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一十八章 夏日祭·纯白(中)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夏日祭·纯白(中)

它名,终焉巨兽。

加尔文并没有一直都被这个世界的选项所左右,他想要做的事情,一直都是想着如何自这个书页世界之中,窃取真正属于他的力量。

理论上,【盖亚之书】的一切,应该是可以在现实之中具显——这,是【莫瑞甘】也未能发现的秘密。

但他,发现了!

复活并且进化【1】号使者,对于加尔文来说,就像只是当他身处这个世界的明线,它是书页世界给出的选项。

但终焉巨兽,才是他真正的收获……是他在暗地里一直谋划的东西——因此,当初创立的组织,也以【暗世界战线】命名。

“为这个世界带来冲的【使者】,真正的形态,是次元虚空之中的虚空元魔!我要将终焉巨兽打造成为真正的【虚空修罗】!得到【虚空修罗】,我就能控制次元虚空之中的一切虚空元魔……我将能,拥有覆灭天国的力量!”

他所想,他所做,将会在书页的这一天,得到验证!

“尽情地收割吧,终焉的巨兽!”

……

……

巨大山峰般巨兽,已经出现在了驾驶员学校的上空——这只远超从前一切【使者】的可怕怪物,带来了死亡与绝望。

人类的武器在终焉巨兽的面前——不,人类的武器在【使者】的面前,本来就只能够起到局部扰乱的作用,根本无法击落。

此时,即便驾驶员学校已经搬出了所有的武器,惊恐的学生们也已经各就各位,可依然没有半点战胜巨兽的信心。

【第二上京城】,才刚刚经历了一次毁灭性的冲击灾祸啊!

这本应该是……夏日祭!

如今却变成了迎接绝望与死亡的庆典。

终焉巨兽飘来时掀起的烈风,瞬间就将校园内庆典的布置吹翻开……而现在,多头,多尾,如同缝合怪般的巨兽,终将露出了它的獠牙!

“不要放弃,持续射击,哪怕不敌,也绝对不让这只怪物好过!”

纠察队副委员长的声音在各个岗位上响起,嘶声裂肺般地鼓舞着每一个吓破了胆的学生——纵使,米蕾自己也知道,这是一场实力悬殊,毫无胜算的战斗。

可就在此时——!

一道光影,在空中疯狂推进,直接撞向了终焉巨兽的【使者】力场!

“是……【凯尔洛特】!是【凯尔洛特】!!”

【凯尔洛特】……

看着屏幕里,正在双手抵住了终焉巨兽力场的机体,米蕾不禁一阵的失神……人类在绝望的时候,总会有谁,愿意挺身而出。

【凯尔洛特】,【凯尔洛特】里的驾驶员梅希,此时承载着的,是所有人的希望。

“不能让她…一个人在战斗啊……”

“米蕾…小姐?”

“从现在开始,你负责指挥学校基地的支援!”

“副委员长,你难道是想要?”

“我…也是驾驶员的候补!”

……

……

力场,与反力场之间的碰撞,让天空出现了烟火般绚烂的光辉。

驾驶舱里的少女,此时到底是怎样的心情?

激昂,决然,又或者是……恐惧。

“真漂亮。”

纵使整所驾驶员学校已经全副武装,可楼宇间的小小庭院之中,一切似乎距离极远……带着狐狸面具的男生,与银色长发的少女,仿佛是画中人般……安静。

他低头,看了眼并不愿意就此醒来的银发少女,手指不禁划过对方略显苍白的脸颊。与此同时,他另一只手中,已经出现了一张金色的书页。

“这是你写下的东西,但未必……不是另一种真正发生过的过往。”

他低语,书页世界背后的真相,已经悄悄地走入了他的视线之中……那天上绚烂的光辉,在他的视界里,已经化作了简单的黑与简单的白。

“死后世界……看来,只不过是通往根源的中转站而已。”

“在恶鬼世界时候,小娅已经接触过了一次。”

“这里,这个时间点,应该是第二次……那么,你真的是,死亡了之后,才进入这里的吗。”

银发少女仿佛听不见这些问话。

她睡得很安稳,小嘴微微长开,吐着温润的气息。

“算了。”他摇了摇头,“还是按照你的结局来吧……淘气的家伙,也该抓回来了。”

说着,带着狐狸面具的他往前伸出了手去……他的手掌,一瞬间消失了大半,如同没入了另外一个空间之中。

……

……

天台。

力场碰撞的气流,已然将被撕开了两半的布偶熊的一边身子吹走……也不知道被吹去了什么地方,但只剩下半边白色身体的布偶熊,这会儿还是很努力地爬了起来。

准确来说,是横着举起了自己半边的身体。

“我还没有死,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渚】同学目光一凝,手指微动,指尖处瞬间射出了上百道细微的光束,将布偶熊剩下的半边身子打得千苍百孔。

但它还是很顽强地没有死去。

【渚】同学见状,也不生气,只是手掌一番,一道熊熊烈焰已然出现在掌心之中……烧到渣也不剩下,这只神神叨叨的布偶熊,应该就不会说话了吧。

“等…等下,这就不好玩了!”布偶熊顿时惊叫了声,“真的!我对你没有恶意,你要相信我!我只是为了告诉你真相!”

