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八十五章 降临(3)

第二百八十五章 降临(3)

备注:沙雕网友【雨天】先生。

沙雕网友【雨天】先生发来了一则消息。

【雨天】:怎么样,有好好安慰你哥哥了吗?

【妹妹】:好像没什么作用,听说最好是要脱了衣服才钻进去被窝的,我没有……心情复杂。

【雨天】:脱了衣服才真是糟糕的吧?!!

【妹妹】:欸……失落。

蓝鸟电台的那晚上……或者说,当天晚上,这两位的电波就莫名其妙地对上了,节目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就互相加了聊天室的好友。

【雨天】:不要灰心,现在对于你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平常心,你哥哥应该也不希望看见你为他担心的……或者今晚再来一次?

【妹妹】:我这个周末要去新开张的沙滩浴场……期待。

【雨天】:这个我知道,新开张还有半价优惠!真好啊,夏日的海边,风景一定很不错的吧?

【妹妹】:你也可以去,和你心仪的那位约会,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建议!

【雨天】:我今天还没有看见她呢……

【妹妹】:你的女神今天还没有来上班吗……疑惑。

【雨天】:来了,只不过还没有碰上……先不说了,我要上班了,回聊!

【雨天】退出了聊天室。

……

“晴天老师,你也在。”莉莉斯老师微笑着说道:“正好,我有些工作上的事情想要和你商量一下的。”

午休时间,学校的饭堂里,人气极高的莉莉斯老师身边,总有许多的学生在围绕。

按理说,晴天老师是不可能找到机会与她搭话的,但莉莉斯老师此时却主动上前搭话了。

正在埋头干饭的【晴天】老师不禁受宠若惊,一时间忘记了给对方反应了。

“晴天老师,帮我个忙……我只想安静地吃午餐而已。”莉莉斯老师低声说道。

“哦……是是是,关于突击考试的事情,我也正好想要找你来着。”【晴天】老师连忙点头道:“我们边吃边聊吧。”

学生们不好意思留下了,自行散去。

“谢谢你,晴天老师。”

“没事……是莉莉斯老师你太受欢迎了。”

“这未必是一件好事。”莉莉斯老师幽幽地道。

——她好像有些烦恼……是生活中出了什么问题吗?感情上的?

【晴天】老师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内心细腻的人,此时看着莉莉斯老师完美的颜,不禁脱口而出道:“莉莉斯老师,你要不要去海边?”

“海边?”莉莉斯老师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晴天】老师已经后悔自己的冲动了,此时只好硬着头皮道:“对啊,海边……听说这个周末有一个新开发的沙滩浴场,是刚建成的……我想,平时教学的压力挺重的,或许去海边能转换一下心情也是不错的……之类。当然!如果没有时间的话,不去也可以的……啊哈哈哈,去海边这种事情,当然是要和男朋友之类的比较合适的嘛……啊哈哈。”

“可以哦。”

“真的?”【晴天】老师双手一拍,猛然站起,睁这不可思议的眼睛。

只见莉莉斯老师捋了捋发丝道:“我也好久没有去过海边了……有点期待呢。”

海边?

小镇之外的地区,是已经开放了,还是?

她是真的有想要去海边一探究竟的想法。

主要是她目前还不知道,自己要逗留在这个书页世界多久……或许书页世界的变化,也能为她此时的困境带了一些新的转机。

……

备注:沙雕网友【雨天】先生。

【雨天】:她答应我了!海边!青春!

【妹妹】:恭喜……

【雨天】:你好像并不看好?这不是你建议我邀请她的吗?

【妹妹】:我在思考。

【雨天】:还是关于你哥哥的事情?

【妹妹】:我在网购泳衣啦,只是没找到喜欢的款式……犹豫。

【雨天】:你这个年纪的话,可以尝试可爱风格的。听说最近很流行学校的制式泳衣风格啊……说起来,如果你也去海边的话,会不会碰上?

【妹妹】:面基拒绝……认真!

【雨天】:安啦安啦,我只对成熟的女性感兴趣,你估计还要再等十年,如果先天的硬件都不好,那我估计还得白等十年。

【妹妹】:肮脏……生气!

