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一章 不言的裁决

第八十一章 不言的裁决

数道黑影自天空之上飞掠而过……小虎老师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头来。

思考。

Emmmm……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

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情——只不过是捡地上掉的宝石,捡着捡着就跑到了积雷山上……敢信?

电视机都不敢这么演好不好?

他已经无法解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种离奇的经历了——关键是,他怎么会在积雷山上的?

不是说积雷山上布置了雷场,就算是【火龙神】号一时半会也轰不破的吗……他怎么就来了,而且还穿越了雷场?

这个地方太危险了,铁罗刹市长都出动了【火龙神】号都还没有拿下……自己如此深入敌营之中,简直危险重重。

小虎老师此时只想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暂时躲起来。

冷不丁。

“什么人在哪里!”

“没人在这里!”

“……抓住他!!”

跑……撒腿就跑,不带往后看的,一个劲儿地往前跑去!

林中,小虎老师快要哭出来似的,背着满满一袋子物资的包包,手中拎着一柄菜刀——他的身后,三名神卫战士正在追赶,而且越发的靠近……而前方,似乎已经是一处断崖。

……

风总是撩人的,撩起了发丝。

静谧的夜里,蓝色的双眸在高处淡然地看着林中的这一幕追与逃。

忽然,有一道身影出现了在她的身旁……洛老板先生捋了捋她的发丝,才轻声道:“这是要做什么。”

“你猜。”她微微一笑。

她这个样子总是好的,自从彻底从人偶的身体之中解放出来之后,那埋藏在心中最后一点的唯唯诺诺也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可以是俏皮的……只对老板的恰到好处的俏皮。

“看来是有定论了。”洛老板不打算猜的,而是直接环抱着她的腰部。

情欲的感觉再一次唤醒着被理性所压制着的感性,但他不知道这样唤醒的方法,还能够维持多久……或者说,是否每一次的唤醒都降低情欲的效果。

只希望它每次的降低,都能够少一些。

“人品一般,起码不坏。”女仆小姐稍稍有些享受似的模样,白皙的脖子略略地侧开,让脖子与肩的弧度,能够更好吸纳着主人的脸颊。

这种亲吻的方式,让她不禁响起了吸血鬼的进食……说起来,主人这几天似乎有些迷恋上了后进的这种方式。

或许下次可以尝试一下在浴室里……在朦胧水汽的玻璃上,留下来重叠的影子。

——自己,好像也有些沉沦了呢。

“只不过,如果想要继承的话…”她禁不住发出了一道轻微的哼声,“还是…需要再做评定,嗯……不用回去那边吗,阵点……”

“我留下了影子。”

……

……

【月之宫】,神社大殿……是不安与沉默的气氛——自从【红孩儿】以绝对的力量入主了这里之后。

事情出乎【玉玲珑】的预料,而且还是大幅度偏移的那种。

谁都没想到她会如此突然地开启火云大祭,但任谁也没有想到,促使她作出这种决定的,会是因为孙明送来的一块【九婴】的头骨——恐怕,就连孙明自己,此时也是一惊一乍。

就需要这样,打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可她自己,也被【红孩儿】打了个措手不及。

“你在想什么。”那被占据了的王座上,【红孩儿】的目光忽然投来,犹如是看着垃圾一样的目光,高高在上。

还真是一个不可一世的小鬼。

“没什么。”【玉玲珑】不动声色道:“我只是想不明白,都已经这种时候了,你为什么要铁罗刹将牛大广带来……他,能改变当下的情况吗?”

说着,【玉玲珑】渐渐有回来了作为神社大祭的风度,轻笑了声,才接着道:“该不会,你其实是想要来一场久别重逢的家庭聚会吧?”

只见王座上的【红孩儿】缓缓地提起了手指。

【玉玲珑】瞬间脸色微变,身体也在思考之前,本能地后撤了一步,并且侧着……防备。

“你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镇定嘛。”【红孩儿】此时反而是托着腮,“牛大广找女人的品味真的是越来越差了……还是说,你真的有很努力地在修炼【玉】家传下来的媚功。”

——这小鬼!

