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一十章 结案

第一百一十章 结案

“巴丹是你…杀的?”

一股暴怒之气骤然爆发,炽热的气息开始在四周流动……可这暴躁的炽热却又很快便消沉了下来。

顷刻的怒火是因为王巴丹,而瞬间的低迷同样也是因为王巴丹。

因为早调查这个死亡案件的过程之中,红孩渐渐地意识到,那与自己很亲密的女孩,在独自一人的时候,是有多么的憎恨自己。

“不仅仅是她,甚至是你……红孩大小姐。”古瑶脸上是凄然的惨笑,“你也该死…还有王家的人,还有……【玉玲珑】,这些都是该死的!”

众人面面相觑,尤其是参与了凶杀人的几人,更是露出了沉思之色。

西门卡此时沉吟着道:“古瑶小姐,可以的话,首先想要知道,你是怎么金蝉脱壳,死而复生的?”

古瑶冷笑道:“死的那个根本不是我,而是舞姬。”

“舞姬?”西门卡愕然道:“这不可能,我们在那具尸体上,明明核实过了身份,确实是你没错……”

古瑶淡然道:“【冥河】有一种特别的蛊虫,叫作分身蛊,只要用自己的血肉喂养,就能够让蛊虫在另外一具身体之上,模拟出本体的模样和一切的特征。分身蛊的存在,以火云的水平,根本检测不出来。因此,我只要将舞姬杀死,植入分身蛊之后,就能让她代替我。”

“让舞姬代替你,然后……你则是代替舞姬?”西门卡想了想道:“是为了接近【玉玲珑】?这是为了什么?”

古瑶狞笑道:“假如你面前的是一个将你母亲的遗体挖出,并且用来炼化的仇人,你要做什么?”

马SIR2.0点点头,“不错,关于古素素的事情,我们确实已经查到了,并且也从东区分局长的死亡上,查到他死在了特别的蛊毒之上。看来【玉大祭】确实是以此来控制东区分局……只不过,我有点很好奇的,根据我们的调查,你一直以来修为平平,怎么突然之间就能使用蛊术,甚至还将作为镇山巫女的舞姬也杀死?”

古瑶淡然道:“我修为低不假,但不代表我不会蛊术。从小开始,我母亲就传给我了【冥河】的蛊术,让我修炼……你们不知道,只不过是因为我没有暴露而已。本来,这些蛊术对我来说,根本就是没用的东西,我甚至从未想过要使用它……只可惜,他们逼得太紧!太近了!”

“你说的是…王武?”西门卡忽然说道。

“那是个小人!”古瑶厉色道:“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但更加可恶的还是王家的嘴脸……我后来才知道,王家的人居然三番四次地找过我弟弟!他才多大一点的人,只是因为王巴丹的好感而已,凭什么他就要遭受那么多的苦难……这个女人,居然还隔三差五地出现,我以为她良心发现,却没想到,她带来的居然是【玉玲珑】的魂阵!她居然这样对我弟弟!”

阿星想了想道:“关于魂阵的事情,应该是你变成舞姬出现在【玉玲珑】身边的时候,打听到的吧?”

“不错!”古瑶点了点头:“每隔一段时间,王巴丹都会上【玉神社】向【玉玲珑】要来魂阵的符咒,在折成纸鹤,挂在病房里!”

马SIR2.0道:“你既然知道了,为什么不将魂阵拆掉?而且,你的说法前后矛盾,因为你用舞姬代替你死亡,是在你杀死王巴丹之后……如果你是因为知道魂阵的事情才对王巴丹动了杀机的话,就自相矛盾了。”

古瑶冷笑道:“谁跟你说,舞姬是死在王巴丹之后的?你们应该有从时钟酒店的录像上看到,我还有另外一个人上了房间吧……那个人,就真的是个活人吗?”

“蛊僵?”冷锋不禁惊了一下,“不是活人,难道是蛊僵?”

