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七章 端倪

第六十七章 端倪

“傻强!傻强你死哪去了……傻强!”

威风凛凛的暴龙哥此时就站在了自家桌球室的楼下——被揍了一顿的够勾二嫂的二五子此时还躺在地上吐着血。

这本来应该真是很威风的一幕。

但暴龙哥的手臂这会儿正被一名穿着白色袍子的光头青年死死搂着——划重点:搂住。

“什么事,老大!”

只见满脸横肉的一名壮汉此时健步如飞地走来,手上还端着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碗仔翅……傻强!

“什么事?”暴龙哥当场就抿着嘴扬起下巴,手指有劲地伸出,“这个光头佬一直占我便宜摸我胸……你瞎啊!还不把人给我拉开?这点小事,要老大做的吗!”

“好的老大!”

傻强瞬间将手中的碗仔翅仍在了地上,随后鼻孔喷气,又捏起了衣袖,双手便直接扶在了光头青年的腰间!

腰马下沉,行人道上的地砖瞬间爆裂……可即便如此,傻强愣是无法将光头青年拉开半分。

“报告老大,拉不开!”

“……”暴龙哥顿时一怔,只见他眉头一皱,二话不说便一拳轰向了身边搂住的光头青年。

仿佛有一头真正的暴龙在这瞬间咆哮般,咆哮声竟是瞬间震碎了附近街道的玻璃……拳头,直接轰在了光头青年的脸上……KO!

光头青年身体瞬间旋转了几百度飞出,鼻血撒长空。

“抽我水?下次无俾我见到你啊,扑街!”暴龙哥吁了口气,骂骂咧咧地走了。

不料才走两步,大腿就已经被人抱着……那个白袍的光头青年。

暴龙哥浑身打了个冷颤。

只听见白袍光头青年此时一脸哀怨地道:“悟净你又打为师了,你不是答应过为师,不打我了吗?”

暴龙哥抬腿挣扎了几下,愣是没能挣脱开来,他下意识地看着一众的小弟,伸手在自己的脑袋前画了几个圈圈。

众小弟纷纷摊手。

暴龙哥抿了抿嘴巴,正打算做点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小弟忽然喊道:“老大,巡警过来了!”

暴龙哥:“还愣着做什么,还不把这个二五仔抗上去!”

小弟连忙屁颠屁颠地跑到了那穿着红色皮鞋的二五仔身前,将人扛起——扛起人的时候,却见地上有一个长条型的盒子。

他好奇将盒子捡了起来……感觉这盒子是能够打开的。

可就在此时,一只手掌却突然伸到了盒子上,将盒子拿走……小弟眨了眨眼睛,只见那一只死缠着暴龙哥的光头青年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是我的,多谢施主了。”光头青年微笑着说道。

“哦…”小弟下意识道:“不客气。”

“那我先回去了,施主。”光头青年再次微笑着道,很是有礼。

“哦…好。”

于是,就在众人,以及暴龙哥目瞪口呆之下,白袍光头青年再一次走到了暴龙哥的身边,然后趴在了地上……又抱了上去,哭哭啼啼,“悟净啊!!你不要离开为师啊!!”

眼看着光头青年怎么也甩不掉,傻强只好上前问道,“老大,这…这怎么办?”

“还不抬我上去?”暴龙哥顿时翻起了白眼。

“抬?”傻强怔了怔,随后向后大声道:“老大说,抬他上去!抬!”

“噗你啊莫……”暴龙哥叹了口气。

为什么呢……为什么他收了这群小弟呢。

……

……

积雷山,【玉神社】地域。

“何人胆敢夜闯神社,速速退去!”

叱喝的声音响起,便看见上山的楼梯之上,几道身影在黑夜之中穿梭而出,等到月华洒落,才看清楚是四名身穿着灰色神社服装的巫女。

年纪应该都不大。

只是几名女巫此时统一手持弓箭,整齐划开,对准了正在上山的红孩几人,显得是训练得相当有素。

孙明此时侧头打量了红孩一眼,忽然问道:“你打算怎么上去?硬着来还是给骚狐狸留点面子。”

红孩淡然道:“按叔叔你喜欢的来就好。”

孙明顿时轻笑了声,“这四个应该是骚狐狸座下的镇山巫女了,我陪她们玩玩,你自己先上去吧,我随后到。”

