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一十章 私货

第二百一十章 私货

“什么?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嘛~哇!”

怪叫般的声音不断地自背包里装着的黑白熊布偶身上传出,它好像对这里的一切都感觉到新鲜好奇,如同一个初出家门,打开了新世界之门的孩子——呸!

【尤利娅】学姐强忍着将布偶【荒】彻底塞入背包的冲动,翻了翻白眼,骑上了自行车,在路上缓缓地走着。

布偶【荒】说要好好地看了一看这个城市,于是一大早的时候,【尤利娅】学姐就在梅丹佐古怪的目光之下,抱着黑白熊布偶早早就出了门。

“【使者】?这不就是寂灭海里面的那些神孽吗?这玩意我的实验室多呀,你想要啊?怎么不告诉我?你早说要,我就给了。”

白眼。

“杰米亚?好像是有这么个家伙,不过早夭啦,好像说是在玩一只猫耳朵娘的时候,被咬死的,听说死之前还心心念念这没来得及拍照,老法师了!”

白眼。

“米蕾?没印象,大概是哪家的贵女吧?这年头,想要成为太子妃候补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就连我的未婚妻候选也有好几百的样子,谁能记得住呀!”

死鱼眼。

“梅希?这可厉害了,被誉为平民的天才,是太子妃候补的第一批收录者之一来着……后来?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女孩子哪里有研究好玩呀?我连我的侍女长什么样都不记得好吗?”

再次白眼。

【尤利娅】学姐不禁叹了口气,随后沉默——布偶【荒】的话虽然很多都不着边际,但却也给了她不少的灵感。

不过,果然,圣地书页世界也有虚空元魔的踪影——寂灭海这个概念,一直都存在于圣地各路大佬的记忆之中,然而圣地书页世界的舞台就在圣地之中,并没有关于寂灭海的剧情。

布偶【荒】的讲述,似乎也佐证了梅丹佐关于原初世界可能是被虚空元魔覆灭的猜想。

“你说,盖娅皇女掌管的是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意思?”

“就是死后才能去往的世界啊。”布偶【荒】很是随意地说道:“真实灵魂是很珍贵的,死了就死了不就很浪费了吗?死后世界掌管着真实灵魂的轮回,维持死后世界的平衡,也才能够维持圣地的平衡,任意一方泛滥都是不行的。”

【尤利娅】学姐愕然道:“出生率,总有比死亡率高的时候吧?而且,应该还是占大多数的时候?”

“这我怎么知道?我要是知道,我就是死后世界的主宰了好吗?”

好…好有道理?

“……那位盖娅皇女,为什么会成为死后世界的主宰?”

她希望能够得到答案,然而此时背包内的布偶【荒】却已经呼呼大睡了起来——甚至还能够从鼻孔之中吹出气泡就很过分了。

【尤利娅】学姐再次翻了翻白眼,努力地蹬着自行车,不久之后抵达了驾驶员学校,继续今日的驾驶员训练。

【第二上京城】的救援工作依然如火如荼。

一切似乎都正向死而生。

……

……

卢迪克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这位学生会的会长了。

其实比起外表的冷漠模样,卢迪克更觉得这个少女会长的状态是……无精打采。

“你很喜欢吃辣?”

他看着少女桌子上放着的一份特辣级别的蘸酱,只感觉喉咙也是干燥的。

“辣的炸猪排,好好吃。”

卢迪克……现在是卢迪克校长代理了。

他缓缓地吁了口气,拿起了一份文件,“这份资料上的学生失踪了,奇怪的是,救援队并没有发现他们。即使他们在灾难中罹难,也应该能找到尸体才对。但搜索的结果是一无所获。”

皮肤白皙得近乎苍白的银发美少女会长,此时依然面无表情地小口小口地吃着心心念念的肉排。

“还有什么吗。”少女忽然问道。

“没有了。”卢迪克直接摇了摇头。

关于这些失踪了的学生,其实就是当初在加尔文的安排之下,通过啃咬自己来恢复的这件事情,卢迪克并没有坦白。

这里不是圣光国度,更加不是自由之城,他会下意识地无限放大这里的人类内心的邪念——那种被关闭在地下室,如同人型药包一样的经历,他不想再次体验。

“夏日祭。”美少女会长缓缓抬起了头来。

“什么?”卢迪克愕然地张了张口。

“要继续。”

卢迪克不可思议地看着少女道:“以【第二上京城】目前的情况,这不合适吧?先不说这次不少的学生也在灾难罹难,根本就不够人力来筹备这次的庆典……就说是心情吧,你认为,现在的学生,还有心思举办庆典吗?”

