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九章 火云大祭(2)

第六十九章 火云大祭(2)

越深入洞穴的内部,一股不舒服的感觉开始在南小姐one身上蔓延开来。

这不禁让她暗自警惕,她的黑魂之躯几乎能免疫物理方面的攻击,唯独这些精神层面的侵入防不胜防。

“老板,这个洞穴里面,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作为一名刚刚出道的播主,南小姐one此时十分及时地如实反映自己的感受……只可惜洛老板没有给她刷几百份升级材料礼物,不然她是愿意被榜一老板为所欲为的。

“能坚持吗,不能坚持的话,可以退回。”

洛老板的话适时地在她的耳边响起……这让南小姐one不禁有些诧异。

老板会管黑魂的生死吗?

理论上应该不至于,毕竟因为有约柜命灯的存在,黑魂死了就死了,又不是消户……换做是她自己在老板的这个位置上,大概是愿意用黑魂去躺危险的。

“影响不大,我还可以。”南小姐one暗自沉吟了会,“情况不妙的话,我会撤的。”

她是苟,但目前的状况还没有真正触发她苟王的天线——只要是这洞内诡异的气氛侵染,让她颇有些在意。

虽然十分的薄弱,但却也有着那么一丝【店铺】对客人时候的被动诱惑的感觉。

……

很快,南小姐one就已经抵达了尽头。

这一路上除了诡异的气氛侵染之外,并没有更多的危险……【龙五】是从这里走出的,但南小姐one此不好判定【龙五】到底有没有真正抵达尽头。

【龙五】的状态有些不正常,像是中毒,又像是被控制了般,应该与洞穴通道的侵染有关——很明显,【龙五】并没有黑魂之躯的强大抗性。

“老板,你看!”

自拍杆此时高高举起,手机的镜头直接对准了封印之洞尽头深处的一座巨大的雕像……雕像,赫然是一只九头凶手,九个脑袋或是狰狞,或是暴戾,栩栩如生般。

“九头相柳就长这种模样?”南小姐one此时微微张了张口,下意识道:“这有点像是我从前在一个神话子世界见到过的,一种叫做海德拉的海兽……”

“南小姐,可否靠近些。”洛老板低声问道。

“我试试。”南小姐one点点头,随后小心翼翼地往那巨大的九头凶手雕像走去。

九头凶兽是面向着入口方向布置的,虽然九个头颅的方向不一,但南小姐one却有种感觉,这九头的眼睛,仿佛都往自己身上看来。

“这里有一个水池。”南小姐one已经走进,观察着四周道:“老板你看,这水池之中,种了很多黑色的植物……枯了?”

九头凶兽雕像,就耸立在一方不大的水池中央——然而此时,水池內却布满了已经枯萎了的水性植物。

……

与此同时,【店铺】内,女仆小姐却忽然若有所思地看向了直播的屏幕,稍稍诧异道:“好像是黑色的莲花。”

“黑莲?”此时作为人肉手机支架的南小姐two不禁眨了眨眼睛,好奇问道:“优夜小姐,你知道这是什么?”

女仆小姐却稍稍摇头:“植物的种类太多,而且无时无刻都会有变种出现……不过黑色的莲花,比较罕见,或许可以带一些根茎回来。”

南小姐two顿时表示1号已经收到。

不料就在这个时候,洛老板却突然将手伸了过来,南小姐two不禁瞪大了眼睛,只见洛老板的手似乎要往自己的脸摸来板。

——老板你要干嘛,女仆大人还在咧……我不想死啊!

——等女仆大人睡了你才来行不行?

手……手指,最终轻轻地抵在了她的眉心之间。

南小姐two小嘴微张,目光悄悄瞄向了女仆小姐,发现她并未在意似的……只不过拿了一柄锋利的厨刀,将什么东西剁碎……好像是生鱼片。

刺身不是切的吗,为什么要剁!!

“老板,您这是?”她小心翼翼问道。

“我想感受你感受的。”洛老板却随意说道:“你去,触摸一下水池的植物,还有雕像试试。”

“南小姐,要小心些。”女仆小姐轻声道:“可不要碰到什么东西,引起什么奇怪的感受呢。”

微笑。

——我TM在那种地方能有什么奇怪的感受?

……

……

——所以,我这是被老板附身了……之类?

