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二章 蜜瓜

第五十二章 蜜瓜

“租客?”

小虎老师有些意外地听到了这样一个答案。

但此时小楠老师目光里都是真诚的光,他似乎只能相信。

“谁让火云的房价太高了呢,我也只能寻求这种租住的方式了,幸好洛校医人好,愿意将阁楼的杂物房出租给我。”小楠老师(这个是two)此时可怜兮兮,“不然像我这种职场新人,想要在火云市活下去,恐怕只能够在下班之后,从事一些地下性质的有偿服务,才可以……呜呜。”

“……哈。”小虎老师张了张口,这小楠老师都说道这份上了,他脑中要不闪过一些奇怪画面的话,还真是对不起男性的本能……之类?

他不禁飞快地甩了甩脑袋,将脑中的桃色画面纷纷抛出,随后打量着四周,以让自己从尴尬的气氛之中抽身。

这个地方……

好像来过,又好像还没有来过。

好像……从这里拿走了什么东西似的……

好像……没有。

他有些记不清楚了,甚至是怎么走到这家诊所门前,也已经记不清楚——他只是往家里走,想要尽快回去后——今天,什么都不想管,只想要闭上眼睛,等今日过去。

“李老师,请喝茶。”

“哦…好的,谢谢!”

小虎老师连忙站起身来,这位校医室的护士小姐太漂亮了……漂亮得不真实。他不禁有些羡慕起洛校医。

医生这种职业的门槛很高,不像是陪练老师,通常只要抗揍而已,况且……还是这样年轻的一声,甚至还拥有自己的一家私人诊所。

还有漂亮的护士小姐。

如果,再算上作为租客的小楠老师的话……喂喂,这是什么爽文小说的男主角模板吗?好TM的羡慕啊!

“洛医生在书房,马上就出来了。”女仆小姐此时微笑着说道。

“对不起,这么晚还打扰你们……”小虎老师歉然道:“果然,我还是先走了吧……毕竟,说是拜访的话,我也什么东西都没带来。”

就在此时,洛医生从楼上走下,简单的长裤子与白衬衣……领口随意开着,袖子也挽上去了一些,真的是很随意。

但是小楠……南小姐(two)这会儿却稍稍看呆了。

她不禁暗自打了个激灵,连忙移开了目光——生怕被女仆小姐发现些什么似的,不动声色地方拎起了茶杯小口抿着——要优雅!

——糟糕……我居然被穿白衬衣的老板给破防了,是什么鬼??

——我的XP这么奇怪的吗??

“优夜,下午回来的时候,我带了蜜瓜的。”洛医生此时随意说道:“拿出来开了吧,瓜要一起吃,才够甜。”

“好的。”女仆小姐简单地应了声。

洛医生随意地坐下,与小虎老师道:“不好意思,刚才在房间看书有些入神了。”

“没、没关系!”小虎老师不免有些紧张。

——可恶,年少多金,美女环绕,更重要是比你优秀的同时还比你努力看书……

洛医生随意一笑道:“李老师,这两天过得好吗。”

小虎老师不禁露出了诧异与不解的目光。

洛医生旋即又淡笑道:“我说的是,这个周末,还愉快吗。”

小虎老师张了张口,最终唯有以一抹苦笑掩盖,“浑浑噩噩就过去了,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

周末打工的计划——没有完成。

模特的试镜……大概率已经黄了。

他感觉这个周末的两日,自己一样很忙碌,东奔西走,时间也白马过隙般……什么都没有办成,就离谱。

“我想李老师,你应该是清醒的。”洛医生却轻声说道。

南小姐two不禁诧异地抬眼,小虎老师更是疑惑地微微张口。

洛医生道:“如果你不清醒,你怎么知道自己过的一天,是浑浑噩噩的状态。”

“这样吗……”小虎老师低眉,若有所思。

浑浑噩噩地过着清醒的每一天……清醒地过着浑浑噩噩的每一天。

他不禁露出了一抹释怀似的笑容来,挠挠头道:“说起来也奇怪,总感觉好像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一样……总感觉,在这里,能让人很舒服。”

