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九十二章 吾主在此

第二百九十二章 吾主在此

白云之上,一台蓝白色的机体此时正半跪着……机体的前方,一位扎着单马尾的女子,此时双手正在操控着什么。

女子的身边,拜朗大总统目不斜视地站着,不远处……莉莉斯在惶恐之间,时刻关注着发生在自由之城中,相当可怕的事情。

“她输了…她竟然输了……”莉莉斯喃喃自语。

那个仿佛永远也无法超越的女人,就这样输了……甚至,竟是一丝反抗的力量也没有……这三个驾驶着奇特机甲而来的女人,到底是……

“那是因为,你还不能理解安琪莉洁殿下的本质是什么。”拜朗淡然说道:“莉莉斯,你应该庆幸,此时站在自由之城面前的,并不是你。”

“她们…是书中的人物?”莉莉斯沉声问道。

“你指【盖娅之书】?”拜朗却轻笑了声,摇头道:“这几位大人并不是书中的人物……或者说,只是书中的人物,像她们而已。这是关乎【原初】的……”

那女子此时双手忽然停下,淡然道:“拜朗,安静些。”

“抱歉,梅希大人。”拜朗大总统露出了一抹微笑,“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我这里你帮不上。”梅希淡然道,“我现在要接收【天命】系统的全部数据……殿下应该马上就要回来了,你先将这些所谓的【圣人】处理了吧。”

战斗结束了,贞德被打得直接露出了人偶之躯,甚至四分五裂……拜朗此时看着那些被囚禁着的七都圣人,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它是带来恐惧的一种不可名状的外神……与传统的神明有着许多的区别。当初天国军团横蛮地探索着子世界的时候,就想过要捕捉它以及其它的旧日支配者们,只可惜啊,天国军团始终无法成功。

至于它……如果不是身上带着安琪莉洁殿下的命令,也就不会【失手被擒】的吧?

潜伏在圣光国度之中,已经太久了。

这漫长的时间里,拜朗曾经一度忘记了自己曾经是旧日支配者的事情……妻子,女儿,这些七都的圣人们,为了能够得到作为旧日支配者的自己的信仰,实在是耗费了不少的心思。

“我曾经有想过,真的信仰你们。”拜朗大总统走近到了一名七都【圣人】的面前,“只可惜啊,你们用的手段太极端了……为什么要带走她们呢?如果只是为了检验我的信仰的话,还是很多的方法吧?可是你们偏偏用了这种极端的手段……我啊,可是真的讨厌过曾经的自己。”

眼中透露出复仇的快意,拜朗大总统嘴巴瞬间裂开,犹如吸管似的舌瞬间射出……它要将第一个七都的【圣人】吸食干净!

“拜朗,小心!”

就再复仇的快意即将要攀升到高点的瞬间,梅希一道冷叱的声音,让拜朗迅速有了反应——它第一时间后跃。

那危险的感觉一闪而过,拜朗已经退到了梅希的身边——等它看清吹危险源头的时候,神色不禁一怔!

“这是什么……蛇?”拜朗目光微凝。

白云之上的高台里,竟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条灰白色的大蛇……大蛇在地上爬行,时而吐信,一双蛇眼正悄咪咪地打量而来。

梅希双手停下,眉头紧皱……她似有所感般,目光猛然地抬起。

灰白色的大蛇,此时缠绕着一根高台上的柱子而上——大蛇的蛇头最终停在了与柱子顶端一个高度的位置……与此同时,一双修长而富有弹性感的脚,缓缓地踩在了大蛇的头颅之上。

随着大蛇的头颅前伸,这双修长双腿的主人,也渐渐降落下来……竟是一名皮肤黝黑的艳丽女子!

“为什么不吸食了。”艳丽女子轻笑道:“我的这孩子,还没有尝过【旧日支配者】的味道呢。”

“蛇……”就在此时,莉莉斯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般,不禁脸色微变,“你…你难道是,伊甸园中的那位守护者?!”

“守护者?”艳丽的女子目光看向了莉莉斯,随意道:“勉强算是吧,一般来说,我做的事情,确实等同于守护者的工作……不过,对我来说,只是工作而已。莉莉斯,你身上有我那位新主人的味道呢……你什么时候变成真正的圣人的?”

