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五章 老板眼中的客人

第六十五章 老板眼中的客人

裴玉楼似并不好奇玉老板要来这些极难弄到手的虫子是为了什么,当她命人将东西放下了之后,自己也一同离开。

一般情况下,【碧游】会所是不会过问会员的私事——它只要满足会员的订单即可。

玉老板大概是习惯了裴玉楼这种无事即退的举动,也没有在意——此时,只见她从其中一个锦盒之中,拎出来了一只有着几分像是蝎子似的紫色虫子,放在了掌背之上,饶有兴致地观察着。

王夫人对于这一幕,不免有些鸡皮疙瘩。

女性……绝大部分的女性,显然对于这些可怕的毒虫都有着厌恶与害怕的心理。

“这是从西天域找来的赤炎火蝎,毒性猛烈,见血封喉,就算是四阶的大宗师也扛不住三分钟,难得的是,这只火蝎还是成年的。”玉老板看着王夫人,轻笑着道:“只要花得起价钱,你可以在这个会所,找到任何你想要找到的东西。”

王夫人不禁皱起眉头,冷声道:“你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给我看这些虫子?”

玉老板笑了笑道:“我带你来这里,是为了赋予你复仇的力量。”

说话的瞬间,玉老板直接伸手捏住了王夫人的下巴……王夫人的脸颊顿时挤在了一块,嘴唇也不得不张开。

她想要挣扎,却发现浑身已然失去了力气般。

“说,你为了复仇,原意付出一切。”玉老板贴到了王夫人的面前,双眼盯着双眼,“红孩害死了你唯一的女儿,那是你的全部,是你生存下来唯一的勇气……但是,这份勇气被夺走了,你应该复仇……向那些夺走了你人生的家伙,复仇。”

玉老板的双瞳瞬间化作了青色,瞳孔內更是有轮花在转动,显得神秘又诡异。

“那些夺走我一切的……”王夫人目光渐渐迷失,“夺走我……”

玉老板的声音更轻,“你想要什么。”

“报仇……”

玉老板轻笑了声,竟是将手掌缓缓地靠近到了王夫人的嘴边……她手臂上的那只奇特的赤炎火蝎,便在此时,缓缓地爬向了王夫人的口中。

完全进入。

当赤炎火蝎在王夫人的口腔之中爬行的瞬间,她似乎恢复了一些清明——然而此时,玉老板的手掌却直接捂在了王夫人的嘴巴之上。

她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了。”

王夫人双眼瞪圆,赤炎火蝎随着喉咙,一点点地爬入了她的身体之中——这是一个,能够细微察觉到的,可怕而又痛苦的过程。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因为接下来,玉老板竟是将几个锦盒之中的所有可怕的毒虫,一一地放入了王夫人的口中。

王夫人的身体,仿佛就这样成为了这些虫子新的天地似的。

它们会在这具母体之中继续成长,相互厮杀,吞噬,最终……只留下一只最厉害的。

……

……

梦中的积雷山【玉神社】的背面处。

作为梦中回忆主宰的古泽,依然没有发现自己的意识之中,闯入了两个不速之客——他此时正在女祭司的身边,缓缓地讲述着自己的身世……详细得,就像是点亮了走马灯般。

“啧啧,应该是说,血气方刚的少年对成熟女性散发出来的荷尔蒙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吗。”

听着古泽毫无保留的自爆,南小姐one不禁眯起了眼睛。

红孩却道:“【玉玲珑】的媚术很厉害的,相传【玉神社】初代的大祭,是【青丘】狐族的一名强大的分支,因为在族内权力的斗争之中失败了,才远走【青丘】。【苍蓝】有种说法,那就是没有男人能够躲得过【青丘】狐的诱惑……虽然有夸大的嫌疑,但【青丘】狐天生魅力也可见一斑。”

【青丘】。

南小姐one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地方了——最先听到关于【青丘】的事情,还是在火云高的那位青湖老师的口中。

这男狐狸,正打算趁着接下来的暑假,前往【青丘】寻根来着。

俩这边讨论着,那边古泽也已经向神秘的女祭祀道明了自己的身世——只见女祭祀煞有介事地取出了一把古钱币,直接撒在了地上。

“这是要做什么?”古泽疑惑地问道。

女祭祀淡然:“我用秘术推演你的命数,不出我所料,你命中果然有一劫,与洞穴之中封印的邪灵息息相关。如果我没有推算错的话,你的祖上,应是与这邪灵有过交集。”

“怎会这样!”古泽顿时大惊,“祭祀大人,我应该怎么办?”

