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十一章 你这次是几段?

第四十一章 你这次是几段?

病房中,因为长久卧床,脸色显得尤为苍白干枯的少年,此时正迷惘地坐着……如同木头似的,似在想着什么。

西门卡从百叶窗处收回了视线,半倚在墙上问道,“医生,他现在是什么情况……感觉他好像有些不对劲。”

“病人昏迷的时间有些长,并且当初是在域外战场受伤,神魂出现了问题。”医生看着报告道:“神魂受伤,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晚点,我会有针对性地对他做一次神魂整合的共振治疗。不过以目前的情况看来,还是让病人先适应一下环境吧。”

狄青龙不禁皱了皱眉头,“你的意思,他可能记忆出问题了?”

医生道:“初步检查看来,他的认知能力是没有问题的,反应可能会因为刚刚苏醒有些缓慢,但很快就会好起来。至于其它,我们还需要后续的观察,病人才刚刚醒来没多久……稍后,还会对他做一次全身检查。”

“我们可以进去问话吗。”西门卡冷不丁问道。

“最好不要太久。”医生想了想道,“他应该需要安静的环境。”

“我们知道的了,不会太久的。”西门卡点点头。

……

“古泽,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病床上的少年茫然地看向西门卡,似乎是下意识的,他摇了摇头,口齿不清地道:“我…为谁……”

“那你记得,自己还有一个姐姐吗?”这话是狄青龙问的。

少年疑惑地摇了摇头。

“你好好休息,你会很快好起来的,毕竟你已经醒过来了,没有比这更好的。”狄青龙不禁皱起了眉头,他与西门卡对视了一眼之后,便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出去。

少年点了点头,默默地看着西门卡与狄青龙离开,随后便走神一样,看着窗外。

病房外走廊的椅子上,西门卡手上此时正拿着两份包装小巧的礼物,似在想些什么……狄青龙此时走了过来,淡然道:“蓝色包装的那份是我送的。”

西门卡耸耸肩,便直接将另一份黄色包装的礼物给直接拆开。

“这是什么……”

二人的关注点都在这个礼物盒子之中,可当他们看清楚礼物盒子中所装之物的时候,都不禁露出了诧异之色。

因为……这里面装着的,显然不是什么危险的东西。

“纸鹤?”

粉色的千纸鹤,与那病房之中挂着一串又一串的相似……或者一样。

西门卡将纸鹤托在了掌心之中,仔细地观察了起来……他目光眯起,忽然说道:“这不是普通的纸鹤。”

“那是什么?”

西门卡想了想道:“这不是普通的折纸,而是专门用在符篆画写的特殊材料,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蝉翼纸】。”

这显然已经超出了狄青龙的知识点……他反正坐了下来,看看西门卡怎么说。

“【蝉翼纸】是纯手工制作的,没有办法流水线生产。”西门卡沉吟着道:“这种纸料每年的产量十分有限,火云市中有供给的地方应该不多。”

狄青龙从西门卡的手中将纸鹤取过,皱眉道:“为什么,要用这种特殊的符篆材料来充当折纸,难不成……”

说着,狄青龙飞快地将纸鹤拆开。

于是,一张充满了折痕的符篆,便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西门卡目光一凝,却吁了口气:“还好,不是起爆符篆。”

“你说什么?”狄青龙惊讶地张了张口。

西门卡道:“目前【苍蓝】的爆炸符,用的都是几张固定的符胆符文,在拼接其它的符文,来达到不同的效果,但是都离不开固定的符胆……这个符里,没有这几张符丹,所以不会爆。”

“要炸早就炸了。”狄青龙没好气地摇了摇头,“你对符篆之书还有研究?能看出来,这是什么符篆吗?”

