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九章 我唾弃你的诚实(3)

第八十九章 我唾弃你的诚实(3)

在火云地区,拥有最高权柄的铁罗刹想要寻一个人,不会浪费多少时间……而且,对方还是有名有姓,在【无限城】上层统治区中的【天王】。

【黑山小妖】。

“不知道铁市长深夜找我,有何贵干?因为突然被叫醒了,我刚把人扔下去喂狗了呢~”

屏幕里,【黑山小妖】此时正穿着一件松垮垮的睡衣……还有睡衣帽子,抱着枕头打着哈欠。

“你们【无限城】可真是安稳。”铁罗刹冷笑道:“火云市动乱,看来对你们没有什么影响嘛。”

“这里都是一些无家可归,烂命一条的苦力。”【黑山小妖】笑吟吟道:“比起明天火云市的掌权人是谁,我想他们更加关心明天的早餐应该吃什么。”

“废话少说。”铁罗刹淡然道:“你们居然公然贩卖【魔头】的培育技术,看来是真的没有将火云的律法放在眼中了。”

“冤枉呐,市长大人。”【黑山小妖】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您也知道,【无限城】就是一个废品回收站……谁能知道,这些废品里面会有些什么呢?”

“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吗。”铁罗刹忽然说道。

“愿闻其详。”

“找你,是因为要让你叫【雷帝】出来见我。”铁罗刹面无表情道:“我不管【雷帝】是否真的在闭关,三分钟之后,如果【雷帝】不出现,我就会向【无限城】发射【火龙神】号的主炮。”

【黑山小妖】顿时眯起了眼睛,“看来【玉大祭】还真是将您逼急了呢。”

“开始计时。”铁罗刹却挥了挥手,屏幕上瞬间出现了三分钟的倒计时。

【黑山小妖】不慌不忙道:“市长大人,有统计过,现在【无限城】有多少人口吗。”

“既然不入户籍,有多少人都和火云无关。”铁罗刹随意,“我现在怀疑【无限城】中也有【魔头】的培育池,为免造成无法挽回的灾害,我只能忍痛了。”

……

画面,定格。

【黑山小妖】暂时切断了双方之间的通信……房间里却并非只有通信的屏幕——这里大大小小的屏幕不下一百块。

不仅仅有裁决的直播,甚至还有着火云市区内各处的画面。

【黑山小妖】打了个哈欠,抱着枕头无精打采地躺下,呆呆地看着天花板,自言自语道:“我去哪里整一个【雷帝】出来嘛,我也想见见他老人家呢。”

一块屏幕上,此时正显示着【火龙神】号缓缓地转动……炮口,分明就已经往【无限城】的方向摆来。

“这位市长大人还真是说一不二的主呐……”

他揉着稍显乱糟糟的发丝,嘀咕着什么。

“明明是两个女人在互撕,却还是让铁罗刹钻到了空子,吃了这一发【主炮】,【无限城】没准还真是元气大伤。”

“这些有【天尊】背景的家伙,果然不是一般的难相处嘛……”

“可不能让这位市长大人知道,就连我们也不确定【雷帝】还在不在【无限城】之中……”

时间一点点过去,三分钟显然并不长——在倒计时已经迈入了最后一分钟的时候,【黑山小妖】再一次开启了通信。

画面继续,画面中的铁罗刹与定格之前的模样没有任何的变化。

“看来有答案了,对吗。”铁罗刹的声音响起。

【黑山小妖】却竖起了一根手指道:“一条与【冥河】古国交易的秘密路线。”

“不够。”铁罗刹淡然道。

“我们纳税。”【黑山小妖】竖起了第二根手指。

“不够。”铁罗刹再次道。

“一百个不下低于C级的在逃人员。”【黑山小妖】缓缓地竖起第三根手指,“其中会有至少10个是来自它地区的间谍。”

“还有二十五秒。”

【黑山小妖】缓缓说道:“一件从【虚界】挖出来的残破【血缘】至宝……市长大人,火云地区的宝玉,也该是时候升升级了吧?”

