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三十三章 男人的嘴,女人的嘴

第二百三十三章 男人的嘴,女人的嘴

“尤利娅小姐,你要的食……”

侍女的声音渐小。

只见大床上的床帘已经落下,隐约间只能够看见一道盖住了身子的身影,因为这是伯爵大人的重要客人,所以她们并不敢上前打扰。

“或许是太累了吧……”

“对啊,毕竟发生了那么多事情……”

可不是嚒,一整晚的时间,诺斯塔大人直接失势,被伯爵大人清算,打入了地牢……如今城堡内,黑甲战士们还是人心惶惶,更何况她们这些最底层的小侍女。

不敢打扰,两侍女缓缓地退出了房间……只能在门外等候里面的那位客人醒来了。

她们是从吸血鬼的口中活下来的人,虽然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贡献出一些鲜血,但已经比从前的生活好太多。

并不是每个人,都不愿意被奴役。

“喂……那个,其实只是枕头吧?”

“嗯……”

有些人生活是生活。

她们,只能活着。

……

“应该差不多发现了吧。”

【尤利娅】学姐悄悄地沉吟着——她此时,正在跟着某个记号而前行。

她觉得自己离开之前所布置的东西,并不能隐瞒多久——只是这座城堡实在太大,她如今没有了雾化穿墙的能力,行动的效率降低了无数。

而且,还要尽量躲开城堡内巡逻的黑甲战士。

她不知道谁打开了她房间的门……最大的可能应该是失踪了的【十一】前辈,但细想一下,梅丹佐似乎也没有用这种手段的必要。

因此,打开房门让她出来的用意,就十分的隐晦了。

更何况,离开了房间之后,还有引导自己方向的记号出现……她甚至不用太过小心巡逻的黑甲战士。

记号的存在,仿佛已经为她规划好了一条安全的路线——直到,她来到了一扇铁门之前。

这似乎是通往城堡地下的路……地牢?

铁门甚至是虚掩的。

【尤利娅】学姐将铁门轻轻推开,探头进去……这里面,竟然没有守卫——她将铁门完全打开,却是没有走进去,而是站在门前,默默地打量。

三秒之后,【尤利娅】学姐选择扭头就走——而且还是那种提起了裙子就跑的速度。

当我傻嚒?

老娘可是能够将好奇心按在地上摩擦的魔女呐!

……

“失…失败了?”

地牢的深处,被吊挂着,脸色奇差的诺斯塔大人此时双目不禁有些失神……一道黑影,此时就在囚笼之外,阴影之中。

“怎么会失败的!我让你引她进来!”

“伯爵重新接管了城堡,你应该明白,我无法做很多事情……这已经适极限了。”黑暗中的阴影缓缓地道:“那个女人一路走来,却在门外直接离开了。她太小心了。”

“我不管,你必须要将她带到我的面前!”

“对不起,我说过了,只会出手帮你一次。”暗中的黑影淡然道:“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引诱过她了,最终的结果是,她不受引诱……但答应你的事情,我也算做了。”

“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主人?”诺斯塔目光凶厉。

“我的主人,很荣幸你在众多的黑甲之中选择了我,让我成为真正的吸血鬼。”那暗影淡然说道:“但这也让我永远置身于黑暗之中,我甚至不敢在伯爵的面前出现,害怕被他发现我的血脉来源于你……你已经是一名罪人了,拥有你血脉的我,也永远见不得人。我还真是谢谢你啊。”

“你以为我会永远被囚禁在这里?”诺斯塔冷笑了声道:“你不明白,所有人都不明白,我与阿萨谢斯之间的关系……他不可能真的杀了我。他迟早会让我离开这里。想想吧,这么多年,我为什能够得到他的信任?”

“为什么?”黑暗中传来了好奇的声音。

“因为我知道关于他的一个秘密。”诺斯塔轻笑着道:“因为这个秘密的存在,他不会舍得将我杀死……我迟早会重掌一切!要不要继续效忠我,你自己好好想想。”

“我想要知道这个秘密。”那暗影忽然说道。

诺斯塔眯着眼道:“你继续为我做事,这个秘密迟早我会告诉你。”

“但我不愿意效忠你……”暗中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一丝冷然,“任何人。”

一只覆盖着黑甲的手掌缓缓伸入了囚笼之中……黑甲的手掌之中,此时甚至还握住了一把利刃!

银色的利刃……秘银武器!

“你——!!”诺斯塔瞬间瞪大了双眼。

利刃此时却缓缓地刺入了诺斯塔的心脏之中,来自秘银对吸血鬼的属性伤害,瞬间让此时的诺斯塔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

心脏被焚烧。

他瞬间全身抽搐不停,脸容扭曲。

“血脉的源头是你……但没有了你,我就是血脉的源头了。我……不再受制于任何人。”

哀嚎停下……地牢的大门,再一次关闭。

……

……

回去的路……不是这条?

