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章 安东利尔不想和洛老板说话,并且朝他扔了一块泥巴

第二章 安东利尔不想和洛老板说话,并且朝他扔了一块泥巴

当奥列格来到学校的时候,却被告之他的儿子在最后一节课的时候逃学了,等到了下课的时候才发现。

老师正打算给奥列格打个电话,但也到了放学的接送时间。

“逃学?他为什么要逃学?”奥列格不解地问道。

老师需要仰着头才能够看得清楚这个西伯利亚大汉,他皱着眉头道:“奥列格先生,这个问题我想应该是我来问你才对,我记得我这周已经通知了你两次,请你来学校,我们谈一谈你儿子的问题,但你似乎都没有给我正式的回复。”

奥列格歉然道:“对不起,我是开货车的,工作比较忙,实在抽不出时间。每天准时来接送,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老师摇摇头道:“先生,难道还有什么比家人更加重要的吗?对不起,我并不是在批评你的生活方式,但安东利尔只是一个孩子,请你更多地关心他的情绪。另外我正打算报警了,因为安东利尔实在太小,他离开了学校可能会碰到危险。”

“不用了。”奥列格却摇摇头道:“我想我知道他在什么地方……那么,再见。”

“奥列格先生!奥列格先生!奥……”看着已经走远的这位大汉,老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最终看着奥列格开着深黄色的皮卡车驶上了公路。

……

……

女仆小姐这一次购物用了相当丰盛的战果。

两人各自拎着了两大袋的东西,这会儿正漫步在莫斯科的街头上。

是日落的时候了。

对洛邱来说,这种逛完了超市之后拎着东西回家的事情,从前基本上每周都会做一到两次,早就已经习以为常。只是女仆小姐却觉得不应该让自己的主人做这种粗重的功夫。

当然并没有争执。

“其实这样走着回去也不错,还可以看看街上的风景。”

洛老板的心情自从来到了莫斯科之后,一直都处于十分不错的水平。而知道自己的新主人并不是那种倾向于完全享受的类型的女仆小姐,也没有坚持。

在这个北纬五十五度的地方,即使是夏天,傍晚时候的温度也仅仅只有二十来度。

没有气温的热度,但街上却有人热度。

洛邱随意地打量着昏黄色落日之下的街道和行人。忽然之间,他停下了脚步,似有所思般地看着直街的另外一侧。

这次过来莫斯科,基本上是优夜安排好了一切——包括充当临时居住的地方。

虽然只是临时居住的地方,但也是一处十分讲究的公寓……至于花费是多少,洛邱觉得自己想来是没有必要关心这种事情。

但这一侧便不是回去公寓的方向。

很直接地改变了路线的洛老板朝着走去的地方是……公园。

公园里面,一些妇女正带着自己的孩子在玩耍,也有含着一个烟斗坐在凳子上看着天空的老人。

而此时,公元一侧的秋千架上,正坐着一个男孩,背着书包坐在秋千的板凳上,却是不荡。

小孩有着一头栗色的的卷发,脸上也有着淡淡的雀斑,个头比较小。

大概是十岁左右的年纪。

“吃吗?”

忽然之间,小男孩听到了这样的声音。他抬起头来,看见一个黑发的家伙,伸手送来了一块巧克力。

小男孩一愣,但却很快便低下头,双脚在沙地上用力一蹬,这秋千就摇动了起来。

洛邱似也不介意,而是坐在了旁边的秋千板上,自己就把手上的巧克力撕开,然后掰下了一小块,放入了口中。

掰开巧克力的瞬间,发出的清脆响声,让这小男孩的目光移动了过来,但却很快就转向了另外一边。

“嗯,心情好多。有人说,不开心的时候吃点舔的东西,心情就会好起来的。”

嚓——!

小孩的双脚忽然在沙地上急刹,秋千就这样停了下来。

却见这孩子忽然狠狠地朝着洛邱瞪着过来,什么话也没有说,一下子就跑过——只是这小孩并没有跑开多远的距离,便蹲在了地上。

很快,这小男孩便站了起来。只是此时他的手上已经多出来了一团用泥巴搓出来的泥球——小孩把手上的泥球朝着洛邱用力地扔了过来。

这泥球几乎要命中洛老板的面门。

心中一边惊叹着所谓的战斗民族的同时,洛邱略微偏开了脑袋,那泥球便从他的耳边飞了过去——并没有命中。

小男孩一脸可惜的模样,却瞬时做了一个鬼脸,二话不说就朝着公园的出口跑去。

可没有想到,他才刚刚转身,就马上撞到了什么巨大的东西,一下子就摔倒了在地上——他撞到了一个十分壮健的汉子身上。

“安东利尔,站起来。”

那大汉却忽然道。

男孩……安东利尔一抬头,看见这大汉的模样,顿时又低着了头,小声地喊了一句:爸爸。

……

“实在是对不起,我这个儿子太顽皮了。”

介绍过后自称是奥列格的大汉,这会儿十分有礼貌地在洛邱的面前道歉着。

即使他看着这个年轻人是东方的人种,即使他有着对方两倍以上的身材,但确实是这样做了。

“没事,一开始是我先搭讪的。”洛邱站起身来道:“我看他似乎不开心,所以打算请他吃巧克力。可能是把我当成坏人了吧……嗯,防备意识其实很不错。”

毕竟战斗名族咧……

科科。

这时候,奥列格却是一愣,“你是当地长大的东方人吗?”

“我只是游客。”洛邱摇摇头道:“嗯……自由行。”

奥列格不可思议道:“哦天。你的口音太棒了!让我闭着眼睛的话,指定会认为是我的同胞!”

洛邱笑了笑道:“毕竟也是花了一些代价才学来的。”

“那一定是下了不少的苦工了。”奥列格人同般地点点头道。

五天的寿命算不算……

奥列格这时候又道:“对你,你住什么地方?我可以送你回去,算是赔罪吧。在莫斯科国营的出租车比较贵,像你这样的游客随时都会被宰的。至于路上叫的车……我想一般都不会为你停下来的,哪怕你能付钱。哦,对了,我想我应该吃你吃一顿饭,才算完美的。”

看对方并没有马上答应的模样,奥列格略微尴尬地道:“放心,我不是什么坏人。”

“没事。不过……”洛邱笑了笑道:“多加一个人可以吗?”

洛邱伸手指着这时候正坐在公园亭子里面静候的女仆小姐。

奥列格看了过去,好一个动人的女孩,他笑了笑道:“没问题,不过我可能要先去买点食材。”

“我们刚买了一些,方便的话,晚上就吃这些吧。”洛邱道。

似乎体验一下国外普通家庭的厨房,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突然改变注意的洛邱,此时看了站在奥列格身后的这个小男孩一眼。

听到了灵魂的骚动。(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