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一十九章 夏日祭·纯白(下)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夏日祭·纯白(下)

“是A!你选的是A!”

“你怎知道……”

惊声与惊声!

前者是震惊而后者则是惊恐!

加尔文此时就是惊恐的那位……根据他的观察以及研究,世界的选项,应该是完全私密的才对——纵使是两个都拥有选项的人面对面,也不能知道对方正在做出什么选择!

可他的选项,竟然被知道了——他在这个书页世界,蛰伏了许久,也未曾找到可以窥视选项背后的真实的方法啊!

“如果我说,我不仅是知道,我甚至还亲眼看着有个家伙,对你编写了这次的选项,你信不信?”

“不可能!”加尔文悲愤交集。

选项A……选项A,当它出现的时候,这位外神复苏,曾经自由之城的大学者,当时是拒绝的——然而,他却有着不得不选择A的理由!

因为导向!

因为选项A在导向他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打开这个书页世界的大门,打开那扇,能够将这个书页世界的力量,具显在外界的大门!

因此,别说只是一双破袜子,哪怕是两双,他也不会迟疑——但前提是,不能让人知道——选项是完全私密的,所以完全不会让人知道——这就是一个完美的闭环!

可如今……

可如今啊……

加尔文不禁有种英名尽丧……逼得他,不得不丧尽天良的感觉——毁灭眼前这个可憎的少年!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梅丹佐缓缓地叹了口气,“比如说,我站在这里,你觉得可能吗。”

“不管你是谁,今日都得……死!”加尔文此刻基本上丧失了最基本的理智。

小小的少年再次叹息了声,它忽然露出了一道微笑,轻轻地说道:“加尔文……不,凯尔特的传奇魔法师,你看看我……你认真地看看我,有几分像从前。”

刹那之间虚空生亮,小小少年身后的羽翼如繁花般绽放,一道虚影在梅丹佐的身后涌现……三十六翼的纯白!

“【梅塔特隆】……怎会!?”加尔文一瞬间失去了一切力气般,直接跌倒了在地上,脸色茫然。

小小的少年此时一步步走向了他……走向了这个已经彻底被击破了心理防线,失去了一切反抗之心的外神苏生者。

梅丹佐直接伸手,抓住了加尔文的脑袋,冷笑着道:“你放心……我会一个一个对你们进行清算的。现在,从你开始。”

纯白的三十六翼,竟是在这瞬间彻底染成了纯黑!

它没有忘记……它不会忘记,它也不曾忘记!

在那破碎的孤儿院宿舍楼之中,有一个宁愿放弃自己的信仰,也要相信自己的少女!

它更不会忘记,面对这样一个少女的时候……它没有办法拯救她时的那种无力与绝望的感觉!

她让它感到绝望了……即便是炽天之宫的那群家伙也未曾做到。

赛莉恩!

那位真正拥有慈悲心的少女!

此时。

加尔文的头颅,在它的手掌之中,此时竟像是风干开裂的泥地似的。

他看着自己的头颅裂开,一道裂痕直接破开了的眉宇之间,然后左右两边直接划破了他的脸庞。

啊——!!!

发自灵魂的哀嚎声音,响彻了整个放满了金属十字架的巨大房间……加尔文在梅丹佐的手掌之下,脸容渐渐扭曲如同恶鬼般。

“感受一下,慢慢死亡的滋味吧。”

……

嘭——嘭——砰砰砰砰砰——!!

头盔,一个接着两个,三个……一片,疯狂地炸开!

那些如同养料一半,被禁锢在这里的少年少女们,纷纷脱去了一个巨大的囚笼,从终焉巨兽的体内,重活了自由!

整个控制室,此时疯狂地闪烁着危险鸣响声。

人群中,一道人影最先爬起了身来,她是……【尤利娅】!

【尤利娅】目光茫然地看向了四周——她猛一下地用力拍打着自己的脑后勺……记忆,如潮水般用来。

【尤利娅】的,【尤利娅】学姐的……她自己的。

“这到底……”

茫然之中,【尤利娅】学姐渐渐理清了思绪——可就在此时,她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她看见了加尔文!