【尤利娅】学姐皱了皱眉头,她并没有按照那记号指引的来时的路原路返回,而是选择了另外一条。

但显然,她走错了路了。

“站住,什么人?!”

一道喝止的声音,瞬间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尤利娅】学姐心中一怔,却脸色平静,缓缓地转过了身来。

一名黑甲战士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对方手捧着头盔,肤色苍白,脸容精致,一头雪白的中短发。

男性……却拥有让女性妒忌的容貌。

太阴柔了。

这是【尤利娅】学姐的第一感觉……她不声息地道:“我…我想要回房间,但,但好像走错路了。”

“城堡的东西翼结构是一样的,完全对称。”黑甲战士淡然道:“尤利娅小姐,你的房间在西翼那边,这里是东翼。”

“你…是?你知道我?”

“格里菲斯,黑甲战士小队的队长之一。”阴柔的白发男子微微一笑,欠了欠身道:“我们当然认得您,您是伯爵大人尊贵的客人。伯爵大人已经下了命令,对你要绝对的恭敬。”

【尤利娅】学姐顿时眨了眨眼睛,便带着一丝拘谨道:“那个……格里菲斯先生,你能带我回去吗?”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黑甲战士小队的队长,十分有礼地说道。

……

她尽量地想要从格里菲斯的身上套出些有用的情报。

“格里菲斯先生,你知道伯爵大人一般什么时候会醒来吗?”

“抱歉,我很少踏入內堡。伯爵大人,从前一直都是诺斯塔大人在照顾,所以并不是很清楚。”

“格里菲斯先生,你来这里多久了?应该很久了吧,毕竟已经是队长级的人物了!真厉害!”

“确实有些年头了,但城堡里优秀的战士有许多,比我厉害的也有好多。我不过是平平无奇的一个。”

“对了,格里菲斯先生,我还有个朋友,也是参加这次选拔来的……他年龄不大,十一二岁的样子。只是昨晚发生了太多事情,我们走散了,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

“十一二岁的孩子?”格里菲斯皱了皱眉头:“昨夜的尸体并不是我负责处理的,我回头帮你去了解一下吧。”

“太感激你了,格里菲斯先生!”

“已经到了,这是你的房间,尤利娅小姐。”

阴柔…甚至秀美的男子指了指前方的房间——只见房间门前,两名侍女正一脸惊疑不定地看来。

“尤利娅小姐!你怎么——!”

俩侍女慌忙地走上了前来。

……居然没有发现?

【尤利娅】学姐愕然地张了张口,随后随便糊弄过去了。

格里菲斯也在此时告辞,并不做逗留,只是离开之前说自己会留意那个失踪了的孩子的事情。

【尤利娅】学姐进门之前,悄悄地瞄了一眼走廊的一处墙角。

记号…不见了。

……

……

藏书室里面,【蔷薇伯爵】一脸难堪地坐着。

事情是这样的,正在全神贯注地写着什么的少女忽然想到了什么,便忽然走了过来,直接扯住了他的耳朵,将他揪了起来。

“克丽丽,你听我解释!”

少女只是用力地将一张写了话的纸拍在了桌子上。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骗子!!

他之前说什么来着?

——为了不让自己被嗜血的天性是侵蚀,为了维持自己脆弱的理智,这十几年的时间,一直不敢合上眼睛睡觉,生怕醒来之后自己就不再是自己。

克丽丽当时多心痛的啊!

恨不得受罪是自己的了!

可现在呢?

这家伙在说了一通煽情的话,骗得公馆的小女佣眼泪直打转儿之后,就睡着了……睡!了!

她才反应过来!

“哼!”

小女佣抱着手,坐在了椅子上,脸别一边。

“我真的可以解释,只是有些解释不清。”阿萨谢斯先生这会儿苦笑着道:“但你看看我的黑眼圈,这玩意肯定是骗不了人的,这十几年我确实没有真正睡过一觉。”

小女佣依然没有别过脸来。

“日光会使用我虚弱。”阿萨谢斯先生摇了摇头,甚至直接将窗帘打开。

已经是正午了,阳光猛烈得狠。

日光照射在了他的身上,他的皮肤便瞬间冒出了大量的烟雾……甚至还伴随着嗤嗤的声音。

克丽丽脸色微变,揪心地脱口而出道:“别!”