莉莉斯不禁大吃一惊……她成为圣人,甚至连别人对她的认知仿佛都被修改过了般,然而这艳丽妩媚的女人却……

“你是【根源】的从者?”梅希稍稍皱眉,声音也变得低沉了些,“始级的?”

“你好像很了解我们呢。”艳丽的女人忽然眯起了眼睛,然后轻笑了声道:“你…还有另外的那两位,尤其是刚刚将我们那位大总管给打爆的了,可不得了啊,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梅希面无表情道。

艳丽的女子淡然道:“只不过,你们是否太过理所当然了……她真的被打败了吗。”

梅希不禁心中一动,皱眉道:“什么意思?”

艳丽女子摇摇头道:“只要稍稍了解一下我们这位女仆小姐的话……她要反击了哦?”

梅希目光微张,下意识地往安琪莉洁殿下的方向看去……而此时,安琪莉洁殿下,已经降临到了自由之城之中了。

“这位小姐,我还在这里呢。”但艳丽的女人此时却笑了笑道:“好不容易才从伊甸园走出,我可不想空手而归。”

灰色的大蛇,一瞬间张开了它的大口!

……

……

【卡奥罗斯】的舱门依然还呈开启的状态,然后一动不动地停留在了高空之中——【阿尔法】此时正守在了【卡奥罗斯】的旁边。

虽然不怎担心,会有谁能够在此时对【卡奥罗斯】动手……但雷妮娜也帮不上已经亲自下场的安琪莉洁殿下。

“殿下甚至连【拉普拉斯】都用上了,看来最心急的,还是她嘛……”阴郁的少女在驾驶舱里独自地嘀咕着。

此时,如万物女王般的安琪莉洁,已经降落到了自由之城的街道之上——那人偶最终坠落的地方,便是这里。

长街上,人偶的身躯已经四分五裂。

安琪莉洁缓缓走来,她身边所缠绕着的正立方体,此时或明或暗……每一个的立方体之中,仿佛都蕴含着让人心惊的可怕力量。

“只有这种程度吗,比我想象中的要差些。”安琪莉洁伸手,那人偶碎裂的头颅便直接飞到了她的手中,“眼睛也不亮了,只是这样的话,我可不打算承认你……”

【拉普拉斯】忽然转动的速度加快了些,甚至瞬间透亮了起来。

安琪莉洁目光微动,若有所思地看了眼这件特殊的神器……仿佛是某种警示,安琪莉洁眉头轻蹙。

“原来如此。”

安琪莉洁忽然轻笑了声,手掌握实,人偶的头颅瞬间破灭……她继而闭上了眼睛——等她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她并没有在自由之城的大街之上。

她……此时还在正立方体所勾结的长桥之上,而且才走了不到一半的距离!

“殿下!刚刚的是……”雷妮娜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不可思议与震撼!

只见立方桥的尽头处,那金发蓝眸,手持战旗的女仆小姐,正从容的等待着……安琪莉洁与女仆小姐的目光在此时对上。

“有意思。”安琪莉洁轻笑了声,“已经很久没有人能够让我看到幻觉了。”

“那么,看到你想要看到的东西了吗。”女仆小姐淡笑道:“我该如何称呼你…女士?某位殿下?还是……客人?”

“客人就不必了。”安琪莉洁淡然道:“我不打算和【根源】做任何的交易,至于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我挺好奇的,这像是特别地为我而设计的一样。”

“大概,是从看过了这本日记之后吧。”女仆小姐微微一笑,手掌轻抬,一本老旧的黑皮书,正在她的掌心之中缓缓转动,“所以,稍微有想过,假如碰到你…你们的话,应该怎么处理。”

“【盖娅之书】……”安琪莉洁目光微变,稍稍露出了一抹复杂之色,“他居然舍得将【盖娅之书】交给你保管吗。”

“这只是拓本。”女仆小姐面无表情道:“正本还在主人的手中……当然,内容是一样的。”

“那也已经足够让我惊讶了。”安琪莉洁摇摇头,“不管怎么说,是我小看你了……不愧是被【根源】选中的候补,单凭这一点,你目前就比梅西她们几个要优秀。”

“感谢您的夸奖。”女仆小姐稍稍欠身。

“等等……”【阿尔法】此时直接冲来,驾驶舱內的阴郁少女,神色更是阴沉,“难道,从我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是?”