南小姐one怔了怔,老板的这句【感受你感受的】,放大了说,可以是体验她的一切……放小了说,单纯只是触感之类。

听说女性获得的感受通常都比男性多出许多,所以男性一般很少有体感的快乐,只要大脑的冲动与愉悦。

老板的玩法已经这么高级了嘛……

“老…老板,你感受到了吗,我的…感觉?”南小姐one不禁试探性地问道,她下意识地夹了夹双腿。

“很清楚,你继续就好……这里的东西,不会伤害到你。”洛老板随意道:“奇怪的动作也不要做。”

“哦哦…好!”

有了老板的保证,南小姐one瞬间就没有了所有的顾虑,二话不能说就踩入了水池之中——这水池在洞穴的深处,长久以来都是低温的状态,但却也只是冰凉而已,并没有带来什么。

她走到了其中一株已经枯萎了的黑色植物之前,撕开了几片叶子,随后又将根茎拔了……往身体里塞了进去,这才往中央的雕像走近。

当南小姐one的手掌按在了雕像身上的时候,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从雕像里逸散了一些,稍不注意便消失不见。

好一会儿,南小姐one才道:“老板,可以了么?”

“这里面的东西,已经没有了。”

“没有了?”南小姐one不禁怔了怔,“老板,你是说,邪灵已经不在这里了……难不成,真的附在了【龙五】的身上?”

“他应该只是被残留的邪念影响,然后被水池之中种植的东西侵入了。”洛老板沉吟着道:“这里面的植物,并没有全部枯萎,还有一株是活性状态的,另外还有一株,才刚刚凋零……是并蒂花,在雕像的左手边,你拨开看看。”

按照老板的指引,南小姐one很顺利地在一片枯萎的东西里面,发现了一株并蒂生长的的植物。

“真的是黑色的莲花欸!黑色并蒂莲?”南小姐one此时好奇地打量着那朵还带有活性的黑莲。

花瓣已经彻底绽放,莲蓬也已经完全外露……然而莲蓬之中竟没有莲子,反而是肉眼看见地,竟是能够看见一个如同婴儿般的灰色光头小人,此时正盘坐在莲蓬之上。

需要放大镜,所有有了放大镜……南小姐one此时用放大镜靠近着观察着小小的灰色小人,只感觉无比的神奇。

猛然!

莲蓬上的灰色小人儿,竟是突然睁开双眼——只有黑眼珠子的双眼!

它甚至裂开了嘴巴,露出了恐怖的笑脸!

也是在这刹那之间,灰色的小人儿竟是突然飞出,直接撞向了南小姐one的身体……一触,即融入!

小人融入她身的瞬间,南小姐one脸色直接剧变,只感觉一股痛苦蔓延全身……她下意识地抓紧了自己的心脏位置,痛苦得直接跌入了水池当中。

水池此时开始在她跌入的地方沸腾,大量的气泡冒出……猛然,南小姐one的手掌自水池之中伸出。

她一些子坐了起来,随后脸容扭成了一股,紧接着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狂咳了几声之后,似有什么东西从体内吐出。

她摸了一把嘴巴,抓起吐出的东西看了眼……依然还是那灰色的小人儿,但此时却像是个小恶魔似的,正在疯狂咆哮,一点也不可爱了。

正当她要将这小人直接掐死的时候,洛老板却示意她将小人儿带回,并且给她空投了一个小瓶子。

握住已经装有了小人的瓶子疯狂地摇了好几下之后,南小姐one才缓缓地吁了口气:“老板,这玩意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可以侵入我的身体?”

“它有些特性。”洛老板沉吟的声音响起:“与构成你们身体的材料类似。”

“异体之源?”南小姐one瞬间惊愕。

洛老板此时却道:“雕像上应该还少了什么东西。”

南小姐one怔了怔,再次仔细地观察着九头凶手的雕像……忽然,她跳上了其中一只脑袋上,发现这颗脑袋的顶端位置,有一处凹槽似的地方。

仿佛曾镶嵌了什么,然后又被人挖走。

“可以离开了。”洛老板此时直接说道:“水池已经没东西,至于这里残留的邪念,不用管它,过不了多久也会自动散去的……幸苦了你,南小姐。”

不客……气。

洛老板的手指已经收回。

洞穴内,南小姐one眨了眨眼睛,扬起眼睛,手掌轻轻地揉着自己眉心的位置,嘀咕道:“多呆一会也可以的嘛……”

……

……

全速奔跑。

虽说身上带着红孩与古泽,影响了自己的速度,但……【龙九】不禁皱眉地看了看身旁——那个奇奇怪怪的符师竟然跟了上来。

尽管是一副拼了命才好不容易跟上的模样。

“后面的那只到底是什么玩意?”阿星此喘着大气急忙问道:“为什么要追杀你…你们?”