阿萨谢斯先生瞬间将窗帘盖上。

克丽丽委屈地看了眼他。

阿萨谢斯先生尴尬地轻咳了两声,身上被灼烧的皮肤渐渐复原……他看了眼桌子上的一些写了文字的稿纸,“这写的是什么。”

克丽丽皱了皱眉头,但还是想了想道:“经历。”

“你之前的经历?”阿萨谢斯先生连忙将稿纸拿起,惊悟道:“对哦,还有这种操作!”

蔷薇公馆的小女佣顿时翻了翻白眼,无奈地看着这个不知道是聪明还是白痴的家伙……她忽然恍然。

恍然间,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在【蔷薇公馆】时候,只有她和阿萨谢斯先生的日子。他总是这样的不靠谱,吊儿郎当地过着日子。

没变。

少女的脸上悄悄地浮出了一抹笑意。

只见阿萨谢斯阅读者手上的【经历】,脸色渐渐地凝重了起来……他几番地看向了克丽丽,接着又重新阅读。

“还有别的世界?这怎么可能……不,如果是这样的话……”

“难怪!”

“那日在会场明明有那么多人被黑泥吞入,然而这十几年里,我只不过是碰到了几个……”

“原来……”

忽然间,阿萨谢斯脸色微变,整个人愣在了原地……他震惊地看着克丽丽,迟疑着到:“克丽丽,这里面写的关于卢迪克的事情,是…真的吗?”

少女默默地点了点头。

阿萨谢斯先生顿时无力地坐了下来,“是吗,那家伙变成怪物了……而且还消失了?冲了出去,冲了出去……去的是什么地方?那道裂缝之外的?这又是什么?”

“老…老板……”少女走到了他的身边,轻拍了拍他的肩。

只见阿萨谢斯先生深呼吸了一口气,摇摇头道:“那家伙是个祸害,我不相信他会就这样死掉……放心吧,我没事,顶得住。”

少女以鼓励的目光点了点头。

“哇!”

不料阿萨谢斯先生忽然就抱住了面前的小女佣,脸埋入了她的胸前,一边狂洗着脸一边大哭着道:“我顶不住啊!!卢迪克,你死的好惨啊!好惨啊!!我顶不住啦……顶不住啊!!”

啪——!!

……

……

“咳咳——!”

【蔷薇伯爵】脸上什么事情也没有——这身体复原能力强着呢,怎么会留下鲜红的巴掌印。

此时,只见少女已经躲在了远处的书架下,满脸警惕之色地看来。

阿萨谢斯先生又尴尬地轻咳了两声,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外边传来了轻敲门的声音……外边侍女的声音。

“主人,那位赫拉克勒斯先生已经回来了,而且还带回来了很多的东西。”

“另外,艾伦先生也准备好了,他求问,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阿萨谢斯先生看了眼书架下面的克丽丽一眼,淡然道:“先让艾伦过来吧……另外,将赫拉克勒斯带回的东西送到藏书室里来,然后安排他一个房间,让他等着,我什么时候要见了,才见他。”

“好的。”

阿萨谢斯先生此时站起了身来,朝着克丽丽招了招手,少女却不管,而是自己走到了门前等着。

阿萨谢斯先生不禁苦笑了声……他低头看了眼桌子上克丽丽写下的资料。

卢迪克,你可不要真的死了……

心中嘀咕了声,他便缓缓地吁了口气——从这个房间走出去,他就是【蔷薇伯爵】了。

……

……

……

……

次元夹缝,【深空禁区】。

空间里,漂浮着数之不尽的虚空元魔的尸体……两道身影,此时正坐在了一颗漂浮着的大石之上。

王小虎这会儿架起了火,正在烤着十几串不知名的肉块,手艺娴熟。

“元魔肉串,元魔肉串,深空禁区的大肉串!新鲜的大肉串……老板,孜然面要不要的嘛!”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发音……旁边一身白色风衣的王小龙不禁皱了皱眉头。

孜然面他自然也不知道是什么。

但这些元魔肉,烤熟了之后,就没有了原来的功效了。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王小虎,随手就拿起了一根生骨头,敲碎了骨头,直接就吸吮着里面的骨髓。

“暴殄天物!”王小虎叹了口气,“这骨髓我最后才烤的!”

说着,王小虎一记铁拳敲在了王小龙的脑袋之上。

王小龙的脖子瞬间被敲得扭曲了……他双手扶正了回来,将嘴唇上的一抹骨髓油脂摸入了口中之后,便不再说话,发呆似的坐着。

就在此时,王小虎忽然眯起了眼睛,将手中穿着肉串……用石头打磨出来的烤肉签子,直接甩出。

深空之中,瞬间一道流星似的光芒射出,直接破开了四周漂浮着的虚空元魔尸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