西门卡双手一摊道:“我知道起爆符的符胆,只是因为我曾经在爆炸品处理课室呆过而已,学的都是关于起爆符的知识。我可不是专职的制符师,像这种东西,还是要专业的人士来解答……等我一下。”

他忽然取出了手机,打过来的电话显示的赫然是马SIR2.0。

“我去医生那边多了解一下古泽的病情。”狄青龙没说什么,直接起身离开。

不愧是鸭王,对待男人也可以很****…意。

西门卡此时拿起电话便直接说道:“说话。”

……

……

“……好,我知道了,案件的事情就继续交给你了。”飞车上,马SIR2.0用脖子夹着电话开车,“有什么需要就直接找林峰,我已经给他打过招呼了,他会全力配合你的,尽管用……挂了。”

收了线之后,马SIR忽然看了眼副驾上的小洛,“你是不是觉得,我将这件事情交给西门,会有些不妥。”

小洛SIR却摇了摇头,“我听西门先生说过,他从前也是火云总局的。”

“是搭档。”马SIR正色道:“西门从刚毕业就跟我了,那些年我们配合无间……现在,你别看他只是一个私家侦探,但其实他更像是火云总局的编外人员。或许在他看来,侦探的身份,更加的方便吧。”

“为什么要离开。”小洛SIR好奇问道。

马SIR2.0道:“也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那件事情对西门来说,打击有些大而已……当年,我们有过一次行动,西门因为一些事情耽误而迟到,当他赶到的时候,他小组的人死伤几乎过半。从那之后,他就有些一蹶不振了。最后,西门引咎辞职,离开了总局。”

“这样……”小洛SIR点点头,然后很是淡定地指了指前面道:“红灯。”

“哦…我艹?”马SIR猛踩了刹车,摸了一把冷汗道:“还好还好,不然这个月的罚单可就……”

……

飞车一路前行,很快便降落在了一处主打可爱风格的建筑之前——此行的目的地,【丧坤】死前留下的信息所指的幼儿园。

周日,幼儿园显然没有开门,只是马SIR直接出现了证件之后,便畅通无阻了……然而此时幼儿园里,只有两名保安,显然无法问出点什么。

但很快,幼儿园便来了一名副园长,是保安通知的。

副园长是一名有些年纪的发福女人,估计是来得比较匆忙的关系,头发显得稍微凌乱。

“两位警官,不知道你们要调查什么?”

“我们在追捕一名犯人。”马SIR随便找了个理由道:“他可能潜入了这里,所以我打算搜一下你们的幼儿园……”

副园长不禁一惊,随后道:“你…你是马警官吧?马俊的父亲,我上次在家长会上见过你的,还记得吗?”

“闲谈的事等有空再说吧,我们在办案,希望你能了解。”

“当然!”副园长连忙说道:“还好今天是假日,否则有孩子在的时候要是混入了危险人物,那就不得了了!马警官,请你尽快抓到犯人,需要什么,我们一定配合。”

马SIR想了想道,“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学生的家长,是叫陈友坤的?”

小洛SIR眨了眨眼睛……他看过资料,知道陈友坤其实是【丧坤】的名字。

只见副园长连忙取出了平板电脑,查看资料,“我们这里姓陈的家长有不少,只不过没有叫陈友坤的人……这,这和潜入的犯人有关系吗?”

“没什么,我就随口问问。”马SIR随意道:“那家伙欠我钱,我听说他的孩子也在这里,所以顺便问问。”

“哈…”

……

将副园长打发了之后,马SIR与小洛SIR毫无头绪似的走入了这所幼儿园之中。

马警官是直觉账册可能被藏在了这里——关键是,这幼儿园规模并不小,想要找到账册,显然难度不小。

“如果你是【丧坤】,你想要将东西藏在这里……你会想藏在什么地方?”马警官沉吟着问道。

小洛SIR想了想道:“幼儿园的孩子很多,孩子比较好动,如果没有藏好,或许会有被发现的危险……应该是想,这里有什么地方,是不常有孩子去的。”

“不常有人,孩子够不到的地方……”马警官想了想道:“要不就是埋在地下,要不是屋顶之类……当然,墙体里面可能性也不少。”

“或许,可以试一下那个。”小洛SIR忽然伸手一指。

马警官沿着提示看了过去,发现小洛此时所指的,赫然是幼儿园的立在大门处的招牌……幼儿园的标志LOGO!

“我怎么没有想到!”马警官一拍脑袋,“【丧坤】死前留下的图案,不仅仅指的是这家幼儿园,很有可能还是藏东西的地方!”

