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九十九章 【圣子】降临

第二百九十九章 【圣子】降临

“那啥,你能不能先把我放下?”

听着大天使长在揭露玛丽亚的事情是很有趣啦,可惜这姿势实在是过于的憋屈,这与自己的人设不服——小小的梅丹佐提出了建议。

“这里荆棘满地,放你下去,你会死。”大天使长淡然道:“孩童不应匍匐在地,遍地鳞伤。”

“你TM的……”

大天使长摇了摇头,示意梅丹佐禁言。

破碎的教堂內,被称为玛丽亚的女人神色平静,满脸慈爱,目光悲悯,她的身是诱惑的,她的脸却让人不能亵渎,她是信徒眼中永远的童真者,是圣子之母。

“玛丽亚,莉莉斯我可以理解她,因为那是我的执念所诞生的悲剧。”大天使长缓缓地吁了口气:“但为什么连你也……是因为,修道院的囚禁吗。”

“因为无聊。”她轻笑着道:“聆听,聆听……聆听,每日重复着,重复着,重复着。我呢,也很想在花花的世界里,痛痛快快地玩耍。”

“你可是…中保之圣人。”大天使长沉声说道。

玛丽亚眯起了眼睛,浅笑道:“弥额尔,看来你被人调教得很好呢……这是让人嫉妒啊,原本我也想好好地调教你的。”

大天使长淡然道:“玛丽亚,跟我回去修道院。”

玛丽亚却叹了口气,幽幽地道:“我跟你回去,我的孩子能回来吗……”

“你承【圣母】位格。”

“给了我……不代表我还要承受它的重量。”玛丽亚淡然道:“弥额尔,就连【祂】也可以撒手天国,我还有什么理由呢。”

“我带你回去。”大天使长淡然……淡然却坚定。

“那么你就要拼命加油了。”玛丽亚笑了笑道:“我拿走了你三成的本源,你刚刚有进行了百万的神赐……弥额尔,现在的你,还剩下多少的力量。”

大天使长却摇了摇头,“天国,不是我一个人的天国。玛丽亚,就算我不敌你,但还有拉贵尔,还有拉斐尔,加百利……还有摩西与约翰。”

“还有我啦!”小小梅丹佐此时举起了手臂,“我从前也很能打的哟……弥额尔,我快不行了,你反正也百万神赐了,能不能也赐予我一下?”

只见大天使长此时只是做了两个动作。

第一,将小小梅丹佐直接仍在了满地的荆棘之上。

第二,向圣母挥出圣光的十字剑。

天国想来有两种将道理的方式,用嘴巴讲的道理可以讲到天荒地老,但是嘴巴讲不通的时候,还可以用拳头来讲道理。

拳大有理,虚空真理。

“圣光!”大天使长高唱着宛如福音之语。

“咏叹。”玛丽亚也轻声呢喃着什么。

那有什么酷炫的招数名字,一切极简单,圣光已经是大天使长的全部,咏叹也是玛丽亚的全部。

破碎的小小教堂,根本无法承受圣光力量与咏叹力量的膨胀,彻底炸裂。

力量的爆流中,小小的梅丹佐瞬间被抛出!

“老米的情况看来不好啊……这圣母婊到底积累了多少的咏叹之力?”

虽然没有参战的能力,但是见识眼力尤在……几乎是瞬间,梅丹佐便已经看出了双方间细微的强弱变化。

“咦,那是……”就在此时,梅丹佐目光一亮。

原来,不仅仅是它被抛出,就连【梅塔特隆】此时也一并被抛出——并且,【梅塔特隆】身上的荆条已经断开。

梅丹佐大有一种天助我也的感觉,在信息海洋中浮动的小小身体,此时拼命地往【梅塔特隆】的方向狗刨式地拼命游去。

“趁着老米和圣母婊在干架,是吸收系统的大好时机!”小小的手掌伸向了【梅塔特隆】,梅丹佐此时用力地喊道:“拜托了,另一个我!”

