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七十七章 第一

第二百七十七章 第一

“大家,都一起来结婚吧!”

凛冬的小公主飘飞在神殿之中,身边的大气精灵不停地闪耀着,粉色的风暴甚至开始向凛冬王城之外的地方扩散而去。

凛冬小公主的状态有些不对劲!

南小楠此时心中一凛,随后用力将有些失控的尼古拉斯直接推开——可尼古拉斯神官却不依不饶地再次靠近,就连眼神都变了。

她唯有直接将这位神官敲晕过去。

南小楠下意识地环视了一圈大殿……大殿内的宾客,竟不知从合适开始,已经两两配对。

“结婚……结婚……结婚……”

人们双目失神,口中却重复地呢喃着【结婚】二字……竟像是某种大型的邪恶仪式的现场一般!

南小楠不禁倒吸了口凉气,下意识地往台阶之下看去,直接伽玛与雷妮娜二人,此时也一如众人般,缓缓地登上台阶——显然,她们是为了找初春的王子殿下而来的。

王子…王子呢?

她急忙忙地寻找,却发现初春的王子却在自己身边不远的地方,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此时的凛冬小公主。

难道,连他也被魔法影响了?

南小楠心中一惊,却见初春的王子此时忽然往自己看来,吓得她连忙后退了两步,生怕这王子殿下会做出些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您千万,千万不要看上我啊!!

“奇怪,你好像没有受到影响。”初春的王子却目光晴明,丝毫没有受魔法影响的模样。

“我……咦?”南小姐此时才回过神来——确实,那股粉色风暴吹过之后,她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

至少,并没有看上谁谁谁?

“原来如此。”初春的王子却忽然一笑:“原来,这就是你的自私吗。”

南小楠怔了怔,正要说话之时,却见一道身影飞快地冲入了神庙大殿之中,赫然是光着膀子打着粉色领结的梅丹佐!

它并不是自己一个,而是手上正提着阿萨谢斯……阿萨谢斯的一条手臂,赫然不正常的扭曲了。

“你怎么会……”南小楠不禁瞪大了眼睛。

梅丹佐此时直接落下,扫了一眼全场,才将阿萨谢斯直接扔地上,“这家伙想要摸我,所以我把他手给打断了……所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们呢?”南小楠下意识问道。

“也打晕了,在安全的地方。”梅丹佐飞快地说了一句,随后目光便落在了上方的凛冬小公主的身上,皱了皱眉头道:“所以,这就是骚乱的源头吗?”

“恐怕所有人都低谷了小公主的力量。”南小楠此时苦笑道:“她…这会儿大概有些失控。”

“怎么解决?”梅丹佐忽然问道——但看着的,赫然是初春的王子。

只见王子殿下却摇了摇头,反问道:“为什么要解决。”

南小楠下意识道:“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再这样下去,这些人就会相互结合……这不是就全乱套了吗?”

初春的王子想了想道:“如果,将所有的一切都打算,再重新排列,形成新的秩序,并且在这种秩序之下,所有人都处于满足的状态……那么,你还觉得这是乱套的吗。”

南小楠张了张口,她这时候居然无话可说似的,她一咬牙,硬着头皮道:“这…这,这根本就是自欺欺人,而且还是借用公主的力量而已,万一公主的力量消失了,一切再次恢复,而人们回想起来,又会如何?”

王子殿下微微一笑道:“那就让这股力量一直维系下去就好了……听到大气精灵们的雀跃之声了吗?如果公主的力量不够,也可以使用我的。如果她不能做这一切的根源,那么还有我。”

“那也只是你们两个的自欺欺人。”梅丹佐却忽然冷笑了声,它还不清楚情况,但此时却一针见血。

王子殿下脸色浮现出了一抹苍白的微笑。

他甚至轻咳了两声,脸色竟是更加苍白了几分,“所谓的自欺欺人,也是一种外界的认知吧……对于你们来说,这如果是我们的自欺欺人,那么……假设你们不存在了,应该就好了吧。”

“前辈小心!”南小楠此时惊叫了一声。

只见一道金光闪过,整个台阶高处都被直接切割成为了两半……而初春的王子手中,赫然已经拿着了那柄精灵卫士蓝鸟所化的宝剑!

被切割了的台阶,一半直接崩塌,发出了轰隆隆的声音,数米之上的空中,只见梅丹佐此时脸有后怕之色。

谁也没有想到,这位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初春王子,竟然会突发痛下杀手。

“这个男主角到底怎么回事?”梅丹佐下意识看向了【凛冬女王】马甲的南小楠。

“我怎么知……”南小楠迎上了初春王子的目光,心中蓦然的一颤,下意识道:“或许……这个其实并不是【超我】的……而是,【本我】?”

