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六章 月光

第六十六章 月光

类似于改变光线的折射率从而达到隐藏的目的……【逆五行】所谓的普通模式,其实也相当的离谱。

“……后来,初代的大祭将凶兽残留的魂魄封禁在积雷山上,并且兴建【玉神社】,世代镇压凶兽的邪灵。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哦…啊?”南小姐one此时眨了眨眼睛,下意识道:“你喜欢喝快乐水吗?”

【逆五行】瞬间七百二十度旋转胜利冲锋。

有些眼冒金星的南小姐one连忙说道,“【玉神社】的来历吗,我听见的……那这只九头妖兽叫什么,你还没说呢。”

【逆五行】这才平缓了起来,只听见红孩轻哼了声,“九头相柳。”

“相柳?”

“不错。”红孩想了想道:“听我娘说,九头相柳是远古时代的一种可怕的妖兽,本应该已经在修炼文明初期的大乱当中,被天尊们镇杀了才对。这只在火云地区出现的九头相柳,血脉并不纯净,很有可能是通过返祖血脉才进化而成的。但即使如此,也需要【玉神社】世世代代镇压,这种远古时代的凶兽血脉的可怕,可见一斑。”

南小姐one道:“玉玲珑为什么要引诱古泽进入邪灵的封印之洞?”

红孩摇了摇头,“我和那个女人不熟,甚至连一次正式的交谈也没有……她看人的目光,很让人不舒服。”

南小姐one想了想道:“我们假设,假设玉玲珑一开始引诱古泽的时候,并不知道古泽体内的【冥河】血脉,而后来才发现的,所以才改变了注意——那么,她原本的打算会是什么呢?”

红孩沉吟不语,只是一个劲地看着【逆五行】的屏幕。

屏幕中,只见一个少年此时正在月色之下,以颇为不俗的速度前进着——这少年人,赫然就是古泽。

南小姐one也看了眼,“这家伙明明才大病初愈,身体亏得不行,没想到脚步还挺快的……这都快要跑出市区了。”

红孩道:“古泽在速度上有着很强的天赋,和我组队打战场的时候,几乎包揽了所有探查的工作……他的速度,在火云高无人能敌。”

“连你也不行?”南小姐one索性将节奏带起。

“术业有专攻。”红孩冷哼了声,“我不需要靠速度取胜,我只要将靠近我的敌人焚毁就好了。”

“奇怪。”南小姐one忽然嘀咕了声。

“奇怪什么?”

南小姐one想了想道:“既然说古泽的速度冠绝火云高所有的师生……那么,当初他在战场的时候,为什么没有逃出来?我看了一下相关的报道,事故发生的时候,除了古泽之外,也有好几个小队同样受到波及,虽然不是处在同一个地方,但那几个小队的人也有人成功逃离了……唯独速度最快的古泽,运气这么差吗?你看,就连小虎老师这种纯肉的战士,都跑得掉不是?”

红孩道:“据说,当时是因为古泽为了救人,所以负伤了,错过了逃走的最佳时机……至于李健仁,事故调查报告也说了,他当时看到了这一幕,本来是有心想要救援的,只可惜没能赶上,他没有坚持到最后,提早放弃。”

“提早放弃?”南小姐one目光转了转,“你相信吗。”

红孩淡然道:“他既然这说,那么到底有没有见死不救,只能任凭所有人心中去量度。”

“但你也放任王巴丹后来在学校一直报复他,不是吗。”

红孩淡然道:“我不是圣人,巴丹是我的朋友,当时的她状态也很不好,如果没有一个宣泄的对象,她也会毁掉的。”

“这样你就没有负担了,对吗。”南小姐one索性继续带着节奏。

但出乎意料的是,这暴躁的女孩这次竟是没有生气,反而是冷漠地道:“我为什么要有负担,用你们所谓大人的经验,世故,还有比我更多的认知来批判我吗?对不起,我真的不如你们经历多,我所想的,我所思考的,也仅仅只能支持我这样做而已……如果你不是所有事情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如果你不是全知全能,你有什么资格去评判一件事情?没有,所以……只能主观臆测,对还是错,交给时间来验证吧。”

“错了怎么办。”南小姐忽然问道。

“错了我会补救。”红孩想也不想便回应道。

“有些事情,即便是补救也只是无补于事,时间抹不平伤口。”南小姐one摇摇头,她觉得这句话可以拿满分,自己已经是合格的人生导师了。

红孩直接道:“因为无补于事所以就不去补救了吗。”

“你可以选择一开始就不去做。”南小姐的节奏已经歪到了天上。

红孩直接冷笑道:“那么,你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你,为什么还要出生?”

