的人,也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会议室的角落里,【尤利娅】学姐既然沉默不语。

因为是来自同一个班级的关系,他们很容易就坐在了一块,默默地等待着被传唤过去进行询问。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学生会的权力还真大啊……自己就能够进行审讯了吗?”【尤利娅】学姐一脸意外似的打破了沉默。

“防卫所的人应该已经在路上了。”梅希摇摇头道:“不管调查结果如何,这件事情最终还是会移交给防卫所的……纠察队这次的审讯,与其说是为了尽快找到凶手,倒不如说是为了在案件移交出去之前,尽可能地知道更多的事情。”

“不知道里面审讯是什么情况。”【尤利娅】学姐颇为随意地说了一句。

“不管什么情况,反正我们只要老实交代就好了。”梅希安慰似的道:“而且,你也不可能光明正大地偷听不是?”

“说的也是。”【尤利娅】学姐笑了笑。

然后她不经意间地将一块橡皮擦悄悄地扔到了地上——落地之后,橡皮擦竟是开始自己滚动了起来……一直滚出了会议室。

……

临时的审讯室內,第一个发现了死者的女生此时正忐忑不安地复述着事情的经过。

几名纠察队的成员脸色阴沉。

从这名女神的叙述之中,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这女生不过是趁着午休的时间,来到了相对比较安静的一间画室之中,打算小睡片刻,然后在路过凶案现场课室的时候,发现了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的纠察队委员。

一名纠察队的队员此时急忙忙地推门而入,众人看了一眼,只见当中一名女性的纠察队队员此时沉声道:“继续审讯……”

她又看了看身边的两名同伴,“你们两个跟我出来。”

走廊外,匆忙回来的纠察队队员飞快地道:“调阅了监控录像了,只有委员进入教学楼的一段,之后的录像都消失了。”

“消失?”女性纠察队队员不禁皱起了眉头——作为纠察队的副委员长,在委员长被杀之后,她便顺理成章地暂时进行了职权上的替代,“怎么回事?”

调查回来的男纠察队队员道:“翻阅了监控的操作记录,是委员长在较早之前,临时关闭了这附近的监控,然后才过来这里……接着,死了。”

“他为什么要临时关闭这里的监控?”副委员长下意识地咬起了指甲,“又为什么要悄悄地来到这里……他原本,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既然故意地关闭了监控,大概是要做什么不能让人发现的事情。”左右手此时想了想道:“可能是做什么违反校规的事情,可能是要和什么人见面,也有可能想要悄悄地布置什么……”

“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另一位左右手此时冷不丁道:“你们,还记得委员长在早些时候的小会上,有些话还没有说完的吗?”

副委员长皱眉道:“你是说,关于……【暗世界战线】的事情?”

“是的,我当时清楚地记得,委员长说他已经搜集了许多的资料,只剩下关键性的证据……但到底是什么,他反而没有说,似乎是有什么顾虑。紧接着,两个小时之后,委员长就发现死在了课室当中。这…会是巧合吗?”

“先不要妄下定论。”副委员长摇了摇头,“总之,在防卫所的人到来之前,极可能地掌握更多的情报……这一次,死的人直接是纠察队的委员长,可没有办法随便就掩饰过去——恐怕,这会是那位校长大人很乐意看到的。”

“你是说,加尔文校长会借此来抨击纠察队?”

副委员长没有说话,只是此时通信器忽然响起,她连忙接听,脸色微变:“是…我知道了,会长。我会按照你的意思做的了。”

“会长的通信?她说什么了!”

众人迫切地看着副委员长。

“会长说……”副委员长脸色复杂道:“如果是凶杀案,就交给专业的来处理。学生会要做的事情,是尽量不要让这件事情,影响到夏日祭的进行。”

“这个时候还?”