【妹妹】退出了聊天室。

……

“谁惹你生气了吗。”洛老板好奇地问道。

只见少女气冲冲地冲房间里走了出来,光着脚丫子,直接来到了冰箱处,拧开了一盒牛奶,便叉着腰豪爽地干了起来,喝出了四十几岁大叔的神韵。

“被一个沙雕网友气到了!”少女哼哼了两声,便又走入了房间之中。

电话在此时响起。

是莉莉斯打来的。

不知道是因为不方便,还是说没有勇气直面洛老板这样的人。

“莉莉斯小姐,晚上好。”

“……你,知不知道沙滩浴场即将开启的事情?”

“我有留意电视上的广告。”

莉莉斯沉默了片刻,“小镇外的区域真的要开放了吗?是不是你在背后推动的?”

洛老板淡然道:“我也在等待它是否真的会开放。至于推动说不上,只能说是一种尝试。”

她很想问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想想这个男人那些诡异的手段,便又没有了勇气……公寓里,莉莉斯老师的手指正绕着长长的电话线,目光却一眨不眨地看着桌子上的水晶球,继续保持着沉默。

“还有别的事情吗?”洛老板忽然问道。

莉莉斯咬咬牙道:“这个周末,你有空吗,我想邀请你去一趟海边……主要是为了探查一下新开放的区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也算是合作的关系?”

“我会去的。”洛老板淡然道。

莉莉斯好奇问道:“会…带上妹妹?”

“当然。”洛老板微微一笑道:“因为是兄妹嘛。”

“这样……”莉莉斯若有所思,随后又如情人般的轻柔笑道:“我也会很期待周末的见面。”

“那么,晚安了,莉莉斯女士。”洛老板直接挂了电话。

……

突然被拒绝,莉莉斯并不感觉到失落,甚至愤怒也没有……不受她诱惑的,炽天之宫里就有不少。

她只不过是在一点点地试探这个男人的底线。

男性与女性之间应该是平等的,双方是博弈的关系,是相互博弈之后分出的胜利者与失败者,而不是从诞生开始,就被造物主规定了哪一方占据的主导地位。

只是至今为止,莉莉斯还没有看到这场博弈之中的胜利曙光。

机会渺茫得让她快要失去自信。

其实她早已经失去了一切的从容,她的全盘布局早已经被打乱,如今更是如同囚禁般地被滞留在了这个未完成的书页之中,失去与了外界的所有联系。

但是从洛老板的口中知道【莫瑞甘】已经被诛杀开始,莉莉斯大概已经猜到了自由之城的现状。

“它…也差不多要浮出水面了吧?”

……

……

……

……

“我可以自己走了!”阿斯曼小姐忽然说道。

拉贵尔没有丝毫的留恋,直接将她放下,“阿斯曼,你的鞋子很特别啊,能借我看看吗?”

阿斯玛沉默片刻,才咬咬牙,不顾形象道:“我流了不少汗!”

拉贵尔挠挠头道:“【祂】在造人的时候,确实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有机会再借我看看吧。”

阿斯曼小姐只当做没听见般,沉吟道:“拜朗的手下的圣能力者,还会不会追来?”

拉贵尔笑了笑道:“我虽然不是司职战斗的天使,但也不至于让几个圣能力者追踪到啦,你放心,现在还比较安全。”

“还?”阿斯曼不禁皱了皱眉头,这样的口吻让她隐隐不安。

拉贵尔此时耸了耸肩,一脸无奈般地道:“因为有比那些圣能力者强大成千上万倍的可怕家伙盯上我了。”

比圣能力强大成千上万倍?

阿斯曼小姐不禁瞪大了眼睛,她能听出这位炽天使口中的一丝无奈之意——也就说,这种情况,连贵为【第二天】之宫主人的拉贵尔,也没有办法扭转?

她正想要说些什么,却见拉贵尔目光已经不在自己的身上,反而是看向了某处……阿斯曼转身,顺着拉贵尔的视线看了过去。

“让娜……”她几乎吐口而出地喊出了某个名字,但很快就已经打住。

不是让娜。

她比让娜更为的成熟……成熟得如此的完整。

看见她的瞬间,阿斯曼小姐就明白到了曾经在【栋雷米】村创造新圣人的时候,他们想要的圣人的最完美状态到底是什么!

“是你……是你?怎么会是…你?”阿斯曼小姐声音中带着一抹不可思议——她几次见过这个女人了。

【栋雷米】村,成衣店里,她都见过这个女人了……为何,几次都未能将之联系起来?