火焰未散,但也没有降落,【渚】同学侧了侧头,淡然道:“什么真相。”

布偶熊剩下的一只眼睛此时眨了眨,这会儿它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一个颇为疯狂的念头!

它要搞事情,它要将自己从【尤利娅】学姐那里挖来的资讯自爆!

它很想要看看,将这些说给了【渚】知道之后,会发生些什么事情……【渚】会就此崩溃呢,还是……

“听着,不管是你,还是我,也不过只是……”布偶熊的声音缓缓响起,甚至有些颤抖——它已经因为马上就能见证,而感到了无比的激动。

可此时,【渚】忽然皱眉。

一只手掌。

一只凭空出现的手掌,竟在此时突兀出现——并且在它出现的瞬间,就直接抓住了仅剩下一半破烂身体的布偶熊!

【渚】目光一凝,下意识便伸手抢去……但已经迟了。

眼前的空间,只留下淡淡的波纹,随后抚平,一切仿佛并没有发生,【渚】愣在了原地,茫然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似乎是对于有人能够从自己手中抢走东西,而感到了不可思议。

……

……

“听着,不管是你,还是我,也不过只是……”

声音停在了这里,布偶熊忽然便睁大了眼睛,映入这只眼睛的,赫然是一张狐狸的面具。

“也不过只是什么。”带着狐狸面具的男生声音略带一丝低沉,“为什么不接着说下去,我倒是想要听听。”

布偶熊…【荒】皇子此时呆呆地道:“兄弟?不,太…太子殿下?不……不不不,你是谁?”

“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你从南小楠的心底里挖出来的那些秘密之中……她的老板是什么人吗,我就是了。”

“你……”【荒】皇子一瞬间痛苦地抓住半边的脑袋,“不明白!这次我不明白!不明白!”

几近咆哮。

带着狐狸面具的他伸手在布偶的头上轻轻一点。

【荒】皇子逐渐地平静了下来……平静下来的它,不禁一阵的慌乱——方才,差点儿崩溃的,显然就是它自己!

“你不是真正的【荒】,尽管【盖亚之书】已经尽可能地完善你的存在,然而……”带着狐狸面具的他似是叹息般,“你无法真正地容得下【荒】的意志吧。”

“不可能……我是,我是【暗月】!”

“只是书中的月。”狐狸面具的他摇了摇头,“就像是【渚】,就像是【J】……其它,他们,也没有办法真正地触碰我。而我,也没有办法降临到他们的身上。一旦发生,【盖亚之书】就只能彻底崩溃了。”

“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残破的布偶熊,身体竟是缓缓地飘起,一股诡异的力量,渐渐地在它的身上浮现……如同月之暗面,那里是永恒的黑暗般。

四周的空间开始扭曲,一个小小的黑洞出现在了它的身后,随后开始扩散。

“这也是【盖亚之书】赋予你的力量,恐怕距离真正的【暗月】,还差了很多。”狐狸面具的他吁了口气,伸手一抓。

扩散的黑洞瞬间湮灭,破败的布偶熊无力地瘫倒了在地上。

“你的猜想是没错的。”他随意说道:“不管是圣地世界皇家力量中【曜日】的命运力量,还是属于你【暗月】的能力,其概念中应有的力量,确实远非如此……但你,毕竟只是书中的人,哪怕真的让你钻了空子从书中走出,真正的你,恐怕会马上就出现在现在的你面前,将你直接抹去吧?”

它沉默不语,浑浑噩噩般。

“你自己应该清楚,换做是你,也会第一时间,将书中走出来的自己抹去。”

“我不要……”

“谈话愉快……再见。”

带着狐狸面具的他轻叹了口气,叹气声之中,布偶熊渐渐地没有了活力……最终,躺在了地上。

如今,不过是一只已经彻底坏掉了的普通布偶而已……布偶【荒】的偷渡计划,宣告失败。

“看来,【荒】只是在恶鬼世界留下了一道意念而已,多了恐怕也会引起【盖亚之书】的失衡。”他低声自语,“但是,在书中就已经表现得这般淘气,真人…怕是不得了。”

虽然只是从书中窥见。

但他却能够借此,有了观察他们的机会。

【荒】,【安琪莉洁皇女】……【卡拉法尔大帝】——那些,曾与他有过千丝万缕关系的——过去的家人。

“只不过,选妃的事情,是不是太……”

纵然是生死看淡,什么都看淡的他,这会儿也不免有些错愕……他不禁琢磨着,自己曾经,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片刻,他抬头,看着那天空上,那一抹只有手指长的小小裂缝。

因为终焉巨兽的出现,这一道小小的裂缝,从未被注意过。

“加速。”

手持金色的书页,他轻声说了一句。

刹那间,那小小的裂缝,却是一瞬间,将天空撕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那是怎么的模样?