“好。”红孩没有过多的迟疑,一点头,人便瞬间冲向了高处。

“幸苦了,孙老板。”南小姐one还是很有礼貌的,打了声招呼之后,也快步地追上了红孩。

至于龙九,则是在暗处,静悄悄地离开了。

四名镇山巫女却由始至终都没有去阻止……不是她们不打算阻止,而是因为她们浑身上下都被一股可怕的气机锁定,轻微的动作,仿佛也会导致万劫不复。

一滴冷汗,从领头的镇山巫女的鼻尖冒出,却见孙明此时还是随意地站着……忽然,这位领头的镇山巫女沉声说道:“孙先生,我家祭主与你向来河水不犯井水……你这是意欲何为?”

孙明却咧着嘴轻笑了声,随后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你说,以她的速度,这会儿去到哪了?”

几名镇山巫女不禁怔了怔。

她们早就认出了孙明来……毕竟在火云市里,没有哪个猴妖有这么大的胆子——除了就连祭主也忌惮的孙明。

可让几名镇山巫女不解的是,孙明本应能够轻易冲破她们的封锁……但它竟然在这里慢了下来。

仿佛是有意,在这里浪费时间一样。

领头的镇山巫女心中闪过诸多的念头,黑着脸道:“孙先生,请速速将那位大小姐带走,今晚的事情,我们可以当做没有遇上……祭主目前不在山上。”

“骚狐狸不在?”孙明随即轻笑了声,“那正好……正好我还没有玩过镇山巫女呢。喂,你们见过孙爷爷我的大棒吗?可能有些粗,你们要忍耐一下呐。”

“呸!没想到传说中的斗战太子候选者,竟是这样粗鄙无礼的家伙!”一名镇山巫女直接啐骂了一口。

“你们是不是搞错什么了,我本来就是捞偏门的啊?”孙明却面无表情道:“还有一件事,我不太喜欢别人提起斗战太子的事情。”

面对着孙明虽未曾动,但却越发暴戾的气息,领头的真山巫女不禁皱起了眉头,旋即低声与身边的巫女道:“快通知祭主。”

才刚说完,领头的镇山巫女便冷喝了一声,手中的长弓往天上射出一箭,“结阵!”

“刚吃了夜宵,正好消消食。”

孙明手掌自耳际处缓缓拉开,只见一根金红金红的长棍,缓缓拉出。

……

……

“那家伙,没问题?”

箭光冲天而起,南小姐one此时眺望了一眼……这会儿,整个积雷山在她的感官之中,仿佛是【活】过来似的,能量正在不断地流动集合。

而且,并不弱。

【苍蓝】这个修炼文明很古怪,最弱的不过普通人水平,下限极低,然而随着一阶一阶的攀升,掌握修炼之法的人类与妖族,会经历好几次的脱变——似乎每次都是几何级的提升。

这是一个下限极低,同时上限有极高的古怪世界。

根据【苍蓝】文明对于初代修炼者中的那些天尊的描述,其威能甚至已经不是一般的次元虚空强者可比。

关键是这些天尊们,还在子世界的范畴之中。

“放心吧,镇山巫女应该还奈何不了叔叔。”红孩笃定道:“只是看他到底愿意拿出几分的实力了。”

南小姐one想了想道:“听说这个孙老板,和你爹娘从前都是【斜月山】的学生……是天尊的亲传?”

红孩摇摇头道:“这只是外人夸大而已,【斜月山】的天尊早就已经不收学生了,他们都只是再传弟子,听我娘说,叔叔是后来才上山的,不过他天资好,赶上了众人的进度,最后还提前毕业,刚毕业的时候,叔叔就已经有超越者的实力了。”

南小姐one却忽然道:“到了……是这里了!”

红孩顿时皱起了眉头,看着四周的环境。

她们已经在古泽的梦中记忆见过了一次【玉神社】山后的封印之洞……对于四周的环境自然记忆犹新。

此时,红孩忽然走前了几步,走到了一棵桃树之下。

只见桃花树的树干上,被人用尖锐物刻上了一个特殊的记号——刚刻不久。

“这是什么?”

“这是龙五留下的记号。”红孩沉声道:“这个记号,表示前面有危险……那是,古泽!”

