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八章 最暖的也是人心

第二十八章 最暖的也是人心

很久,很久,应该是存在了吕家村这个地方开始就拥有。

老人说,海里面有神,它仁慈,它博爱,它眷顾着这条村子。

它让村子风平浪静,它也让渔民能够丰收。

是这样的吗?

吕布海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憧憬着大海,憧憬这个他每天都能够走进,每天都能够看着它日升月落的海。

平静的时候,翻起波澜的事情……尤其是落日的时候,他总喜欢一个人坐在沙滩上。他不懂得很多的大道理,大字也不认识几个,除了会写自己的名字,但他总是思考着,大海,有什么。

直到那一天,那个日落的瞬间,海浪把她冲到了吕布海的面前。他的思考仿佛一下子便停止了下来。

大海到底会有什么?年轻的渔民只是知道,这个被海浪冲来的女人,深深地吸引着他。

这女人醒过来了,昏迷了三天三夜之后。

“你是谁……我是谁?”

这就是他和她在好多好多年前,目光与目光相遇的瞬间。吕布海在她的眼睛之中,仿佛看见了大海的深邃。

她忘记了一切,但是记住了他。

而他有着从前的一切,却也悄悄地告诉自己,以后只要记得她就已经足够。

“水儿……你是海水冲上来的,所以就叫水儿吧?”他傻笑着说道。

……

他还是那个小渔村的村名,而她却变成了这位年轻渔民的妻子。

生活很简单,但生活也从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起码已经不孤单。

水儿给他生了一个孩子,好几年过去了,依然还是目不识丁的他索性把自己的名字减掉中间的字,就拿来给自己的儿子用。

他依然傻笑地看着这个已经成为自己妻子的女人,说:“你是水儿,他是海儿,刚好凑一个词!”

“这就变成海水啦!多难听!”

于是简单的家庭有了新的生命,于是,再怎么样的简单,也有了一丝小小的热闹。

……

后来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个虽然忘记了一切,但被平淡的幸福所簇拥着的女人眼中,有了一丝异样。

她的目光依然的深邃,但是他却感觉到,这平静之下,其实有什么在缓缓地流动着。

他知道她喜欢那种蓝色的小花朵,于是种了好多。

……

有一天,她告诉他,她不属于这个地方……她说她开始记起一些事情,她也说,她是一个不详的人。

家庭里面的小生命已经七岁大,而他也已经变得成熟。他想要守护这个家,所以他告诉她,如果她不属于这里的话,那么就陪着她离开这个地方吧?

反正成亲的时候,村子的人没有一个赞成的,留着或者是不留着,也没有什么所谓。

于是他依然傻笑着问她:“你想去什么地方?”

她痴痴地看着大海,在那个日落的旁晚里面,她蹲在了海边,赤着脚,小声地说:如果可以的话,她想要变成一条鱼,游向大海。

吕布海却好笑道:“傻瓜,人怎么可能变成鱼。不过你想要出海的话,那我就造一艘船吧!一艘可以让一家人都呆着的……”

他双手在身前划出来一个大大的弧形,笑呵呵地接着道:“大大的船!”

她偎依在丈夫的怀中,微笑着,看着落日的余晖最终消失在海平线的尽头。

……

……

海风猎猎,这里应该是一切开始开始的地方。

为了将听潮崖打造成为景点而建设的措施,早就在不久之前的山崖崩塌之下消失不见。

这里如今,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断崖。

“前面没路了,把解药交出来吧。”

莫默手指之间金光缠绕,“只要你交出解药,这件事情我可以不理,但你必须要承诺我,让我拔除你身上的妖根!”

吕依云看着大海。

从上到这里来开始,她就一直看着大海。

她张开了双手,面迎着大海。

她也仿佛没有听见莫默的说话,只是痴痴地看着远方。

莫默却不敢轻举妄动,他倒是真的害怕这小姑娘一下子就把试管扔下悬崖……下面就是大海和乱礁石,他可没有信心能够抢救得回来。

当然,也不用这么麻烦,这个小姑娘只要稍微用力的话,试管就会直接破裂便是。

吕依云转过身来。

小姑娘的瞳孔甚至在此刻变成了浅蓝色,是大海的颜色。她看着莫默,告诉他说:“不要过来了,我不会答应你的。”

“那些人虽然有罪,但是罪不至死。”莫默深呼吸着道。

小姑娘却一下子神色变得痛苦起来,她的手掌捂住前额,忽然大叫了一声,“那谁来帮我!!你吗?他们罪不至死就应该放过他们,我呢?谁来放过我?!”

