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百三十九章 她能有什么坏心思

第三百三十九章 她能有什么坏心思

奈落再次见到伊莎贝尔的时候,她已经从藏书室的密室之中走出。

只是密室的门前,此时依然有数名的教廷战士在看守。

“搜索的结果如何。”伊莎贝尔沉声问道。

“我们按照您所给的地图的标记,打开了一个个的密室。”奈落摇摇头道:“这些密室,有些已经被打开过了,有些倒是还没有……只不过,毫无所获。”

伊莎贝尔皱起了眉头。

奈落此时接着说道:“但我们在主炮所打击的那个深坑之中,发现了一个缺口。已经派人下去打探过了,发现了一些新的脚印……地下的深处,还有一个庞大的隐秘空间,【蔷薇伯爵】,恐怕还生还。”

“地下的空间?”

“有人工开闸的痕迹!”

伊莎贝尔手指在桌子上轻敲,正在沉思。

现在【拉普达】上的【神佑教廷】,是当时教廷败走的残兵所重新组织起来的……曾经的【神佑教廷】,在十五年前的一战之中,几乎精锐死尽,就连上代教宗也死在了当时的大战之中。

因此【神佑教廷】许多的秘密,也随着这位来不及撤离的上代教宗的身亡,而真的成为了无人知道答案的秘密……包括最高成果的【万素矿母】的下落。

至于现在【拉普达】上的教廷教宗埃洛希姆,也是【拉普达】重组教廷之后,才成为新一任的教宗……当然,埃洛希姆之前在教廷的地位并不低,甚至可以是说上代教宗之下,有数的几名实权者之一。

埃洛希姆,同时也是一直主导着混血儿计划的主负责人……他属于教廷曾经的主战派,甚至热衷于掌握混血儿这种禁忌的力量。

伊莎贝尔冷不丁地看了眼奈落,这位青年骑士不禁有些疑惑。

伊莎贝尔却没有说话,想到的只是奈落的成长,同时也伴随着【拉普达】上新教廷的一派保守派的死亡。

“准备一下,我要下去。”伊莎贝尔飞快地说道:“我们的时间不多,【神佑之城】的动静,相信很快就会引来吸血鬼王庭的注意。”

奈落飞快地点了点头。

他也明白,眼下的战力,如果碰上吸血鬼王庭的大军,就只有被歼灭的可能。

……

……

吸血鬼即便是昏暗中也能轻松视物。

阿萨谢斯此时就能很轻松地看到前方的一切……越往前,人工开闸的痕迹就越发的明显——到了后来,他们甚至踏入了平整的地板之上。

一条深不见尽头的通道。

“如果安全离开这个地方,我会给你想要的,艾伦。”

静谧的气氛之中,阿萨谢斯的声音冷不丁响起——这让一路上大部分时候都是保持沉默的艾伦先生,情绪似乎有了些明显的起伏。

最起码,阿萨谢斯先生能够听到这家伙的心跳声,稍稍地加速了些。

“如果这条通道能够通往外边的话,我有信心能够帮你躲过教廷的追捕,伯爵大人。”艾伦先生似乎精神也变得振奋了起来:“我在神佑之城经营了这么多年,并不是白费!”

“我不怀疑。”阿萨谢斯先生轻笑了声。

他此时更在意的是,伊莎贝尔的人手,什么时候会出现。

“这里,好像有些…符号?”克丽丽手持着火把,站在了通道的墙面之前,“你们看……这个标记!”

“这个记号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阿萨谢斯先生打量着道:“在教廷的资料上,许多文件都是有分绝密等级的……这好像是某种绝密等级的记号。但我从来没有见过相同记号的资料。”

“或许是不重要的,或许是最重要的。”艾伦冷不丁道:“以这个地方的隐秘性来看,只能是后者?”

“这里,或许与【万素】有关。”阿萨谢斯忽然看向了艾伦。

这位地牢的主人神色微动,呼吸也不禁急速了些……他,正在受到【万素】侵蚀的困扰,最关系的事情,显然是【万素】的情报,以及能不能活下去。

“伯爵大人,您是说?”

“我知道一些【万素】的事情。”阿萨谢斯摇摇头道:“但是很少,只是一些边角的资料。是教廷某个研究员私下记录的,在他的日记之中。”

“【万素】,到底是什么?”

阿萨谢斯道:“一种类似【永动机】的能源,在那个研究员的日记描述上,【万素】可以实现任何物质的转化……不,或许是凭空生成,更确切一些。”

“凭空生成?”艾伦下意识皱眉道:“不需要原料吗?”