如同被虫子蛀过之后,身体真正地千苍百孔的加尔文!

他站着,他的身体却一点点地被擦去,不规则地擦去……然而,他的脸色竟然还流露除了一抹诡异的,满足的,宛如朝圣一般的笑容。

他的眼神,甚至已经不是他自己的。

一点点地消失,四肢,身躯……然后到了胸膛。他的脖子也消失了,他的笑容依旧的满足。

他的嘴巴消失了,连灰也没有剩下,他的眼神还充满了笑意……他的鼻子,他的耳朵,他的头发……

最后,只剩下他的一双眼睛,还停留在了空气之中。

左边的眼球也开始消失了。

剩下右边的眼球,已经再也看出来,任何意思加尔文模样的痕迹了……右边的眼球也消失了,化作了一缕细微的泡沫,真正的泯灭……

【尤利娅】学姐一瞬间打了个激灵,她猛一下地站起。

这里,隐约地似乎残留了一丝,【十一】前辈的气息。

可怕的气息……

茫然四顾间,一只磨损得异常厉害的巨大手掌,猛然地刺破了布满了屏幕的墙壁,出现在了【尤利娅】学姐的眼前。

随后又是另一只同样磨损得厉害的巨大手掌!

两只手掌,开始使劲,一点点地将面前的墙壁掰开!

【尤利娅】学姐此时仿佛看见了一道巨大的光晕……光晕之中的,是【凯尔洛特】的身影,以及梅希的声音!

“尤利娅!”

光晕的光,瞬间照射了进来……那些晕倒在地上的少年与少女们,在光照之下,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

……

天空之上,终焉的巨兽缓缓地坠落……坠落间,它的身体迅速的碎裂……碎裂成为了形形式式的残骸。

它已经失去了任何的活性——在它身体的中央位置,是一个硬生生轰出来的巨大伤口。

不知道怎地,可怕的终焉巨兽,忽然之间停止了一切的运作,甚至连力场也没有展开。

两位驾驶着噬神者的少女,在绝望之中,精准地抓住了唯一的机会,成功地打爆了终焉巨兽的身体!

学校的礼堂处,【苍雷】此时正靠坐在了地上,它的驾驶舱已经打开,十几名学生此时一同将驾驶舱內浑身浴血,呼吸几乎丧失,陷入了深度昏迷的米蕾小心翼翼地搬出。

“快!快送去医疗室!她还有呼吸!快——!”

“驾驶员击倒了使者!她们的使命已经完成了,而且完成得很好!现在,是我们的医疗队的使命了!”

“一定要救活她!”

没有欢呼的声音,只有沉默而匆匆的身影。

驾驶员学校基地里,各处的岗位之上,那些绷劲了所有的学生们,此时直接靠在了椅子上,只是静静地看着屏幕,静静地听着通讯中的报告。

这一切,来自不易啊……

……

……

“快,再来一些人,这里有许多要伤者需要治疗!”

终焉巨兽散落的残骸里,【凯尔洛特】此时正用身体顶住了一块巨大的残骸……而它的下方,则是那些自终焉巨兽身体深处救出来的少年少女们。

醒来的这些少年少女,显然对于一切都感到了陌生与不知所措,脸色发白地被动接受着眼前的所有。

他们之中,一名少女披着白色的薄毯,漫无目的地走着……她似乎不知道要做什么,只是本能地走着。

“克丽丽!”

此时,一道声音,喊住了披着白色薄毯的少女……少女下意识地转过了身,“尤利娅小姐……”

……

……

学校天台的一角处,小小的少年缓缓落下——下落的时候,它其实已经看见了就站在了天台里面的【渚】。

落地。

梅丹佐缓缓地吁了口气,它歪了歪脑袋,看着【渚】道:“是你正好在这里,还是我正好碰上你呢……【渚】,同学。”

“有分别吗。”【渚】摇了摇头,“我只是,一直都在这里。”

梅丹佐左右地看了看,旋即才道:“确实没有分别。”

“你是,在找这个吗。”【渚】此时缓缓地伸出了手掌,手掌上,是一片毛茸茸的耳朵……像是布偶的耳朵,而且是黑色的。

“现在不用找了。”梅丹佐摇了摇头。

它并不清楚那头古怪神秘的布偶熊与【渚】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这会儿看来,那头骚操作不断的布偶熊,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我应该叫你什么。”【渚】忽然问道。

梅丹佐露出了一丝微笑,“我在这里叫什么?”