“冷静些!你身上的妖性快要吞噬你的理智了!”莫默皱着眉头道:“别让这些妖性击溃你自己!”

“冷静冷静冷静……除了让我冷静,你还会做什么?”吕依云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

樱花般红色的唇如今变成了墨蓝色。

“我是妖啊!所以无论我做什么都是错的对吧?那些人是人,所以无论做错了什么,都可以被原谅,对吗?你也不过和那些人一样,只会满口仁义道德,假仁假义而已!”

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从吕依云的口中发出。

莫默心想一个要糟糕,这小姑娘现在正以恐怖的速度妖化着……这种妖化的速度恐怕已经是无力回头,终究是被妖性吞噬了她的所有。

莫默心中暗叹了一口,沉声道:“既然你不听劝,那也不要怪我!”

驱动那些猛虎精魂所炼制出来的符咒,几头的金光猛虎一瞬间以极快的速度冲到吕依云的面前。

全力出手的龙虎山年轻天师和几十分钟之前完全不一样,金光猛虎的速度骤然提升,越过了吕依云的反应速度,几头的金光猛虎轻易便分别咬住了小姑娘的双腿双手。

那深深地刺入小姑娘身体之中的利齿到来的剧痛,让她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音。

“我在问你一次!你回不回头!”莫默沉声喝道。

只是换来了对方那更为强烈的怨毒的目光。

莫默深呼吸了一口气,没有犹豫,他两指夹着一张朱红色的符咒,缓缓地平推伸出——一道尽管瞬间从这张朱红色的符咒之中射出。

那是一道雷霆。

劈落在吕依云身上,自然就能够让这还没有成气候的小妖殒命。

在雷霆射出的瞬间,莫默也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低声道:“对不住了。”

……

海风依然强烈,莫默缓缓地睁开眼睛……她或许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了……没有。

并没有变成尸体,甚至那一道雷霆半点也没有伤害到吕依云。

莫默瞪大了眼睛,只因为此时那位神秘的前辈,正站在了小姑娘的身后,为他等下了那道雷霆。

“你……”莫默从喉咙之中挤出了声音。

那雷霆虽然不是他最强的道法,但却被轻易地挡下——他并没有看到到底是怎么被挡下来的,但看着这位前辈毫发无损的样子,想来是不比拍打蚊子来的困难?

“辛苦你了。”洛邱看着莫默,点了点头道。

莫默皱着眉头,愕然道:“这是怎么回事?”

洛邱摇了摇头,并没有打算说明什么——总不能说,你很好啊,逼得吕依云逃走,还逼得她妖性爆发,实在是帮了大忙啊,省下了不少功夫啊之类的吧?

洛邱伸手在那些金光猛虎靠近而去。

封锁着吕依云的这些金光猛虎此时整个身体都仿佛紧绷起来般,不料这个恐怕的家伙只是伸手摸着其中一头金光猛虎的脑袋,像是摸着家猫般的模样。

“也幸苦你们了,回去吧。”

它们,一个个变化了一张张的黄符,最终重叠起来,朝着莫默飞了过去。

这让龙虎山的这位年轻的天师一下子惊异不定起来……这符咒理论上,只有他的秘法才能够驱动。

可这……

而此时,一下子等到解放的吕依云顿时尖叫了一声,手臂一伸,指甲化作了利爪,便二话不说地朝着洛邱爪了过去。

可她还没有近身的瞬间,整个身体便瞬间反转了过来,随后身体和大地来了一次异常沉重的接触。

嘭——!

小姑娘的身体在地上砸出来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土坑。

当她视线恢复的时候,赫然看见面前站住了一名极美丽的女人……她是被这个女人摔的。

可这并没有完,女仆小姐的一击重重的手掌,也在此时按在了小姑娘的腹部之上。

像是全身的内脏都被撞裂般,吕依云张口便吐出来了一口墨绿色的鲜血。

正当吕依云以为,再来一下自己就要殒命的时候,女仆小姐却已经返到了洛邱的身边,站在了他的身后。

吕依云吐着血,双腿颤抖着,艰难地爬起身来,既害怕,也愤怒地盯着这个年轻的男人,咬着牙道:“为什么不是杀了我?”

“我说过,我是来帮你的。”洛邱道:“你身上的妖性已经积累到了不得不爆发的程度,并且严重地吞噬了你的思想。当然,要直接铲除掉也不算是难事情,只不过,……”

目光一转,洛老板并没有细说下去,而是摇了摇头。

“我很好!我不需要你来帮我!”吕依云伸手怒指道莫默,却盯着洛邱:“你也不过和这个家伙一样!”