“可现在的你,又能做些什么。”【玉玲珑】面无表情道。

【红孩儿】笑着伸出手掌,虚握着道:“我不需要做到什么,我只要知道不管我做了什么,总会留下什么……而这些,在我离开之后,没有人能找我晦气。”

【玉玲珑】不禁皱了皱眉头。

眼前的这个并不是【红孩】…【红孩】是能够很好看穿的——【红孩儿】,则是让铁罗刹也无可奈何的存在。

铁罗刹,真的会将牛大广带来吗……已经过去了半小时了,然而【火龙神】号上,至今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祭主!”

就在此时,其中一位镇山巫女快步走来……她的身边,还跟着一块移动着的光屏,“山中发现了来历不明的家伙!另外,雷场的其中一个阵点,也传来了一些奇怪的反馈,已经派人去看了。”

【玉玲珑】下意识道:“先保证雷场的运转,阵点不容有失!”

一道红光此时却冷不丁从【玉玲珑】的耳后掠过,瞬间击断了她几缕的发丝,随后红光才射向了地板,烧出了一个鲜红的深孔……孔还是溶化的状态,冒着让空气也扭曲的热气。

【玉龙路】后背骤凉。

“【玉姨娘】,你是不是又忘记了,现在这里做主的人是我。”【红孩儿】的声音冷不丁地响起。

【玉玲珑】深呼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来已是波澜不惊的模样……她甚至做了一个邀请似的模样,随后便从容地退到了一旁。

“不明来历的人是谁。”【红孩儿】淡然问道。

镇山巫女只好半是敬畏半是恐惧地将光屏展开了几倍,“就是这个人,被神卫战士发现躲在了半山的位置,鬼鬼祟祟的。”

光屏之上,只见一个拎着菜刀的家伙,此时正在拼了命似的跑着。

【玉玲珑】不禁皱了皱眉头,她……喜欢漂亮的东西,看人也几乎是俊男美女才好——这家伙,甚至不在她审美的下限里。

“是他?”【红孩儿】却发出了类似疑惑的声音。

【玉玲珑】好奇道:“你的朋友?”

她在试探,同时也在戒备。

但这次【红孩儿】并没有发难,反而是沉吟不语……须臾,【红孩儿】才缓缓说道:“既然还有半小时的时间,那就做点别的事情吧。”

“你要做什么?”【玉玲珑】不禁皱了皱眉头,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红孩儿】轻笑了声,“【玉姨娘】,如果我没记错,你也是火云高毕业的吧?”

【玉玲珑】不禁再次皱眉,但凡现在火云上流社会的中流砥柱,几乎都是火云高校出来的——高校毕业之后,再进入高级的学府深造,再回来,又或者是跳往更好的地方,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模式。

她也是在高级学府深造之后,才回家继承的家业。

“这与火云高有什么关系。”【玉玲珑】淡然道。

【红孩儿】轻笑了声道:“那么您一定听说过火云高的某个传统了!我们来一场【不言的裁决】吧……【玉姨娘】。”

“你要发动裁决?”【玉玲珑】不禁一怔,下意识皱眉道:“在这种时候?你裁决什么?”

“长久以来的一些疑惑。”【红孩儿】淡然道:“当然,只是【红孩】的疑惑而已。对我,只不过是一场正戏开始之前的消遣……将他带上来吧。”

说着,【红孩儿】忽然从王座里起身,走下台阶。

“你要去哪?”【玉玲珑】颇有些疑神疑鬼地又皱起眉头。

“既然是裁决,当然是需要多方的。”【红孩儿】轻笑了声道:“【玉姨娘】,你在这里等我就好了……可不要趁我离开了之后,就悄悄地发动【月之宫】的主炮啊,这东西太危险了,我不一定能扛下来呢。”

——这该死的小鬼!

