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六章 恐慌(2)

第十六章 恐慌(2)

街上乱作一团,而面馆里面场面同样的混乱。

仅有的食客一下子躲得远远。

或许是这倒在地上的大爷的模样太过恐怖的原因,小姑娘吕依云一下子转过了脸去,并不敢看似的。

“发生了什么事情?”

与此同时,面馆外一名十**岁的大男孩拎着一袋子的杂物走了进来。大男孩一眼看见了倒在地上的大爷之下,吓得手上拎着的东西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原来是一些姜蒜之类的东西。

“爷爷!爷爷!”大男孩一下子跑了过来,神情慌张。

老板娘这会儿连忙抓着这大男孩道:“快,快去厨房里面把你爸叫来,送你爷爷去医生那!”

大男孩一慌,茫然地看了四周的人一眼之后,便冲冲忙忙地跑进了厨房之中。

不久之后,面馆的老板和他的儿子,两人合力地把这大爷给送了出去。这面馆也顺便关了门,那老板娘关门之后也跟着走向了小诊所的路上。

而此时,大街上,已经能够看见第四个发病的人。

村子很小,消息很快传开,一种诡异的,不安的气氛,仿佛已经能够在空气之中嗅到一般。

那边街头,又传来了一些杂乱的声音……已经是第五个人。

一日之间……不,半日之间。

第六个。

……

“医生!医生!你要救救我娘!你一定要救好她!”

“医生,我爸这年纪太大了,我也知道没几年的了,可我也不想他最后这几年是这样去的,求求你啊!”

“让开让开!医生在吗?潮生,潮生!看咱一起长大的份上,你无论如何都要救……”

小诊所平日帮村民看个感冒,给小孩子打个防疫针都显得拥挤,这一下子的六七个病人还有家属,只有一个护士姑娘当助手的吕潮生根本忙不过来。

更何况在诊所门口,已经围着了一群闻讯而来的村民,可谓是水泄不通。

这件事情很快就惊动了正在办公的村委书记吴秋水。他带着助手小杜,也没商量出什么好的办法,就连忙赶了过来。不久之后,吕家村的村长也同样赶了过来。

“吕医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下子……”吴秋水的脸色并不好看,他紧皱着眉头道:“不算这里的,我在赶来的路上,也碰到了正赶来这里的……都第几个了?”

吕潮生叹了口气道:“书记,我也是被吓得不清,现在也没有理出一个头绪来啊!”

吴秋水这会儿把吕潮生拉了过来,小声地问道:“吕医生,你老实点告诉我,这……这会不会是瘟疫之类的病?这些病人到底要不要隔离?”

吕潮生摇摇头道:“这里的工具,我实在检查不出来。至于隔离,咱们这也找不到这个条件。而如果……如果是瘟疫的话,恐怕也……”

吕潮生的意思,吴秋水马上就明白了过来——这都接二连三地有人发病了,如果是瘟疫的话,恐怕都已经传播了开来!

甚至,连他自己也有可能已经受到了感染,只是还没有发作!

“这……书记,出去的路被滑坡堵住了,渔家的渔船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弄坏了,我们这是暂时出不去啊!”

“别慌,我联系了镇上了,很快就会有救援队过来清理。”吴秋水冷静道。

不料就在这时候,一道带着急切的声音传来,那是一个病人的家属……估计一直都在偷听还是刚好路过,“什么?我们出不去了?”

吕家村的村长这会儿沉声道:“你先过来,你没有听见书记说很快就有救援队来了吗?”

这人却退后着,摇摇头:“不……这件事不能瞒着大家,就算你们是书记,是村长都不可以!”

眼看着这家伙转身就走的模样,吕村长和吴秋水脸色顿时一沉,连忙叫唤道:“回来!别乱说话!回来!”