……

……

“……这一次,死的人直接是纠察队的委员长,可没有办法随便就掩饰过去——恐怕,这会是那位校长大人很乐意看到的。”

在昏暗的,很适合体育老师将女学生按在了木马上进行深入交流的体育用品器材室中,梅丹佐·真嗣与【尤利娅】学姐正在交流——用嘴。

除此之外,这里还有一块会说话的橡皮檫——以上的话,便是从这块会说话的橡皮擦口中发出。

模拟的,赫然是纠察队中的那位女性副委员长的口吻。

纠察队的私下审讯并没有持续很久——现场的人还没有审讯完毕之前,【第二上京城】防卫所的人便已经到来,并且在校方的协助之下,接管了凶案

这两家伙,是在完成了口供之后,才辗转地来到了体育用品器材室之中偷…偷商量的。

“【暗世界战线】?这是什么?”梅丹佐这会儿取出了烟斗叼了起来,它是觉得烟斗这会儿又有了用武之地。

“我能召唤旁白音?”【尤利娅】学姐顿时翻了翻白眼。

梅丹佐眨了眨道:“你每天都要去和加尔文报道,他就告诉你这些?”

【尤利娅】学姐想了想道:“要不今晚我化身成为【自由之城】圣人的模样,将他提起来暴揍一顿,看他愿不愿意说?”

梅丹佐摇了摇头,随后手指摁在了橡皮擦上——橡皮檫顿时发出了几声奇怪的叫声之后,竟是再次重复着偷录下来的对话——这块橡皮擦,被【尤利娅】学姐星创成为了具有录音功能的星创生物了。

“这里,你发现了没有?”梅丹佐忽然有摁了橡皮擦一下。

只见【尤利娅】学姐皱了皱眉头道:“她说,这一次,死的人是纠察队委员长,不能随便糊弄……不止一次?”

“嗯哼。”梅丹佐点了点头。

两货直接对视了一眼,【尤利娅】学姐想了想道:“今晚我去拜访一下这位副委员长。”

“我去这位死者家里溜达溜达。”梅丹佐笑了笑道。

……

……

防卫所的来人在初步的调查之后,并没有建议封锁整间的驾驶员学校,只是将现场附近进行了封锁,派人看守,尸体已经移送到了防卫所本部,进行检查。

一切都按照了正常的手续来处理,并没有因为死者的身份,而有太过特殊的行动。

学生们在放学之前,终于还是知道了这件事情……校园内部网络的舆论,瞬间炸了锅似的——但是该回家的,或者回去宿舍的,还是该回去。

晚上的时候,梅希出现在了宿舍楼的共工活动室中。

只见【渚】同学此时正站在了自动贩售机前……梅希神色有些犹豫似的,最终打了声招呼道:“【渚】…同学,晚、晚上好!”

“你想喝点什么吗?”【渚】微微一笑问道。

“啊?”

【渚】道:“真嗣说,对女孩子大方一些,能够提升女生的好感……所以,你想喝什么吗,我帮你拿。”

——想…想要提升好感…我的好感?

——所以昨天晚上的事情,其实并不是什么误…误会吗……

——怎么办,尤利娅不在这里,好紧张啊!

“不用客气了,我不习惯晚上喝饮料的。”梅希摆了摆手,同时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对了,好像回来之后就没有见到…见到真嗣同学了?”

“他好像出去了。”【渚】想了想道:“我本来打算和他一起通关昨天没有打完的游戏的,结果没找到人。”

“说起来……”梅希不禁怔了怔,下意识道:“我好想回来之后,也没有看到尤利娅,还想要喊她来试一下我刚学会做的杂菜汤来着,结果敲了好久的门也没有……对不起,我说了些有的没的。”

“没关系。”【渚】随意一笑,随后便转身离开。

“那个,【渚】同学!”梅希此时咬了咬牙,“你…你有兴趣到我的房间来吗?”

“你的房间?”【渚】稍感意外地顿足。

梅希道:“我的意思是,杂菜汤做多了,我一个人吃不完……你吃过了晚饭没有?”