可就在此时,【梅塔特隆】淡薄的身体,却猛然露出了三十六双洁白的羽翼……羽翼在刹那之间化作了灰白的颜色。

【梅塔特隆】的左眼混沌,右眼清澈……但右眼却同时在迅速被混沌是侵染。

“我这边才是……”【梅塔特隆】轻声道:“拜托了……真正的我。”

灰白色的三十六翼瞬间扇动,狂风将小小的梅丹佐瞬间吹出,与此同时,无数的荆棘竟是自上而下地倾泻到了【梅塔特隆】的身上!

梅丹佐等瞪眼欲裂,荆棘的尽头,赫然是玛丽亚的掌心!

“梅塔特隆,你的【超位格】过了这么久,总算是腐朽到了能吸收的地步了。”只听见玛丽亚的声音轻笑着响起:“还真是要感激拉贵尔,偷偷地为你打造了这个栖身之地呢……不过,就算拉贵尔,我也会给你一个栖身的港湾哦?不然,我所做的一切就白费了。”

荆棘之上,瞬间绽放出了一朵朵鲜红的玫瑰。

与此同时,【梅特塔隆】的身体瞬间干枯……玛丽亚的掌心之中,一只诡异的眼睛,正在缓缓出现。

“是你……是你害死我的……是你?!”梅丹佐瞬间打了个激灵。

玛丽亚没有回应,咏叹的力量在这瞬间骤然膨胀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圣光的光辉,竟是在瞬间被彻底压下!

大天使长自高处坠落……但他抄底扇翼,最终在梅丹佐的身边稳住,只是脸色并不怎么好看。

三成本源丧失,超过百万份的神赐对抗圣光国度的异化者——然而对手,是天国之中地位特殊,位格并不比他低的玛丽亚。

“完蛋了。”梅丹佐一脸颓然,“我就说了吗,降临圣子就直接降临好了,非要说什么要自母体诞生才是神圣的,才是代表爱与希望,现在好了……”

“梅塔特隆,慎言!”大天使长突然怒叱了一声。

“TM的死忠够……”梅丹佐不禁嘀咕了声,但也仅仅只是嘀咕。

与此同时,四周开始被盛放了红玫瑰的荆棘所覆盖,如同一个巨大的荆棘球体……囚笼!

吞噬掉了【梅塔特隆】那腐朽了的【超位格】的玛丽亚,正位居这荆棘囚笼的最上方&…她浑身的光辉变得无比的妖异。

“一个了。”玛丽亚此时低头看着左手掌心上的眼睛,随后目光移动,直接落在了大天使长的身上,“弥额尔,你是我的第二个目标哦……你天国大君的【超位格】,很快也会是我的了。”

大天使长目光瞬间收缩,沉声道:“玛丽亚,这才是你的目的,你…也想要【三位一体】?”

“我啊,也想去【原初】呢……”

“玛丽亚,你也不怕把自己撑爆!”梅丹佐突然怒骂了一声。

“你已经没用了。”玛丽亚却是轻轻抬手。

梅丹佐忽然眯起了眼睛道:“玛丽亚,我这里有一篇几百个虚空年之前和【欢喜】喝茶的时候换来的神奇经文,说是可以调节阴阳,融合更加有奇效,你要不要和我试试?它管这个叫双修!你是女强我是男弱,你好处更多哦!”

大天使长不可思议地看了眼梅丹佐,不禁叹了口气,随后目光恢复了平静,他已经当自己不认识这个家伙了。

“哦?你想要和我双修?”玛丽亚却露出了一抹娇柔的笑容,“你还是那么喜欢害人,梅特塔隆……哦,梅丹佐才对。先不说你这个无性的天使能不能做这种事情,就算可以,我也不打算尝试哦?妄图用它神系的办法来进阶,太容易自毁了……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至于撑的问题,没问题的啦,【圣母】的位格是包容呢……”

梅丹佐小意思地瞄了眼玛丽亚比较伟岸的地方……嗯,确实是比较能包容——有容乃大嘛?

“那你能不能包容我,放我一条生路哦?”小小梅丹佐索性眨着眼睛。

玛丽亚轻笑道:“我让你见证,新【三位一体】的诞生。”

大天使长此时脸色微变。

玛丽亚双手合十,正式咏唱。

圣母咏叹,荆棘囚笼內,瞬间化作了鲜红玫瑰的海洋,花瓣落下,瞬间将大天使长的身体埋葬了大半!