女仆小姐却看也没看阿斯曼,只是径直地走到了拉贵尔的面前,淡然道:“好久不见了,拉贵尔。”

“真是很久不见了。”拉贵尔稍稍有些不适应似的躲开了女仆小姐的目光,不好意思道:“那个,能不能不要这么靠近我……我的身体肌肉记忆在恐惧。”

女仆小姐沉默半响,既没有进也没有退,只是一连平静地说道:“你既然降临了,想必是察觉到了天命系统的异样吧。”

拉贵尔稍稍后退了半步,才点点头:“其实,出事之前,【约翰】就找过我了。它让我帮忙调查发生在自由之城的几个涉及【圣水】案件的信徒的系统日志。”

“【约翰】?”女仆小姐皱了皱眉头。

拉贵尔道:“是不是有一种违和感,我也有。”

女仆小姐此时却摇了摇头:“没事了,就当作是【约翰】吧……那么,后来呢?”

拉贵尔道:“那几个涉案信徒的系统日志有被改写过的痕迹,这就要触摸到圣光国度圣人们的权限了,【约翰】暂时不想要惊动,所以就拜托我私下调查。”

女仆小姐想了想道:“你什么时候降临的?”

“圣少女仪式会场发生骚动之前吧。”拉贵尔耸耸肩道:“我看【约翰】也被吞进去了,本来是打算暗中出手帮它一把的,不过看到你好像也被卷进去了,就没管这事了。毕竟,你总是能够很好地解决问题。”

“查到什么了吗。”女仆小姐直接问道。

拉贵尔却道:“在回答你之前,我想要知道,你是以什么身份来询问?你自己?曾经自由的圣人?还是……店铺的【派员】?”

“天命系统的制作者。”女仆小姐淡然道:“这样的身份可以了吗。”

“不是可不可以的问题。”拉贵尔不禁苦笑道:“倒不如说,是我没办法拒绝,毕竟我也害怕你突然想不开,关停了整个天命系统。”

女仆小姐面无表情地看了眼拉贵尔。

拉贵尔尴尬地挠挠头道:“抱歉,太长时间没见面了,所以啰嗦了些……那么,直接进入正题吧?”

女仆小姐轻嗯了一声,她忽然看了眼那不做所错的阿斯曼小姐,想了想道:“接下来的话,阿斯曼小姐,你也可以听。”

阿斯曼……她更加不知所措了——她已经察觉到了女仆小姐的真正身份了!

“在…在【栋雷米】村的时候,你一直都在……对吗?”她颤声问道。

女仆小姐淡然道:“【龙之魔女】的构想还算不错……相信,也不是你一个人能布置出来。如果可以的话,请让你身后的那位出来吧,否则就只剩下浪费时间主动登门了。”

好强势……

阿斯曼小姐喉咙不禁咕咚了一下。

“我…我尝试一下。”阿斯曼小姐吁了口气道:“它从未真正地出现过,但是在暗中已经展现过了它无与伦比的掌控力。”

女仆小姐随意地看了她一眼,随后望向拉贵尔,“你说。”

拉贵尔显然也已经组织好了语言,“首先是一个坏消息,天命系统除了最核心的区域之外,已经全线被另外一种算法给架空了。”

女仆小姐却淡然道:“只要核心没有被攻破,就不算是坏消息。”

“你还是一如既往地自信呐……”拉贵尔苦笑道:“接下来的还是坏消息,我在系统的夹层找到了梅塔特隆的意识了,那家伙目前的状况不是很好。”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忽就在拉贵尔的身后响起。

“哦?这么说来,我不就有了可以逆伐主意识,反客为主的可能了?梅塔特隆的主意识挂掉了没有?”

拉贵尔转身看了眼……只见一个只有他小腿高,嘴巴里还叼着一个奶嘴的,蹒跚学步的孩子,此时正艰难走来。

“你是……”拉贵尔诧异地张了张口:“你是谁?”

“梅丹佐!”蹒跚学步的孩子可爱地翻了翻白眼……眼内充满了怨念。

“可你为什么会……”拉贵尔大为诧异,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想笑!

“因为某个劣质信徒的劣质信仰的关系!”梅丹佐那奶声奶气的声音里,是无穷无尽的怨念!

……

不远处,某小楠忽然打了个寒颤,却还继续唠叨着:“啊,伟大的圣光之梅丹佐啊,我赞美你……啊,伟大的圣光之梅丹佐啊,我敬爱你……我还要念多久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