“命令。”银色长发的美少女会长再次轻轻说道。

卢迪克摇了摇头……他见过加尔文与对方的交谈,也是这种近乎单方面告知的方式——但卢迪克并不在乎学生会的权威,加尔文为了自己的目的,很在意驾驶员学校校长的职位,但他其实并不在意。

但见鬼的是。

A:筹办一次出色的夏日祭,苦难之中的人们需要微小的喜悦。纵使是小小的幸福也能够冲淡死亡带来的悲伤。活着的人啊,请带着已离去之人的希冀,踏步前行。解锁成就:这个校长不错哟!

B:拒绝筹办夏日祭,不行你就别上,肮脏世故的大人请滚出校园。校长代理资格丧失,执教资格丧失。开启支线:堕落的卢迪克,酒吧街最靓的仔支线,赠送女秘书火包之友一名,跑车一台,白兰氏鸡精一箱,双头龙一根。

……双头龙什么鬼??

我差点就忍不住要选B的了好吗?

“我尽力而为吧。”最终,卢迪克校长代理叹气似的点了点头,“但请不要抱太大的期望。”

……

……

【第二上京城】战斗基地的大门再次被打开了,基地内的惨况,很是让救援部队的人震惊。

人们带着无比沉重的心情,开始清理着基地内的尸体与血迹。

“真嗣…同学?”

梅希从训练用机甲的驾驶舱之中走出,跳到了机甲手掌之上,随后手掌降落——救援挖掘的工作差不多结束了,她主动要求前往协助战斗基地的清理。

这位【凯尔洛特】的驾驶员一直很努力,也很愿意坚守在第一线的战场,她甚至亲民,事事亲力亲为,总是能够给人带来希望……几乎是完美的人设。

“你怎么会?”梅希疑惑地打量着同宿舍楼的同学。

“我加入的是尸体清运队。”梅丹佐很是随意地道:“听说这边的工作比较繁重,就被委派过来了。”

“这样……”梅希点了点头,“那请努力吧,真嗣同学,我也会尽快地清理通道,协助你们工作的。”

梅丹佐道:“听说【凯尔洛特】,已经在维修了对吗?”

梅希道:“从别的基地已经派来了工程师,只不过一些必要的零件暂时还没有运到,所以维修工程还未正式开始。”

梅丹佐看了眼梅希身后的训练用机甲,好奇问道:“你一直驾驶的都是【凯尔洛特】,突然变成了这种训练机型,会不习惯吗?”

“总会有一些的。”梅希神色复杂地笑了笑,“只不过,在成为【凯尔洛特】的驾驶员之前,训练机也一直陪伴着我……反倒是,让我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因为训练机比较简单吧。”梅丹佐笑道。

“是因为不用面对使者。”梅希轻声说道。

“这个,送给你。”梅丹佐却从背包内掏出了一根白色的羽毛,“或许对你会有些帮助。”

“羽毛?”梅希愕然,

“是幸运物啦。”梅丹佐笑了笑道:“其实是尤利娅让我交给你的,这几天她都没能和你说上话。”

“谢谢。”梅希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通讯器响起。

“梅西小姐,请道D区的通道来一趟,这里有需要打通的地方,拜托了。”

“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梅希应了一声,随后歉然地看了眼梅丹佐,便连忙再次登上了训练机的驾驶舱。

看着这匆忙离去的身影,梅丹佐轻笑了声,嘀咕道:“就帮你到这里了,感谢我这个队友吧,新人。”

嗯!我果然是靠谱的“前辈”!

一瞬间柔软的触感自背后传来,伴随而来的,还有少女特有的体香,以及香甜的声音,“真嗣同学!”

