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李先生,没想到你来这么早,我这边还没有准备好……抱歉,麻烦你在这里稍等一下。”

童心领着小虎老师来到了一旁坐下。

“没关系……我住的地方离这里有些远,害怕路上会有什么事情耽搁,所以提早了出门。”小虎老师露出了体面的笑容。

这个笑容,他在来的路上抽空练习了好多次了……这大概是最自然的模样了吧。

“耽搁?会有什么事情耽搁。”童心好奇地眨了眨眼睛。

小虎摇了摇头……不能再看对方了,他发现原来自己对于穿着包臀裙的职场丽人,是没有抵抗力的。

“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意外这种事情比较难说。”小虎老师吱唔着道:“对了……那位是?”

其实,从刚才开始,小虎老师就感觉到了一股奇怪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他看过去了,是一个带着鸭舌帽运动服的女孩,年纪应该不大。

“她是我妹妹,今天也参观的。”童心微微一笑道:“莉莉,你还不过来给……”

不聊夏莉莉此时却忽然将童心拉了过来,一边叫嚷着道:“哎呀,姐,我不知道是不是早上吃错肚子了……这洗手间在哪里,你带我去呗!”

“这……欸,你别拉我呀……”童心无奈,只好回头道:“那个……李老师,我先处理一下。”

“好……”

……

“你这是搞什么?”

她知道夏莉莉并没有真的闹肚子。

夏莉莉却皱起了眉头道:“姐,你真的要找这个人给你当新产品的广告模特吗?”

“嗯?”童心愕然地皱了皱眉头,想了想道:“这话什么意思……怎么,李老师有问题?他刚才好像没有认出你来……难不成,他其实不是火云高的老师?”

夏莉莉没好气道:“认不出很正常,毕竟我们经常都要去打域外战场,每次回来脸都被打肿了,不点名都不知道谁是谁……姐,这人是我们学校的老师没错。不过,恐怕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老师。他只不过是一个最低级别的陪练老师而已。”

“陪练?”童心下意识地张了张口。

夏莉莉耸耸肩道:“简单点来说,就是给学生当练手的人肉沙包。而且,他在学校其实不怎么受欢迎……当你产品的模特,我感觉你要黄。”

童心沉吟道:“你打过他……我的意思是,你上过李老师的课没有?”

夏莉莉道:“他是专门负责给高年级陪练的,我的话……最快明年应该可以锤他了。”

怎料童心此时却忽然敲了敲她的脑袋。

姐姐大人此时叉着腰,板着脸道:“对待师长要有敬畏之心,陪练老师怎么了,没有陪练的老师,你们这些做学生的,能知道自己的技艺掌握了多少吗?不要瞧不起这些默默付出的人!”

“可是姐,他其实……”

“行了。”童心却摇了摇头,“不管怎样,人家也过来了。这个试镜是我邀请他的,我不会因为他只是个陪练老师就把他喊走……能不能上镜是一回事,但我们做事不能不厚道,懂了吗!至少,也要让他完成了这次的试镜。”

“行吧。”夏莉莉不怎么情愿地点点头。

她其实不愿意扫了童心的兴致……这位表姐,是她在这世道里所见的,为数不多的表里如一的人。

童心继续忙去了。

夏莉莉却找了个机会,悄悄地来到了小虎老师的身边,坐了下来。

……

“小虎老师。”

这让正在看童心给来的剧本的小虎老师表情忽然一僵,他下意识地看了过来,迟疑道:“你……”

“我在火云高上学,一年级团体战班的。”夏莉莉面无表情道。

小虎老师张了张口,他握着剧本的手不禁稍稍用力了些……但也只是瞬间,瞬间他手掌就松开了。

小虎老师苦笑了声,“我明白了……对不起,我不是有心要打扰你们的。”

“你要做什么。”夏莉莉好奇问道。

小虎老师道:“我会跟你姐姐说放弃这次的试镜……家里有事,身体不舒服之类,理由总能够找到的。”

“理由总能够找到……”夏莉莉却眯起了眼,“就像是你当时在战场的时候,找理由一样吗。”

“打扰了。”小虎老师直接站起了身来,“给我转告你姐姐,我有事要走了。”

他将剧本放在了椅子上,便径直地往门外走去。

没有留恋吗?

