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一十七章 夏日祭·纯白(上)

第二百一十七章 夏日祭·纯白(上)

“你居然醒了,真让我意外。”

昏暗里,【尤利娅】抬起了头,四周都是闪烁的屏幕,它们组合成为了巨大的墙壁。

有个老头站在了她的面前……老头穿着一身黑袍,拄着拐杖。

“你是…加尔文校长?”【尤利娅】瞬间愕然。

在她的认知里,驾驶员学校的加尔文校长,应该是在上次冲击灾难的时候失踪了……推测,加尔文校长极有可能已经罹难。

怎会在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校长吗?”加尔文摇了摇头,“看来,你已经被同化得不轻了……这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尤利娅】下意识地动了动双手,发现此时的自己,竟是被固定在了一处十字的金属架子之上!

她心中大骇,只见那组成了墙壁的屏幕上,此时播放着的,赫然是驾驶员学校里的一切……各个角度,一应俱全!

更让她骇然的是,她发现此时身边其实并非只有自己!

这里还存在着一排排的金属十字架,而这些十字架上,此时竟是锁着了许多的少年少女……他们,穿着的竟也是驾驶员学校的校服。

“那是…克丽丽同学?”

在一排排的金属十字架之中,【尤利娅】看见了失踪许久的克丽丽……【苍雷】的上一任驾驶员!

此时,克丽丽竟是处于众多金属十字架的正中央处。

“怎么样,这是我的成果,这么多年来的成果。”加尔文拄着拐杖,一步一踉跄地走来,“我已经在这个世界,呆了足够长的时间了,从第一次冲击出现开始。”

或许他只是想要找一个倾述的对象。

对于此时的他来说,眼前的【尤利娅】显然是唯一的选择——他其实更愿意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卢迪克,他唯二所看重的学生之一,然而卢迪克却潜藏着一些就连他也未曾想过的秘密,完全脱离了他的料想。

“我从最初开始就创造了【暗世界战线】,我来回地穿梭在这一页的世界于自由之城。在这里,时间是可以塑造的,【莫瑞甘】根本就是一个只会用蛮力的笨女人,她根本就不懂得【盖亚之书】的真正使用方法。”

【尤利娅】呆住了,她根本不知道面前这位驾驶员学校的校长在说些什么——她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老头的精神有些不太稳定!

“所有的书页,都会自主的演化,一个世界之初,甚至可能是文明诞生之初!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加尔文目光炽热,“这意味着,这里的时间是可用的!只要在世界之初种下一颗种子,那么在未来就能够收获足够多的作物!你明白吗?你明白吗?”

【尤利娅】学姐脸色苍白,拼命地缩起了脖子……这位校长说话的时候,居然喷口水了!

“任何知识,任何的构想,只要找到合适的世界,只要在合适世界的初期投放,那么它就会经过漫长的演变与进化!整个世界的人都会集合他们的力量,来完善这些……帮我!”

加尔文突然一手捏住了【尤利娅】的下巴,“很快,你就会看到实验的成果……成为它的一部分!”

“你…你想要,做,做什么?”她颤声说道。

加尔文此时将拐杖的银饰挑开,里面是一个按钮,他轻笑了声,直接便按下了这个按钮。

瞬间,整个空间都变得透亮……纯白!

顶上,猛然落下了一个个的头盔,精准地戴到了每一个锁在了金属十字架上的少年少女头上……也有一个头盔,此时缓缓地落在了【尤利娅】的头上。

“你们的意识将会被集合起来,为我所用——从现在开始,我将会掌握真正的力量!”

头盔带入,【尤利娅】的意识便被吸入了一处奇特的空间之中……很快,她便看到了一副巨大的身躯。

一副仿佛属于她,却又不是她的巨大身躯!

“苏醒吧,终焉的巨兽!”

加尔文缓缓地吁了口气,然后为自己也带上了一个头盔!

……

……

“看,那是什么?”

天色瞬间阴沉了下来,热闹的校园瞬间安静了下来……随后是震荡——大地在震,空气也在抖动!