“大概是香薰的味道。”洛医生随意道:“好的味道,能够让人放松身心,这也算是治疗的一种。”

“我…我真的是第一次来吗?”小虎老师冷不丁问道。

洛医生平静地道:“现在的你,是第一次来。”

这话让小虎老师感觉不妥,但他也说不出什么地方不妥……疑惑只是一闪而过,绝美护士小姐已经捧着切好的蜜瓜回来。

还不是普通的切开就行,而是还摆了盘。

这是艺术品吧……

都不好意思动手吃了好吗……

却见南小姐two二话不说就伸出了爪子拿了一块,丝毫不客气的模样,“吃啊,看我做什么?这玩意本来就是吃的,又不是看的,重要的是味道!”

天晓得南小姐two这会儿花光了多少勇气……反正背后是凉飕飕的。

小虎老师怔了怔,只见女仆小姐用小碟子装了一块蜜瓜,配上了小叉子从到了他的面前,他下意识接过。

“谢谢……”

略微沙哑的声音发出。

只见小虎老师双手捧着小碟子,低着头,显得有些沉默。

“小虎,你?”南小姐two侧着头,试探性地喊道。

“感觉…感觉好像,好像很久也没有像是这样……”小虎老师幽幽道:“几个朋友坐在一起,舒服地聊聊天什么的……对不起,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洛医生好奇问道。

小虎老师深呼吸了一口气,露出一抹难看的笑容,“明明你们只是普通的接待,但是我却自以为是地…将这当作是朋友间的共处……明明是像我这样的人。我……”

南小姐two冷不丁地用叉子在碟子上敲了敲,打断了小虎老师的话。

他愕然地看着她,她翻着白眼地回看了他,“这是哪门子的狗血轻小说的自白吗,小虎,你是个成年人好不好,又不是【亚撒西】的男主角,这里没有人能被你攻略的哟?”

小虎老师当场就hold不住了,石化了似的,内心波涛汹涌……还能不能相处了?

南小姐two却直接扔来了一包纸巾,淡然道:“洗手间,前面走廊左转。”

“对…对不起,我失陪一下。”

小虎老师不禁低着头,逃似的跑向了走廊处……见状,南小姐two不禁摇了摇头,甚至还叹了口气,“真是一团烂泥!老板,这个小虎有什么地方值得我们……”

南小姐two突然就感觉不对经了。

似乎是气氛有些不对劲——因为老板这会儿没有说话,女仆小姐更是用一种一言难尽的目光往自己看来。

南小姐two心中不禁咯噔了一下,下意识道:“那啥,我是不是,做了什么?”

女仆小姐淡然道:“南小姐,与顾客相谈,是契约中重要的一环哦,只有剖开了客人内心的每一道枷锁,才能够最真切地让我们知道,顾客想要什么。”

“这样的吗……”南小姐two感觉自己要糟。

女仆小姐接着又道:“另外,好看的摆盘,能够提升食物的品相,品相的提升,也会影响对味道的感知。南小姐,你作为店铺的使者,代表的是店铺的形象,要好好地经营自己呢。”

果然已经糟了……

南小姐two顿时苦哈哈,泪眼汪汪地道:“我只是为了让小虎能放松一点,才那么说的……优夜小姐做出了的东西怎么会不好呢?被您切过的瓜,就算是强扭的也是甜的啦……我错了!”

女仆小姐却微微一笑道:“不过,说不定,这样的风格反而会更合适你,南小姐……我说的对吗,主人。”

南小姐two诧异地眨了眨眼睛……这,这黑心的女仆是在夸她的节奏?

“他还是对我们有戒心。”洛老板只是淡然说道:“就我们三个而言,他对南小姐你的戒心要相对下降了一些。”

南小楠这会儿就听不懂了,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老板,你欸?”