李健仁的决断让夏莉莉意外,她甚至以为他会恼羞的。

然而夏莉莉却能够感觉到李健仁眼中闪过一丝不舍……她看了眼那被留下来的剧本,上面还有很清晰的皱痕。

她不禁叹了口气。

……

从拍摄地的大厦走出的时候,小虎老师抬头看了天,只感觉有些头晕……大概是阳光太刺眼的关系。

他长长地吁了口气,无精打采地走着。

“喂!”

有人喊住了他……是刚才那女孩的声音,小虎老师下意识地转过了身来,只见夏莉莉此时正往自己快步走来。

“你怎么……”

“你现在就鸽了我姐,她怎么办?”夏莉莉翻了翻白眼:“你知不知道她为了新产品的事情,做了多少的工作?你要是试镜不合格也就算了,可是突然走了,今天的场地布置,人手,都不用钱的吗?是不是你赔?”

“可是我……”

“我姐不知道你的事情。”夏莉莉低声道:“我只是说你在学校不怎么受欢迎而已……我也没有添盐加醋的,你不受欢迎本来就是事实。我去年才入学,他们说你做过的事情我没有亲眼看见,所以我不做评价,仅此而已。”

小虎老师沉默不语。

夏莉莉将剧本忽然拍在了他的身上,“就是这些话了,要不要上去,你自己决定吧。我可不是帮你,我只是不想让我姐为难……还有,记住,你只是来试镜的,和我姐什么关系也没有……懂?”

“我明白了。”小虎老师点点头,正色道:“我上去完成这次的试镜。”

夏莉莉不置与否地耸耸肩,淡然道:“等会你先进去,省得让我姐看到我和你一起,以为我对你说了什么。”

“你做事情很小心。”小虎老师不禁道:“一点也不像是小女生。”

“身体不好。”小莉莉淡然道:“晚了几年上学,我可没你想象中的小……走吧,赶紧试完镜赶紧走。”

小虎老师默默地点点头,不知为何他,他突然好想要完成这次试镜……成功地完成。

这就像是一种异常强烈的愿望似的……他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后用力地抹了一把脸,仿佛有一股神奇的力量,从他的体内涌出般。

“走吧。”李健仁淡然说道。

夏莉莉意外地看了眼他……看着他走入大厦之中,阳光仿佛也刺了她的眼,让她有些炫目。

“好像自信了……换了个人似的?”

夏莉莉眼中闪过了一抹疑惑之色,怎么可能——那个李健仁,小虎老师欸,在火云高呢都被欺负哭的家伙好吗?

“不过…感觉他好像还不知道巴丹的事?”

……

……

……

……

翠华镇,一条老旧的街道中,警车停在了一栋废置的楼房之前……车上下来了三人。

“……14-2,是这里没错了。”老何此时看了看地址,回头道:“红孩小姐,这里就是高扬从前住的地方了。”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红孩却皱了皱眉头。

眼前的房子不但是废置的,而且还是被破坏过的……外墙有很明显的烧焦的痕迹,至于窗户更是有不少破裂的地方,院墙更是杂草丛生。

“这个我知道!”那小女警此时连忙说道:“几年前,有几个流民悄悄地生活在这里,后来不小心失火了,就讲房子烧成了这个样子……案卷上是这样写的。”

“流民?”红孩皱了皱眉头。

老何解释道:“是这样的,翠华镇翻过去就是【狮驼市】的地界了……近些年【狮驼市】的政局不是很稳定,乱哄哄的,所以隔三差五地都会有一些家伙往这边跑过来躲灾。通常我们发现了之后,都会直接遣返的。”

“房子烧成这样了,高扬没有回来过吗。”红孩直接问道。

小女警道:“我们有联系过屋主,但一直没有联系上,时间久了,也就没有联系了。至于他有没有悄悄回来过,不得而知。”

“我进去看看。”红孩直接走了过去。

老何点点头,想着推开院前的铁门,然后红孩给一脚踢开了……接下来是屋子的前门,也是踢的。

……

曾经发生的大火,几乎将这屋子的东西都烧了个精光。

老何与小女警找来了两根木条,一路挑挑捡捡地,也没能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好一会儿,只见红孩从楼上走了下来,手里却拿着一个相框。

里面是一张合照……一个少年以及一名脸色憔悴的中年女人。

红孩指着照片上的女人道:“这个是高扬的什么人?母亲?”

