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六章 是你!卡卡……

第二十六章 是你!卡卡……

后来,总局的法医官【方法医】匆匆赶来了……这次到场的是真正的方法医老方。

他是被一名小警员发现的,发现的时候老方正躺在了自家车子的尾箱之中,只剩下一条小短裤以及一双黑色的男装丝袜,并且被绑住了全身以及塞住了嘴巴。

由于被发现时候模样太过羞耻的关系,老方只好买通了发现自己的小警员,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他感觉自己是被打劫了——因为身上的财物全部消失不见。

不是老方不打算追究,而是这件事情太过丢面子。

他是要将这个仇报回来的,但只能用自己的方法了……道上朋友之类,如果被打劫了财物,小蟊贼总得销赃吧?

毕竟,在自家工作的地方被人打劫,他以后还怎么混?

“老方,怎么样?这死者的心脏是不是也被挖走了?”

马SIR看着老方疯狂输出完毕,摘下手套的时候,便凑上前来直接问道……他身边自然跟着小洛SIR。

“也?”方法医官怔了怔,旋即点点头道:“不错,心脏确实被摘走了,是从背后开刀后撕开,看创口的位置,应该是直接用手掏出来之类……估计有带手套,所以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果然。”马SIR顿时皱了皱眉头:“王巴丹的心脏也是用这种手法,从背后摘走的。”

老马在说什么…什么王巴丹,自己有剖过王巴丹嘛……方法医官一脸懵逼地听着。

“不过,为什么这次不是将双手双脚反转缝合,只是割了脑袋?”马SIR2.0很快又疑惑道:“难道不是同一个凶手?”

“缝合的话,其实头颅有被缝合。”老方此时脸色沉重道:“因为双手盖住了,所以没有被发现,头颅是被直接缝在了胸口上的,眼球倒是直接塞掌心的。”

说这话的时候,老方也稍显的情绪压抑,他从业多年,什么样的凶杀案也见过,却从未见过杀完人之后手法这样诡异的。

老方回忆着王巴丹的死状,想了想道:“总感觉,这个凶手处置尸体的方式,像是在表达什么……比较血腥的一种行为艺术?”

马警官摇摇头,旋即道:“死亡时间呢?”

“尸体完全僵硬了,初步估计死亡时间在9到12个小时左右。”老方摇摇头:“但也知道,除非能够确定尸体没有任何的术法力量残留,否则死亡时间都可以不做准。”

就在此时,一名小警员急忙忙跑来,“马警官,这个死者,应该是昨晚十二点以后遇害的。”

“你查到什么?”马警官顿时皱了皱眉头。

那小警员此时带来了一名脸色略微苍白的年轻男子……男子的腰间处,还挂着一串的剪刀工具。

“这个是附近一家发型屋的发型师。”警员道:“我们在附近做口供调查的时候,发现了他。据他说,昨晚他给死者做过头发,根据消费记录,死者应该是昨晚晚上十一点五十六分左后离开的发型屋。”

“做头发做到十二点?你们做的什么头发?”马警官眉头一拧。

这火云总局自称第一辣手神探的老马年轻时候不知道怎样,此时拧起眉头的时候,倒是有些阴沉的模样。

发型师略为紧张道:“警、警官,做头发不是简单的剪短……她、她的要求比较多,所以一直弄到了很晚。我们什么也没做过的,店里的监控都有纪录的……我,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她只是在我店里消费了而已。我怎么知道她突然就死、死了……”

“你认识死者?”马警官瞪眼问道。

发型师下意识地点点头,“她来过几次,我们就是普通的主顾关系……可不熟的,我只知道她姓古,我们都叫她古小姐,至于她是什么人,我真不知道……我们做这行的,客人愿意说,我们也就愿意听,客人不愿说,我们也不会主动问的。啊SIR,真的不关我事的!”

马警官却摆摆手道:“将人带回去,发型屋的所有员工也做一份口供,还有把他们店里的录像也拷贝一份。”

“啊SIR,我真的是愿望的,啊……”

发型师已经被带走了。

“又多一个……”马SIR此时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道:“小洛啊,你怎么看?”