“这样啊。”【渚】想了想道:“那就走吧。”

……

……

……

……

一只黑色的短毛猫咪,此时正蹲在了电线杆之上,悄悄地打量着路上的行人……路上的灯光是间隔提亮的,而且亮度很低——为了能够节省【第二上京城】的电力消耗。

“梅希一个人留在宿舍,没有问题吧?”黑色的短毛猫此时目光忽然一亮,嘀咕着:“总算是回来了,纠察队的副委员长。”

黑猫此时直接从电线杆上跳下,很快便跳入了一扇高墙之中——墙后的房子,即便是在【第二上京城】来说,也算是豪华的了。

毕竟是【第二上京城】军部司令的亲属住房。

……

副委员长的名字叫米蕾,【第二上京城】军部司令的侄女,她的母亲是商会的副会长,至于父亲则是军部的高级工程师,主要负责【噬神者】外置武器的开发。

这样的身份,让米蕾完全能够像公主般的生活——但被检测出了【噬神者】的驾驶员资质之后,便直接放弃了优渥的生活,进入了驾驶员学校。

回到家中的米蕾,用餐过后,便独自一人来到了院子处。

“小猫咪?”

只见院子的水池旁边,一只黑色的小猫此时正在摸鱼……少女很快便发现这只外来的猫咪似乎并不畏生,便将它给抱了起来。

“你怎么啦?肚子饿啦?找吃的找到这里来。”

少女轻抚着黑猫,走入了屋子之中,吩咐着家中的佣人道:“家里有生的鸡胸肉吗?给我取一些过来吧。”

“好的,小姐。”

佣人只是用一种人不如猫似的目光看了这只流浪猫一眼之后,便取食物去了……黑猫半点不惧生,直接跳到了沙发上,开始舔着自己的jio。

佣人还没有回来,但一男一女,却在此时齐齐地走入了客厅之中——女人稍微有些年纪,但保养极好,有一股精明干练的气质。

至于男人,却穿的是一套卷轴,胸口前挂了很多的徽章。

米蕾脸色微微一变,连忙站起了身来,双手贴什,半低头道:“母亲……大伯,晚上好。”

那干练气质的女人直接说道:“米蕾,你大伯这次过来,是想要问你关于阿斯普林家那孩子的事情,你要将你知道的所有说出,不要有什么隐瞒。”

“关于杰米亚的……”米蕾脸色微变,下意识道:“这件事情,这么快就已经传到了大伯那里了吗……”

军装的男人严肃道:“阿斯普林家握有近五成的【第二上京城】的军需供给,他们家的继承人被杀,这可不是什么小事……他老爹,刚在我办公室吵了一顿。”

米蕾苦笑道:“我就说防卫所的人怎么这次什么都按照流程来做,原来是什么都不敢做……恐怕找大伯你之前,早就和防卫所打过招呼了吧。”

“所以,你能告诉我什么吗,米蕾。”军装男子正色道。

只见米蕾下意识地看了眼自己的母亲。

女人淡然道:“有什么话你就说吧,难不成你大伯还能害你?”

米蕾摇了摇头,欲言又止,最终才缓缓说道:“大伯,母亲……你们听说过,【暗世界战线】吗?”

客厅内,两大人俱都脸色微变,那军装男子更是坐了下来,皱眉不语……然后与一只黑猫对上了眼。

但他也仅仅将黑猫当作是米蕾的宠物,直接就没有关注,而是沉吟着道:“你是说,杰米亚的死,和【暗世界战线】有关?”

……

什么情况。

黑猫此时眨了眨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军装男子。

这不是上个圣地书页世界的卑斯麦统领嘛……

……

……

大宅。

楼下,时不时地传来了女人伤心欲绝的抽噎之色,以及男人大发雷霆的咆哮声。

楼上,房间内的某真嗣用大被子盖住了身,偷偷地在嘴里含着一根手电筒,正翻看着一本日记。

“我经常会梦到另外一个自己。”

“梦里的世界,是那般的真实。”

“我渐渐地搞不清楚,到底那边才是真正的我自己。”

“或许,我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其实是……死后的世界,是神。”

“神将我投放到了这里……”

“【暗世界战线】一定存在……我知道,它们一定存在!为了,为了对抗【神】!”

……

“明天,和那个家伙见面,或许就能知道……真相!!”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