小女警道:“应该是他的母亲。高扬的目前是翠华镇的原住民,年轻的时候外出工作了。不过在高扬五岁的时候,他母亲带着他回到了翠华镇定居。”

“他父亲呢?”

“不知道。”小女警摇摇头:“高扬也是随母姓的,他母亲叫高翠兰。”

“高翠兰呢?”红孩追问道。

小女警早有准备:“我联网查过了,高翠兰最后登记工作过的地方,是火云市一家叫【火王】的公司,不过那也快三十年前的事情了。这家公司还在不在,我就不知道了。”

“【火王】?”红孩目光微凝,盯着小女警道:“你确定,真得是【火王】?”

“火云警局的联网上是这样的……大概?”

“怎么会是【火王】……”红孩沉吟了声,皱着眉头,从屋子里走了出去。

“警长,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小女警不禁忐忑地看了眼老何,好奇问道:“这家【火王】公司,有什么特别吗?”

老何想了想道:“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你们年轻人当然不知道。【火王】集团,当年可是火云市真正的巨无霸,后来【平天】集团崛起,【火王】才渐渐退出了舞台……听说【火王】的老板,最后不仅仅疯了,还跳楼身亡了。”

“谁——!”

屋外忽然传来了红孩的一声冷喝。

……

当老何与小女警火急火燎地跑出的时候,只见红孩已经将一名老者堵住……火云市的大小姐并没有动手,可那老者却像是有被吓到了,不知所措地张望着。

“误会!误会!”老何连忙上前说道:“这位是镇里的老人,家住在附近的……开早餐店的!误会!”

“他鬼鬼祟祟地躲在外边。”红孩淡然道。

老何看着老者道:“老赵,你什么情况?”

那老者闻言,“我看你车子停在了翠兰家,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过来看看……怎么,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认识高翠兰一家?”红孩眉头轻皱。

老赵下意识地看了看老何,见老何使了个眼色,又点了点头,才缓缓说道:“翠兰一家住着里,几十年的邻居了……翠兰怎么说呢,也是我看着长大的,邻里之间,你说熟不熟?”

“高扬呢?你认识他吗?”

“高扬?”老赵怔了怔,旋即摇摇头道:“这死小子不说也罢了,当年翠兰病入膏肓,他都不带回来看一眼的,可怜翠兰一个人将儿子拉扯大,死了也是个孤零零,还是我们这些街外人帮忙入殓!”

“高翠兰的丈夫呢?”红孩道:“你有听她提起过吗?”

老赵道:“翠兰从来都不说这些的,我们知道得不多,只是隐约听她说过,她丈夫已经不在了之类……估计是早死了,所以她才带着儿子回乡的吧。你如果要找高扬的话,估计很难找到了,这家伙几乎是断六亲的。”

红孩缓缓吁了口气,却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老伯,刚才吓到你了,对不起……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这段时间你有看到高扬回来的话,请马上联系我,我会给你报酬的。除此之外,如果你还想起了什么关于高翠兰一家的事情,也可以联系我。”

老赵看在有报酬的份上,将号码存下来了,“说起来,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情了……我记得有一次,高扬和翠兰应该是吵架了,大夜晚的,下着雨,那孩子一路了出来,说什么要去找他哥哥之类的。”

“哥哥?”

“我也不知道。”老赵摇摇头:“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有下着大雨,我也没听太清楚。”

“还有个哥哥……”

……

……

火云市,火云总局羁留所。

囚室的铁门缓缓打开……囚室里,【丧坤】不仅仅身上佩带着一重重的抑制器,甚至被穿上了束缚衣,嘴巴也套上了一个钢铁口罩,目露凶光。

同一间囚室的嫌疑犯,此时则是【乖巧】的挨到了角落处——甚至还有面向着墙壁跪坐着的。

只有【丧坤】大马关刀地坐在了中间,身边唯有九纹龙相伴。

此时,当看见进来的是马SIR2.0的时候,【丧坤】直接发出了一声冷笑……然后小洛SIR 进来了。

【丧坤】的笑容渐渐消失。

九纹龙也往墙角挨着过去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