【第二上京城】的警报声在此时瞬间拉满!

“不好,是冲击!”

这个城市,还没有从伤痛之中走出,然而新一轮的灾难却悄然到来……校内此时死静一片!

然后,轰然的大乱!

在响彻全城的蜂鸣之中,远处正飘来了一庞然巨物!

漆黑,鳞甲满身,多头,多尾,就像是特变的生物……丑陋!

“这是……”

学生会纠察队的办公室里,副委员长米蕾不可思议地看着那缓缓飘来的巨兽,下意识便后退,一下子撞倒了桌子上。

“终焉的巨兽,总算是成功了……新世界的大门即将打开。”

木子老师的声音在室內响起,众人往她看去,却见这位金发丽人竟是猛然冲向了窗台!

“拦住她!”米蕾惊叫了声!

可惜太迟。

这位金发丽人,此时已经直接撞破了玻璃,跳下了办公楼!

米蕾探头看去,只见地上一道踉跄的身影,飞快地冲入了惊慌的人群之中,转眼便扑捉不了踪影。

委员长杰米亚联系不上,会长……联系不上,就连校长代理,此时也联系不上!

米蕾一咬牙,便提起了通信器,“我是米蕾……所有人听着,马上进入岗位!这不是演练,这是实战!重复,这不是演练,这是实战!”

一瞬间,校园各处,都打开了应急通道——它们通向地下。

……

驾驶员学校,亦是一处基地,从某些方面来说,它甚至比已经破坏掉的【第二上京城】战斗基地更为的完善!

操场的被清空,一根根的战炮开始抬升,泳池的水也被疯狂抽干,冒出了大量的防空火炮!

教学楼的楼宇开始移动,所有的窗户落下了铁站,更多的武器从楼宇的柱体之中放出!

“哇!我小时候就有想过,如果讨厌的学校能够用来战斗的话,那该多爽……这里的学生,真爽!”

学生会会长办公室里,黑白色的布偶熊此时双目放光地看着整个学校的变动,一如熊孩子看到了二十米高的战斗机器人般。

梅丹佐不禁白眼,早在桌面屏幕全线飘红,出现了【未知错误】的时候,它就感觉要糟,但却没想过是冲击降临。

“只是,这个使者怎能看起来像是……一头缝合怪?”

“我感觉到了!”布偶熊此时一挥手手,指着那迅速飘来的庞然大物,“我的主人,就在那里!”

“你确定?”梅丹佐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从本质上,它并没有尽心这玩意真的就是【尤利娅】学姐的星创生物——但这玩意绝对与【尤利娅】学姐有什么联系。

“我用我主人的节操发誓!”黑白布偶熊此时正色说道。

梅丹佐顿时沉默……理论上,【新人】是没有任何节操可言的存在——这么多个书页世界过来了,【尤利娅】这货是什么德性,它实在太清楚了。

“我知道了。”梅丹佐缓缓地吁了口气,“我去看看。”

说罢,小小的少年身后六翼绽放,瞬间破窗而出……黑白的布偶熊看了看,小手手握着起了拳头来,“光明族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光明族就是了。总之,加油哟!勇敢的少年!去创造奇迹吧,咦嘻嘻嘻!”

它接着走到了梅丹佐破窗而出的位置,但并非跳下,而是往上爬去。

……

……

刺耳的鸣响,终究还是将她从梦境之中唤醒……梅希睁开双眼的瞬间,天变色了。

但是【渚】同学就在她的身边,一种奇妙的安稳感,让她纵使面对这突变的一切,似乎也能接受。

“【渚】…同学?”

他抬头,眺望着这变了色的天空,仿佛已经许久。

少女的呼唤让他回过了神来,他看了眼梅希,用着日常平淡的口吻道:“吵醒你了?”

“倒不如说,不应该醒过来吗?”梅希苦笑了声,“这种时候。”

【渚】沉默了片刻,才缓缓说道:“你…不需要在意这里反生的事情。这里,原本并不属于你。”

梅希皱了皱眉头,下意识道:“梦……梦里,我好像……”

“我没办法给你太多的答案。”【渚】摇了摇头,“有些事情,我也想不起来。我只是记得,一些要做的事情……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初衷。”

“是什么?”