“恐怕是不需要的。”阿萨谢斯先生想了想道:“这种【万素】,似乎是通过某种手段,从而能够实现将幻想的东西提炼出来,从而做到无中生有……但有一个限制,那就是,能够提炼出来的东西,必须是认知之内的东西。”

“认知以内的东西?”艾伦愕然道:“具体指的是什么?对于认知,我们应该是无穷的……我们,不断地在提升自我的认知!难道,这种物质,也能做到无限提升嚒?”

“理论上,是这样的。”阿萨谢斯先生缓缓说道:“一种很不可思议,很方谬的妄想……但显然,曾经的教廷确实在做这方面的研究,而且似乎,还真的捣鼓出来了一些什么东西。”

艾伦低头道:“我接触过【万素】,我身上的侵蚀就是最好的证明……但【万素】曾经在我手上,显然没有你说的这种幻想般的能力。”

“或许是你打开的方式不对。”阿萨谢斯先生耸了耸肩。

这个理由么……

艾伦先生发现,他居然没有办法反驳??

“难道,教廷这次的重临,就是为了……【万素】?”艾伦好像是明悟了什么,声音惊动!

“基本上,教廷当初撤退的时候,把能带走的也带走了,带不走的也尽量销毁了。”阿萨谢斯先生道:“按理说,如果是【万素】的话,优先等级应该是最高的才对……他们当初,不可能不带走。”

艾伦沉吟不语,这个推论没有问题。

“如果,是有带不走的理由呢?”但他却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

阿萨谢斯先生沉吟道,“继续走下去,不就知道了。”

艾伦点了点头,他更关系自己的安危,“对了,伯爵大人,以您看来,吸血鬼王庭的大军,最快什么时候会抵达?”

“什么吸血鬼王庭大军?”

艾伦迟疑着道:“伯爵大人,您可别开玩笑了,【神佑之城】被攻击,您难道没有联系王庭那边吗?再说,即使你不主动联系,王庭也不可能对你弃之不理的吧?毕竟,你曾经也是诛杀了【神佑教廷】上一代教宗西塞罗的英雄!”

阿萨谢斯先生皱了皱眉头。

上一代教宗西塞罗,是不是真的他杀的……他自己也不知道呢!

“或许已经再来的路上了吧。”他想了想道。

事实上,除了十五年前的那一战,他至今为止,一次都没有去过吸血鬼的王庭……这十五年的时间,也一次都未与吸血鬼王庭有过联系。

至于那位攻破了【神佑之城】的吸血鬼真祖,更加没有见过!

他怎么成为的【神佑之城】的新统治者?

——原来是你,诛杀了教宗西塞罗!

——你是我族的英雄!

——真祖说了,【神佑之城】许你了!

——好好干吧!

大概就是这样……一群吸血鬼跑了过来,看着一脸懵逼的他,如此说道。

——我怕不是位面之子?

……

……

城堡里所有的黑甲战士都被抓捕了起来,原本城堡之中的人类佣人此时也被禁锢在了一处……四周,显得无比的冷清。

格里菲斯带着【尤利娅】,飞快地在城堡之穿行,躲过了一些正在执行搜捕工作的教廷战士。

不一会儿,格里菲斯打开了一面墙壁,里面竟然还有一夹层的空间。

只见格里菲斯此时熟练地从夹层的墙壁上拿来了一盏油灯点亮……说是夹层,但基本上都是由一条条或上或下的楼梯所组成。

通过这个隐秘夹层的楼道,似乎能够通往城堡的各处。

“只是通往几个固定的地方而已。”

似乎是看穿了【尤利娅】的心思,格里菲斯淡然说道:“在结构上来说,整个城堡都存在这种夹层的话,很容易就会被发现的。不过,这里暂时是安全的。”

【尤利娅】露出了楚楚可怜之色。

只是格里菲斯却不为所动,提着油灯便直接往下走去,【尤利娅】唯有跟上——不久之后,格里菲斯再一次打开了夹层的墙壁,随后走了出去。

“这是…什么地方?!”

不到【尤利娅】不吃惊的。

这奇特的地方,竟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容器——而这些容器里头,赫然浸泡着各种各样不同生物的器官。

似乎是,某个生物实验室!