“算你有些见识。”古瑶诧异地看了眼冷锋。

马SIR2.0好奇问道:“二愣子,什么是蛊僵?”

——这么多人,给点面子好不好?

只见冷教官翻了翻白眼,便解释道:“就是以特殊蛊植入尸体,让尸体变成僵尸,活动起来……在古国战场上,【冥河】的蛊师因为古国的士兵人数不足的关系,在战争的后期,开始大规模地炼制这种蛊僵来战斗。被炼制的那些尸体,不仅仅是古国的战士,就连【苍蓝】联军的也有不少……这玩意,邪门!”

“看来【冥河】的女人惹不得啊,又是【爱死你】蛊,又是僵尸什么的……你们【冥河】女人的爱就这么沉重的嘛……”马SIR2.0摇摇头:“不过古瑶,你想过了没有,王巴丹向【玉玲珑】求来符咒,本身未必知道这些符咒的作用,兴许真的是以为,那是求平安的千纸鹤呢?”

“她确实不知道那是魂阵。”古瑶冷笑道:“但她知道那是能够让她愿望成真的东西……【玉玲珑】告诉她,只要她挂上了一千只,古泽就会完完全全地属于她。这个自私的家伙,如果不是她,如果不是王家逼得那么紧……如果当初在积雷山上,不是她,我弟弟又怎么会被【玉玲珑】发现,甚至沦为【魔胎】的容器备选!”

“她只是一个被家里惯坏的人而已。”红孩幽幽地道。

古瑶冷笑道:“怎么,红孩大小姐,你的这个好朋友,可从来没有将你当作是亲人来看待……你知道,她从【玉玲珑】那里求了多少用来诅咒你的东西吗?如果不是害怕【平天】集团咒术部的人发现,恐怕你早就被诅咒至死了!我杀了她,没准已经是救了你一命。”

“你胡说!”

忽然,一道强大的威亚出现,只见一道老态龙钟的身影此时目露杀机走来……居然是,王姨!

王姨此时身边有人扶着,可扶着之人,此时确实冷汗涔涔,脸色苍白。

“王姨,你怎么出来了!”红孩顿时大惊。

“我听到了动静……哼!”王姨此时咬牙道:“红孩小姐,还好老身出来了,否则定然让这妖女造谣,我那侄孙女已经惨死,岂能让她如此侮辱!”

王姨瞬间挥手,一道刀气破空而出,直奔古瑶而去,但却被冷风一剑给挡了下来。

“冷锋,你什么意思!”王姨怒道:“难道老身杀一个罪人,还要你特遣队来管不成!”

“对不起,我只知道,除非是过了审判庭,否则没有谁能够给人定罪。”冷锋耸耸肩,“王老太,你身体不好,就别动怒了,小心岔了气。”

“你小子……”王姨目光含怒,有更强大的刀气在掌中凝聚。

但红孩却伸手按下了王姨的手掌。

“红孩小姐,你……”王姨惊疑不定,“你难道相信这个妖女的话?!”

只见红孩淡然道:“王姨,我娘早来了……但她并没有出现。至少没有出现在你的面前,不是吗。”

王姨瞬间脸色微变,那道刀气倒是已经散去。

“哈哈哈哈!”古瑶却在此时怒笑道:“看到了吗,这就是王家的人……一言不合,说杀就杀!我弟弟就因为王巴丹,被你们威胁了多少次?他说过一句话吗?不错,像我们这种活在底层的人,对于你们这种豪门来说,生不如蝼蚁……我们是蝼蚁,哪怕只是你们这些高贵之人的一点善意,对我们这些蝼蚁来说,都如同毒药一样的致命!”

王姨再次怒视而去,随后脸色微变……她的耳边,却传来了铁罗刹的声音:安静。

她只得深深地吐了口气。

西门卡此时沉吟着道:“你要杀死王巴丹,我可以理解……可为什么,要故意弄成那种惊悚的模样,还要挖走她的心脏……还有舞姬的心脏也是?”