【渚】若有所思点了点头,旋即微微一笑:“很高兴认识你……真嗣同学。”

这家伙居然笑了!

梅丹佐不禁略微诧异——它可是从最开始,就一直刷这家伙的好感度,也不知道具体达到了什么程度,却还是第一次看见这家伙露出笑容,而且竟然还贼它妈妈的好看!

“你…你要走了?”

它隐约感觉到了什么。

【渚】摇了摇头,随后看向了天空,缓缓地道:“是它们,找到我了。”

“它们?”梅丹佐一怔,下意识抬头。

一道裂缝。

如同撕裂白纸般,瞬间出现的……撕裂了整个天空的巨大裂缝——那裂缝之中,无数的漩涡,无数的……【使者】的身影!

它们挣扎着,相互拥挤着,似乎已经等不及,想要从裂缝之中冲出……甚至为此,而直接就在裂缝之中开始了互相残杀!

“这么多!”

面对这裂缝的背后,梅丹佐此时也不禁吸了一口凉气——这些【使者】,本身就是虚空元魔,梅丹佐从未一次性见过这么多的虚空元魔出现!

它确实曾经歼灭过不知道多少的虚空元魔,然而那是通过漫长的时间锁累积起来的素数字!

整个世界的天空从中间裂开了一道可怕的裂缝,而这裂缝之中,则是无穷无尽的虚空元魔……倘若只有一半,也能够轻松地将天国从次元虚空至总彻底毁灭吧?

“你是说,它们是为了来找你?”梅丹佐神情凝重地看向了【渚】,隐隐有了些明悟。

“我不记得了。”【渚】摇了摇头,“但应该是这样的,可能是因为我做过了什么吧……在进入这里之前,我就是一直躲避着这些家伙。”

“它们为什么要找你,你应该也是……”

【使者】。

但梅丹佐没有说出口来。

“为了吃掉我。”【渚】幽幽地道:“然后,大概率是,吃掉这里的一切。”

“快想起来!”梅丹佐忽然激动地冲到了【渚】的面前,下意识地抓住了【渚】的手臂。

它感觉到自己,或许已经触碰到了某种关于【原初】的真相……就在【渚】的话语之中。

“可以的话,我也希望能想起来更多。”【渚】缓缓地推开了梅丹佐的手,“但我有种感觉,或许我也就知道这么多而已……真嗣同学,对不起了,我好像已经没有时间。”

【渚】的身体,一瞬间冲上了天空之中。

巨大的上升气流,让梅丹佐的头发瞬间散乱……它可没打算就这样放弃追问——但就在此时,从驾驶员学校地下的深处,却传来了一股极为不详的感觉!

是某种声音……灵魂呐喊般的声音!

“这种感觉是,虚空元祖……”梅丹佐瞬间脸色剧变,想起了地下观察室中的【1】号使者,“不,不是虚空元祖……这是!【虚空修罗】?!!”

谁喂的!而且,喂了谁!

瞬间,巨大的疑问在梅丹佐的心中泛起——促使【1】号使者的最终进化,理论上应该只有两个选项。

要不是它,要不就是……梅希!

然而梅希,此时还在【凯尔洛特】的驾驶舱内!

咔嚓——!

整座的驾驶员学校大楼,就在此时瞬间断裂成为了两半……在倒塌的大楼之中,一条苍白的,肌肉分明的手臂,忽然冒出,随后手掌紧紧地抓住了倾斜了的天台部分!

“虚空…修罗!”

梅丹佐此时已经离开了这破碎的大楼,远远地拉开双方之间的距离……它脸色难看的看着这条苍白的手臂……驾驶员学校底下的那只可怕的东西,出来了!

与此同时,梅丹佐也知道,到底【1】号使者,用谁喂了!

【1】号使者头颅的正中央位置,此时融合了一道身影……正是卢迪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