“我怎么了。”洛老板轻笑了声道:“我也会有不足的地方,也有需要学习的时候……如果,抛开了那些便利的能力,在与人相处的模式中,我或许还不如你。”

南小楠顿时诚惶诚恐……屁股感觉也坐不住似的,冷汗涔涔。

“但是小虎他……他不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吗?”

“这样吗。”女仆小姐却冷不丁地道:“如果只是普通人,又怎么会一而再地找到这里呢。”

“牛大广不也是来了两次?”南小姐two下意识说道。

“那是因为,主人有意要与牛大广接触而已。”女仆小姐淡然道:“李健仁不一样,他这两次,都是自己来的……而且,丝毫不受这里的影响。”

“他没有?!”

南小姐two这次是真的惊讶了起来……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她下意识地看向了走廊的位置。

只听见冲水的声音响起,小虎老师走出来了。

……

“那个…刚才,不好意思,让你们看到我那样难看的样子。”小虎老师此时手足无措地挠着脑袋,说着不好笑的冷笑话,“不过,我本来就长得难看的……哈哈,哈哈哈……哈。小、小楠老师?”

只见小楠老师这会儿忽然冲上前来,近距离地盯着自己……小虎老师不得不战术后仰。

“那…那啥,我脸上是不是还脏?”小虎老师吞吞吐吐。

小楠老师则是双手捧着了他的脑袋,左右上下地拧了起来——她最终没看出来点什么,摇摇头道:“没看出来你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

“哈?”

南小姐two摇摇头,淡然道:“我的意思是说,没看出来你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为什么学校的学生,就那么喜欢欺负你呢?我们刚在讨论,你在学校碰到的那些事情啦!”

小虎老师怔了怔,不禁苦笑了声:“那件事情,你们应该知道了吧……毕竟,也不是什么秘密,只要稍微打听一下。”

南小姐two道:“所以,你当时,真的抛下了那个学生不管,自己逃了?”

小虎老师张了张口,最终在三人的目光之下,默默地点了点头,“不错,我当时确实抛下了古泽,自己一个人逃了。”

南小姐two皱了皱眉头:“原因呢?”

小虎老师道:“我不能让自己出事,我是家里的支柱,我还有双亲以及一个弟弟要养,学生的命是命,我的命也是命。而且当时的那种情况,哪怕我不抛弃他,最终的结果,更大可能是我们两个一起没命。”

南小姐two再次皱眉,上下打量了小虎老师一眼。

只见小虎老师此时淡然道:“本来没有人知道的……没人知道,就只能当做是一般的战场事故。我只是没想到,居然让人看见了这一幕,只能说是我运气不好。”

“没劲。”南小姐two摇摇头,索然无味似的坐了下来,面无表情地开始继续吃着蜜瓜。

小虎老师张了张口,随后与洛医生歉然地点了点头:“那个…今天我就不打扰了,我想……我以后还是不来这里比较好。”

“没关系。”洛医生随意一笑道:“只要你想来,不会有人阻住你的。”

小虎老师摇摇头道:“还是…还是不要与我走得太靠近要好。不然,不然会影响你们在学校的工作。与我为伍的话,很容易会被学生们抵制的……最后受伤的,会是你们。”

“王巴丹死了。”南小姐two冷不丁说道:“学生的首脑不在了,以后估计就没有人会记得这件事情……等这一届的学生毕业了,就会慢慢变淡。说起来,对你来说,还是一件好事……她不会是,你杀的吧?”

说着,南小姐two眯起了眼睛来。

怎料小虎老师此时竟是幽幽地道:“她,或许……真是我杀死的。”

“小虎你?”

只见小虎老师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正色道:“打扰了……告辞。”

……

他就这样离开,洛老板并没有挽留的意思,只是让女仆小姐相送——但被拒绝了。

外边是透亮的霓虹灯,小虎老师的背影很快便淹没在了灯光之下。

“他刚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

南小姐two疑惑地看向了洛老板,却见洛老板此时拿起了手机看了一眼——手机上,有马SIR2.0传来的信息。

洛老板看了眼之后道:“马警官那边,证实了已故的东区分局长,是古泽与古瑶亲生父亲的事实。”

“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