“玛丽?”

……

棕色的双马尾,红框的眼镜以及傲人的那啥……没错了,就是那天在琴房向自己大胆表白的少女。

“我是基佬哦,玛丽同学?我爱的人只有【渚】君啦!”

它那天也直接拒绝了。

“我懂怎么帮少男重新塑造世界观哦?”拥有傲人那啥的热情少女此时微笑着道:“最喜欢用双手来重塑青春期男生的世界观了……很舒服的哦?”

梅丹佐不禁叹了口气,“我只怕你的双手会没有发挥的空间。”

热情的少女眨了眨眼睛,似是不解。

梅丹佐再次叹了口气,“所以,为什么是我……因为我是年下,全学校最幼的那个崽,可以满足你特殊的爱好?”

“不是啦,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热情的少女摇了摇头,轻抚着梅丹佐的脸道:“如果我说,你和我一位一直爱慕的学姐很像,你相信吗?我甚至以为,你是学姐的孩子呢。”

梅丹佐眨了眨眼睛,下意识道:“你学姐…今年贵庚?”

“比我大两三岁的样子吧。”玛丽轻声说道。

“所以……”梅丹佐颇为好奇道:“那到底是怎样的错觉,才会让你觉得我会是你学姐的孩子?”

少女道:“你不知道吗,我是第三十八次冲击的幸存者之一哦,我的时间停留在了十五年前。所以,时间对我来说,确实有些不真实。”

梅丹佐直接用机器搜索了关于第三十八次冲击的资料。

第三十八次冲击过后,产生了一个特殊的空间,覆盖超过了三十公里的范围——在这个特殊空间里的人一直生活着,但却活在一个时间很慢的区域。他们在里面生存了不过一年的时间,然而外界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五年。

特殊区域是不久之前,才找到了打破的办法,而这群特殊人群,才重新地纳入了如今的社会之中。

“所以说,你真的是阿姨?”梅丹佐古怪地打量着名为玛丽的少女。

“讨厌啦,我的身体年龄和心理年龄也是十六岁好吗,只不过我们的时间不一样而已。”

“但我真是基佬。”梅丹佐望天说道。

它这个家伙了,说话就是这样的直白。

热情的玛丽一点儿也不泄气似的,反而将梅丹佐举高高,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真嗣君,【渚】君虽然也很好啦,但是美少女也有美少女的好处撒!比如说这样,会不会很舒服?”

“真香!但我还是基佬!”

少女玛丽楚楚可怜道:“真嗣君,难道你就没有对女性憧憬吗?比如说,那些年长的,喝醉酒只穿着小短裤的大姐姐?”

“哼!”梅丹佐不屑道:“基佬怎么会屈从这种低级的生理欲望?”

“那三无系的美少女呢?”玛丽继续垂着热气似的在梅丹佐的耳边轻身说道:“皮肤白皙,如同人偶一样,雪白雪白的美少女,任你摆布?”

“可否具体!”梅丹佐望天。

“比如说,银色的长发呀,还未发育的较小身体呀。”

“可否再具体!”

“学生会会长这类型的,喜欢吗?”玛丽顿时眯起了眼睛:“在我那个年代,会长可是人气最高的校园美少女,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还是稳坐第一的宝座哟!”

“你刚说…什么?”梅丹佐猛然回头,“你那个时代?”

“你果然心动了!”玛丽却叹了口气:“果然,还是萝莉类型的比较吃香嘛……我这种已经没有市场了吗,好伤心呐!”

“你说,学生会会长,和你是同一个时代的?这怎么可能?”梅丹佐却愕然道:“她怎么还留在学校?”

玛丽也愕然道;“会长就是会长,一直都是她啊,有什么奇怪的?”

奇怪?

这是不合理才对。

但整个驾驶员学校,竟然都将它默认成了合理……梅丹佐不禁身子微微一颤。

只听见玛丽不可思议似的声音忽然想起,“真嗣君,你怎么……”

“虽然这种热情我是很高兴啦……但我已经说过,你的双手会没有发挥空间的。”梅丹佐耸了耸肩,随手就在少女的额头上轻轻地弹了一下,“所以,睡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