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章 火云大祭(3)

第七十章 火云大祭(3)

“龙五!”红孩此时快步往那焦黑的土坑之中走去。

【龙九】也暂时顾不上阿星的来历,警告似的盯了他一眼之后,闪身到了红孩的旁边。

阿星原地愣着,颇有些摸不准脑袋的模样——不过,他很快便将目光投放到了古泽的身上……于是,他便也来到了古泽的身边,随意地踢了两下,看人死了没死。

不远处,红孩已经靠近到了【龙五】的身边。

【龙五】此时气息十分虚弱……但只要还没有死透,以【平天】集团内部的医疗技术,总有办法能够抢救过来。

“龙五,能听到我说话吗?”红孩沉声问道。

只见【龙五】眼帘颤抖了几下,挣扎似的睁开了一丝,“小…小姐……快……通知老板……【魔头】……魔……”

猛然,【龙五】的脸直接扭曲了起来,只见他身体突然抽搐,随后双手死死地抓住了自己的脖子。

红孩与【龙九】顿时大惊。

便在此时,【龙五】的嘴巴突然张开,随后一团黑雾团子疯狂冲出……那黑雾团子脱离了之后,以极快的速度绕了两圈,便瞬间往红孩的身体撞来!

太快…太突然了!

【龙九】刹那间也反应不及,但手掌已经本能地伸出——与此同时,见又东西往自己袭来,红孩也有了身体的反应。

她头迅速偏移了少许,那黑雾团子一次冲撞不成,过后便直接折转,从后袭来。

啪——!

黑雾团子一些子被什么东西拍中,撞在了地上,随后一只脚掌直接踩了上去……【龙九】回过神来,不禁皱了皱眉头。

只见南小姐one此时正拿着一根一看就是地上捡来的粗树枝,笑容灿烂,“呀,原来你们在这里,真是一顿好找啊,突然就不见了人。”

【龙九】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默默地走到了红孩的面前,伸手挡着,满脸警惕之色……这个油头粉面,姿势怪异的家伙,没准被【魔头】入侵的【龙五】还要威胁些。

“你好意思说,是你突然不见了人。”红孩此时缓缓地站起了身来,不悦地盯着南小姐one,皱眉道:“你去哪里了?”

“人有三急。”南小姐one笑嘻嘻地说道。

红孩再次皱眉……不信,但没说什么,她略一沉吟,便直接指着南小姐one的脚下,“让我看一下,你踩着的东西。”

“这个?”南小姐one闻言,便稍稍地挪开了脚掌。

那黑雾团子的黑气散去了之后,赫然又是一只光头裸身的灰色小人——只不过,灰色小人此时半边身体被踩着,只能无能狂怒。

红孩满脸凝重之色走来,细细察看了会,才正色道:“果然不错,这真的是【魔头】!封印之洞里面,为什么会有【魔头】?”

“魔头……像是骂人的话?”南小姐one此时好奇问道。

红孩道:“【魔头】是域外战场中才会出现的一种危险的物种,来历尚且未知。但是【魔头】能够入侵人体,夺取个体的控制权,从而让人变得暴戾与疯狂……历年来,域外战场上,每年都会发生不少学生被【魔头】入侵的事件。”

“【魔头】不能离开域外战场吗?那么这个是什么?”南小姐one问。

红孩疑惑摇头:“我不清楚,【魔头】在【苍蓝】出现,我还是第一次碰见……或许,有什么方法可以将【魔头】从域外战场带出,只是应该不容易。毕竟每次进出战场,都需要通过传送门的检测……应该不会出现纰漏才对。”

那传送门确实诡异,南小姐one倒是相当的认同这一点——她的钮兵卫1号才刚刚诞生,还没有发光发热,就直接在传送门前销号了。

——可以将封印之洞的发现告知红孩吗?

她心中发问。

——自己把握。

老板的回应,依然还是给予她很高的自由度。

南小姐one不禁心中嘀咕了声……或许老板所观察的不仅仅是世界上所有迷惘的人,也包括黑魂使者。

可能就连女仆小姐,都在老板的观察之中——或许,他甚至连自己也在观察着……自己观察自己吗?

那最深处的心思,谁人知道?

……

“……你说什么,种出来的?”

红孩与【龙九】几乎是同一个表情:不可思议。

南小姐one此时也不废话,手机亮出,片子打开,赫然就是她探寻封印之洞内部时候所拍的画面——甚至,在双生并蒂黑莲的另一株莲蓬上发现了灰色小人儿的一幕,也出现在屏幕之上。

但后面她被【魔头】入侵之后的就没有了。

“在封印邪灵的地方种植黑莲孵化【魔头】?”【龙九】此时不禁脸色大变,“【玉玲珑】到底想要做什么?”