天国大君的力量此时极为虚弱,竟是无法挣脱花瓣海洋的侵蚀,布满了荆棘的枝条,甚至开始缠上了他的身体。

“梅塔特隆,我会想办法将你送走……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告诉拉斐尔。”

大天使长的声音在梅丹佐的耳边响起。

平静。

平静的让梅丹佐感觉到害怕,“老米,你想做什么!”

“天国的未来……还有你们。”大天使长的身上,刹那间释放出了耀眼的光辉,“主的信仰,不会消失……我只是,信仰里的一粒尘埃,并不伟大。”

“疯了……你丫的脑子有病!”梅丹佐瞬间失神!

这似乎不是它原来认识的那个家伙——那个家伙虽然狂热,但还没有狂热到这种近乎丧的地步!

“弥额尔,你居然要自毁自己的位格!?”玛丽亚惊呼的声音与此同时,似乎带着一丝气急败坏般,“你要拯救所有人……你为什么,你也拯救我!”

圣光闪耀了到了极限的瞬间,就如同星球坍塌之时,一切都将被破坏,压碎,吞没!

荆棘囚笼,鲜花海洋,瞬间破灭,一股柔和的力量却将梅丹佐覆盖,将它抛出……圣光的坍塌,此时犹如一双大手,紧紧地束缚着玛丽亚的身体,不让她离开。

“为什么!我也可以成为天国的新支柱!弥额尔……弥额尔!!!”

已经化作了一道光影的大天使长,此时在那圣光之中,近乎消融……

……

抛离,如同被驱逐了似的……身体在下沉,沉入了深海似的,圣光的光辉距离它越来越远,梅丹佐下意识地伸出了小小的手。

它抓不住这些。

“又是……这样……”

“赛莉恩的时候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我什么都抓住,什么都救不了……”

“什么天国的书记官……什么梅特塔隆……”

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它的脸上再没有那种玩世不恭似的神情,茫然地它如同沉入了海洋的深处,与圣光远离。

——梅丹佐!

谁在叫我……

——梅丹佐,醒醒!

谁……

——梅丹佐,我相信你!

它与黑暗之中,双眼面前地睁开了一丝,只见一枚乳白色的光球,此时正在缓缓地坠落……它下意识地深处了手,却止不住身体的下坠。

“好温暖啊,可是够不着,也没有办法了吧……”

——梅丹佐!不要放弃!

你是谁……你到是说啊……

——梅丹佐!

似有一双温暖的双手,此时将它的手抓起,梅丹佐再一次睁开了双眼,眼前有一道光亮的身影浮动。

“赛莉恩……”

它呢喃着这个唯一全心全意地奉献了一切信仰自己的名字。

——梅丹佐……你TM的还不醒!!

光影浮动,瞬间变得清晰可见,梅丹佐意识瞬间打了个激灵,南小楠的脸庞直接倒映了在它的眼中。

“你……真心的……”

“就这一次!去吧……那是你的了!”

身体被用力地往上甩去,那枚乳白色的光球,在梅丹佐的视线之中,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抓住!

……

……

“弥额尔!你还留不下我——!”

愤怒的声音,自圣光的坍塌之中响起,咏叹的声音在毁灭的圣光之中随之响起,如同暴风与暴风的抗衡!

而就在这毁灭性的触碰中心之处,一切忽然之间平息了下来。

驱散。

一切的暴乱都在这瞬间平息。

天朗气清。

那小小的婴孩,此时双手虚合……虚合处,正有什么在酝酿着,一切的仁爱,皆在这里。

圣光的坍塌消失了,化作光影的大天使长身体渐渐凝实,他怔怔地看着这小小的婴孩,仿佛已经明白了什么般,“父亲,你真的走了吗……”

天国的大君,在这一刻毫不犹豫地跪下。

红花枯萎,玛丽亚痴痴地看着婴孩身上的仁爱之光,双手忽然无力垂下,她流出了两行的清泪,“弥赛亚……”

那一点小小的双手虚合的光,缓缓地融入了婴孩的身体之中……它睁开金色的双眼,轻声呢喃着道:“我乃梅丹佐……天国之【圣子】。”

【圣子】降临,是为救世。

【圣子】位格……救世主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