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零六章 黑色的箍

第一百零六章 黑色的箍

关押犯人的事情,暂时归了火云总局这边管理。

“什么,跑掉了一个?”

当马SIR2.0听到消息的时候,直接怒拍桌子,然而却让正在为他包扎伤口的护士恶狠狠地盯了一眼……老马当场哑火。

这里是营地里的治疗营帐,刚开始的时候战事吃紧,后来才搭起的大棚,开始紧急救援……马SIR2.0是拖到了大棚这边的救护者们能忙过来的时候,才来找人治疗的。

西门卡还有阿星也在这里……都是一起过来的。

小洛SIR不在这里……他另有任务。

话说从邪灵殿出来之后,小虎就一直沉睡不醒,也不知道铁罗刹出于怎么样的考虑,居然挺客气地请求了小洛SIR对小虎进行看管。

小虎老师不在这公众大棚里,而是被单独安置在另外一处……而且还是重兵在把守,起码上百个全副武装的【火神众】分布在四周。

……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现在才来告诉我?”马SIR2.0压低了声音叱道。

“因为我们找了一圈,没找到总局长,然后也没有找到几位分局长,后来才知道总局长带着一大帮子人,跑入了积雷山劝降去了,所以才最后到您这里来!”

——劳资不管啦!

他真想要破口大骂。

“跑掉的是谁?”

马SIR2.0不禁揉了揉眉心……自己是不是该升升职了?

“好像,是那位叫舞姬的巫女。”来人连忙说道。

马SIR2.0顿时皱眉,下意识地看着身边的几人,小胡子一抖,沉吟着道:“怎么又是这个舞姬……这家伙在邪灵殿的时候,行为就颇为怪异,连另外两个镇山巫女也杀,简直像是个疯婆子。不过,她身上应该佩戴了抑制器,到底是如何逃脱的?”

来人无奈地道:“我们没有发现被破坏的抑制器枷锁,而且问了一下一起看守的那个老头,可那老头说他早睡着了,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总局长亲自吩咐的,要对这老头客气点,我们也没敢动粗……要不,马警官,您去试试?”

马SIR2.0直接唾了一口,【玉鸣一】那老家伙的辈分比他爷爷的爷爷都要大,能随便打的?

况且【玉鸣一】,在这件事情上甚至还是受害者,也是他一直抵抗着【玉玲珑】融合相柳之力,弄不好还有功劳。

就算功过相抵,可人家几百年前镇压相柳,最后自封在积雷山之中,解除了火云的危机,就已经是天大的功德……真要对这老家伙动粗,老马都觉得自己的脊梁骨疼!

“搜!”马SIR2.0此时吐着口水道:“舞姬如果还带着抑制器枷锁,应该跑不远。她是镇山巫女,很有可能会借住积雷山的地形来逃跑……先往山里的方向去追捧!另外,告诉外围的执法者,看紧点那些不重要的下山小道……愣着做什么,去啊!要我TM的给你打针?”

“去去去…马上去!”

马SIR2.0这才吁了口气,烦躁道:“这个舞姬,既然有能力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为什么不将【玉鸣一】带走?西门,你怎么看?”

西门卡却沉吟道:“比起这个,我更加在意另外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西门卡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当时在邪灵殿的时候,舞姬的一个很奇怪的举动。”

“举动?”阿星沉吟道:“你说的是,她救下那个古泽的事情?”

“不错。”西门卡点点头:“当时古泽危险,若说有谁要出手救他的话,我认为一定是狄青龙的……但狄青龙当时显然老不及,反而是舞姬出手的。这一点,我就很意外了。”

阿星沉吟道:“古泽曾经被【玉玲珑】当作是容器来培育,只是后来被舍弃了,但也不好说在古泽身上已经没有什么能是让【玉玲珑】在意的东西,否则医院里也不会一直排放着魂阵……看舞姬的模样,似乎很忠心【玉玲珑】的样子,就连另外两个镇山巫女要将【玉鸣一】带走的时候,都能痛下杀手,保不准她救古泽,是因为知道古泽对自己的主子还有作用的关系。但她此时逃脱了,我们也不好知道……等等,你们说,她会不会去找古泽?”