忽然。

有声音传来。

那是吕海的声音,悲苦的,沉重的声音,“依云,放手吧。”

吕依云循声看去,只见吕海扶着吕布海,缓缓走来。吕布海依然浑浑噩噩的模样,人扶着他走,他便这样缓缓地走着。

“爸爸……爷爷……”吕依云后退着,摇着头,神情痛苦道:“你……你为什么要来……不要过来,不要看我!不要看我!!”

“我为什么不能看你?不关你变成什么样子,你始终是我的女儿。”吕海深呼吸着道:“只要是我的女儿,我都敢看……所以,依云,放手吧,仇恨不属于你啊。”

吕依云抱着头,一步步地后退着,她目光摇摆不定,她看着吕海,她声音变得尖锐,“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原谅那些人!!为什么啊!这么多年!为什么你都不吭声啊!为什么……为什么啊!!!”

吕海大力地深呼吸道:“因为,造出这种病毒来的人,不是谁……而恰恰是你的亲奶奶啊!”

小姑娘一下子停住,目光放大,她动着嘴唇,她小幅度地摇着脑袋,缓缓地,缓缓地摇着,“不……不……你骗我,你骗我……你骗我!!!!!”

吕海苦声道:“我没有骗你……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是你爷爷亲口告诉我的事情。当年,你奶奶也是那个计划的人之一,甚至还是研发组的人。后来实验室遭到了攻击,你的奶奶也逃了出来,只是她不小心堕海失忆了,最后被冲到来了我们这里。你爷爷娶了他,生下了我。但是……”

吕海无奈地道:“但是,当年逃出来的并不只有你奶奶,还有酒井兵雄。这家伙甚至还保留了实验室的病毒。后来的事情,你也应该知道。直到村子出现了受到感染的人,你奶奶受到了刺激,一下子全部恢复过来。她以为这些病毒可能是随着自己堕海的时候也一同飘到来了这里,然后被谁不小心打开,而一直自责着……但她并不知道,同一个实验室的酒井兵雄也已经偷偷地来到了这个地方,并且藏在了黄老仙姑的家中。”

吕海摇摇头:“他受伤,一直都没有离开过黄老仙姑的家。而你奶奶嫁给你爷爷后,就搬到了村子的边缘,没有见面,也不知道双方的存在。直到村民闯到我们家中,抓走了你奶奶……”

吕海看着吕依云,“你奶奶是觉得自己罪有应得,所以直到最后,也没有怨恨过任何一个人。她没有恨……我们怎么能恨?可我们真的不能恨吗?这些年来,最痛苦的人,是你的爷爷才对啊!”

“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吕海痛苦道:“如果当年杀了你奶奶的人都是杀人凶手的话,那么我们……我们也是罪人的后代。孩子,放手吧……错的是我。我以为,不告诉你这些,是对你好,可是我不知道,你背地里承受了这么多的痛苦。当我从小诊所醒来的时候,听到吕海和你通的电话,在我的逼问只他说出来的真相之后,我才知道……都是我的错。”

吕依云低着头,大口大口的抽噎着,无色的泪水从深蓝色的眸子之中大颗大颗地划出,“我……我到底为了什么……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依云!”吕海大叫了一声。

吕依云缓缓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了一丝凄美的笑容,她轻声道:“爸爸……我不怪你。只是,只是,只是……我已经,已经回不去了。对不起……啊!!!!!!”

吕依云痛苦地抱着脑袋,释放着至今为止最为尖锐的叫声。

她双眼留着不同于人类心血颜色的血泪,猛然间转身,朝着那断崖冲了过去……跳了下去。

洛邱眯起了眼睛,骤然间一手拍在了吕布海的背后,刹那之间,吕布海那浑浊的眼睛放佛闪亮了一些。

他的身体也放佛被一道巨大的力量所推动,一下子飞扑了出来。

吕布海成功抓住了吕依云的手臂,吕海此时也一个激灵,跟着飞扑过来,抓住了吕布海的腰部。

吕依云打算反抗,只是看着自己的爷爷,看着仿佛重新焕发了灵气的目光,一瞬间便停顿了下来。

“爷爷……”

“我记性不好。”

吕布海轻声道:“我看到过你偷偷地哭过,可是很快就忘记。我看到你悄悄地擦酒精,可是很快就又忘记,我也看到你的伤,可我还是忘记……可我,可我怎么可以忘记?”