【龙九】此时后背发凉,种植【魔头】这种事情,已经不是普通的与铁罗刹争风吃醋的行为。

“小姐,兹事体大,恕我没有办法帮你隐瞒了。”【龙九】忽然沉声说道。

她不等红孩回应,便拿出了电话,走到了一旁。

红孩只是轻嗯了一声……随后似想到了什么般,连忙从衣袋之中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盒子,拧开。

“这是啥?”南小姐one好奇问道。

“烫伤膏。”红孩淡然道:“效果不错……或许能帮上【龙五】。”

遭雷劈,勉强也算上烧伤的一种?

这小妞怎么还随身带着烫伤膏?

南小姐one顿时眨了眨眼睛,但小小的一盒子并不足以涂抹【龙五】的全身……红孩把全部的烫伤膏都扣完了,也只能勉强涂抹一点伤势严重的地方。

膏药的效果显然足够神奇,只见【龙五】痛苦的神色已经缓解了许多。

红孩顿时吁了口气。

她低头看了眼扣得一干二净的膏药盒子,感受着掌心处的微热……一深呼吸,红孩直接将膏药盒子收好,什么也不想。

“你拍的那些东西,发我手机上吧。”红孩忽然看着南小姐one说道,“如果以后有人问起你,就说是我拍的,你不会惹麻烦……但如果你想要出名的话,我也不拦你。”

——这算是傲娇的温柔吗?

南小姐one耸耸肩,片子随手给发了过去,才指了指不远处的卷毛男子,“说起来,这货是哪里冒出来的?”

“我也好奇。”红孩不禁摇了摇头,“他自己说是马厚德那边的人请来,协助调查凶杀案的……但总感觉有些问题。”

……

“有问题!有问题!”

围着古泽,阿星此时正搓着下巴,时而啧啧称奇,时而嘀嘀咕咕。

“有什么问题?”高质量的南小姐one出现了,上来便自来熟地问道。

“他的神魂居然整合了不少……不应该啊,他经历过什么?”阿星不禁露出了疑惑之色,却丝毫不在意身边有两个陌生人的存在,“他怎么会昏迷的?”

南小姐one道:“这家伙跑到了【玉神社】后面的封印之洞,人倒是没进去,不过收到了一些波及,所以晕倒了过去,算不算经历了什么?”

“封印之洞?”阿星似想到了什么般,皱了皱眉头道:“封印之洞的镇石还在吗?四周布置的符咒呢,有没有反应?”

“这个……要不你看看?”南小姐one又拿出了手机,古泽的那一段她也有拍下来的。

阿星也不客气,捧着手机,蹲了下来,重新点了根烟便抽了起来。

“这人到底是谁呀?”南小姐one悄悄地附耳红孩问道。

红孩摇摇头:“听【龙九】说,好像是以前出现过的一位年轻有为的制符师……但还没有确定。”

“我明白了!”就在此时,阿星一拍脑袋,“我知道古泽的神魂为什么整合过了……他是受到了封印之洞符法的影响。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大概猜到,医院的那个符阵是出自谁人之手了!”

“医院?”红孩愕然道:“什么符阵?”

南小姐one跳过疑惑,直接问道:“是谁?”

阿星此时飞快地沉吟道:“我早该想到了,那个符阵里面,那么多的似是而非手法,分明就是【玉神社】的技法……封印之洞的符法我从前也曾经研究过!这下能接上了……在火云,能够有这种制符功力的,除了【玉神社】的大祭之外,就没有别家了!【玉玲珑】,一定是【玉玲珑】!这一把,我把裤子都押了,也是【玉玲珑】!”

“等等,你先解释清楚,医院符阵的事情。”红孩却一把抓住了阿星。

小女孩的执着让成年人不想要有判头的阿星变得矜持,想了想道:“有人在医院布置了千纸鹤伪装的阵法,目的就是为了镇压他,不让他的主魂魄苏醒过来。”

“什么阵法,不可能!”红孩微怒道:“那些千纸鹤,都是巴丹一个个亲手折的,怎么可能是什么符咒?我亲眼所见,她上课折,下课也在折,还笑着说,只要折够了一千只,古泽就会好起来……她那样的喜欢他,怎么会不希望他醒来?”