实验室不算小,及时容器众多,也不见拥挤……实验室的中央,摆放了一些生锈了的仪器,另外还有一张金属所打造的床——那种有焊接了镣铐枷锁的床。

地上的板砖,露出了褐红的颜色……竟是已经凝固了的血液,厚厚的一层,如同硬壳一般。

“这是【神佑教廷】从前做生物实验的地方。”格里菲斯此时淡然说道:“伯爵大人接手了城堡之后,发现了这个地方,然后将这里封存了……外边的门已经封死了。”

“但是密道可以进来?”【尤利娅】怔了怔,“既然有门,为什么还要修建密道?”

“谁知道当初教廷的人是怎么想的。”格里菲斯摇摇头:“或许是某些人不想光明正大地进入这里,又或者……要从这里秘密地带出去一些什么东西。”

“这是…吸血鬼的尸体标本?”

一个两人高的圆形容器之中,【尤利娅】看见了一名男性的吸血鬼尸体——以她的见识,很容易就能够发现,这具男性吸血鬼的尸体,显然是已经被摘空了所有的器官……

不仅仅是男性的吸血鬼,她甚至还看见了不少的容器之中,装载着一些幼儿的标本——这些幼儿,似乎是天生的畸形,形状可怕。

“我不喜欢这个地方。”【尤利娅】此时抱紧了双手道:“格里菲斯大人,你不是说,密道还能通网别的地方吗,要不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无用…懦弱的女人。

这是格里菲斯此时心中的评价——但在这种环境之下,【尤利娅】的表现却也属于正常的范围……要是不为所动的话,那么他也就只能怀疑对方的来历。

但实际的情况则是。

这个女人,曾经抵住了好奇心,对打开的地牢大门视而不见,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

“其它的地方,分别是藏书室,以及曾经【神佑教堂】的教宗厅,还有一条路,不过已经塌了,具体通向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现在,藏书室以及教宗厅里面都有教廷的战士把守……你真的要过去吗。”

“还,还是留在这里吧。”【尤利娅】颤声说道。

格里菲斯此时却忽然轻笑了声,“尤利娅小姐,你对于这条密道,没什么想法吗。”

“想…想法?”

格里菲斯眼中笑容更盛了些,“不错,内心的想法。”

【尤利娅】咽了口口水道:“我…我能有什么想法……”

“我说了,这条密道,还连结了藏书室。”格里菲斯走近:“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这条密道的存在?或者,更深层一些,我曾经,有没有通过这条密道,窥视一直以来躲藏在藏书室之中的蔷薇伯爵。”

“格里菲斯大人,您是伯爵忠诚的下属,怎、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尤利娅】飞快地道:“这条密道,一定是伯爵告诉你的,对不对!”

“你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呢。”格里菲斯露出了玩味的目光。

“格里菲斯大人,您…您在说什么呀?”【尤利娅】下意识地后退着。

格里菲斯轻笑着道:“选拔赛上,诺斯塔直接就指明了你成为了胜利者,将你带走。甚至,在诺斯塔临死之前,都希望我将你带到他的面前……与此同时,你更加成为了蔷薇伯爵的贵宾。毫无疑问,你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虽然算得上是貌美,但这不足以成为你【特殊】的原因。”

“那些记号,是你留的?”【尤利娅】不禁皱了皱眉头,瞬间脸色惊动,“诺斯塔,你怎么在这?!”

格里菲斯下意识地移动了视线,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尤利娅】已经冲向了夹层密道的出入口处。

他目光一凝,作为吸血鬼的速度远超正常的人类——他已经拦截在了【尤利娅】的面前。

【尤利娅】二话不说一脚提出。

但格里菲斯却轻松抓住了她的脚踝,将她直接摔在了墙壁之上,“发力不错,只可惜基数太低。”

格里菲斯走到了受伤倒地不支的【尤利娅】跟前,冷漠看她,正想要说些什么。

怎料【尤利娅】此时已经直接说道:“我告诉你他们的秘密,求放过!真的,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

格里菲斯微微张口,他本以为还要花费一些功夫,却没想到对方屈服得这样的迅速……而且,直觉中,这个女人,似乎是真的很怕死的那种。

“哦?”格里菲斯再次露出了玩味似的笑容,“你说说看。”

“其实,诺斯塔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尤利娅】此时却缓缓说道:“包括那位伯爵大人,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们都来自于同一个地方,而且早就认识。”

格里菲斯目光微凝,“继续说。”

直觉里,这个女人所说的话,似乎是……真的?

她竟然没有说谎!

#########

PS:(1/11)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