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八十四章 降临(2)

第二百八十四章 降临(2)

虽说女仆小姐手上拥有终结的钥匙,但梅丹佐相信她不会轻易使用……全线停止天命系统带来的灾难太过巨大,这等于一瞬间将整个圣光国度的民众逼疯。

契约的范围內,限期之中,店铺是需要维持圣光国度的存在,而不是破坏它。

当然,这只是一个方面的考虑,梅丹佐相信,以女仆小姐的性格,是完全用推到一切然后重新建立新秩序的魄力……毕竟这个女人当初就是扯着大旗出来搞革的主。

没有直接终结天命系统的最主要原因,恐怕是因为她想要揪出某个黑手吧?

拥有后台核心钥匙的她,竟然被后台拒绝进入……这就好像是自己的孩子被别人教唆了一样。

这是极其严重的挑衅啊!

“不知道是哪位头那么铁……”梅丹佐悄悄地嘀咕了声,随后脸色一怔,脱口而出道:“拉贵尔!”

“前…梅丹佐,你说什么?”南小楠耳朵尖,此时疑惑问道:“什么拉贵尔?”

“拉贵尔也是炽天使之一。”女仆小姐淡然说道:“同时也是天命系统的几位主创之一,目前应该主要负责监管天命系统的数据。”

“这不是就网监?”南小楠眨了眨眼睛,“梅丹佐,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这位拉贵尔炽天使弄的?”

“我不知道。”梅丹佐摇摇头:“后台大门刚刚关闭的瞬间,应该是我的主体意识找到了一个机会,传出了这一道信息,但马上就被切断了……我收到的,只有【拉贵尔】这个提示。”

“被掐断了?”南小楠张了张口,皱眉道:“要不,优夜小姐您在用一把钥匙试试?”

“不用了。”女仆小姐淡然道:“直接找拉贵尔问问就能知道了……梅塔特隆,你的意识像蛀虫一样停留在天命系统的夹层之中,你该不会对拉贵尔一点想法也没有吧。”

“蛀虫这个形容可以收回吗?”梅丹佐白眼一番,摇摇头道:“不过正好,有些事情我也想要问清楚它的……趁我现在,还有一些时间。”

女仆小姐沉默半响,才皱眉道:“你还能坚持多久。”

梅丹佐脸色尴尬地看了眼女仆小姐,讪讪地道:“赛莉恩是以舍弃一切的方式来信仰我的,这孩子的信仰特别的高级,完全可以媲美真正的圣徒……所以,我还能苟一会,大概还有三四个小时吧……别打我啊!”

才刚刚说完,梅丹佐便瞬间抱着脑袋给蹲了下来。

女仆小姐淡然道:“梅塔特隆,我为何要打你。”

梅丹佐哭丧着道:“圣光国度信徒一大把,纯粹的祈并者每年都有,但是能真正诞生的【圣徒】没有几个……赛莉恩原本信仰的是自由圣人……那啥,我不是故意要抢你的人啊!当时是真的没办法嘛……”

“那个,优夜小姐,关于这点我可以证明……梅丹佐当初只是为了就赛莉恩而已。”南小楠此时忽然开口,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

梅丹佐诧异地看了南小楠一眼……这楠狗?

却见女仆小姐此时面无表情道:“既然是为了救人,那就没有办法了,毕竟这位赛莉恩小姐,我主人也挺喜欢的。”

“这个表情!”梅丹佐不禁咽了口口水,“我是不是没救了……”

“我已经不是自由圣人了。”女仆小姐却淡然道,“自由之城的人信仰谁,与我无关。”

——你不要这样好不好,这样我很为难的……

——天国上下,谁不知道你丫的特别记仇……

梅丹佐硬着头皮道::“你能不能将赛莉恩救醒过来,我来更正她的信仰。”

女仆小姐淡然道:“我不喜欢别人用过的东西,就这样吧。”

——你TM 的刚才说什么来着?

梅丹佐嘴角一抽,显然是对于这种嘴脸见怪不怪,于是摇摇头道:“这些可以先不谈……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直接找拉贵尔?它应该在【第二天】之宫,你知道的,拉贵尔的职务比较特殊,不能轻易离开,要找它只能前往【第二天】之宫。”

“不必了。”女仆小姐淡然道:“它已经在圣光国度了。”

“它也降临了?”梅丹佐吃了一惊……它怎么没有感应到拉贵尔的降临?