“什么超我本我的……”梅丹佐眉头一皱,旋即脸色异变,只见初春的王子已经提剑杀来。

依然还是那副人畜无害的和煦笑脸,然而却挟着可怕的杀机……梅丹佐仿佛在初春王子的身后,看见了寒冰的地狱般!

它下意识凝聚两柄圣光长剑,叠加抵挡!

可威力不俗的圣光长剑,瞬间被初春的王子劈裂,梅丹佐被直接劈落地面。

大殿中,那些双双拥抱着的人们,此时却视而不见……他们目光并不呆滞,反而是闪烁着奇异的光彩,脸色甚至还洋溢着可以称之为满足的笑容。

这一幕近乎完美,然而却与初春王子那可怕的杀意重叠在了一起,便显得无比的诡异。

梅丹佐吐了口血,缓缓地爬起身来。

初春的王子,此时正往它缓步走来,但梅丹佐却有一种无路可退的感觉……身体仿佛陷入了泥沼之中,空气之中充满了迟滞的力量,仿佛有无双的小手正在拉扯着它的身体。

大气的精灵……无处不在的世界力量。

它面对的,是一个可以随意动用整个凛冬世界力量的对手,这……这还怎么打?

“等…等等!我加入!”梅丹佐忽然高呼了一声,匆忙之中伸手一指那位不知所措——其实已经正准备开溜的【凛冬女王】的背影,“她!我可以和她搭伙过日子!我们可以承认……不,接受新的秩序!”

王子殿下随意地看了眼【凛冬女王】。

南小楠只感觉背后的视线宛如针芒似的,她怯生生地转过了身来,讪讪一笑道:“哪个……我也接受新的秩序,但我可以不可自己单着过?王子殿下,一直单身一直爽嘛。”

“你们,不属于这里。”王子殿下却摇了摇头,“不稳定的因素,应该要抹去……女王陛下,很高兴之前与你的谈话。”

要死了。

南小楠呼吸一窒,被这位王子看着的瞬间,心脏仿佛被利剑所穿透了似的。

而事实上,那本来就是用来对抗黑暗之神古拉拉的宝剑,此时已经往她刺来——她从未如此真切地感受着死亡的到来。

她是最惜命怕死的,为了活命而求饶历来都是家常便饭,张口就来。

然而面对这此时真正的死亡,她却发现自己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反而,还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般。

原来,苟且地活着,是越活越累的啊……

斩断一切的宝剑,一闪而过。

南小楠此时闭上了眼睛,微微偏头,只感觉一股寒意,此时正贴着自己的脸颊传来……她下意识地睁开了双眼。

初春的王子就在她的眼前。

这一剑,好像是刺偏了,直接刺入了她身后的墙壁之中。

“你……”她怔怔开口。

“我以为,我可以做到的……”初春的王子喃喃自语,却忽然口吐了一抹鲜血,脸色苍白如纸似的,痛苦地咳嗽了起来。

王子殿下忽然之间从高台处滚落。

南小楠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甚至并没有因为捡回了一名而感到半点的喜悦……她傻傻地靠在了墙上,身体滑坐落下,整个人神魂落魄似的。

大气的精灵,开始往初春王子的身上靠拢而去……只是初春的王子,却仿佛再也不会睁开双眼似的。

靠拢而来的大气精灵越来越多,精灵们甚至已经开始从凛冬公主的身边分离——正处于奇异状态之下的凛冬公主,此时目光有了变化。

她就像是一个被突然惊醒了的人般,浮动上方的身体,一下子就飘落了下来。

“这里…怎么会?”小公主喃喃自语,害怕似的打量着四周。

“殿下——!”

一道惊呼的声音响起,随后只见两道人影飞快地冲向了初春的王子,赫然是伽玛与雷妮娜两人。

“王子他,怎么会……”凛冬的公主迟疑着走来,声音轻微抖颤。

只见伽玛将初春的王子抱入怀中,目光低垂,苦声道:“殿下他,从小身体就很不好。他与大气的精灵沟通的情况越多,身体就会越差,然而他的力量却从未停止过增长……他的身体,早就无法负荷了。”

“他…他会死、死吗。”凛冬的小公主颤着声。

“我不知道!”伽玛咬了咬牙,“但我会用尽一切的办法……公主,你?”

