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八章 笑容

第十八章 笑容

吐出来一口淤血的时候,莫默想起下山之前师傅对他说过的话。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万事谨慎。”

他是一个十分敬重师傅的人。没有双亲的年轻天师自然是把山上的老天师当作是自己唯一的亲人。

只是年轻,只是洒脱,只是飞扬,只是有时候善忘。

果然是太冲动了一些。

莫默做着深呼吸,试图去调平体内的混乱——仅仅只是窥见了那门的模糊影响,就让他几乎走火入魔,对于还年轻的他来说,难免的过于惊世骇俗。

但龙虎山的年轻天师却不知道,另外一位在红尘之中打滚了五百载的修道士,面对着那门的时候,一样是天天吐血,吐啊吐啊,都快要成为了习惯。

这夜就在莫默的调息之中过去,海平面升起的旭日,比任何最精密的电子钟,还要准时一些。

但天还是蒙蒙的亮。

……

也有人从昨夜一直劳作到了现在,那是吕家村之中一些年轻力壮的村名,自发组织起来的‘开路队’。

就算吴秋水说已经联系了镇政府,救援小组已经出发——但是村民等不及啊,因为染上了怪病的人数已经达到了一个可以让整个吕家村都陷入慌乱的程度。

“不行,这滚下来的是泥土还好,可大多都是岩石,没有吊机的话,人力很难搬动!”

已经一整夜没有睡过的村官小杜这会儿看着吴秋水,他的双眼都已经充满了血丝,显然是累极。

吴秋水也知道单凭这些村民的手手脚脚,确实是很难处理这种大规模的滑坡。

“病人也不知道能熬多长的时间……”吴秋水皱紧了眉头,他甚至不知道等另一边的救援小组挖通了路之后,那些病人会不会……

“船只那边呢?”吴秋水只好问道。

小杜道:“镇上那边说了,安排一艘渔船过来……只是没有这么快。”

“一分一秒都不能拖啊。”吴秋水长叹了口气,“实在不行,只能够把病人一个个走山路先背过去了。”

吴秋水捏了捏眉心,忧心忡忡,也是累极。

小杜道:“书记,你先休息一会吧,这儿我来看着就好。”

这会儿一名年轻的村名冲冲忙忙地跑了过来,“不好啦!书记,不好啦!”

“怎么回事?”吴秋水的心脏顿时咯噔了一下,“是不是那些病人……”

到了这个时候,吕家村已经有上百人病发,一夜之间激增到了这个数量,实在是不让人的神经不绷紧起来都不行。

“不是不是!”年轻的村民道:“是啊宝公他们!整个村民小组的阿公阿婆带着一大群的人,朝吕海的度假屋去啦!”

小杜一愣道:“他们去做什么?”

“说……说是要抓人,用来拜祭海神……”年轻的村民脸色难看道:“说这不是病,是诅咒,是海里面的海神对吕家村的惩罚,只有抓人去拜祭,才能够抱住咱们的村子,就像,就像……”

“就像什么?说!”吴秋水当了这个书记好些年头,此时厉声一喝,自有一股威严。

“就像是四十五前的那时候一样!”

“方谬!”吴秋水瞪大了眼睛,已经是怒得声音也变了起来:“这些人,这群人!刁民!简直是刁民!!快带我过去!!说什么都不能够让这种悲剧发生!要是让这老家伙乱来,还得了!还有国法?!!”

一行几人冲冲忙忙地往另一个方向的那家度假屋赶去。

……

……

天还没有亮起来的时候,小姑娘就已经在自家度假屋的厨房里面。

让小姑娘吕依云意外的是,在这个这么早的时间点,她居然在厨房碰到了度假屋的其中一位客人。

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位的男性客人。

“洛、洛先生。”小姑娘相当局促地看着走进来的洛邱。

总感觉这更加年轻的人,没有任姐姐那么好的相处,仿佛都不会笑一样……吕依云只能好奇问道:“你怎么来这里,是不是肚子饿了?”

昨天其实在村子那边招人找了许久,一直都没有好好吃东西,最后实在是太晚了,才暂时放弃回来的度假屋。回来之后,任紫玲和梨子两个就累得到头大睡。

后来吃东西的时候,就到没有出来。

洛邱走了进来,淡然道:“只是打算随便弄点稀饭……这里子姜吗?”

“哦……哦,有的。”小姑娘连忙点了点头,“稀饭的话,我也弄了点,其实。”

洛邱在锅子里面看了一眼,忽然道:“这是弄给你爷爷吃的?”

吕依云点点头道:“对啊,爷爷这几年身体和胃口都不好,早上吃不得太油腻的东西……”

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又忽然道:“我有空的话,都会给他熬点粥的。”

洛邱道:“这一晚上你似乎都没有睡觉吧。”

吕依云道:“我没事,都不累……等会我想出去,再找找。”

洛邱已经开始在淘米了,小姑娘看了一眼自己快要熬好的粥,又看了看洛邱掏着的米,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得出来。

“没有说你弄的不好的意思。”洛邱摇摇头道:“只是有人的胃一直不好,我比较清楚她能吃点什么而已。”

昨天偶尔是从这几个客人的口中,听到一些几人之间的关系,小姑娘这会儿一愣,忽然想起洛邱昨天说过人姐姐胃不好的话,不由得惊叹道:“洛先生,你对家人真好!”

洛邱淡然道:“你不也是一样吗。”

吕依云不好意思地低着了头。

这厨房里面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小姑娘莫默地搅动着锅子之中的粥,而洛邱也默默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那个……洛先生,你说,你说村子今天会不会还有更多的病人出现?”吕依云忽然问道。

“不好说。”

吕依云又道:“你……你是怎么看这种病的?”

洛邱停下了手来,看着吕依云,忽然问道:“昨天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当年发生的事情……那你又是怎么看这种病的?”

吕依云咬着牙,小姑娘的眼神一下子像是被什么割裂了一般,变得支离破碎,她低声并且茫然道:“我、我不知道……”

洛邱点点头。

就在这时候,度假屋外传来了一阵急速的吵杂声音,似乎有人正在快速地拍门。这会儿甚至至少听到了好几把不同的声音。

洛邱朝着那方向看去,随后用抹布擦了擦手上的水迹,也没有看小姑娘,道:“去看看发生什么事情吧。”

“哦、好,好的。”吕依云下意识地回答了过来。

只见洛邱这会儿直接就朝着厨房的门外走去,就在小姑娘的视线之中。

可他却忽然停了下来,似乎想起了什么般,微微地偏着头,但视线还是没有完全地转过来。

他说:“对了,你在笑什么。”

这时候,小姑娘脸上的一道笑容,瞬间僵硬了起来。(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