“为了遇见你呀。”南小姐one轻声说道。

火云的大小姐瞬间打了个寒颤,强忍着一脚将这人踢下去的冲动——关键是,这女人现在还是用着【方法医官】的模样。

这TM谁顶得住!

于是【逆五行】瞬间翻转,同时关闭了乘坐吸纳系统……南小姐one眨了眨眼睛,欸,这天怎么倒过来了?

“咦……卧槽?”

这种从高空下坠的体验实在太有感觉了……可惜身边没有梅丹佐牌的救生圈。

……

开什么玩笑。

堂堂它子世界学院派的魔女,怎么可能摔死——落地,满分,多谢!

四周树影苍深,寒鸦起伏,隐约雷鸣……此地,已经是积雷山的山腹之中。

相传积雷山曾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道的天雷降下,雷声千年不散,藏在山中,因此积雷山上,妖邪辟易,自带驱邪光环。

【逆五行】也此时也缓缓地降落下来……屏幕上,少年古泽的身影,正在迅速地往山顶神社的方向奔去。

“不阻止的话,古泽就要抵达封印之洞了。”南小姐one冷不丁提醒说道。

但见红孩此时却皱起了眉头……她甚至将手指抵在了唇边,随后吹响,口哨的声音传出,颇为响亮。

南小姐one不禁皱起了眉头,她知道发生了一些状况了。

“龙五不见了。”红孩此时正色说道。

“那个带着墨镜的光头?”南小姐one不禁怔了怔。

红孩道:“龙九说,龙五提早来了【玉神社】,方才我向龙五发出了信号,他如果听到,不可能不出现。除非,他不在这里,又或者……”

“没办法回应你……”南小姐one也皱了皱眉头,“龙九怎么说?”

也不知道这龙九小姐是自闭了还是有所忌惮的关系,明明是隐藏在红孩附近的,但却死活装着人不在的样子……南小姐one也懒得说破。

毕竟装了一波的余韵还在。

“龙九说……”红孩露出了一丝倾听之色,“龙五确实有来过,但她目前也察觉不到龙五的气息……”

“这事情有些诡异啊”南小姐one搓了搓下巴道:“大小姐,你要不喊你爹或者你娘,出动个百八十支的部队,比较稳当一些?”

“走吧。”红孩却淡然说道:“我会保证你安全的……【玉神社】的事情,我暂时还不想让我娘知道。”

“你就这样有信心?”南小姐one顿时眯起了眼睛。

这小妞似乎对自己的实力有些自信过头——但很快,南小姐one便发现,她有些小看了这丫头的心思。

准确来说,红孩没有惊动牛大广与铁罗刹,但却请来了一个外援。

“叔叔,出来吧,我要上山了。”

南小姐one顿时眨了眨眼睛,便看见了一张毛茸茸的脸,如鬼魅似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孙明!

火云【极乐净土】酒吧的老板。

孙明出现的太过的诡异了,以至于让南小姐one本能地后退了几步,怕死的本质瞬间暴露——可恶,这家伙十个龙九也比不上!

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沦为计量单位的龙九,此时也一样全身紧绷,精神高强度集,甚至还屏住了呼吸。

……

夜色下的孙明眼睛忽然眨了眨,眼眸內闪过一抹金光……它此时指了指后撤的南小姐one道:“你怎么还带着这团家伙?”