难道,是发生在他们被吞入【盖娅之书】的时候?

只见女仆小姐此时忽然看着南小楠道:“南小姐,梅塔特隆还有一丁点的利用价值。”

南小楠:“??”

她不明白女仆小姐为什么突然和她说这个——而且还是当做梅丹佐的脸来说,还真是刻薄啊……

“你暂时信仰它吧。”女仆小姐淡然道:“让它多存在几分钟也好。”

卧…槽?

南小楠瞬间瞪大了眼睛。

让她暂时信仰梅丹佐,岂不是要让她……南小楠下意识地看向了梅丹佐,就见梅狗此时搓了搓手,笑眯眯了起来。

她想要挣扎一下,然而女仆小姐此时却不给她任何挣扎的机会——只见优夜挥了挥手,那个封死了圣少女仪式会场的结界,便悄悄地打开了一个缺口。

“可以出去了。”

……

不远处,正因为社死的关系,而在风中凌乱的阿萨谢斯,克丽丽以及伊莎三人,自女仆小姐出现之后,便沉默不语。

他们一阵头大,听……是听不明白的,但最后的话是领悟了。

似乎,可以离开这个录影棚了!

但真的要出去吗?

阿萨谢斯张了张口,他已经是吸血鬼了,他该怎么去面对外边的世界?

……

……

自由之城,远离圣少女仪式会场的地方……尽量往居民楼密集的方向。

阿斯曼小姐正在狼狈地在巷道之间穿行着——有人在追赶着她。

那些拜朗的手下,一群在圣水的作用之下,甘愿沦为拜朗的工具人,出自罪恶之地的圣能力者。

圣能力者的能力千奇百怪,没有谁是绝对的强大,只要将能力用在了合适的环境之中……阿斯曼小姐心脏不断的跳动,她被拜朗的吸管咬了一下,新型的圣水注入了体内,此时正在侵蚀着她的精神,无比的难受。

如果不是那神奇的水晶鞋的存在,让她可以不断地用魔法变身,恐怕早就已经被拜朗的手下抓获。

可即便如此,阿斯曼小姐也感觉自己无法坚持太长的时间……水晶鞋的变身,很多时候依靠的是她精神的稳定。

她的精神因为圣水的关系变得极为的不稳定,变身能够维持的时间也越来越短——甚至还会出现变身失败的情况。

这种糟糕的情况之下,阿斯曼小姐唯有向组织之中的人求助了……他们拥有特殊的联络方式。

“找到了,她在这里——!”

就在此时,上空忽然出现了一道人影……那人如同蜘蛛似的,吊挂了下来,双手如螳螂般。

很快,狭窄的巷子之中,便寻来了另外几名的圣能力者。

阿斯曼小姐被堵住了前后……她靠在了墙上,唯有这样才能够站稳。

“大总统命令,直接杀了!”那吊挂而下的圣能力者发出了一声狞笑,那双如同利刃似的双臂,直接往阿斯曼小姐的脖子挥来!

她想要躲开的,然而身体却不能动弹了——因为她的影子已经被另外一名拥有影子控制能力的圣能力者直接禁锢主了。

“不甘心啊……”

阿斯曼小姐闭上了双眼,即使在【神佑之城】的那种环境之下,她都活下来了,却没有想到,才刚刚回到了熟悉的自由之城,便要迎来这种必死的局面。

“以正义之名,审判。”

黑暗生亮,绝望之中,一道光辉闪烁而出,巷子处被光辉所照耀的圣能力者们,瞬间发出了惨叫之声,继而失去了意识,昏死了在地上。

一名俊美的,戴着圆框眼镜的白衣青年此时缓缓走来……他走到了阿斯曼小姐的面前,却见阿斯曼小姐此时脸色苍白,大滴大滴的冷汗冒出,脸容痛苦得几乎扭曲。

青年顿时挠挠头,“抱歉,忘记了审判好像是无差别的……嗯,看来你心中也缺乏正义之心啊!”

