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九十四章 彼岸的对话

第二百九十四章 彼岸的对话

高空。

女仆小姐那持续地释放着力量的战旗,正在与安琪莉洁皇女身边的立方体们分庭抗礼般,相互僵持着。

一袭白色灵衣的女仆小姐显得并不轻松。

皇家之力,是命运的力量,唯有真正面对的时候,方才知道它的可怕之处。

命运是什么……一般来说,命运似乎是与时间挂钩,然而仅仅只是用时间的属性来概括命运的力量,却显得过于的笼统。

女仆小姐是根源指定的伴侣候补,如无意外,她是能够陪着洛老板一同站在了一切时间与空间的长河所无法触及的彼岸之中,完全独立在由阿赖耶系统构建的所有子世界。

她将会独立与一切的子世界所催生出来的能力之外……只能用论外来形容——至少,她的灵魂规格,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

然而,皇家的力量是可以击穿的……击穿时间与空间的长河,抵达彼岸,对根源造成伤害。

【根源】于【命运】的力量,仿佛是相互的矛盾面般。

此时,女仆小姐已经能够感受到,那个汹涌澎湃的力量,击穿了维度的屏障,在彼岸之中,对她的灵魂展开攻击。

这种层次上的碰撞,有没有真实的身体,反而不太重要……身体只是载体,能够更长久地支持这种程度上的碰撞。

然而,灵魂层次上的攻伐,往往只是刹那之间,一瞬也能够是永恒……身体作为载体所带来的持久性,作用反而不大。

灵魂灭绝了,身体即使还存在,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意义……就如同03号子世界【非人领域】中的【该隐】一样。

【该隐】从店铺之中所得到的【伪·永恒不灭体】几乎无法毁灭,哪怕【该隐】的意识已经消失,身体依然存在——甚至,还开始产生新的意识。

可新生的意识,只是继承了【该隐】的记忆,它本质上,已经是另外一个人。

这位安琪莉洁皇女,此时直接以击穿维度屏障的方式来进攻,显然是不打算在女仆小姐的人偶身躯上做文章。

她俨然是骄傲的。

既然要打,那么就要在对手最擅长的方面,将对手击溃。

……

她和她,是不动的,唯有那天空仿佛已经分化成为了两个不同的阵形,灰白与灰黑之间,只有一条模糊的分界线。

但即便如此,这种抗衡,依然对现实……对自由之城,乃至对整个圣光国度都带来可可怕的灾害!

空气之中,仿佛存在着什么看不见的可怕之物,正在疯狂地碰撞着。

大地会瞬间出现一个大坑,摩天的大楼会突然崩塌,风火雷电,充斥在每一个角落之中,空间的裂缝裂开了又隐去,接着又继续裂开。

哪怕是重力,也在疯狂地波动着。

“她们…到底在什么地方战斗!”

南小姐的望远镜突然炸了……诡异的一幕,让她不禁瑟瑟发抖。

“彼岸……她们在彼岸。”小小梅丹佐喃喃自语,“贞德已经去到那里了吗……果然长得好看就是有优势嘛。”

“彼岸?”南小姐目光一怔,这对于她来说,是未知的领域。

去缺件小小梅丹摇了摇头,“很能跟你说明白……你知道极限强者吧?达到一个子世界极限的超凡,非人,都能叫作极限强者。极限强者已经无法再进一步了,想要更进步一,就唯有打破子世界的封锁。”

南小楠努努嘴,“次元虚空里,极限强者不是满大街跑吗……要不是次元虚空无限大,你所说的极限强者,都能挤人头了。”

她自己也是这样的强者……曾经。

“次元虚空,也有这样的极限。”小小梅丹佐却冷不丁说道:“能够达到这个极限的…才能够看彼岸,但也仅仅只是看见而已。”

“那…那在你所说的彼岸战斗,会有什么凶险吗?”