“比起这个,你难道不应该先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

阿星想也不想,直接指了指被【龙九】扛着的古泽道:“我又不是跟着你来的,我是跟着他来的。”

红孩一直清醒的,这会儿不禁皱眉道:“你是什么人,你与古泽有什么关系?”

阿星飞快地道:“什么关系也没有,我只是受人委托到医院调查一些事情而已……我不就上了个厕所,随便在医院食堂吃了顿饭,还没有喂楼下的小猫咪呢,这家伙就忽然跑出去了。我能怎么办,我只能跟着了啊,跟着跟着,就来到神社这里了。”

“谁委托的你?”红孩再次皱眉。

“西门卡,火云市最落魄的私家侦探就是他了!”

红孩不禁狐疑,她倒是有听说过马厚德提起过——主要是见马厚德似乎对于凶杀案不是很上心的样子,所以不断地电话轰炸他……他才不情不愿地说已经交给了一个很值得信赖的人。

“你恐怕,不仅仅只是跟着古泽那么简单吧?”【龙九】此时却冷笑了声,“你如果只是跟着他,我为什么一路上没有发现你?”

“你是谁,很厉害吗?”阿星嗤之以鼻,“再厉害,还不是一样在跑路?”

【龙九】却只是冷笑了声……冷不丁手掌如毒蛇似的伸出,一把抓住了阿星的衣领,将他往身后的九头凶手虚影扔去。

“卧槽!你个小垃圾,你玩不起,你搞偷袭??”

【龙九】并不在意,随意地看了一眼,她这一扔的力度并不弱……而符师的体质一般也比较孱弱。

骂骂咧咧中,阿星的身体已经快要撞向九头凶兽虚影处……那身躯处于虚影融合的【龙五】此时脸露狰狞之色。

只见九头凶兽虚影的身躯位置,竟是猛然竖立……一张藏在了身躯腹下的可怕血盆大口猛然张开,仿佛就等猎物自己飞入口中一般。

眼看着自己即将要葬身,阿星不禁眉头一皱。

猛然,他身体一翻,随后将衣襟直接拉开……衣服的两侧,赫然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奇特符咒!

“临!”

仿佛口吐真言般,那些符咒纷纷激射而出,每一道的符咒都爆发出了一团金光……一共一百零八道的符咒激活。

“镇!”

一百零八道的符咒在夜空之下组结成了巨大的圆环,里里外外合共三层,随后往九头凶兽虚影直接压下!

这符咒力量所组合的光环,竟是犹如大山般,硬生生地将凶兽身体压了下去!

与此同时,阿星手指再次夹着了一张符咒,高高举起,随后一挥而出。

“诛邪!”

轰隆——!!

积雷山上,突然一道雷光闪烁……仿佛已经牵动了这山中雷音,这一道雷霆的威力大的可怕!

只见一道耀眼的白光闪过,九头凶兽虚影仿佛已经淹没了般。

……

树木毁灭,虚影消失,唯独只剩下【龙五】生死不明地躺在了一处焦黑的土坑之中……阿星缓缓地落在了地上,拖鞋踩在了地上,脚指头搓了搓,舒服了似的吁了口气。

随后他手掌摊开,只见那一百零八张的符咒,竟是纷纷地往他的掌心之中飞回。

红孩已经被这雷霆的威力惊到了…更是被这邋遢的符师吓了一跳!

【龙九】则是怔了怔,旋即沉吟道:“九天镇妖雷霆大阵……你是云星河,那个陨落的天才制符师?”

“……你TM的才陨落!你全家都陨落!”阿星顿时破口大骂,“劳资我这是退隐江湖!”

“你真的是云星河?”【龙九】再次皱眉,摇摇头道:“那个玉树临风的云星河……不!你不是他,云星河不是卷毛的。云星河的笑容能治愈人,你……说!为什么要冒充星河大大!”

阿星那根从不掉的烟,这会儿愣是掉了。

这……这女人,不对劲!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