阿斯曼小姐好悬没有背过气去……她见过救人的,但没见过有这样救人的。

只见圆框眼镜的俊美青年此时将光辉回收,阿斯曼小姐才好受了一些,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阿斯曼小姐深呼吸了两口气,皱眉道:“我的代号是【极光】……请问你是哪位?”

圆框眼镜青年此时蹲了下来,好奇地打量着阿斯曼小姐,想了想道:“你说的【极光】,应该是你们在【外神】组织里面,各自用的代号吧?看来,你应该是在求救了……不过很抱歉啊,我不是你们的人。”

“你不是……”阿斯曼小姐猛然一惊。

不是组织的人,为何会知道……【外神】组织的存在?

“你可以称呼我为拉贵尔。”圆框眼镜青年微微一笑道。

“你是!”阿斯曼小姐下意识瞪大了双眼。

圆框眼镜青年却将手指摆在了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别那么大声呀,会被发现的,我现在正在旷工时间呢。”

阿斯曼小姐只感觉一阵头大……拉贵尔怎会出现在圣光国度?

拉贵尔不是圣光国度的圣人,它虽然也是炽天使,但也不入驻炽天之宫……它是特殊的,独自一个驻守在【第二天】之宫,监管着天国所有的天使——说白了,就是天国的特务头子!

“你…您,你知道【外神】组织?”阿斯曼小姐颤声道。

圆框眼镜青年…拉贵尔此时微微一笑道:“毕竟我每天除了看监控就没别的事情做了啊……不过放心,我并没有告诉管理七都的那群家伙知道,你们的存在啦。”

“为…为什么?”阿斯曼小姐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拉贵尔道:“看监控的日子是很无聊与枯燥的,在这种枯燥的日子里,我会尽可能地寻找一些能够让我打发时间的事情。阿斯曼小姐,很感激你们为我枯燥的时光带来了一些有趣的画面呢。”

阿斯曼张了张口,最后苦笑道:“所以…您这次降临,是因为我们无法给你提供快乐源泉了吗?终于,要悄悄地抹去我们?”

拉贵尔却摇摇头道:“你们虽然是【外神】苏生,不过只是一群抱团取暖的家伙而已。事实上,这么多年以来,你们也没有做什么太过出格的事情……除了这次。不过,我这次降临,也并不是因为你们,我只是受人所托,前来查明一些事情而已。”

“谁?”阿斯曼小姐下意识问道,但她根本没想过,对方会回答她这个问题。

但拉贵尔却道:“我的一个老朋友,不过中间发生了一些奇怪的现象……我想不起来我的这个老朋友是谁了……或者说,我悄悄地看了眼那位老朋友,但却感觉他好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

阿斯曼小姐露出了理解不能的表情。

“很难明白吧?”拉贵尔微微一笑道:“我现在也是一头雾水的……所以只能在这里瞎逛,找找线索的亚子了。”

阿斯曼小姐正要说些什么,只是脸容猛然扭曲,浑身都散发着炽热的气息……她的皮肤开始裂开,有浊白色的火焰冒出。

哀嚎,打滚……然而她扭曲的脸容很快便有了变化,竟是露出了一抹诡异且满足的笑容。

拉贵尔诧异地张了张口,随后手指一弹。

阿斯曼体内冒出的浊白火焰,竟是渐渐地缩回了她的身体之中,裂开的皮肤渐渐恢复……她诡异满足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深深的恐惧之色。

“我刚才……”阿斯曼小姐喘着气,再看拉贵尔的时候,多少带着一丝的感激。

“这就是【圣水】吗?”拉贵尔眨了眨眼睛,“感觉像是白色恐怖更多一些……还真是优秀啊,你们居然在罪恶之谷搞出来了这种玩意。不过这大概还是因为拜朗本身的关系……毕竟拜朗的前身,是某位【旧日的支配者】嘛。”

阿斯曼苦笑了声……监管天国的天使太可怕了,整个圣光国度,恐怕没有什么是能瞒过它的。

突然,阿斯曼小姐一惊,拉贵尔竟是直接将她给抱了起来。

“你现在也不方便行动不是?”拉贵尔微微一笑道:“放心啦,天使是没有性别的,所以……不用害羞哟!”

是这个问题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