“凶险?”梅丹佐直接苦笑了声,“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去过,我最多只是隔着远远地瞄过一眼而已。”

好家伙,这货分明就是在说它已经看过了彼岸的风景……这个逼南小楠给它九十九分……少了的一分是因为要她祈祷扣的。

就在此时,南小楠忽然脸色微变。

她那个已经炸掉了的望远镜,这会儿竟然再一次凭空出现——不,不是凭空出现,而是时间倒放了似的,回到了它没有炸掉之前的状态!

“不好,这两个疯女人……看来已经动真格了!”梅丹佐此时也脸色大变,“干!时间开始被搅乱了……拉贵尔,时间搅乱的幅度多大?”

一旁出,正在用脚打字的【第二天】之宫的主人脸色颇为的难看,“幅度……这是扩散还差不多,不仅仅是圣光国度,是整个天国啊……”

梅丹佐略一沉吟,飞快地道:“伊甸园应该能抗住,那是【祂】住过的地方……戒塔那边有摩西,他要是舍得他的【启示录】小黄书,应该也能抗住,圣城卫所的天使反正要多少有多少,都是白给的…所以圣成卫所就不用管了。拉贵尔,我来帮你稳住圣光国度……这才是天国的基本盘!”

拉贵尔不禁皱了皱眉头:“你是不是算漏了什么……炽天之宫不用管啦?”

“你真以为拉斐尔是吃素的?”梅丹佐白眼一番,“晨曦之星堕落了,米迦勒上位做天使的老大,下来就是老二拉斐尔了……咦?我怎么突然记起来了米迦勒这傻帽了,刚刚还不认识的来着……玛的,不管了!南小楠,继续祈祷不要停啊!”

“让我也来帮忙吧,梅塔特隆。”

一道清淡的声音传来。

梅丹佐与南小楠下意识望去。

只见一名白衣的男子,此时缓缓降落而至……六翼,圣光,天国的大君,大天使之长,【米迦勒】!

梅丹佐与拉贵尔对视了一眼……它点了点头,直接道:“那好…最好不过了!给我天国的防御权限!”

白衣的男子却是沉默。

“你它玛的在犹豫什么!”梅丹佐大怒道。

“梅塔特隆,告诉我。”米迦勒却正色道:“你的信仰并没有改变。”

“你们都是一群坑货!我谁都不信了!”梅丹佐咬牙道:“我就信我自己……反正,在你们眼中,我就是个特异儿!这样行了吧?!”

米迦勒面无表情地看了梅丹佐几秒,才淡然道:“除了伊甸,其余所有的权限都对你开放了……帮我,守住圣光国度。”

小小梅丹佐忽然吐出了奶嘴,皱眉道:“你不对劲!”

米迦勒淡然道:“我是天国的大君,守护天国是我的职责,传播信仰是我的使命……有何不对。”

“说不出来。”梅丹佐摇摇头,“就是你这话我听着鸡皮疙瘩……算了,先不跟你扯这些!你去做灯泡发光吧!把你的圣光特效拉到最大,尽可能地照耀圣光国度的所有地方,先稳住其它七都的信徒。别介,我说话就这种风格,你也知道,作为一个特异儿,我开口不……”

“我知道了。”米迦勒却直接答应了下来。

甚至,没有半点的迟疑,这位天国的大君,瞬间化作了一道流光,他将会以光耀照耀整个圣光国度。

“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梅丹佐不可思议地张了张口,“拉贵尔,你真没有感觉米迦勒有些不对经吗?”

“啊?你说什么?”拉贵尔……拉贵尔还在用脚打字,“你到底要不要帮忙的?”

“这就!”

……

……

彼岸。

彼岸应该是最纯粹的灵魂栖身之地,它不是一个特定的地方,更加没有可寻的踪迹。

它,仅仅只是一个概念。

它可以是任何的模样。

此间的彼岸,是……【店铺】的模样。

而且,还是一间被扩大了成百上千倍的【店铺】。

女仆小姐一身纯白的灵衣,站在了一层不染的地板上。

与此同时,安琪莉洁皇女则是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彼岸是最能反映一个人内心的地方。所以,这就是你最在意的地方吗……以【店铺】的模样出现的【根源】?”