小洛SIR以常人的角度想了想道:“第一次是手脚,第二次是头颅以及双眼……凶手似乎想要表达什么。”

“表达什么?”马警官连忙问道。

小洛SIR摇摇头道:“不知道,总感觉是有什么特别的用意……还有心脏也没摘走了。”

马警官沉吟道:“看来这件事情,果真和【丧坤】没直接关联。他在直升机上也只是承认了制造了车祸,让死者捐出心脏的事情而已……不过倒揪出了一条不得了的产业链,只可惜与本案无关。”

就在此时,一道叱喝的声音忽然响起。

“你是什么人!住手!”

只见几名警员此时正紧张兮兮地拔除了武器,对准了某道背影——而此时,这道背影竟是悄悄地出现在了被盖住的尸体旁边。

是一个满头白发,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子,看样子,颇为年轻。

闻言,那白发的男子缓缓地转过了头来,此时众人才看见,这白发男子的双眼处,左右竟都是有一条血红色的竖直泪痕。

他的瞳,竟然也是妖异的红色。

“不要紧张。”马警官此时大喝一声道:“他是我请来协助调查的帮手,都给我放下武器!”

众人闻言,虽是下意识地放下了武器,却还是疑惑地看着,却见马警官此时已经快步地走到了这白发男子的面前。

“小洛,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人叫西门卡”马警官此时正色道:“现在是一名侦探……这次,能不能找到凶手,估计还要指望西门了!”

“你好,西门先生。”小洛SIR不管见谁也是礼字当头。

只见白发男子稍稍打量了几眼之后,才点了点头,看着马SIR道:“一接到你的电话就赶过来了……老马,看来你这次还真是碰到大麻烦了。”

“可不是。”马SIR苦笑了声,“详细邮件上我已经跟你说过了……这活,你接不接?”

西门卡道:“你知道我的,只要钱管够,什么案子我也会接……老规矩,最后打八折。”

“你先看能不能找到痕迹再说。”马SIR不置与否道。

只见西门卡此时耸耸肩,淡然道:“让一让。”

马SIR此时便拉了拉小洛SIR,让开了些位置,只见西门卡此时双手在胸前迅速地结了许多个印诀之后,最后一手掌按在了地上。

随后大量的咒文自西门卡的手掌涌入了地面,化作了一个复杂的阵图——瞬间,一道白光一闪而过,那阵图之中,便已经出现了一只沙皮狗狗。

而且还是穿着黑色夹克,一脸看谁谁不爽的沙皮狗狗。

小洛SIR不禁眨了眨眼睛,很是……有趣的模样。

“西门卡是通灵术的高手。”马警官此时压低了声音道:“他召唤出来的通灵兽都有不同的能力,尤其在痕迹追查方面,这家伙特别的优秀——只不过有个缺点,就是总是迟到。”

那边正在指挥着沙皮狗狗的西门卡却冷不丁来了一句,“马警官,不是我迟到,是凶案总是发生了以后,才被人知道。”

马SIR讪讪一笑,“先干活,干活……”

只见沙皮狗狗此时绕着尸体缓缓转了一圈之后,便开始一边嗅着地,一边缓缓地走出了巷子——众人默默地跟在了沙皮狗狗的身后。

不一会儿,沙皮狗狗停在了附近的一处高档的时钟酒店之前,并且停了下来,朝着西门卡迅速地叫了几声。

“什么情况?”马SIR问。

西门卡道:“死者在出现在巷子之前,来过这里,它说还有另外一股味道……应该是凶手的味道。”

“你的意思是,巷子不是第一凶案现场,很有可能是被转移过去的……这里才是?”

“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西门卡随意道:“既然都来这种地方了,总不能只是借用厕所吧?接下来交涉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抽根烟。”

马警官翻了翻白眼,“我进去问问。”

随便还挂上了警官的证件。

这次,小洛SIR并没有跟着进去,他只是有趣地打量着蹲在地上摇着尾巴的沙皮狗狗——也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取出来了几块饼干,看样子是想要喂吃的样子。

西门卡靠在旁边的墙上点了根烟,随意地看了一眼,“阿诺不吃陌生人给的东西,随便靠近会被它当作是敌人的,你最好小……看来它挺喜欢你的。”

沙皮狗狗此时正有滋有味地舔着饼干,没几下就直接啃了下去……这TM的真的是他养的沙皮?