“带你离开。”【渚】沉默,沉默后又道:“还有带着她离开。”

“离开…去什么地方。”梅希茫然四顾。

她生活在这里,一直。

她摇了摇头,爬起了身来,身上被卢迪克校长代理击伤的位置,依然隐隐作痛,“对不起,我不能离开……冲击,我不能不管。”

驾驶员有驾驶员的使命。

这是一种信条,从她登上【凯尔洛特】的那一刻开始,就铭刻在了她的灵魂深处。

【渚】此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梅希,“好,你去。”

梅希愕然,有些诧异道:“你…不反对?”

“不反对。”【渚】摇了摇头,“只要这是你的心愿,那就没有问题,因为我还有时间……去吧。”

梅希张了张口,却瞬间脸色微变。

因为她听到了【凯尔洛特】的呼唤……这是驾驶员与【噬神者】之间的共鸣。

但【凯尔洛特】应该在上次冲击之后,就完全出于瘫痪的状态。

可此时,她……她居然看到了【凯尔洛特】!

宛如最忠诚的骑士,巨大的操场里,一道强光自天空投下,她所熟悉的【凯尔洛特】,就那么地出现眼前,半跪着。

“怎么会……”

一道轻柔的无形之力,此时将梅希整个人托起,随后直接送到了【凯尔洛特】驾驶舱的门前。

梅希下意识地登入了驾驶舱之中,回头一看,校园的天台上,那黑发的男生,正目光温柔地看着自己。

“既然这是你的心愿,那就由你自己来解决……不管结果如何,你选择了,我就只会旁观到最后。”

梅希深呼吸了一口气,直接坐入了熟悉的驾驶舱內。

……

天台。

【渚】迎风而立,目光却忽然移动,看向了围栏处。

只见一只毛茸茸的家伙,此时正从围栏的另一边爬出,赫然是一只……一只黑白色的布偶熊。

四目相投的瞬间,布偶熊率先打了个招呼。

“嗨!兄弟,好久不见!”

【渚】眉头轻皱,他本没有太多的情绪,但却天生就像是会嫌弃一样……莫名其妙地对着头会说话的布偶熊,有点儿嫌弃。

“我不认识你。”【渚】淡然说道。

“我认识你呀!”布偶熊终究是爬过了护栏,直接跳到了地上,笑眯眯道:“我们是兄弟嘛!”

“兄弟?”【渚】皱了皱眉头,沉思,然后摇头:“我没有。”

布偶熊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似的,叹了口气道:“你就不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布偶熊道:“具体我也不清楚,不过根据我最近的观察,你应该是借用了寂灭海的通道,闯入了这个世界。还真是你的风格啦,为了盖娅,居然不惜让自己也变成神孽,也要闯入这个死后的世界。”

【渚】沉默不语。

布偶熊缓缓走来,脸上笑意渐浓,“这是死后的世界,是唯一可以抗衡【命运】的轮回地。其实你想过没有,为什么觉醒了【轮回】的是盖娅,而不是你?”

【渚】还是沉默不语。

布偶熊最后还是走到了【渚】的跟前,仰起头道:“【命运】不是无所不能的,一切力量的表现都的有正反两面。失去了【轮回】,再强大的【命运】也站不住脚……这下你明白了吗?安琪皇姐最开始放弃了【曜日】,无非就是希望你的力量能更强一些……盖娅,大概也是一样吧?兄弟,你可真是个罪孽深重的家伙呢,有没有在某个孤独的晚上,为自己的存在而感到痛苦?”

【渚】忽然动了。

一手就将布偶熊给提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你想要表达什么。”【渚】目无表情地道:“但我有种你在挑拨的感觉……你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咦?”布偶熊不禁眨了眨眼睛,“等下,我还有话讲,等……”

【渚】已经直接将布偶熊撕开成了两半,扔在了地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