古瑶淡然道:“只是故布疑阵而已,最开始缝合王巴丹的时候,我想的只是如何向王家泄愤罢了。至于挖走她的心脏,是为了用来炼制一些蛊虫,正好有材料,也不用另外去找。”

“后来呢?为什么舞姬…你用金蝉脱下的舞姬,也是一样的施为?”西门卡再次问道。

古瑶道:“舞姬…我本来,是打算将舞姬也弄成被连环杀手杀死的模样,好让你们却调查她的尸体。我起初的设想是,你们能够还原舞姬尸体上的疑点,发现她真正的身份,从而开始着手调查【玉神社】的。只是没想到,你们居然那样的无能,居然没有发现舞姬尸体上的疑点!”

“为了引导我们去调查【玉神社】?”西门卡怔了怔,灵光一闪道:“你是打算,让火云总局提前惊动【玉玲珑】……或者,破坏她的【魔胎】计划?”

“那个女人,先试用我弟弟来做容器,又挖我母亲的尸体……我怎能让她好过!”古瑶目光怨毒地道:“我化作舞姬,就是为了寻找机会,只可惜【玉玲珑】太小心了,即便是镇山巫女,也从不让近身……是我太高估你们了,或许我应该直接给一封告发信,你们可能还能有些行动。”

西门卡却摇摇头:“恐怕你不会真的这样想吧。【玉玲珑】暗中控制的可不仅仅只是东区分局,四大分区,甚至总局恐怕也有不少她的暗子。一旦你真的检举了,恐怕那封检举信还没有放到总局长的办公室,就已经到了【玉玲珑】的手中,届时……她身边所有的人都会有嫌疑,这样你复仇的计划就更加困难了。所以你只能通过这种曲折的方式……或者说,你其实也在博弈,一方面希望【玉玲珑】死,另一方面也希望【魔胎】能够出世?为什么?”

古瑶冷哼了声,并没有回答。

“不过【魔胎】已经被消灭了,你计划什么也不重要了。”西门卡摇了摇头:“不过如此,你故意在【玉玲珑】面前将两名镇山巫女杀死,表示忠心的行为也可以解释……那么李健仁呢?【玉玲珑】已经败落,王巴丹也被你杀死,王家此时更是鸡犬不宁……按理说,你也差不多完成复仇了,为何还要在这个时候,对李健仁出手?”

古瑶轻笑了声,“你是真的蠢?我为什么要杀死李健仁……你怎么不问问他,为什么要放弃我弟弟,让他差点死掉,最终躺在了医院这么久?如果不是他……或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他的存在,对于古泽来说就是一个噩梦……我不能让我弟弟好不容易醒过来,以后还要生活在这种噩梦之中!所以,李健仁必须死!这是我,为他能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那么东区分局长呢?”马SIR2.0怒道:“你知不知道,他到底是你什么人……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他被【玉玲珑】当做是弃子,直接杀掉?”

古瑶此时反而脸色平静无比,淡然道:“一个为了权势抛妻弃子多年,甚至连自己曾经最爱的女人的遗体都保不住的男人,只会为了发泄心中的不满而在街头买醉的男人,你希望我,对他……有什么期待,死了就死了。在这个世上,我只有一个弟弟。”

说着,古瑶低头看了眼怀中的狄青龙,轻声道:“是啊,如果你能早点成为我生命中的第二个的话……”

忽然,她伸手摸向了狄青龙的袖子……竟是从那里面抽出了一柄短短的匕首。

“不好!她想要自尽!”

众人大惊,却已经来不及阻止……古瑶用匕首往脖子上抹去,只听见叮的一声,那匕首便被什么东西给击飞了出去。

是一颗,被弹出的石子。

方向是……小洛SIR!

