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章 少小离家

第三章 少小离家

“这位小姐……不吃东西吗?”

饭桌上,奥列格好奇地看着这个安静地坐在这里,但却没有动手的女孩——顺带一提,这一桌丰盛的晚餐,还是这位女孩亲自操刀的。

老实说,这一桌的食物,让奥列格有一种自己正身处在莫斯科富人云集的图兰朵餐厅的感觉……当然,他所居住的这个房子其实是不能看的。

单身汉带着一个男孩,每天还要忙于生计,基本上没有空余的时间可以打扫房子。奥列格想想,大概除了用来睡觉的床以及浴室之外,最干净的可能是这张常用的饭桌。

“没事,她目前在健身。”叉了一块腌黄瓜放入口中的洛邱如是说道。

奥列格愣道:“可也不至于不吃东西?”

“过午不吃。”洛老板又轻轻地说了一句。

天晓得这个恐怕已经拥有完美身材的女孩为何还要执着节食来健身?奥列格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道:“安东利尔,吃慢点。你的吃相太难看了。”

毕竟有客人在这里……虽然说大快朵颐是对料理的人的一种赞美,但毕竟是客人啊。

“爸爸,你平时做的东西要是有二分之一,不!四分之一好吃的话,那一定是代表上帝还没有放弃我。”

安东利尔冷不丁地说了一句,战斗民族的熊孩子一句挤兑,让奥列格脸色顿时难看了一些。

但该怎么说呢?

洛邱并没有真正地从奥列格的严重看见生气。他所感觉到的,仅仅只是奥列格那藏着的,藏得比较深的歉意和哀伤。

奥列格吁了口气道:“你如果在吃饭之前记得祈祷的话,我想上帝也一定不会放弃你的。”

安东利尔一愣,一手拍了下额头,连忙扔下了手上的刀叉,双手合什,闭起了眼睛,“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

虽然不知道这种过程之中的回补祈祷到底有没有作用,但是洛邱还是好奇道:“奥列格先生也是教徒?”

奥列格摇摇头道:“我不是,不过这孩子出生的时候受洗了。他母亲是教徒。”

洛邱点了点头,便没有再问下去。

一个家庭,缺少了女主人,并且脏乱到这种程度,情况不外乎那么两种——无论哪一种,都不适合在这种场合提起。

但或许,是最坏的那种吧。

洛邱目光落在了客厅电视柜一侧的小相架上,那照片上,除了奥列格还有婴儿之外,也有着一名漂亮的,有着栗红色头发的女人。

奥列格觉得这个国外的年轻人很好啊,十分的沉稳。安东利尔很快祈祷完毕,便又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这一餐下来,说着一些当地的风俗人文,时间过得很快。

饭后,奥列格说什么也不让女仆小姐洗漱餐具了,一个人风风火火地卷起了所有的餐具扔到了水盆上,捏起了袖子。

洛邱开始仔细地打量着这户人家家内的装饰。安东利尔这会儿一直朝着洛邱盯来……熊孩子似乎经历了这一顿美味的晚餐之后,心中对这个陌生人的戒心放下了不少。

“你是做什么的?”安东利尔仰着头,看着这个比他高出不少的大哥哥问道。

正在看着一个角制品摆设的洛老板轻轻地把东西放下,才笑了笑道:“我是做生意的。”

“生意?卖东西吗?”

小孩观念之中的生意,大概就是商店里面的那种贩卖东西的店家。

“嗯,确实是卖东西。”

“卖什么?”安东利尔又好奇地问道。

洛邱忽然蹲下身来,让安东利尔不至于仰着头看着他。他笑了笑道:“基本上什么都卖。只要客人想得出来的,并且能够支付得起的话,都能卖。”

安东利尔歪着头道“飞机卖吗啊?”

“卖。”

“火车呢?”

“也卖。”

熊孩子以手指作枪,做了一个瞄准的动作,一脸兴奋地道:“坦克呢?火箭呢?大炮呢?德拉格诺夫SVD也卖吗?”