“你是,你是我的孙女啊!”

“爷爷,救我,哇……”

吕依云伏在悬崖壁上,风吹来时,嚎啕大哭。

蓝眸子渐渐消失,那些锋利的牙齿也缓缓平伏,当吕海与吕布海一点一点地把人拉上来的时候,小姑娘身上妖化的特征已经一点一点地从她的身上褪去。

但她依然伏在了吕布海的怀中,那一声声的大哭声,像是婴儿般清澈和响亮。

莫默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一丝丝从吕依云身上冒出来的黑气,难以置信道:“她几乎完全妖化……居然,居然还可以逆转?”

“她身上也有人的部分,不是吗?人的灵魂是很奇妙的东西,只要一点的光明,就足够驱散心中所有的黑暗。”

洛邱的声音在莫默的耳边响起,他抬头看着这位前辈,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能把话说出来。

但是这位年轻的龙虎山天师,却在这个小小的渔村断崖上,有过既然无法逆转,那就消灭的想法。

莫默深深地低着头,他猛然之间吁了口气,心灵福至般,直接原地盘坐了下来,双眼闭着,身上皮肤之下,隐约地有金光流转。

洛邱略微惊讶地看着莫默,好奇地道:“这就是太阴子说过,道家可遇不可求的顿悟?”

女仆小姐却欣喜道:“这下就又能更加期待莫默的光临了呢。”

“……”

一直都觉得女仆小姐和自己思考的方式有些不一样的俱乐部扛把子也没有不识趣到辩驳什么。

……

……

好一会儿之后,吕依云止住了哭泣。

泪眼婆娑的她在父亲和爷爷的撑扶之下缓缓地站了起来。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最终朝着洛邱走去,把手上的解药交出,送到了洛邱的手上。

直接接过试管的洛老板道:“我要从你手上把它拿过来的话,其实很简单。但是你亲手交出来的话……才算是真的放下了。你明白吗?”

吕依云摇摇头,又点了点头。

“为什么要帮我?”她忽然问道。

洛邱淡然道:“你就当我,闲着无聊吧。”

悬崖边上,吕布海投来了一种感激的目光,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徐徐地倒下。

“爸!!”

“爷爷!!”

吕依云冲到了吕布海的身边,与吕海二人慌乱地呼唤着这位老人。

“爷爷!!”小姑娘伏在了吕布海的身上。

吕海深深地呼吸着道:“你爷爷可能是回光返照……他这年纪,这些年……就让他安息吧。能看到你放下心里面的恨意,这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你也太过伤心。”

……

……

夜里。

任紫玲打开了台灯。

她看着睡得很沉的梨子,摇了摇头笑了笑。她捧起来了一杯热茶,喝上了一口,驱除掉身上的凉意,便双手放在了笔记本的键盘上,轻轻地敲打着。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地醒了过来。我看着小姑娘和她的父亲,静静地坐坐在了那里。那一支可以救活整个村子的试管,也同时安静地躺在了茶几上。可是,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根本没有办法知道。”

“马厚德其实很想要问个清楚的。但是我知道他的性格,这个其实已经有着大啤酒肚的家伙,并不愿意继续去揭开小姑娘心中的伤疤。但这个家伙很恼火,不过没有关系,因为还有酒井兵雄以及吕潮生这两个人供给他出气。我想,把这两个家伙带回去之后,马厚德是要忙活很长的时间了。毕竟这小渔村的问题,也算是历史的遗留问题,足够他焦头烂额的了。”

“仿佛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推动着我们一样,我们一个个醒过来,保持着沉默,盯着那根试管。我们都没有问为什么,好像这已经是经过了约定了一般。直到现在,我依然感觉到不可思议。”

“那些得救的村民,最后都约定了不去指控吕海或者吕依云。仿佛经过了这一次,把他们那心中埋藏着的丑陋也全部清楚干净似的。我看着这些村民,一个个地在度假屋外,悄悄地鞠躬,然后悄悄地离开。”

“吕海和吕依云一直没有出来,隔阂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的冲击而消失。但既然吕海一家选择了原谅的话,那么这份隔阂也应该会随着时间而慢慢淡去。或许需要很长的时间,或许会是小姑娘的后代……但是总有一天,这家半山腰的度假屋,应该会多一些客人。他们会和度假屋的后代,以兄弟,或者姐妹相称。”

“唯一遗憾的是,度假屋的这位老人离世了。按照村子的风俗,老人的遗体在当天就需要火化。当然这有些不符合现在的死亡程度,不过谁让这个地方偏远呢?那个有想法的书记,也不好执拗这个村子的风俗……我想经过这次之后,他或许更加不敢了吧?