“你应该,是雷妮娜小姐吧。”优夜淡然道:“你说的不错,我们确实曾经见过……在书页世界之中。”

“哪一篇?”雷妮娜急忙忙问道。

女仆小姐微笑道:“舞台剧演出。”

【阿尔法】的驾驶舱內,雷妮娜不禁张了张口,旋即苦笑了声,“居然是最黑历史的那一段……”

唔姆……

阴郁的少女一下子就软到了在驾驶舱座位上,双手掩住了自己的脸,自言自语道:不行了……这下我绝对不会走出驾驶舱的了……没脸见人了……喵呜……

……

……

“那啥……前辈,她们这是在做啥子嘛?”

南小楠又多取出了一副望远镜,并且还星创了一下——主要是之前的那副已经被小小梅丹佐给征用了。

“你懂什么,高手过招都是这样的,她们这是寻找出手的最佳机会啦!”

道理我懂!

南小楠不禁努了努嘴,可这也站着不动太久了吧……那位安琪莉洁皇女一直站在立方体桥上,不怕着凉哦?

“先别说这些了!梅特塔隆,你过来帮我一下!”

拉贵尔的声音传来,只见他此时身边正疯狂地弹出大量的半透明界面,“有人在入侵【天命】系统,还做了上亿个肉鸡……我快忙不过来了!你能不能不要叼着你的破奶嘴?”

你以为我想……我不叼着点什么,就浑身不自在的!

小小梅丹佐翻了翻白眼,但它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只好叹了口气,“新人!你能不能祈祷的时候,用点感情?”

“真麻烦!”南小姐更关系女仆小姐那边了,此时不耐道:“爱听不听!”

小小梅丹佐此时耸了耸肩,一脸无辜地看相拉贵尔道:“你也看到了,这假信徒就这点觉悟了,我手指头都没有力气,拉贵尔,你自己抗吧,我知道你阔以的!”

拉贵尔顿时一脸铁青,可以?

他双手都够用,这会儿脚都用上了好么!

小小梅丹佐却是不理,再次地举起了望远镜,“怎么还傻站着哦……打她啊!”

……

……

雷妮娜在驾驶舱里掩住脸的事,安琪莉洁皇女根本没兴趣。

眼前这个【根源】所挑选出来的候补,难缠指数,完全超出了她的预估……她高调出手,本是打算通过强硬些的手段,逼迫【他】出现。

可没想到,稍稍的大意之下,被引出的,反而是她自己。

从雷妮娜出手,捞起【天命】的身躯开始,就已经落入了这个伴侣候补的设计之中……安琪莉洁皇女不禁缓缓地吁了口气。

她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种仿佛是势均力敌的感觉了。

“告诉我,你的名字,候补者。”皇女殿下缓缓开口,“你值得我记下你的名字。”

“优夜。”女仆小姐轻声说道。

立方体的长桥在此时散裂,【拉普拉斯】的所有立方体,此时直接回到了安琪莉洁皇女的身边盘旋着。

她此时举起了手臂,所有的立方体在这瞬间停止了盘旋,并且分散到了她的身后。

“我承认你的智慧。”安琪莉洁皇女淡然道:“不过,我依然还是要拿走这个圣光国度!”

女仆小姐没说什么,只是将手中的战旗随意一挥。

安琪莉洁皇女笑道:“怎么,你打算对我动手了吗。”

女仆小姐淡然道:“其实不存在动手这种说话,毕竟在契约,圣光国度是受到庇护的……在主人曾经生活的社会中,有一句话叫【先礼后兵】的……我想,我已经给予了您足够的尊重了,皇女,殿下。”

“那就不用克制了。”安琪莉洁皇女冷笑了声,“我知道的,我能看得出来……你的眼神啊,已经掩盖不住你战斗的欲望了!”

“也好……如果能够抵挡皇家的力量,那么在面对根源的时候……”女仆小姐双手紧握着战旗,立于身前,低声轻喃道:“此身,将交由您处置……吾主,在此!”

蕴藏在战旗之中的十万神明的灵魂,此时并未咆哮……而是共鸣。

十万神明灵魂的共鸣之下,整个自由之城都散落着耀眼的光辉……而光辉,此时正为女仆小姐添上了一件纯白的灵衣。

#########

PS:照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