“解铃还需系铃人。”女祭祀想了想道:“但我知道的毕竟还是太少……古泽,有关于你的身世,还有诸多的谜团。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再来一次这里。”

“今天不行吗?”少年下意识问道。

女祭祀摇头道:“我需要回去查阅古籍,而且七天之后,洞内的邪灵也会迎来一月一次的衰弱期……期间,也是询问它最好的时机,我希望你到时候能够在场。或许,在你的身上,能够找到永远消灭这只邪灵的办法。你愿意帮我这个忙吗?”

少年稍稍犹豫,随后一咬牙,便点头应允了下来。

“记住,此事事关重大,你不能向外人透露半点。”

“我知道怎么做了。”

……

“怎么回事?”

就在此时,红孩不禁皱了皱眉头,她眼前的一切,竟是开始扭曲了起来,甚至于古泽与女祭祀的对话,也瞬间变得模糊。

“古泽要醒过来了。”南小姐one不禁皱了皱眉头:“比预料中要快一些……快,牵着我的手,他意识要清醒过来,很容易会发现你的。”

来不及多说,红孩也没有半点的犹豫,直接便扣住了南小姐one的手腕——牵手是不可能牵手的——自从幼儿园毕业之后,就连牛大广也没有牵过她的手。

……

少年猛然惊醒,依然是浑身冒出冷汗……他迷惘地打量着四周,去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躺在了地上。

窗纱在摇曳……月影下似乎有谁曾经来过。

古泽低着头,轻轻地揉着自己的脑袋,口中不断地重复着:“邪灵……邪灵……【玉神社】……我要去【玉神社】!”

说着,古泽便猛然站起了身来,想也不想便从窗口一跳而出。

他才刚刚跳窗离开,南小姐one与红孩便从暗处走出。

“他难道真的要去【玉神社】山后的那个洞穴?”红孩诧异地看了眼南小姐one,“怎么回事?”

南小姐one想了想道:“医生不是说过,他神魂出问题,导致的记忆混乱吗……大概是梦中的回忆,让他产生了记忆上的错位,让他觉得,自己应该马上就要赴约。但其实,他早就已经赴过这个约了——毕竟,这已经是他遭遇域外战场事故之前发生的事情。”

“他现在不合适离开医院。”红孩摇摇头。

这会儿红孩说话时候,隐隐又有了那种躁动不以的感觉……南小姐one不禁多看了两眼。

如果在梦中的时候,红孩像是冷却了的钢,那么这会儿她就像是烧红了的铁……是身体的愿意?

梦中世界的时候,因为身体与精神短暂分开?

“你还愣着做什么?”

“啊?”

南小姐one眨了眨眼睛,只见红孩此时已经跨在了窗口的位置,看了过来,“追人啊!”

“哦…好。”南小姐one点点头,走上前来,却突然伸手拉住了红孩,直接道:“这次,就不要开你的【逆五行】了吧?楼下的共享飞车扫一架?”

红孩眉头一皱,旋即道:“有普通模式的!”

……

虽然是普通模式,但毕竟这架【逆五行】本身是在太拉风了,即便是在这种深夜的时分,它依然还是夜空中最闪亮的仔。

但完全升空之后,【逆五行】却诡异地完全融入了夜色之中……消失不见。这一幕很快,快到了没多少人注意——但并不代表没有。

医院的天台里,一道身影缓缓走出,若有所思地看着【逆五行】所消失的方向,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他是……大刘SIR。

“火云的大小姐怎会在这个时候……”

大刘SIR眉宇轻皱着……他一夜都没有离开重症室,是直到未婚妻的情况稍微稳定了些,才走出来透透气的。

但他接下来也要离开医院……他有着不得不离开的理由。

忽然,大刘SIR用力地抓紧了自己的左手手臂…左手,此时竟是不受控制似的抖动着!