说好的高冷不可一世呢?

“它叫阿诺吗。”小洛SIR好奇问道:“西门先生,我看你将它召唤出来的。它在召唤之前,是在什么地方。”

西门卡怔了怔,下意识道:“通灵兽自然是呆在灵兽界,不然还能呆在什么地方?【苍蓝】对于灵兽的管制是很严格的,在城市里圈养灵兽,需要很多的手续,如果只是从灵界临时召唤出来,就可以省去不少的麻烦。而且灵兽,在自己生活的世界里,会更加舒服一些。”

“灵兽界?”小洛SIR眨了眨眼睛,“灵兽界在什么地方。”

西门卡不禁皱了皱眉头,“灵兽界是【苍蓝】的独立空间,类似的独立空间还有不少……这不是常识吗。”

这人…不对劲。

虽然他暂时没看出来哪里不对劲,但是直觉却告诉他,老马身边的这小年轻,稍稍有些特别——侦探的直觉。

只见小洛SIR有趣地打量着沙皮狗狗,冷不丁道:“西门先生,通灵术,会很难学吗,听马警官说,您是通灵术的高手。”

帽子不高,但是带着颇为舒服,西门卡吐了口烟,轻飘飘道:“说难也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吧,基本上是只要有手就行的仙术,当然想要精通,也是需要苦练的……任何技艺也是一样。”

快让我指点你啊!

西门卡眼莫测高深地望天,眼角却悄悄瞄着小洛SIR。

“西门先生,您和马警官是很好的朋友?”小洛SIR却忽然问道。

台词错了!

西门卡稍稍吐槽了一下,才抓抓头发道:“算是老熟人吧……他没跟你说吗?”

小洛SIR摇摇头。

西门卡将烟蒂扔地上踩了踩,淡然道:“我没当侦探之前,是跟他的。”

说着,只见西门卡走入了酒店之中——只见马警官此时已经与酒店沟通完毕,并且示意两人进入。

小洛SIR随意一笑,随手摸了摸沙皮狗狗阿诺的脑袋,“真乖。”

沙皮狗狗还是蹲在原地,一动不动……

西门卡你这个垃圾!!!把我召唤出来做什么……这个人好可怕!!灵界的灵王都没他可怕……我好怕啊!!

“嘘。”

小洛SIR却眨了眨眼睛,往沙皮狗狗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我要被杀死了吗……

我要死了吗……

我要……

……

“马警官。”

小洛也跟着进来了,马SIR此时点点头,直接道:“有收获,前台的经理说,有点印象……现在正在查阅记录,这里是昨晚的前台监控,我们先看一下。”

快进,快进……快进到了屏幕上出现了一名与死者古小姐脸容颇为相似的女子,推开了酒店大堂的门。

“就是这个!”马警官伸手指着屏幕道:“还有这个男的!”

屏幕之上,古小姐此时正挽着一名身穿这大衣,并且带着帽子,整体如同绅士似的男子,走入了大堂之中。

然而,整个过程里,这绅士般的男子,却没有任何的抬头的动作……竟是,没有拍到他的脸容。

“这家伙,知道有监控镜头,他在故意躲避。”西门卡皱了皱眉头,“挺小心的。”

“总算有实质的线索了。”马SIR却兴奋了起来。

“警官,找到记录了。”那大堂经理此时快步走来,“他们订的是13层的一间主题房间,而且订了两天。”

“两天?这么猛的嘛……”西门卡忽然问道,“房间服务呢?”

大堂经理看了看记事本道:“这了写了,客人要求不需要房间服务……也没有退房。”

“上去看看。”马SIR直接说道。

……

……

“谢谢,李老师,你可真是一位绅士。”

中央森林公园,森林主题的餐厅里,小虎老师正为童心拉开了椅子。

“乐意为女士服务。”小虎老师微微一笑,露出了一抹自认为是最自然的笑容,然后悄悄地将手机塞入了裤袋里。

手机上,是刚刚浏览过的:如果在初次约会里让女生对你满意的十个小细节……

他保持着微笑,随手将餐牌打开。

然后就不自然了……

好贵!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