只见一道纤细的身影,忽然投入了初春王子的怀中,紧紧地抱着……凛冬公主用力地楼主了此时的王子,轻声呢喃道:“雪精灵,帮帮我,帮帮我救救他好吗……花精灵姐姐!风精灵爷爷,水精灵大叔……大家,都帮帮我好不好!白雪…白雪真的好喜欢他呀!只有他和白雪一样,能够和大家一起聊天……求求你们了!”

神庙之中,一道道代表着不同元素的精灵之光泛起,直接冲向了紧抱着的二人。

光辉将他们托起。

一道光柱直冲天际而去。

那些被粉色风暴所吹袭的人们,此时在光辉的照射之下,下意识地看着那在光柱之中缓缓上升着的两人。

天地间仿佛响起了一道道祝福之声。

光柱之中,凛冬的公主深呼吸了一口气,怯生生地闭上了双眼,缓缓地吻向了初春的王子殿下。

那一瞬间,春天的气息在凛冬之中,悄然地弥漫着……悄悄地浸润着每一个人。

初春的王子与此时,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你醒啦!”凛冬的公主脸色微红,“我刚刚,偷偷亲了你一些哦!”

王子殿下轻笑了声道:“什么味道的。”

小公主顿时惊叫了一声,双手捧着自己的脸,低下了头去!

大殿中,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双手用力地鼓掌了起来,于是掌声便从稀疏到热切……神庙的神官尼古拉斯从角落处爬起,总感觉老腰好像是被什么砸了一下的他,此时连忙高声宣告道:“以冬日之名,见证!礼成!”

……

咚——咚——咚——!

那是神庙之顶上的一双巨大的吊钟,此时吊钟相互交缠着摆动。

神庙大门门前,初春的王子殿下挽着凛冬的公主,缓缓走出,宫廷的魔法师们在此时往天空之中释放了冰花。

他们似乎忘记了曾经在大殿之中发生的一幕。

唯有南小楠与梅丹佐此时脸色古怪地蹲在了角落处,对于这个荒诞怪异的结局感到十分的费解。

“所以,最后是白雪公主用真爱之吻将白马王子唤醒咯?”梅丹佐望天说道。

南小姐苦笑了声,摇摇头道:“我说前辈,你说公主之所以被全国人民所钟爱,会不会是因为她力量的缘故?”

梅丹佐耸了耸肩,淡然道:“不管是什么,反正……我是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它冷不丁地瞄了一眼某个旮沓处……那里,阿萨谢斯还在躺尸——TM的,居然摸我!

冰花飘飞,精灵们在天空歌颂。

神庙的大门台阶之上,凛冬的小公主将手中的花球用力往天上掷去,所有人都期待着能够成为得到花球的幸运儿。

然而一股妖风突然吹出,却是将花球直接卷上了天空,转眼间就不知了去向。

“你说,谁会拿到它哦!”凛冬的小公主此时一脸期待地说道。

初春的王子轻笑了声道:“大概是他们吧。”

凛冬的小公主下意识地伸手捧住了初春王子的脸颊……她心头微微一颤。

一样的……

王子殿下此时却低头轻吻在了她的额头之上。

欢呼的声音。

……

……

花球落在了洛老板的手中。

在交缠的吊钟的塔楼里,他将花球交到了女仆小姐的手中,与钟声响起的地方,与她热吻着。

塔楼围栏上,【盖娅之书】开始翻动……翻动到了凛冬的一页。

——永恒历,爱神月,第三日,晴。

——今天,是我最期待的日子啦!

——排演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让哥哥答应上台陪我出演这次学校的舞台剧,总算是圆满成功啦!

……

——哼!后面的那些坏女人,你们听着,不管你们以后谁被我哥哥娶了,也要记住,第一个嫁给哥哥的人,是我呢!你们,都在我的后面!妒忌我吧!

——开心!

……

……

……

……

03号子世界,某房价惊天的禁魔都市,某三流杂志社的总编办公室。

正在一边无聊地刷着手机一边干饭的任大主编忽然受到了一条信息。

紧接着,任大主编便一口白米饭直接喷出——喷射了同样在干饭的梨子一脸。

“任姐,很浪费的欸!”

“你看我看到什么了!!”

只见任大主编此时瞪大了眼睛,将手中的手机屏幕对准了梨子!

屏幕上是一张照片。

照片里面,赫然是洛老板与女仆小姐的一张身穿着礼服的合影,照片里,女仆小姐正手捧着花球,依偎在洛邱的身边,露出了一抹动人的微笑。

梨子眨了眨眼睛,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道:“好了,我吃饱了,多谢款待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