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零七章 你不对劲!

第一百零七章 你不对劲!

你以为光头靓仔会和孙明来一场势均力敌的切磋?

根本没有。

那时风云变化,只见光头靓仔左手一招大威天龙,右手一招世尊地藏,口念紧箍咒。

这是一场以爱之名的切磋。

“悟空啊,为师刚刚才用了三成功力,你用多少了?”光头靓仔刚刚打完了一套,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地上,孙老板双眼空空,看着天空,丢了魂儿失了心魄似的……似乎,眼角还有一滴泪水如流星般划过。

“太好了!悟空,你感动了吗!你终于感受到了为师的爱了吗!”

孙老板依然双眼空空,面青眼肿,一动不动。

光头靓仔顿时大为诧异,惊讶道:“悟空,许久不见,你的禅定功夫大有长进啊!”

【暴龙】哥大概是看不下去了,不禁张了张口道:“谱尼阿姆……这家伙分明是被你打自闭了好吗?你这光头佬,心里没点数?”

“悟净啊,这是变强的标志。”只见光头靓仔此时悲天悯人似的,佛光乍现,“从前为师也和你一样的迷茫,为什么我等佛门中人一定是光头。佛祖说,这是三千烦恼丝,所以要剃掉,咱也不知道佛祖说的对不对,咱也不敢问。不过后来为师还是悟到了一个真理!只有变秃了,人才能变的强大啊!”

说罢,光头靓仔便从袍子地下掏出了一把剃发刀来。

【暴龙】哥:“??”

“悟净啊,来,让为师指引你变成强者的道路。”

“你要做什么!!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啊!!!!!”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亏你悟净思娇的情绪,好比度日如年……”

啦啦啦啦,啦啦……

【暴龙】哥此时双眼空空,也看着天空,感觉有些东西已经失去了,眼角尖儿也缓缓地落下了一滴红尘泪。

后来光头靓仔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把孙老板的脑袋也挂了个精光……不过好丑,便将猴毛捡了起来,混了些泥巴,涂了点儿口水又给糊了回去。

“悟空,悟净!等把悟能和小白找回来!咱们师徒几个,就又可以踏上西行的旅途了!你们高不高兴,感不感动啊!”

一手一只小母鸡似的,光头靓仔便提着【暴龙】哥与孙老板,下山去了。

……

……

红孩刚刚从一顶帐篷之中走了出来。

里面躺着的人是王姨,因为损耗过度的关系,被铁罗刹命令只能养伤……【红孩】是刚刚探望完了。

王姨是养大了铁罗刹的人,同时也是看着红孩长大的人,算是两朝元老了……火云王家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可不是平白的来的。

才出了帐篷,红孩便诧异地微微张了张口。

只见不远处,站着一女子,手上拎着两瓶果汁,轻轻地摇了摇头……南小姐one!

……

在旁边随便找了棵树,俩便靠着坐了起来,红孩此时才发现,南小姐one手中的果汁其实是果味的酒,她的才是果汁。

“未成年只能喝这个哟!”

“你真当自己是我的老师?”

“我是火云高的生物老师啦!”

红孩没开果汁,只是握着,忽然道:“……谢谢。”

南小姐one望天,开启人生导师模式,淡然道:“为什么。”

“不知道。”红孩却摇了摇头,认真地想了想道,“感觉,应该要说些什么。这一个晚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南小姐one道:“只可惜,都不是你最开始想要找的真相。”

“凶手我还是会继续找的。”红孩摇摇头,“不过我想,有些事情,或许真的不能操之过急……总之,你会继续陪着我一起找这个真相的吧?”

南小姐one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这又是什么情况?

她愕然地看着红海,这熊孩子如果头顶上有现实好感度的数值的话,这会儿是多少了……只可惜这里也不是【盖亚之书】的那个末日校园。

“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她忽然笑道。

红孩下意识地歪了歪脑袋。

……

营地外不远的地方,红孩有些诧异地愣住了……愣住了的她目光惊讶与复杂地看着南小姐one:“你是在哪里找到的?”

出现在她眼前的,赫然是她的坐骑【逆五行】!

这辆全【苍蓝】的手工限定版飞行机车,此时虽然多处破损,但总体的框架还在,显然是能修理回去的。

“逛山的时候无意中在一个山沟里发现的。”南小姐one随意道:“似乎是被冲击力撞进去的。你也不用谢,反正扛回来的人不是我,是你老妈的部下。”

红孩缓缓地走到了【逆五行】前,伸手摸着……那是车身的某个不怎么起眼的地方,南小姐one这时候才发现,这上面有一个卡通猫的贴纸。

“这是巴丹给贴上去,说是好看的。”

说着,红孩冷不丁地手掌贴了上去,掌心热力轻吐,烤了烤之后,便忽然将贴纸给完整地撕了下来。

“你怎么……”南小姐one诧异。

只见红孩低头看着贴纸的背面,露出了一抹复杂之色,苦笑道:“果然……”