……

……

哟——西门卡。

喔——阿星。

他们是这样打招呼的——狄青龙就在旁边看着,没有说话。

雷场此时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消融了似的,缓缓地打开了一条能让一人通过的通道——狄青龙走入通道,进入了积雷山之中,这时候才直到,这雷场足有接近五米的厚度,难怪可以一直抗下【火龙神】号的轰击。

“现在什么情况?”西门卡上来便直接问道。

“情况已经告诉过你了,现在有两条路线。”阿星竖起了两根手指,“第一,我们去邪灵的所在地,运气好或许能解决这次的危机,运气不好你大概是连抚恤金也没有,毕竟你已经被火云总局除名。”

“第二条路线呢?”西门卡淡然问道。

阿星道:“【玉玲珑】就在上面,你可以去找她……医院里古泽病房中的魂阵是出自她的手笔,根据总总迹象看来,她与你所调查的东西,又莫大的关系。当然,她同时也是这次混乱的制造者,如果能够制止她的话,同样也能够阻止这次灾难。”

西门卡道:“但万一阻止不了她,也就意味着被她反杀……同样也是没有抚恤金嘛。”

阿星耸了耸肩,“所以你的选择?”

“去找邪灵吧。”西门卡想了想道:“这个通道能维持多久?”

阿星道:“我身上带的材料有限,马上就要消失了。”

“你可以让我给你带些材料来的。”西门卡摇了摇头……如果能够在雷场里开一条稳定的通道,可以让火云总局更多的人进入。

“先不说你们能不能找到我需要的东西。”阿星摇头道:“就算能找到,黄花菜也凉了……谁也不知道,邪灵多久之后会彻底成为【魔头】。”

就在两人谈话间,狄青龙却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踪影。

西门卡若有所思地抬头看了呀【月之宫】的方向,嘀咕了声道:“不用管他了,从我选择找邪灵开始,我和他短暂的合作关系就已经结束了。”

……

……

又是一个树洞。

树洞里,并排地躺着三个人——古泽,【龙五】,【龙九】。

南小姐one擦了擦额头,【龙九】身上被神卫统领贯穿的伤口,已经止血了——她能有什么好办法,只能用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办法。

烧火直接烫的,滋滋冒响,还有焦香味的那种——至于【龙九】会不会痛死过去?

痛死就痛死呗,反正假如【龙九】有买过保险,受益人也不是写我?

“手艺不错嘛,以前经常烫人?”

“突然出现在别人的背后说话,很不礼貌的吧?”

她缓缓地转过了身来,只见【红孩儿】此时带着一丝炽热的气息出现……双手插在了裤袋里面,火之羽却是收拢,但还是很亮……像个移动的灯泡似的。

她……或者是他/它,怎么回出现在这里?

“你比【玉玲珑】有趣多了。”【红孩儿】轻笑了声道:“可惜了,如果牛大广真的找你做情妇的话,我倒是没有意见。”

南小姐one眨了眨眼睛,“我的身心都已经奉献给了一位伟大的存在了哟~”

“伟大?”【红孩儿】好奇道:“有多伟大。”

“小孩子就不要问这种成人的问啦。”南小姐one随意一笑道:“那么……为什么回来?”

——这个谜团一样的女人,并不怕自己的真火。

炽热的气息之下,对方依然可以不受影响……而且还不是装的。相反,这谜团似的女人,甚至还在努力地装着一副勉强才能抵抗的模样。

还真是个戏精啊……

【红孩儿】面无表情地打量着对方。

不是【红孩】,是他……以他来发动的【火眼金睛】,看见的依然还只是一团迷雾。

“我找他。”【红孩儿】此时直接伸手指了指地上的古泽。

南小姐one怔了怔,旋即好奇道:“你其实……一开始就可以将他带走?”

【红孩儿】摆摆手道:“我不知道李健仁也在这里……正好,他现在就在这里。”

“什么?”南小姐one愕然道:“小虎他在积雷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