“卖。”洛邱点了点头。

只不过。

孩子,你才十岁啊,这个年纪为什么张口就是飞机坦克火箭和大炮啊,还有德拉格诺夫SVD是狙击枪啊喂……

于是熊孩子十分兴奋地道:“你能卖给我吗?我有八千三百卢的财产!够吗?”

洛邱摇了摇头。

安东利尔失望地低着头。

洛邱站起身来,伸手在安东利尔的脑袋上拍了拍,轻声道:“记住,当你有需要的时候,你会找到我的……那时候,就说出你真正想要买到的东西,并且,以……”

洛老板低着头,在安东利尔的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

安东利尔瞪大了眼睛,一下子后退了一步,带着一丝惊恐看来,只听到洛邱最后说道:“这些,都能够作为你想要购买东西的交易金。听清楚了吗?”

说着,洛邱在安东利尔的面前一步一步地后退着,那旁边的优夜此时也走到了洛邱的身边,几步之后,他和她就在安东利尔的面前,忽然之间消失不见。

安东利尔长大了嘴巴,然后用力地揉着自己的眼睛,好几次之后,依然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呆呆地看着那早就空空如也的地毯。

……

“安东利尔,那两位客人呢?”

刚洗好了东西的奥列格此时从厨房走了出来,看着自己的儿子便问道。

“消、消失了!”安东利尔指着二人消失的位置,转身过来道:“我看见他们,就在这里消失不见了!”

奥列格一愣,随后走到了安东利尔的面前,蹲下身来,摸了摸他的脑袋道:“主说,不要说谎。你今天吃饭的时候忘记了祈祷,现在又说谎了,你说怎么办?”

“我说真的!”安东利尔大声道。

“安东利尔!”奥列格深呼吸一口气,声音稍沉道:“今天,你逃学了吧?我好像还没有问你这件事情。你为什么要逃学?”

安东利尔却捏着小小的拳头,一声不吭。

奥列格道:“你知不知道,只有坏小孩才会逃学。你是想要成为一个坏小孩吗?”

安东利尔却道:“我已经长大了!我不需要上学,我要做我喜欢做的事情!”

“你长大了?”奥列格却摇了摇头,伸手很轻易地抓起了安东利尔的手臂,把他整个儿地提了起来,淡然道:“孩子,知道吗?这样才叫长大。”

安东利尔却用脚在奥列格的身上乱踢起来,“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懦夫!”

“你说什么?”奥列格沉声一喝。

“懦夫!你是懦夫!奥列格是懦夫!!”

啪——!

奥列格一巴掌没能忍住,直接打在了安东利尔的脸上。只是这一巴掌下去之后,奥列格却一下子愣住,后悔万分。

安东利尔已经被放了下来,他捂着脸颊,狠狠地顶着自己的父亲,“奥列格,是懦夫!!”

小孩这一下咆哮似地带着哭腔说完之后,二话不说扭头就跑,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大力地关了门。

奥列格怔怔地站在原地,嘴唇动了又动,最终化作了一声叹息。他长长地吁了口气,把电视柜上的相架拿了起来,缓缓地摩挲着相框上的玻璃。

玻璃上一丝丝的凉意渗透到奥列格的手指上。

这个有着巨大身躯的大汉坐在了沙发上,闭上了眼睛——这个房子一场丰盛的晚饭过后,便又恢复了平日的冷清。

……

……

隔天,奥列格有些头痛的睁开了眼睛——后半夜的时候一个人在这里灌了不少的啤酒。

浑身酒气的奥列格又一次地捏着自己的额头,看了看时间。

“已经这个点了?”

奥列格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也来不及给自己洗簌,连忙站起身来道:“安东利尔,安东利尔!起床了,我送你上学,安东利尔!”

奥列格一边朝着安东利尔的房间走去,一边喊着,却没能够听到回应。

他皱着眉头,扭了扭房间的锁——并没有锁上,门很轻易地就打开。

可安东利尔已经不在房间里面。

奥列格只是在床头的柜子上发现了一张字条,写着:我要离开这个家!(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