“嗯。”女仆小姐轻声道:“这里,是我第一次遇见主人的地方。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有个人坐在了门外,安静地往这里看来,就好像是要将自己与整个世界都隔绝开来一样。他就那样静静地坐着,思考着。”

安琪莉洁皇女却轻声问道:“他……他这一世,过得好吗。”

“对不起,我不是很明白您的意思。”女仆小姐淡然道:“对我来说,主人只是主人,不存在什么前世。除非是主人亲口认定的一些关系之外,我不会在乎其它的东西。”

“我喜欢你的性格。”安琪莉洁皇女却轻笑了声,“另外,很抱歉,用这种方式,将你拉入彼岸之中……有些话,我只能在这里,才能对你说的。不过,你倒是已经猜到了我的用意……配合得不错,这一点值得加分。”

女仆小姐道:“盖娅小姐的日记上,殿下您是口是心非的类型,所以我会想,殿下您专门挑这个时间出现的用意。如果说,是为了直接接收圣光国度的话,时间上稍显的过早……但是,我并不知道殿下您的用意。”

“不必用敬语了。”安琪莉洁摇摇头:“帝国已经不存在,我也不是什么皇女,我现在只不过是一个遗民而已,在虚空中流浪,明天要去什么地方,现在还不知道呢。”

女仆小姐沉吟道:“那么,安琪莉洁小姐,你这次是为了?”

“看他一眼。”安琪莉洁道:“皇家的力量与根源是对立的……根源所产生的任何变化,我都能够感觉得到。所以,从他开始接手…嗯,接手这家【店铺】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知道,他已经回来了。”

“您说的是……回来?”女仆小姐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

“这是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事情……而且,仅此你一个。”安琪莉洁没有在意对方在称谓上的再次改变,而是飞快地点头道:“曾经,发生过一些事情,让他的灵魂几乎湮灭。他最本源的意志更加是化作了无数的星屑,散落在时空之中。”

女仆小姐道:“您的意思,主人只是其中的一份?”

“别紧张,这和你想的不一样。”安琪莉洁摇头道:“意志代表了他所有的记忆,他的记忆散落在全时空当中,【原初】毁灭了之后,我就一直都在为了收集他的记忆碎片,而在全时空之中流浪……至于他在这个时代出现,是源自于我父皇的语言。”

“主人他……”

“听着,你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安琪莉洁皇女脸色忽然微微一变,“那就是陪在他的身边,不要让他感受到任何一丝的痛苦,尽量不要让他回忆起来曾经的事情。”

“……请明确一些。”女仆小姐露出了凝重之色。

“我不能说。”安琪莉洁深呼吸了一口气道:“【根源】发现我了……哪怕是我现在已经对你说过的这些话,对你来说,都是危险的……感受到了吗?彼岸长河的翻滚!”

女仆小姐目光微动。

她所站立的,这个被放大了成百上千倍的【店铺】,此时竟是已经开始奔溃!

“请明确一些!”女仆小姐此时再次说道,声音已经加重。

“想想为什么获得这一切的是他。”安琪莉洁却低声说道:“当你清楚的知道,他曾经承受过什么东西……你就会明白。对不起,【根源】的力量太强,我毕竟不是完全的【曜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彼岸,崩溃!

……

……

“安琪莉洁殿下……”

【阿尔法】的驾驶舱之中,雷妮娜脸色着急……她很清楚意识进入彼岸层面的凶险,可她根本无法插手这场战斗。

她唯一能够做到的,就只有好好在旁守护着。

“希望……【荒】殿下不要在这时候出现捣乱才好。”雷妮娜低声呢喃,似在祈祷一般。

可就在此时,一道让她几乎心都要跳出来似的声音,却在她的心底之中响起。

“你说的那位【荒】殿下,还在经常地捣乱吗。”

雷妮娜猛然地睁开了双眼,【阿法尔】的驾驶舱也在这一瞬直接开启,少女几乎无力地爬出,“太子殿下……”

看着那目光朦胧的少女,洛老板轻声问道,“我曾经,有没有坐上过【阿尔法】……”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