小洛SIR道:“陈友坤当时濒死,如果他想要在临死之前将收藏地点信息留下,按理说是不会指示一个大范围的地点,而是给出更加准确的信息。”

“嗯!我现在也想到了,确实是这样没错!”马SIR2.0哈哈一笑:“你很不错,只比我快了几秒钟想到!”

这…这真的是那位谦逊爱老婆的马叔叔吗。

小洛SIR忽然感觉到一种新鲜的感觉,便微微一笑道:“我去看一下吧。”

“这种小事,看我的吧!”马警官此时一摆手,淡然道:“你别看我这个样子,想当年我有个外号说出来,吓死你!【轻功水上漂】,厉害吧!我当年可是代表火云,出征过【苍蓝】的警运会!”

说着,人到中年肚腩怎么都已经藏不住,索性自暴自弃挺着的马警官,便双手一张,整个人如同一只超重的大白鹤一样,助跑了几步之后……他真的飘起来了!

但是速度不快。

小洛SIR不禁眨了眨眼睛……果然在【苍蓝】能看到不少有趣而又不一样的事情。

不过003号子世界已经开始步入超凡的社会……或许等他下次回去的时候,003号子世界的马厚德,没准也能飘起来?

Emmmmm……

不一会儿,马SIR2.0已经攀上了足有四层楼高的招牌顶部……只见他在最上面的LOGO上,敲敲打打,不一会儿,忽然手掌用力,掀开了一角,似乎从里面掏出了什么。

“找到了,果然在这里!”马SIR2.0将手中的一本黑色的小册子给举了起来,随后跳下。

然而,落地的瞬间,却有一道黑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马SIR2.0的身后。

迅雷不及掩耳之间,黑影狠狠地往马SIR2.0的后辈拍出了一掌。

可就在此时,【苍蓝】的老马却突然低吼了一声,“玄龟功!”

砰——!

狠辣的手掌与后背瞬间碰撞,犹如车轮爆胎般的巨响响起,只见马SIR2.0一动不动地站在了原地,原本出了脂肪还是脂肪的身体,此时竟是如同打了肌肉膨胀剂般,竟是菱角分明……甚至将衣服也直接爆开!

浑身肌肉,小胡子,气势不凡!

那偷袭的家伙,此时也露出了真容……黑色的皮衣,黑手套,以及一块白色的无口面具。

马SIR2.0此时将账册卷起,塞在了腰带处,浑身的筋肉跳动,冷笑道:“早知道后面一直有个跟屁虫了,我还在想什么时候会出来放屁呢……这么快就忍不住了吗?”

无口面具的偷袭者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再一次欺身而上,依然还是一掌拍出!

这次,马SIR2.0还是没有躲开,爆开了肌肉的他,此时犹如大力金刚般!

可就在此时,那拍打而来的手掌,却突然间泛处了一层明亮的清光。

马SIR2.0顿时惊叫了声:“干……真元成罡,你四阶的?!”

眼看着这一掌要印下,马SIR2.0顿时打了个激灵……他目前所施展的这种功法号称同阶的防御最强,但有一个弊端——那就是,用了就不能动,一动就破功,破功死得更快!

他估摸着以玄龟功的抗击能力,大概硬吃一下,应该还有半条命,顿时便硬抗到地……但账册恐怕有些难抱住。

思考不过一瞬间,一瞬间……那来势汹汹的掌印,并没有真正的落下,而是距离马SIR的胸膛,还有十公分左右的距离。

偷袭者的手腕,此时赫然被一只看起来就不像是干过什么粗活的手掌给轻松抓着。

“小洛!”马SIR惊喜地叫了一声,旋即又道:“你TM的这次又是几段?!”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见偷袭者的手腕忽然发出了咔嚓的一声,随后手掌瞬间缩小的几寸,直接从小洛SIR的拿捏之中抽出。

偷袭者接着身体迅速一退,直接退到了数米之外……那手掌,已经折了。

“听说火云总局来了一个超级新人,上来就直接将黑榜第十的【丧坤】打败,那个人……就是你吧。”

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自那无口的面具之中发出……还有一双,布满了阴霾之气的目光在闪烁不定。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