那是,直接手撕开了一张白纸的模样!

……

……

她无法阻挡巨兽的下降!

不仅如此,【凯尔洛特】的双臂,甚至已经颤抖…裂开。

梅希紧咬着牙……驾驶员,是要与【噬神者】同步的,所有的感觉都会同步!

【凯尔洛特】的双臂爆裂,也意味着她也在承受着双臂爆裂的痛楚!

“放弃抵抗吧,我将会带领全人类,走入新世界的大门!在大门的那一边,有无穷无尽的世界,等着却征服……成为我的信徒吧,梅希!我,将会成为新世界的神!”

“这声音是……加尔文校长?!”

终焉的巨兽瞬间下沉,【凯尔洛特】的双臂已然抵达极限,驾驶舱中的少女脸色苍白,却死咬着牙关……已然咬出了鲜血。

“不要放弃!”

一股推力,猛然出现在了【凯尔洛特】的背后——那是属于【第二上京城】驾驶员学校的【苍雷】!

“你是……米蕾小姐?”

【苍雷】出现了,身体还连接着基地补充能量所用的电缆。

【苍雷】的驾驶舱內,学生会纠察队的少女,此时面无血色,仿佛吸一口气就能耗尽所有力气似的……她刚想要说话,却瞬间咳出了大口大口的鲜血。

“米蕾!你没有登录成为正式的驾驶员,你会死的!”

“来不及弄了,也没有授权的权限,只不过……”【苍雷】驾驶舱中的少女此时双手死死地抓紧了控制杆,“只不过…就像是你说的,我们或许,曾经这样战斗过!”

一瞬间,【苍雷】的背后,竟是展开了一双血红色的双翼!

“我坚持不了多久……”

“不要让我的努力,成为白费……”

“我憧憬着会长,我也曾憧憬过你……”

“如今,我也是……”

少女驾驶着【苍雷】,推动着【凯尔洛特】,咆哮着,一点点地突破着终焉巨兽的力场……巨兽的降落,停下了!

……

……

“哼,没来得及从【苍雷】的体内拆下新的系统,倒是便宜你们,不过……”

终焉巨兽的体内,加尔文淡漠地看着爆发力量的【苍雷】,丝毫不乱——终焉巨兽的力量,还没有真正的解放。

这是他用来对抗天国,是能够不断进化的究极生物,它的潜力还没有挖尽,它的力量,远远没有进化到巅峰。

“解放,百分之二十力量限制。”

加尔文淡然地发出了指令……他的身后,在他指令发出的瞬间,那些竖立着的十字金属支架上,一个个的少年少女,身体顿时抽搐几分,发出了阵阵的哀鸣之声。

但对于加尔文来说,这哀鸣的声音,却如同福音般的动听……终焉巨兽的力量开始提升,他几乎要淹没在了这提升的巨大力量之中。

就在此时,加尔文的眼前,出现了一道笑脸……一道天真无邪的,小小少年的笑脸!

“你?”

小小的少年身后有着虚化的六翼……只见它手指轻轻地在加尔文的身上敲了敲,加尔文便瞬间倒飞而出!

“你这糟老头,还真是难找啊?”小小的少年此时抡了抡胳膊,脸上笑意渐浓烈,“真就以为弄了一头缝合怪,就天下无敌了呗。”

“是你——!”

加尔文瞬间发出惊叫,他不会忘记,就是这个家伙,在驾驶员学校地下基地观察室的时候,如何地折断了自己的四肢……

小小少年的恐怖,早就深深地烙印在了加尔文的心中……甚至还超过了卢迪克魔化时候的模样。

“你…你这次想要,做什么?!”加尔文声音已经不复镇定。

“想要做什么的……这不,我也不能看着两个女孩子在拼命,而无动于衷啊。更何况其中一个还是我这一个月以来的舍友呢。”小小的少年…梅丹佐此时眯起了眼睛,“再说,我家的【尤利娅】,也承蒙照顾了。”

加尔文一咬牙,眼中闪过了一抹狠色。

就在此时,梅丹佐却不禁瞪大了眼睛——它见加尔文爬起了身来,爬起身的瞬间,这老头身上的黑色长袍不禁掀开了一角来。

“卧槽!!你还真就穿…穿上了?”梅丹佐深呼吸了一口气,震惊道:“是A!你竟然真的选了A!”

迷惑行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