“瑶小姐,你不打算,再见狄先生一眼吗。”

古瑶下意识地看着这年轻的执法者……两次相遇吧?一次是在邪灵殿外,一次是在帐篷之中,都让她有种感觉,对方是知道她的。

“蛊化的时候,我仅存一点意志,喷出毒雾,就是为了阻止他……”古瑶此时幽幽地道:“可有什么用……他怎么那么傻?他的心脉都断了……他,他还能看见我吗?我现在只想,下去陪他而已。”

“要不要试一下这个?”小洛SIR忽然飞出了一张名片。

古瑶下意识看了一眼,“诊所?”

小洛SIR微笑着道:“我的兄弟,对于治疗奇难杂症有着不错的口碑……以前也治疗过断了心脉的患者。”

“真的……”

她整个人都伏在了狄青龙的胸膛之上,不是死去,而是睡去……沉沉睡去。

没有人上前,也没有人说话。

他们知道,这个女人已经精疲力尽……心也掏空,所以才累了。

“铁市长。”小洛SIR此时看着某处,淡然道:“我想,暂时将古瑶收押候审,应该没问题吧。”

“准。”

都知道铁罗刹来了,也知道铁罗刹给出了回应之后就离开了……但却没想过,铁罗刹竟然能真的够给这个的面子。

毕竟铁罗刹与王家关系匪浅……

……

……

刘秀的劝降真的成功了,在古瑶被带走之后不到两小时之后,他便带回来了最后一波神卫战士的几名首领。

接下来,是一些政治上的问题,足够铁罗刹却头痛的了。

听闻【鬼裁】凶杀案的凶手顺便抓到了,总局长很高兴啊,直接就将老马夸上了天去,顺便让马SIR2.0在做报销账本的时候,能少则少之类云云……

积雷山上只留下了部分的【火神众】看守,【火龙神】号便起航回归……数万名的执法者也下班……不,继续上班去了。

星期一早上呢,都不上班那还得了……

倒是火云高今天停课了。

火云市区里的破坏其实不大,就是有点乱……乱的东西,要慢慢收拾,收拾收拾着,时间也就过去了。

小虎还没有醒来,被铁罗刹直接派人接入了军部的治疗区之中……没几个人能见。

最后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从积雷山撤军的时候,古泽不见了……彻底消失。

……

……

……

……

火云总局,重犯羁押室。

手上与脚上的并不是抑制器枷锁,而是特制的合金制品……因为知道古瑶擅长的是身体的能力,修为反而很低。

“感觉好点了吗,瑶小姐。”

申请见古瑶的人是小洛SIR……单独会见的。

古瑶默默地点了点头,沉重的枷锁压得她有些难受……她轻轻地皱了皱眉头,“狄先生他……”

“治疗的进度还不错。”小洛SIR微微一笑道:“修养一段时间,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

“这么快?”古瑶露出了惊讶之色,这好像……还只是当天晚上?

心脉断裂的伤势,她又不是不懂,怎能治疗的这么迅速?

小洛SIR随意道:“毕竟如果这个病人能治好的话,对于诊所来说,会有很不错的宣传效果。所以,会比较用心。”

古瑶只是半信半疑,沉默半响,她才淡然道:“除了告诉我这件事情,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要交代的事情,我都已经交代了。不出意外的话,我应该活不到今年的秋分。”

“古泽不见了。”小洛SIR直接说道。

“啊泽他……”古瑶张了张口,旋即沉默,沉默后幽幽地道:“能看到他醒过来,我其实已经没什么再奢求的了……让他以为我已经死了,其实也挺好。”

“有一样东西,有人拜托我,让你看看的。”小洛SIR忽然说道。

他拿出了一台手机,推到了古瑶的面前,点开了播放键。

古瑶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因为录像点开的瞬间,她看见的便是小虎的脸……瞬间露出了仇怨之色。