可人已经叫不回来了。

吴秋水和吕村长对视了一眼,都知道等下子事情会更加的麻烦,那家伙恐怕会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

“大家听着,刚刚我打听到,咱们出去的公路被堵死了!就连渔家的船都开不了了!有渔家的人在吗?证明一下!”

小诊所门外,一人忽然大声地叫喊着。

“真的!我刚打电话回家,听我老爹说,咱家的船开不了了!所有的渔船小舢板都开不了!都不知道被什么鬼东西咬过似的!”

哇——!

“是诅咒!是诅咒!一模一样,当年一模一样啊!!诅咒又来了,又来了!”

“水花婆婆,你别乱说吓人,什么诅咒!”

“真的是诅咒!真的!真的!我当年亲眼看见的啊……啊,又来了!又来一个人了!”

那人群之中,有人慌乱地拨开村名,推着自行车。自行车的后座上还绑住了一个老汉,身上手脚也长满了那种东西。

“我们都会被诅咒的,我们都会被诅咒的……我不要呆在这里,我不要呆在这里!”

叫做水花婆婆的老人家,一下子就撞开了人群,踉踉跄跄地没跑几步就摔倒了在了地上,可又很快地爬了起来,逃命似地逃离。

看着这水花婆婆那惊恐失色的模样,看着那又一个被推送进去了小诊所的老人,众人惊异不定地相互看着,谁也没有吭声。

一下子安静的像是正在墓园之中为死者沉默的哀悼者般。

人群外。

吕依云下意识地抓住了任紫玲的手臂,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慌的神情,无比担忧地道:“任姐姐……你是不是知道水花婆婆说的诅咒是什么?还有,我、我爸爸会不会也……倒在了什么地方,才找不到的?”

“别慌……”任紫玲深呼吸一口气,“你先听我说,你父亲未必染病的。不过这诅咒的事情我确实知道。也知道,这诅咒的事情,和你奶奶的死因是有关的。”

小姑娘一下子吓得不轻。

洛邱看着任紫玲给吕依云解释着事情的经过,自己则是皱了皱眉头。他身边的优夜也微微地眯起了眼睛。

洛邱悄悄地摆了摆手,让优夜暂时不要动,而他则是悄悄地后退着,然后转入了一条小巷子当中。

俱乐部的老板在这里看见了龙虎山的年轻天师莫默。

……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洛邱看着莫默,从刚刚开始,这个染成了金发的天师就在悄悄地呼叫着他。

莫默深呼吸一口气,正色道:“前辈,那些走进去小诊所的病人,你也应该看清楚了吧?”

洛邱点了点头,淡然道:“然后?”

莫默沉声道:“这些病人,和四十五年前吕家村的那些病人,几乎如出一辙,对不对?”

“确实是这样。”洛邱也认同地点了点头。

莫默忽然踏前了一小半步,右手手掌掌心藏于后方,轻声道:“但你我知道,四十五年前的那场病并不是什么诅咒,而是在那个老神婆的家中地下找到的那些东西所导致。”

洛邱看了莫默一眼,摇了摇头,“你是在怀疑我,把那些试管里面的液体散播了出来,造成了的这场混乱?”

莫默咬牙道:“这村子几十年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今天那被埋藏的东西才出土,只有你我知道。可就在当日之内,接连不断地出现被感染的人……前辈你教我,怎么才能够不怀疑你!”

“不是我。”

洛邱的回答很简单,简单得完全打算辩驳。

莫默沉声喝道:“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我本以为你是一个道行高深的前辈,没想到你居然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不会让你继续散播那种东西的!今天我莫默就要替天行道!”

年轻天师的双手猛然是散开,一道道的黄符从放置在地上,打开的手提箱之中射出,产缠在了他的身边。

伴随着一些杂乱的,宛如炒豆般的轻微爆响声,黄符开始泛着微微的金光!

“我不是什么前辈,只是你强加给我的而已。”洛邱摇了摇头,“另外……你最好不要对我有恶意。”(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