与此同时,自左手手臂开始,一道道黑线顺延着血管,开始爬上了大刘SIR的脸庞……化作了狰狞恐怖的花纹。

他左眼的眼睛,甚至化作了漆黑,半边的脸,更是透着浓浓的煞气。

“别想要控制我……”

夜色下,大刘SIR躬着腰,低吼了一声,抓住左手的右臂,更是青根尽显……好一会儿,那黑线才缓缓从他的脸上褪去。

一切恢复如初,只是大刘SIR此时脸色已经变得病白。

天还有好久才亮,大刘SIR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黑漆漆的夜,从未有过一刻感觉一个晚上是如此的漫长。

东区分局长的突然死亡,有着太多让他措手不及的地方。

“为什么要杀了他!”

大刘SIR眼中闪过了一抹杀机。

他旋即拿起了电话,“是我……我需要你的帮助。”

电话的另一边传出了一道沙哑低沉的声音,“你说。”

大刘SIR正色道:“今晚月圆,我体内的禁具要反噬,我需要极寒之地或者极寒之物才能压制……如果是平时,我不会找你,但这次,我不方便离开火云市。我有种预感,如果我到火云市区外进行压制,会发生什么事情。”

“好,我尽快安排,等我消息。”

……

……

【店铺】。

一个人在阁楼的小房间里面备课实在太压抑了——南小姐two早早就跑了下来摸鱼。

“老板,古泽跑出医院了,似乎是往【玉神社】方向去了。”南小姐two这会儿吃着早前吃剩的蜜瓜,“1号的我和红孩目前正在跟着……有什么指示吗?”

“你想要我有什么意见。”洛老板随意问道。

他这会儿正在看书……看的是女仆小姐从小虎哪里带回来的一本,有着【高扬】签名的的书——或者说,一本教材。

“红孩不是您的猎物吗?”南小姐two眨了眨眼睛道:“我……嗯,1号有义务确保她的安全?”

“猎物?”洛老板却放下了手中的教材,面无表情地看了南小楠一眼。

这一眼便让她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似乎,老板并不喜欢【猎物】这个称呼——但是如果用诸如【看上眼】,【看中的】,【感兴趣】的之类,她又怕会被女仆小姐打死。

好难哦?

“我…我以为红孩是老板你打算接触的。”南小姐two只好用了一个较为隐晦的说法,“所以一直没好意思向她下手啦!”

灵魂的辨别之法也不是白学的……火云高里面的人,大多都被她刷过去了。

洛老板却忽然道:“南小姐,你准备怎么向红孩下手。”

南小姐two怔了怔,沉吟着试探性道:“首先和她成为真正的朋友,让她完全信任我,然后将她的心骗过来……再无情抛弃?”

洛老板淡然道:“我们可不是诈骗集团。”

南小姐two讪讪一笑道:“我也就说说……”

洛老板又随意一笑道:“记住一件事情,如果想要你作为使者的业绩最大化,最好的办法就是,以你个人的能力来完成客人的愿望,比如说对于之前在天国关于尤利娅的委托,你就做的不错……但如果是借助我,或者借助【店铺】的本身,就会让你的最终评价有所降低。”

南小姐two直接就眨了眨眼睛。

苟王的想法是,老娘我大不了多做几个单子,哪怕单个单子的提成不高,不过量大就能够管饱还能省事,难道不香?

洛老板却似看穿了她的心思般,轻声道:“我上一任的老板,生意做得很大,真的很大,但也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之中……知道快乐水的价格为什么那么低吗?”

南小姐two下意识道:“因为它将所有的成本都压榨到了极限……但也正因为如此,产品才能够用最低的价钱出售……”

“但以它的销售量,它并不是世界上最赚钱的公司,对吗。”

“这……”

洛老板摇摇头,轻声道:“基本上,在我看来…客人如果没有在真正满意的情况下支付报酬,我们显然亏了的。”

南小姐two若有所思。

洛老板站起了身来,将手中的教材随手放在了她的面前,“这个给你,或许对你有用。”

她将教材给拿了起来,翻开第一页就看见了【高扬】的名字……而这本教材,赫然是一本生物课的教材。

【高扬】……生物老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