倒计时一点点地消磨……直到最后一秒结束。

屏幕上,【火龙神】号并没有任何的动静……【黑山小妖】不动声色地捧起了茶杯,只听见铁罗刹缓缓说道:“虽然不是我想要的答案……不过,你确实打动我了。”

“感谢市长大人的谅解。”

“我今后不希望再看见有别的关于【魔头】的东西,从【无限城】之中流出。”

【黑山小妖】微微一笑道:“当然,毕竟我们也不是什么反社会人士……这次【玉大祭】的事情,我想真的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好自为之吧。”

“一定。”

通信结束。

【黑山小妖】抱着枕头又躺了下去,“这次还真是大出血……要是能从别的地方赚回来,就好了呢。”

他转了个身,有趣地打量着挤满了视线的上百个屏幕。

……

……

【火龙神】号里。

“小姐,就这样放过【无限城】?”王姨低声问道。

“我只要确定,这次【玉玲珑】与【无限城】并没有联手就够了。”铁罗刹沉着脸低声道:“连【血缘】至宝的碎片都愿意拿出来,看来【无限城】至少不会趁火打劫。”

“这只是口头的协议而已。”王姨皱眉道,“根本没有任何的约束力啊,小姐!事后,如果他们反悔的话……”

“反悔了又如何。”铁罗刹叹了口气道:“难道我真得要向【无限城】发射主炮吗?那种程度的伤亡,恐怕火云的宝玉,几十年都净化不了。只要【雷帝】一直不出现,他们就不敢反悔。”

“难道,【雷帝】真的不在【无限城】了?”王姨脸色微变。

“我不知道。”铁罗刹摇摇头道:“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可惜了,派去【黑山小妖】身边的卧底。”

就在此时。

“报告!检测到积雷山雷场的强度,突然下降了17个百分点!”

收到报告的铁罗刹怔了怔,若有所思道:“看来刘秀派出去的小队,有些收获了……但还不够。”

看着另一处的屏幕……【玉神社】的广场位置。

铁罗刹沉吟着道:“我反而希望这次的裁决,时间能长一些……火云圣皇意志的出现,总让我有种不安的感觉。”

王姨下意识地看向了直播的屏幕……她本来不太在意这次的裁决,但却没想到过,这次的裁决,居然会突然涉及到了东区分局长的死亡。

那毕竟是王小晴的丈夫……而王小晴,则是她丧女之后,在家族之中,投入了最多感情的孩子。

至于古泽,小虎老师之流的……她压根毫不在意。

也不知道【红孩儿】少爷是怎么想的,居然将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家伙,凑在一起,开启了裁决。

……

……

火焰,熄灭。

小虎老师不可思议地看着那被削去的火焰。

“怎么回事……”他张了张口,看了看四周,“我明明没有说谎啊,我的家人怎么可能不在了……这不可能!我明明不久之前,还和家里人通了信的!这不可能!”

南小姐one皱了皱眉头……小虎是那种特别容易看穿的家伙,他此时的反应,显然有些不对劲。

家人在不在,自己不会不知道……但裁决显然才是【真相】。

“李老师,你真的不记得了吗?”却见古泽此时冷笑着说道:“自己家人已经死光了的事情。”

“不可能!你骗我!”小虎神色激动道:“这绝对不可能!这根本就是方谬……不可能,就连我自己都不清楚的事情,你怎么可能知道!”

“看来你真的忘记了。”古泽淡然道:“或者说,你现在的这个样子,将这些东西都忘记了才对……只不过,我却很清楚啊,真正的你,是什么样的。”

“真正的我……”小虎老师张了张口,下意识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古泽却忽然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我能听到的,很多很多的声音……在我住院的这段时间,我虽然无法醒过来,但其实我的意识是清醒的。李老师,你来过我的病床前,不断地奚落,不断地嘲笑……说过什么,我都记得一清二楚!”

“我…我去你的病床前,奚落?嘲笑?”小虎老师神色凝滞,“不可能!我确实有悄悄地去看望过你……虽然,虽然只是悄悄地,但我从来没有在你面前奚落过什么!你说谎!”