红孩伸手一指。

只见少年古泽此时已经走入了封印之洞前的水潭中——但此时古泽并没有更进一步,而是仿佛丢失了魂魄似的,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不能让他进去。”红孩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龙九!”

一声喊出,便见水潭的边缘处,突然出现了几道细长的影子……影子入水,如同水蛇般,迅速地游动到了古泽的身边。

红孩此时却又道:“先别拉回来!”

影子瞬间停下,但却虎视眈眈。

南小姐one好奇地问道:“你想做什么?”

红孩沉吟道:“他根据混乱的记忆才来到这里……或许,他能想起更多。我要知道,【玉玲珑】到底打算做什么。”

南小姐one眨了眨眼睛。

忽然,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掏出了手机……先是自己对着镜头摆了出了剪刀手的模样,接着才对准水潭的方向。

“你…你做什么?”

“先拍下来嘛,以后研究研究,不要在意哈!”她随口应了一句。

……

与此同时,【店铺】里。

南小姐two忽然屁颠屁颠地跑到了洛老板的身边,将手机双手递出,笑吟吟道:“老板,要看片吗?!现场的哟!”

片……没什么问题。

洛老板确实也有看的兴趣——大概比他自己开无限小电视要节省一些,另外……全新的感觉?

可为什么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呢?

“你说,里面封印的邪灵,是九头相柳的残魂?”

“红孩是这么说的。”南小姐two怔了怔,下意识道:“有…有什么问题吗?”

只见洛老板随意一笑道:“在003号的时候,我也碰到过一只相柳。”

“003?”南小姐two不禁张了张口,总感觉老板这话另有所指……等等,火云市里,不是已经出现了马警官了吗?

火云……难道对应的就是003的新禁魔都市?

正自沉思间,南小姐two忽然听到了【啵】的一声……是开瓶子的声音——她不禁眨了眨眼睛,只见女仆小姐这会儿正忙碌着。

女仆小姐居酒屋,开张。

“主人,您的盐水毛豆,请慢用。”

好嘛,这才是看片的正确打开方式?

……

……

一缕轻烟缓缓喷出……散开,蜿蜒的上山楼梯里,只见一名妖娆的女子正在缓步走上……停下。

停下的地方,四名镇山巫女这会儿正被吊挂了起来——裙子也翻下了的那种。

也不知道是恼羞成怒还是倒吊充血的关系——反正脸红着。

台阶上,孙明正懒散地躺着……掏着耳朵,当看见妖娆的女人上来时候,才来了精神似的,坐了起来,“看来没有白等。”

妖娆女子目光从四名羞愧难当的镇山巫女的身上是收回,看向了孙明,淡然道:“以大欺小,这不合规矩吧。”

“骚狐狸,你对红孩出手,就合规矩了?”孙明嗤笑了一声,“这本来是老牛的家事,我也不方便过问……可是大人的事是大人的事情,落在小孩子身上,算几个意思。”

“十六,不小了。”妖娆女子眯着眼轻笑了声,“我像她这个年纪,已经要主管神社。”

“打个商量如何?”孙明忽然说道:“我不管你打算做什么,不要扯上小孩子就行。”

“哦?”妖娆女子有趣地笑了笑道:“怎么,你说想说,孩子是无辜的?”

孙明却摇摇头道:“老牛才是最无辜的。”

妖娆女子轻哼了声,旋即叹气似的道:“牛大广,要是能有你一半的担当,或许……还不错。”

“你没有真正懂他。”孙明去吁了口气,目光有些飘……飘向了九十九层的【平天】大厦,“老牛他,还是很勇敢的。”

“他?”妖娆女人顿时发出了一声不屑似的冷笑。

孙明淡然地道:“老牛…是见过天魔还能活下来的家伙。这一点,我就比不上他了……”

“天魔……”妖娆女子脸色微变,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这个出身复杂又神秘的家伙,不可思议道:“牛大广?”

……

……

【平天】大厦,九十九层。

“老板,来抓我嘛!我在这里呢!”

“我要入道了!”身高一米几的牛大广此时脸色红润,哼哼哈嘿,“我又入道了!来了来了,有感觉了!哦哟……”

砰——!

特制的防弹玻璃瞬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裂口,只见刚刚入道的牛大广瞬间脸色煞白,径直地往女秘书的身后躲去。

“快……快!保护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