红孩直接上前道:“她是我朋友……至少,暂时是。”

只见孙明狐疑地打量了南小姐one一眼,旋即皱了皱眉头:“我不是告诉过你,未成年过了十二点就不要压马路的吗。”

“叔叔,这件事情只有你能帮我了。”红孩正色道:“古泽他…是巴丹喜欢的人,他现在碰到了一些麻烦。”

“别跟我耍心眼。”孙明却耸耸肩,随手敲了敲红孩的脑袋,道,“你同学的死,我虽然有一丢丢的责任。不过,我也说了,凶手我会给你找到,但也仅此而已……可不代表,别的乱七八糟的人际关系我也要管,别说只是你同学的男友,就算是你同学的劳资来了,我也是这样说的。”

“这件事,似乎与【玉玲珑】也有关。”红孩冷不丁道。

“怎么跟骚狐狸扯上的?”孙明不禁挠了挠脑袋,一副碰到了麻烦事的模样。

“边走边说。”红孩直接拉着了孙明的手臂,“龙五好像也在这边失踪了。”

“欸,你这孩子。”孙明摇摇头,又怪叫了声:“你喊我出来,你娘知不知道的?”

“怕什么!她又不会找你!”

“一般不会找我是没错,关键是,她一旦来找我,我顶不住的呀?”

这是什么奇怪的发言……仿佛嗅到了八卦味道的南小姐one,这会儿又不怕死了,硬上!

……

……

过了晚上十二点,自然有过了晚上十二点的精彩。

一群凯迪阿克的车主,这会儿正在出发,他们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就算是家中的母老虎杀出来了,也阻挡不了他们的步伐。

碰——!

领头的飞车,却在此时被什么东西砸到了似,竟是一头往地上撞去!众人一阵的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才稳定了下来,降落在地上。

“发…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不知道,突然一道白光出现,然后就……我好像撞到人了?他自己突然掉下来的!”

只见不远的地方,此时正趴着了一道人影,一动不动。

“该不会…撞,撞死了人吧?”

“看…看看?”

几名凯迪阿克的车主,此时只好鼓起了勇气,相互推搡着,缓缓地靠近到了那趴在地上的身影……走进了。

竟然是一个穿着白色袍子的光头。

肇事飞车的车主咽了口口水,试探性地伸手拍了拍这白袍光头男子的肩膀,对方竟是毫无动静。

“完了完了,没想到我出来玩这么多年都没有出事,这次居然是因为撞死人进去的……”

猛然,地上趴着的白袍光头男子,浑身都抽搐了起来,如同诈尸了一般。

白袍光头男子,先是一只手臂猛然竖直举起,随后身体一躬,腰便抬了起来……脸,光头的脸这才扭了过来。

估计是摔得太严重的关系,五官都已经凹了进去,但他却露出了一抹笑容来。

“鬼啊!!!!”

便见几名凯迪阿克车车主拼命地跑回了自己的飞车之中,二话不说就冲天而去……白袍的光头男子此时张了张口,最终没能说些什么。

他缓缓爬起了身,扫了扫身上的灰,紧接着捂住了自己口鼻……涨气,五官瞬间复原……除了身上的白袍有些脏之外,毫发无损。

他随后看了看四周的五光十色与高楼大厦,随后摸了摸自己的光头,露出了一抹疑惑之色,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忽然,光头男子摸向了自己的衣服,似乎要找什么似的。

“东西呢?”

未能在身上找到东西,光头男子不禁露出了一抹紧张之色——还好,他看到了要找的东西,就掉在了不远的地方。

一个长条形的盒子。

光头男子二话不说就提起了袍子,小跑过去——但就在此时,一道身影猛然飞出,随后重重地砸在了那长条形盒子之上。

白袍光头不禁眨了眨眼睛,只见那砸在盒子上的家伙,满口鲜血,脸青一块紫一块,浑身抽搐,似乎是被打的……

“你只死閪佬,着红鞋勾二嫂,打大佬又烧老母,执你两锤就冇晒反应,噗你啊莫啊!”

只见一胡须男子,盘着手串,骂骂咧咧。

地上躺着的男子还在吐血,白袍光头此时却忽然打了个激灵似的,看着盘着手串的男子便提腿走了过来。

“悟净!悟净你原来在这里!为师找你找的好苦啊!悟净!我们不要再分开了好不好!”

一身白袍的光头,双手直接握住了胡须男子的双手,眼泛泪光。

胡须男子愣是张了张口,好一会儿才浑身打了个冷颤,“边个閪仔话我知,呢个光头佬系边个?”

“母鸡啊,暴龙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