“说谎?你敢向我发动【进攻】,来证明我有没有说谎吗?”古泽淡然道,“这里只允许【真相】的存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古泽?”是南小姐one……【方法医官】的声音。

古泽疑惑地看了眼这眼镜男,皱了皱眉头,但还是解释道:“具体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大概能够想到的是,他全家都不幸离世了……至于他,恐怕是因为无法面对这个现实,所以一直以来,多将这些悲痛的东西,扔给了另外一个……第二人格?精神分裂?反正差不多。”

“你确定?”南小姐one皱了皱眉头。

古泽恨声道:“这家伙有两副面孔。虽然我不知道,这两幅面孔为什么会在我的面前出现……但是我绝对不会忘记,另一幅面孔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是多么的让我憎恨。你们能够感受到那种无助与愤恨吗?一个害你几乎惨死,落得卧床不起,失去知觉的仇人,站在你的面前,一次次的嘲笑,一次次的奚落,而你却只能默默地听着……甚至连不想听也办不到的那种绝望吗?!”

“不可能!我绝对不可能!”小虎老师失声道。

“你……或许不可能。”古泽冷笑道:“因为这幅模样的你,是怎么被欺负的,我其实也一清二楚……多得巴丹,每次来看望我的时候,都活告诉我,你在学校是怎么被报复的!我是多么地想要睁开眼睛,看着你那如同野狗的模样啊!可惜我不能!”

“不是这样的……”

“李健仁!你TM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垃圾!”古泽猛然咆哮道:“我怎么不在那场意外中死去,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断送了前程!你家人死光了,你前程没有了,你将所有的怨愤都发泄在我的身上——对一个毫无知觉的病人,你才敢露出自己最真实的模样!真是可笑啊,你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来奚落我吗?是你在学校被欺负得最狠的时候,你就会来找我!直到现在,你甚至还不敢面对那个暴虐而有懦弱的自己……你TM的就是一件垃圾!”

“我…我……”

小虎老师慌乱地看着四周的目光……那些冷漠的目光,他仿佛感觉自己无法站稳似的,摇摇欲坠。

大脑要炸,胀痛,刺痛……痛。

他下意识地抓紧了自己的脑袋。

“李健仁!”古泽此时沉声道:“你敢不敢,向我【进攻】这些【真相】……你敢不敢,面对真实的自己!火云圣皇意志做证,我将会给你,最残忍的【真相】!”

这少年步步逼进,小虎老师步步后退……退无可退,竟是已经退到了裁决权的边缘位置,顿时一道锋利的剑光,落在了他的背后。

他若是再退一不……身体将会被斩开的吧?

一滴冷汗自小虎老师的额上滑落。

——谁…能帮帮我。

他茫然四顾。

“小虎,不用怕!我来帮你!”【红孩儿】的声音冷不丁响起。

“红孩小姐……”他宛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似的,下意识地往【红孩儿】的方向看去。

只见【红孩儿】此时举起了一块【平天】pad,指了指屏幕,笑眯眯道:“我刚用户政的系统差了一下,小虎啊……你果然,真的是死绝户了呢!”

“这不……可能。”

【红孩儿】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将手中的【平台】pad扔入了裁决圈中……扔到了小虎老师的面前。

父:李晟,意外身亡……

母:孙家碧,意外身亡……

弟:李长风,意外身亡……

他瞬间失重,跪在了地上,双手颤抖着捧起了平板,如同失去了灵魂似的,“电话……电话……”

寻找着。

“谁能给我电话……”

哀求着。

“我可以证明……我昨天还和我母亲打过电话……真的!”

“我告诉她,我暑假会回去的,回去帮忙做农活的……她是多么的高兴……”

“我要回去看我爹……”

泣。

“我还要带他们去探我弟弟的……”

“我们都说好了的……说好的……”

泣。

“电话……谁能借给我一部电话……”

“谁……”

“我可以,证明的啊……”

泣。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