——请你去死吧。

贴纸的背后,赫然有写着这样的字样。

“或许,她真的从来没有将我当做是朋友。”红孩叹了口气。

“门当户对。”南小姐one却耸了耸肩,淡然道:“有些时候,这并不一定是指男女之间……哪怕是朋友,也是适用的哟。”

红孩下意识地看她。

南小姐one随意道:“会很艰难的吧,和顶头上司的孩子相处……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会给自己的家庭带来了一些不可挽回的危机之类。”

红孩抿了抿嘴唇,下意识道:“那你呢…你也一样吗。”

“别想太多。”南小姐one此时却眯起了眼,挥手在红孩的额头上用力地弹了弹,“你和我相处,需要附和的人是你……高攀不起的人,也只能是你哟。”

这小妞大概要爆发的……南小姐one心道。

不料红孩此时却脸色微微一红,只是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被弹的额头处,“你…你和那位洛先生,到底是什么来历?我有注意到的,在邪灵殿的时候,你好像和他…很熟悉的样子。我…我有种感觉,火云圣皇其实,其实还没有离开……”

南小姐one顿时瞪大了眼睛,不是因为红孩的话,而是因为……你TM的脸红个毛啊?!!

“我…我有修炼一种很特殊的功法。”红孩此时轻声道:“所以对火的力量十分的敏感…我隐约能够感觉得到,在那位洛先生的身边,还是有一片火的海洋,只是很平静。他……他真的是洛校医的兄弟吗?”

南小姐one却忽然眯着眼道:“他说是就是,给你一个忠告……如果你希望生活过得好,那就像我我说的这样去相信,他说啥就是啥。然后,你会发现自己的人生马上就会开启了简单模式。”

“那……”红孩怔了怔,旋即迟疑着问道:“那他,这位洛先生,是…是你的男朋友吗?”

南小姐one顿时大惊,如狼似虎般的将红孩直接推到了在地上,急忙忙地伸手捂住了这小妞的嘴巴,“卧槽!你不要害我!!”

这个问题不能浪的,浪出点儿水花都是灭顶之灾吧?

她死死地盯着红孩,正色道:“这个问题…类似的话,以后都不能再讲!想也不行!懂?”

红孩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她全身绷紧,似乎极为紧张。

南小姐one此时缓缓松开了捂住的手,见四周没有什么异象出现……也没有什么黑色蝴蝶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方才吁了口气。

“那个……”只听见红孩此时忽然低声道:“我…我想,我们还没有好到能这么的亲密……要,要再相处一段时间,才、才行。”

“???”

——你不对劲!

南小姐one顿时打了个激灵,直接就跳了起来,满脸狐疑地盯着红孩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看了起来,沉吟道:“你…你是哪个?”

“什么是哪个?”红孩愕然地张了张口。

“【无限城】!”南小姐one忽然说道:“【星期八】…房间?”

“你在说什么……”红孩皱眉道:“房间?开、开房的话,太,太快了!!不行!!而且,为,为什么要去【无限城】开房?”

南小姐one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掂了掂自己已经发育了不知道多少年却还没有什么起色的胸,沉吟了起来。

——老板,你给我发的是什么鬼剧本了?

“有动静!去那边看看!快!”

就在此时。

……

“去那边看看!快!”

只见几名身穿火云执法者制服的男子,迅速地走来——本来是来势汹汹的,但是看见是红孩之后,瞬间变得异常的小心翼翼了起来。

“原,原来是红孩大小姐啊,打、打扰了!”

“等等!”只见红孩此时皱起了眉头,眉宇间那一抹让人熟悉的暴躁老妹之色渐现,“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是这样的,有一个【玉神社】的罪犯逃掉了,我们的人正在搜捕。”

“谁?”红孩下意识问道。

“镇山巫女,舞姬!”

……

……

……

……

孤峰之上,云雾渺渺,只见一白衣女子,此时正坐在了孤峰绝顶上的一颗大石之上,恰似落入凡尘的仙子似的。

这里几乎能够尽收积雷山的战况。

“小姐,没想到【玉玲珑】居然败得这么快,我们之前的投资,恐怕已经打水漂了。”

旁边一位婀娜多姿的女人此时缓缓说道——这位赫然是被马SIR2.0称之为【大场面】的【碧游】会所经理,裴玉楼。

“打水漂吗?”白衣女子却轻笑了声,“我倒不这样以为。”

裴玉楼闻言,不敢暗自叹了口气。

——又来了……

——能不能好好说话啊……

——你对着我装,有什么用……

只听见白衣女子缓缓说道:“这次居然能够惊动火云圣皇的出现,让我知道,火云圣皇即便是殉道了,可依然还会出现,眷顾火云……你不觉得,单单只是这一条情报,就已经是无价了吗。”

“小姐您的意思是?”裴玉楼认真地思考了起来。

小姐是真正的【天尊】门徒,可不是什么记了个名字就算的挂名弟子,从她口中漏点儿东西出来,怕不是都含有【天尊】的教化。

关键是自己小姐就喜欢满口漏风,是个大嘴巴……作为近身的她,这些年来受益匪浅,否则,谁愿意天天听魔音琵琶啊?