“不知道这位老人,临终之前,有没有想起什么?”

“这个小小的渔村,这个发生过的事情,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敲下了句号,任紫玲吁了口气,比这篇文章拖入到了一个叫做‘任紫玲的奇闻事件薄’的文件夹之中。

这不是她用来发表的东西。

“小子快点生个娃吧!”任紫玲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临睡觉之前,浅笑道:“我可是啊,准备了好多好多有意思的故事,来说给我的孙听呢。”

……

……

睡着的任大副主编大概希望自己能够有一个好梦,她渐渐睡去,并不知道,在夜里的时候,她所记挂着的能够生娃的小子,这会儿正在渔村的海滩边。

这里有俱乐部的老板,也有俱乐部的女仆小姐,也有……已经原本已经火化了的吕布海。

“谢谢你们。”吕布海看着洛邱,老人显得相当的安静。

一生的风雨过来,也让当初那位目不识丁,只会坐在海边发呆的年轻渔民,目光变得了深邃。

“我们只是完成您的要求而已,客人。”

“不管怎样。”吕布海摇了摇头,“已经足够了。”

他转头,看着早就已经没有灿烂星河的夜空,夜空之下的大海显得漆黑。老人却一步一步地走向了海水之中。

海水没过了他的双腿,没过了他的腰,没过了他的胸膛。

当海水快要没过他肩膀的时候,老人缓缓一笑,仿佛在前方看见了好多好多年前,那个从海边飘来的女人。

“你说,你希望能够变成鱼,游向大海……或许,你是真的游向了大海。所以,我来找你了,水儿。”

当海水完全没过他的时候,这位海边小渔村的老者,变成了一尾蓝色的大鱼,最终消失在了海上。

洛邱莫默地朝着大海点了点头,轻声道:“客人,感谢您的到来。”

……

洛老板还在吹着海风,陪着他的女仆小姐却忽然看着身后。

当踩在沙滩上的脚步声渐渐清晰的时候,响起了龙虎山年轻天师的声音,“吕布海,当时果然只是假死……是你们安排的。”

洛邱转过身来。

这里是不是来一句:‘你知道的太多’会比较好啊?

莫默却皱着眉头道:“吕布海为什么能够边做鱼……不,他这是妖化过后的回归本体,活的时间也应该不会太长,可能连这个海也游不出去。我一直以为,吕依云能够妖化,是隔代遗传的返祖现象,我以为那个海边冲来的女人本身就是一名妖怪,至少是拥有妖怪的血脉才对。可是吕布海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可以将人变成妖怪?”

“我没有将他变成妖怪。”洛邱摇了摇头,“至于为什么……客人,您想要知道吗?”

莫默一愣。

这一刻,他仿佛又一次感受到在这个前辈身上的,第一次交锋时刻的那种恐怖的感觉。

这让他心脏剧烈地跳动着,以至于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莫默摇了摇头,“直觉告诉我,这会很麻烦。”

洛邱笑了笑。

莫默深呼吸一口气,默默地看着这片大海,忽然道:“你说过,人类的灵魂很奇妙,只需要一点光明,就能够驱散心中所有的黑暗……但我师父也说过,最冷不过人心。”

他看着洛邱,“所以,人心到底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也在寻找。”洛邱摇摇头,但他也看着大海,“不过,最冷不过人心,最暖的,也应该是人心。”

最冷不过人心。

最暖也不过人心。

莫默口中默念着,闭起了双眼,一下子盘坐在了海边,那些已经释放过一次的金光,似乎显得更为强盛了一些。

看着女仆小姐那越发满意的目光,洛邱此时轻声道:“回去吧。”

……

……

数天前。

在吕潮生的小诊所的办公室之中。

女仆小姐从锁好了的文件柜的最里面找到了一份文件。

于是女仆小姐的脸上有了一丝微笑,她看着洛邱,轻声道:“主人,这里有些挺有趣的东西。”

“有趣的东西?”

俱乐部的老板拿过文件,翻开读着。

这是吕潮生在这小渔村行医生涯以来的一些发现。

他发现,部分村民的身体,会比普通人少了六根的肋骨,但依然活得好好,甚至更加健康……

¥¥¥¥¥¥

PS:我又任性写大章了……这章当二合一吧。(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