“或许,你需要知道当时在域外战场的一些真相。”小洛SIR轻声道。

影片里面,是南小姐one所录下来的一段……关于夏莉莉的证词。

古瑶木然地看完全段,才面无表情地看着小洛SIR道:“这有用吗,我心是冷的。就算真相是这样,也击不穿我。哪怕古泽有错,也不应该是他被舍弃的理由……对不起,这是作为亲人的自私,我无法去原谅一个,放弃了我弟弟的人。”

小洛SIR没说话,只是又点开了影片的后续。

那是小虎的自白。

——“我不知道……或者,比起同情来说,我想要给重视他的人,留下一些美好吧。我悄悄地去医院看过古泽,我看到她姐姐痛苦的样子,也看到了王巴丹在默默地折纸鹤的样子。那时候,我就在想……我真的有必要去破坏古泽在她们心中的形象吗?他一直都是一个很好,很努力的学生。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为了成为速度第一人,他吃了很多的苦,流了很多的血,一直努力地爬行着,努力地活着,即使被王家人找麻烦,也只是默默承受……他,或许只是做错了这一次,可是面对那种情况,我们要如何去要求一个还没有走出社会的学生,作出做正确的选择呢?况且,古泽已经躺在病床上,醒来的机会微乎其微,这已经是他的恶果了吧?我还要必要,说出这些所谓真相,让活着的她们,以后生活在痛苦之中吗。”

——“我当时…是真的,有犹豫过的呀。”

——“我……我也有弟弟的呀。”

——“所以,我很清楚那种亲人受难,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

“啊……”

古瑶冷不丁抱着自己的脑袋,伏在了桌子上,她双肩抽动,是在无声的哭泣……哪有什么击不穿的心房。

有的只是,伪装的坚强。

“很抱歉。”洛老板轻声说道:“很抱歉命运对你的所有不公与残忍。还有那些,比残忍更难以接受的罪恶与绝望……如果,你愿意宽恕这种命运的话,我愿你会有一个好的归宿。”

……

……

……

……

厚重的铁门缓缓关上。

小洛SIR自重犯羁押室走出……走廊上,却有着一位灰白色头发,满脸慵懒之意的家伙,靠在了走廊的墙上。

西门卡。

见到了小洛SIR出来,西门卡却挠了挠头,想了想道:“看来,我好像已经不用进去了。”

“西门先生,有什么事情吗。”小洛SIR平静地问道。

西门卡耸耸肩道:“只不过是还有一些疑惑的地方需要解释而已。”

“疑惑?”

西门卡道:“比如说,一个从小时候就学习蛊术的人,为什么会为了弟弟的治疗费而如此的奔波,甚至不惜要出卖自己的身体才能勉强维持之类。”

小洛SIR淡然道:“我不知道西门先生要说什么呢。”

“古瑶的蛊术,是后来才学的。”西门卡想了想道:“我有种假设…假设古瑶是在古素素的尸体被挖走了之后,才接触的蛊术。”

“然后呢。”小洛SIR面无表情。

西门卡道:“没然后了,不过是一种妄想一样的猜测而已。古瑶杀死的那些人,都有这个各种各样的原因,但唯独东区的分局长……我查了一下,他一直都有买醉的习惯,也经常会与路边的女人厮混,借此来逃避王小晴。”

小洛SIR没有说话,只是随意一笑,便转身而去。

西门卡便冲着小洛SIR的背影道:“她们…长得很像,真的很像,对不对?”

小洛SIR只是挥了挥手,“西门先生,该结案了。”

西门卡怔了怔,下意识地看着那扇厚重的铁门,喃喃自语道:“是啊,该结案了……真相是什么,也不重要了吧。这样的真相……”

那种或许才是真正的绝望,从而导致一切的真相……

……

……

……

……

那天晚上,女孩穿着一身蓝色的连衣裙,独自一人在街灯下,缓缓地旋转着,旋转着……后来开始下雨了。

雨一直下。

好像是为了冲洗她身上那些,肮脏的地方。

“你好,我叫狄青龙……小姐,你没事吧?”

################

ps:(2/5)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