白衣女子道:“既然殉了道,合了上去,本身就已经化作了规则的一部分。太上【天尊】的道有一说是太上忘情,说的就是这种合道者的状态。既然无情,何以眷顾?”

裴玉楼皱眉道:“此话怎讲?”

“太不合常理了。”白衣女子摇摇头,“如果说,殉道者的灵智依然能够回归的话,那么在已知的已经有了一位火云圣皇回归的前提之下,以后是否还会有更多殉道者的回归?那些曾经的九阶大帝,那些【天尊】,甚至是道的本身,那位……【道祖】。”

裴玉楼已然神色微变,这些确实是她没有想过的事情。

“所以你说,就这一条情报,是否就已经抵上了在【玉玲珑】身上的这点儿支出?”白衣女子呵呵一笑,“这次恐怕还是我们血赚了。”

恐怕这种情报,也就对那些九阶的大帝,往上的【天尊】们有用吧……

“玉楼,有人来了,准备一下。”白衣女子忽然说道。

裴玉楼怔了怔,抬头,只见自家小姐此时飞快地带上了面纱,随后盘坐大石之上,目光也变得深邃了起来。

她知道自家小姐要准备什么了。

——雾气不够浓,没有仙味!

……

什么味道?

大刘SIR不禁皱了皱眉头,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云雾袅袅,可他总感觉这些云雾似乎差点了什么东西……差了些,雾气的潮湿之感?

“刘先生,你此时不在营地之中,恐怕不妥吧。”

这是裴玉楼的声音。

大刘SIR用力看进了雾气之中,隐约能够看见一道盘坐在石上的身影,便往前走进了些,“原来,赵小姐也在。”

这白衣女子有姓,姓赵……但大刘SIR也就知道,对方叫【赵小姐】,仅此而已。

此时,只见【赵小姐】伸手往前一拨,孤峰上的云雾便徐徐地翻滚了起来,拨云见日,初生的旭日瞬间照入了孤峰之上。

【赵小姐】往前抓住了一束阳光,淡然说道:“刘建明,你知道世人为何,总喜欢追逐日光吗。”

“晒太阳可以杀菌。”大刘SIR淡然说道。

只见【赵小姐】手微微一抖,那一抹超凡脱俗的韵味没有了,好像一下子被人从九天揽月之境一下子拉到了小贩吆喝的市井闹市之中般。

裴小姐…裴玉楼此时忍着,没笑!

不能笑!

……

“找我何事。”【赵小姐】忽又淡然说道,依然还是云淡风轻的模样。

大刘SIR也淡然道:“火云的东区分局,我不打算回去了。我今日过来,是和你们说说考核的事情。”

【赵小姐】轻笑了声,眯着眼道:“刘先生是否忘了,考核的主动权在我的手中。但你突然来找我,想必应是有些依仗吧,姑且说来听听。”

“考核,我不打算继续了。”大刘SIR淡然道:“要做到把控火云总局并非不行,只是太费时间,我用另外一样东西来替代如何?”

“何物。”【赵小姐】淡然道。

大刘SIR没有说话,只是缓缓地抬起了手来……手臂上,一副刻着龙纹的光甲缓缓显现,“此为【光龙王的手甲】……从今之后,世上再无【黑龙王的手爪】,如何?”

裴玉楼此时不禁轻睁了目光。

【赵小姐】也竟是有那么瞬间失了失神。

她们能够从这幅全新的禁具之中,感受到一股与【黑龙王】截然不同,但却更为强大的气息……

而此时,大刘的力量,竟是直接从四阶跨入了五阶之中……实现了【黑龙王的手爪】也无法做到的阶层的跨越。

“【光龙王的手甲】吗……”只听见【赵小姐】沉吟着道:“不错,我确实听闻【黑龙王】的锻造者说过,若能让【手爪】进化,它将会是不输于后天至宝,甚至可以媲美先天灵宝的存在。你能有如此造化,确实比一个小小的火云总局有意思得多。”

可恶!

居然被这家伙装到了!

好气哦!!

“考核?”大刘SIR散去了手甲,淡然说道。

【赵小姐】微微一笑道:“恭喜你,从今之后,你便是我【碧游】宫的星君之一了……回到【昆仑】之后,会正式赐予你星君名号。”

“多谢。”大刘SIR点了点头。

【赵小姐】却沉吟了会儿道:“【光龙王的手甲】,可否助你在五阶之时,变成六阶?”

“可以。”大刘SIR毫不迟疑地说道。

“六阶的时候,可否七阶?”【赵小姐】又道。

“应该可以。”大刘SIR此时沉思了片刻。

【赵小姐】目光生亮,直接又道:“七阶如何?”

“恐怕不行。”大刘SIR却摇了摇头,“八阶道心,九阶领域……这些恐怕都不是外力能促成的东西。”

“足够了。”【赵小姐】轻笑了声,“我已经有些等不及,将你带回去【昆仑】之后,能惊掉多少人的下巴!”

——您是等不及要回去【昆仑】装吧……

裴玉楼白眼。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