“古泽现在在什么地方?”马SIR2.0连忙问道。

西门卡摇摇头,沉吟道:“出来之后,好像就不见了。”

只听见那一旁的凶护士淡然道:“你们说的那个古泽,是不是那个断了一只手掌的家伙?如果是他的话,不在这里。他被单独安排了,好像是【红孩】小姐吩咐的。”

“我们过去看看。”马SIR2.0连忙披上衣服站了起来。

出去的时候,阿星去忽然抓住了西门卡的手臂,皱眉问道:“你有没有看见那个叫狄青龙的……刚来大棚的时候,就没看见人了,鬼鬼祟祟的。”

“放心吧,跟着呢。”西门卡随意一笑道。

……

……

这帐篷是单独拉出来的,而且在距离营地有些距离的地方,四周散布着众多的【火神众】战士,听说每一个都是军中高手。

除了铁罗刹亲自请来的小洛SIR之外,其实孙明也在这里。

但其实如果小虎醒来之后,依然能够有在邪灵殿內的表现,孙明是这样认为的——这和等死差不多。

所以铁罗刹将才小洛SIR给安排了过来……大概是打着真要出什么事情,没准火云圣皇的意志还会降临一次之类的想法。

尽管渺茫。

“所以,你真的不记得当时发生的事情了?”孙明在小洛SIR的面前上下打量。

小洛SIR正色道:“是的,不清楚了。”

孙老板不禁搓着下巴,之前打不过是因为对方其实是圣皇附体的关系……这会儿总不会打不过了吧?

是不是应该将那根翻天棍给抢回来了……虽然用猴毛也能变化武器,但是硬度和手感,始终没有原装货好嘛,捅人都不得劲!

孙老板觉得这事能行!

“喂,小子!”只见孙老板此时忽然冷笑了一声,“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孙先生。”小洛SIR 微微一笑道:“我们见过的……最开始是抓【丧坤】的时候,在直升机上。”

孙明顿时轻笑了声,“你还记得那就好!我这直说吧,你被圣皇附体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当时的武器碰巧坏掉了,有碰巧被圣皇附体的你碰见了,圣皇又碰巧能修理,所以我将武器给他…也就是给了你了!现在好了,圣皇日理万机,古籍把这事忘了,走得时候也没有说明白。”

小洛SIR不禁眨了眨眼睛。

孙明继续吐着口水道:“我估计圣皇也是忙着处理【魔胎】的事情,修理武器的事情或许碰巧也忘了……现在呢,反正圣皇也离开了,可我不能没有棍子用啊?我看这么办吧,你把我的棍子还给我,我去找别人修理去好了!”

说着,孙老板直接摊出了手掌来。

小洛SIR则是又眨了眨眼睛,“孙先生,你看我身上,像是有藏着长棍的地方吗。”

孙明顿时狞笑着捏着拳头。

他也不是讹,单纯就是为了找一个理由而已……这会儿理由有了,管它充分不充分呢!

“我孙某的大棒,岂是说贪就能贪的!”他冷笑着,“今天,你给就给了,不给也得给……小子,我让你见识一下大人世界的黑暗啊!”

拳头,轰来!

刹那间,飞沙走石……孙明的实力本就不弱,濒死一次满血复活就能强化几分,可谓是天生的一直打架一直爽的类型。

忽然。

“我想起来了。”小洛SIR冷不丁说道。

拳头,堪堪停在了小洛SIR的跟前……寸许外的地方。

孙明眯着眼道:“你想起来了什么?”

“好像真的有样东西,要归还给你的。”只见小洛SIR此时缓缓地翻开了手掌,掌心之中,正有着一根牙签长的黑色小棍在悬浮着,“我心中隐隐有一股意念,要将它归还给你。”

“确实是我的武器!”孙明顿时目光一亮。

这棍子炼制多年,早就与他心意相通……此时,孙明甚至能够感觉到棍子传来了一股类似愉悦的意念。

忽然,小洛SIR掌心中的黑色小棍直接飞出,随后迎风变长,大概尺来的长度,随后便绕着孙明环飞了起来,如同一头丢失的宠物终于找到了主人,情不自禁撒欢的模样。

“好家伙,总算回来了!”孙老板此时老怀安慰,失而复得的感觉很好啊?

就在这个时候,尺来长短的小棍子忽然往孙明的脑袋飞来——通常这种情况,棍子是要飞入他的耳朵之中的,他也习以为常。

不过这次似乎有些不一样。

只见棍子忽然只见软化,如同绳子似的,没有钻入孙明的耳朵,反而是直接在他的脑袋上缠绕了一圈。

孙明眨了眨眼睛,只感觉脑袋一沉……翻天棍此时竟是已经固化,化作了一个黑色镔铁箍,死死地缠着了他的脑袋!