阿星耸耸肩道:“我又没说折纸的人就是制符的人……符纸可以先准备。”

“巴丹她怎么会……”红孩脸色微变。

南小姐one却在她旁边忽然说道:“你忘记了,你好姬友房间的枕头里面藏着什么东西了吗。”

“是【玉神社】……”红孩神色变动,“这一切,都与【玉玲珑】有关!”

就在这个时候,【龙九】快步走来,直接道:“小姐,已经通知过主人了……她的意思是,让你马上回去,不许在留。这件事情,她会马上处理的。”

“她要来了吗?”红孩一抬头,却是露出了一抹欣喜之色。

“小姐,请跟我走吧。”【龙九】直接说道,“主人是以命令的口吻。”

“我知道了。”红孩默默地点点头,“带上【龙五】和古泽,我们先撤离吧。”

说着,她手指捏着,放到了唇边,随后用力一吹……顿时,一道哨声传出。正当几人疑惑她的举动之时,却见天空一道火光亮起,赫然是【苍蓝】的限量版飞行机车【逆五行】。

可正当【逆五行】飞驰而来的时候,天空上……不,应该是【玉神社】上,竟是突然劈下了一道雷光!

雷光甚至比阿星召唤出来的雷霆还要粗壮数倍!

【逆五行】遭受雷光劈打之后,直接坠入了山中……然而此时,积雷山中,竟是雷声大作,只见那山顶处的【玉神社】中,一道道的雷光浮现!

雷光,在天与地间拉开了一道道笔直的光柱,随后自【玉神社】往积雷山的四周迅速划下!

雷霆所过之处,一切瞬间毁灭……雷光的出现,竟是硬生生在积雷山上,划出了八道巨大的裂痕!

最终,八道雷霆停在了积雷山的山底之下,竟是没有散去……雷霆与雷霆之间,此时甚至开始相连接!

它们化作了八角,与山顶的【玉神社】作为中心,最后疯狂展开……整个积雷山,此时竟是被覆盖在了可怕的雷电屏障之中。

那八道自山顶到山下被劈出来的深坑之中,此时猛然发出鲜红如血的强光,可怕的气息,正自八道巨大的裂痕之中喷发而出。

山体,开始摇动。

“什…什么声音?”

在这可怕的异象变动之中,空气中出了雷子的颤动之外,竟是隐约传来了一道似歌似谣的吟唱声。

“好像…是从那里传来的。”南小姐one此时伸手一指那山顶的【玉神社】。

“是祭语!”【龙九】不禁脸色微变,“错不了了,是只有在火云大祭当日,才会吟唱的祭语!但现在,还远不到火云大祭之日……”

伴随着【龙九】的惊叫声,【玉神社】整体的主建筑,在这刹那间,瞬间变得金碧辉煌,随后一道光柱,直冲天际而起。

耀眼的光辉,足以照亮整个火云市。

越靠近的地方,越是白亮……亮白如昼!

……

“那是什么?”

高速通道里,狄青龙猛然踩下了刹车,惊疑不定地看着那冲天的光柱。

“那是,【玉神社】的方向?”西门卡不禁皱了皱眉头,“火云…大祭?”

……

“快,快!快将闸门打开了!”

【平天】大厦九十九层,牛老板这会儿正粗着气,不安似的抖着腿,看着窗户的防弹铁闸缓缓地上升着,似乎恨不得直接伸手去抬似的。

终于,那道冲天的光柱进入了牛大广的视线之中。

老牛顿时吓得嘴唇直哆嗦,面无血色,喃喃自语,“玉玉这是怎么了,我都说了等风声过了才去找她的嘛,我又不是不爱你,让你不好去招惹扇扇的,这下坏了……要打起来了,要打起来了啊!怎么办,怎么办!!黑星!黑星……快,快启动我的防御卫星堡垒!!我要上天去!!这里太危险了!我要离开火云市!!”

“快!”

……

……

这时候,【玉神社】的光辉,已经彻底盖过了火云市的霓虹。

祭语,悄然传送,随风潜入了火云市每一个人的耳中,似泣似诉,哀怨又缠绵……是女的低泣声。

强光,照射在每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即使是那些采光艰难的廉价握手楼出租屋里,此时也有光来。

有什么东西刺痛着眼皮子。

小虎老师眼帘微动,睁开眼睛的瞬间,只见屋内有一道白光射入……他怔了怔,一下子就从沙发上掉了下来。

他猛然抓住了自己的心脏位置……疼痛无比。

“啊——!!!!”

他痛苦地哀嚎着,身体却缓缓地飘了起来……仿佛一个漩涡,卷着四周的一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