孙明大惊,与镔铁棍的心意相通瞬间被切断了似的,他连忙鼓起了双臂,想要将头上的镔铁箍摘点……竟是无法摘除!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孙明大惊失色之下,连忙伸手去抓小洛SIR的衣领。

小洛SIR随意地闪开了两步,“孙先生,你不是说圣皇取走了你的武器进行修理吗,我只是将武器还给你而已……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不是很清楚。”

“你TM的……快给我取下来!”孙明暴怒,暴起了尖牙,满头青根。

“嗯……”小洛SIR此时眨了眨眼道,“孙先生,此时我的脑中不知为何,突然浮现了一些奇怪的字句,不知道是何人留下的。”

说着,小洛SIR嘴唇微动,似乎在念着什么。

一瞬间,随着小洛SIR口中轻念,孙明便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痛楚从脑袋传来——头顶上的镔铁箍,竟是狠狠地收缩着,仿佛要将他的脑袋直接勒爆似的。

他顿时痛苦的抱着脑袋,倒在了地上疯狂打滚,“停,停下来!停……不要念了!不要念了!!我杀你了啊……停下!!停……”

小洛SIR不停地念了几分钟的时间,才停了下来。

孙明此时已经浑身冷汗,形如虚脱似的,惊恐万分地看着小洛SIR,颤声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小洛SIR微微一笑道:“一定是圣皇的意思了。”

孙明顿时脸色难看无比,又惊疑不定,连连后退了两步,试探性地问道:“真的是…圣皇的意思?”

小洛SIR想了想道:“东西我是突然想起要交换给你的,脑中的咒文好像也是突然闪现的……大概?”

——TM的。

孙明此时只有一种感觉,要是头上的镔铁箍取不下来,他这辈子就完了!

怒吼了一声,孙明竟是转身就跑,那里还顾得上铁罗刹请求的看管小虎……对于他来说,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只有将头上的镔铁箍给取下来!

眼看着孙明几个闪身就消失不见,小洛SIR的身边忽然闪出了几道身影……是四周守卫着的【火神众】战士。

“洛…洛先生,这是?”

铁罗刹吩咐过,对这位年轻人要态度要恭敬,不能有半分的愉悦。

“孙先生有些急事要办。”小洛SIR随意说道:“不用担心。”

【火神众】士兵面面相觑,他们也不知道,他们也不敢问,只好点点头,继续巡逻去了……但这件事情,还是要报告给市长大人的。

“那……洛先生如果有什么吩咐,喊一声就好。”

“我进去里面看看。”

小洛SIR淡然说道,随后便走入了帐篷之中。

……

……

山麓里,一道身影疯了似的狂跑不停……不停地用脑袋去撞着山中的石头,树木——看见什么就用脑袋去砸,直到气喘,才颓然地坐在了地上。

“取不下来……”

孙老板脸都已经撞肿了,可镔铁箍却还死死地戴在了脑壳上。

这辈子,如果摘不下来,岂不是只能受制于人?

他渐渐双目失神,迷茫地望天天空……天空,忽然有什么东西落下——是从远方跳来的,一道…两道人影?

只见一个身穿着白袍的清秀光头,此时拎着小鸡似的拎着了一个脸上写满了【怀疑人生】的……【暴龙】哥。

孙明下意识皱了皱眉头。

他见过一次【暴龙】……短暂地交过了一次手,没试探出来【暴露】的真正实力。

——【暴龙】怎会出现在这里?

孙明怔了怔,看着白袍光头靓仔……这光头,莫不是就是突然杀入了战场之中,一个人打爆了神卫军团两道防线的那个家伙?

只见白袍光头靓仔与孙明对视了一眼,随后目光一亮,露出了惊喜之谁,提着生无可恋的【暴龙】哥,大步走来。

“咦!悟空,你什么时候换了新的金箍?从前金色的那个不是挺好看的吗?黑色不适合你的呀!不行,我得念一念紧箍咒压压惊!”

说着,白袍光头靓仔便嘴唇微动了起来。

孙明一怔,一怔之后脸色瞬间剧变……那头上的镔铁箍竟然又开始收缩了起来。

这个光头居然也会?

——这TM又是什么情况??

“停……停!!有话好说!!”

“还好,观音姐姐给的紧箍咒还能使……吓我。”光头靓仔此时敲了敲孙明的脑袋,“悟空啊,为师说了多少次了,不让你去村口王师傅那里烫发染发,你倒是好,头发不染了,你居然想到要给金箍染色……欸,你不是都从葬爱家族脱籍了么?”

“你……你TM的,去死吧!”

瞬间,孙老板暴起挥拳,空气也瞬间震荡了起来,一拳就轰在了光头靓仔的胸膛之上。

他结结实实地轰了一拳,大楼都能打爆,然而光头靓仔却丝毫不以为意……孙明顿时大惊!

“悟空,你又要跟为师切磋武功了吗?”只见光头靓仔此时满脸兴奋之色,竟是将提着的【暴龙】哥直接扔到了一旁,“来来来!为师也好久没有动手了……先吃我一招,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若诸佛!嘛哩嘛哩哄!”

孙老板抬头。

——母亲,我看见天上有神龙哦!

轰隆隆隆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