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五十一章 情义两心知(没错,这个标题是就是用来搞笑的)

第一百五十一章 情义两心知(没错,这个标题是就是用来搞笑的)

这夜她有些无法安宁。

她知道一旦失去了清净之心,就难以看入任何的东西。

但这对于一个书痴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在2.0宋樱的印象之中,上一次这般的心绪不灵,还是第一个梦中之事得到了印证的时候。

书桌前,她略带一丝疲倦地揉了揉眉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忽然,2.0宋樱睁开了眼,并且习惯性地打开了稷下学宫的内部论坛。

她是真的不愿意浪费时间与不相干的人交流,但并不代表她不会了解外边的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是要做学术的人,最起码也得知道学术界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逛论坛已经是2.0宋樱为数不多的了解外界的手段。

只是往日会觉得颇有意思的帖子,此时却看不进去了……页面随意地滑动着,随后一则关于拍卖会的信息忽然印入了她的眼中。

这是一个关于遗迹探索名额的拍卖。

作为一名学者,2.0的宋樱对于遗迹探索之类的活动,是有着不少兴趣的——因为那里有着失落文明的印记。

但这并不是火云市的那场拍卖会。

这是出现在【昆仑】最大的拍卖行之中的异常拍卖会,吸引了各路的强者。发帖子的人应该也在现场,很详细地介绍着拍卖会的过程。

“……又是后土的遗迹?”

……

同一时间,在【昆仑】之中,竟然也出现了一场关于后土遗迹探索名额的拍卖会!

2.0的宋樱不禁皱了皱眉头,她甚至看了看时间,发现在【昆仑】的这场拍卖会,几乎是火云市东华酒店的慈善拍卖在同一个时间。

略一沉吟,2.0的宋樱便直接与铁罗刹联系上了。

直来直往。

“怎么回事?”

“关于哪一方面的?”通信器对面的铁罗刹从容地应道——此时的铁罗刹穿了一身淡薄的睡袍,头发是湿的,显然刚刚洗漱完毕,她接着又道:“洛先生没留下来吗。”

“他的事情再说。”2.0宋樱淡然道:“我知道【昆仑】的事情了,这是怎么回事?”

铁罗刹沉默半响,想了想道:“这并不会影响你的探索。遗迹里的空间很大,他们进去找道韵,找机缘,找传承,你进去找你喜欢的东西,互不相干。再说,以你在【昆仑】的名气,也不会有人为难你,不是吗。”

2.0宋樱想了想道:“是你告诉我,在前期的遗迹探索之中,寻到了不少关于【巫族时代】的拓本,并且还会提供一个探索名额,我才会答应你暂时过来。这本应该是一场不错的交易,但我发现,你似乎有许多东西还在瞒着我。”

铁罗刹道:“我说了,这并不影响你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2.0宋樱直接道:“先不说同步在【昆仑】进行拍卖的名额,今夜火云市就已经排出去了四个,你给了我一个,又给了洛先生一个……我不得不怀疑,你得到的其实是一整座遗迹。”

“这只是你的推测而已。”铁罗刹没有正面回应。

“你,还有牛大广,守不住一整座遗迹的。”2.0宋樱却摇了摇头。

铁罗刹淡然道:“后土的遗迹有108座,这是你论证出来的,所有人都认可了这种说法……没有人,会为了赌这108分之1的机率,来太过为难我的吧?”

2.0宋樱沉默半响,忽然道:“这才是你,让我过来的真正目的吗……师姐。只要我对外说,这并不是真正的传承遗迹。”

铁罗刹微微一笑道:“你会答应吗。”

“不会。”

“这不就得了。”铁罗刹轻笑着道:“这并不违背你的原则,并且也还能正常地做你喜欢做的事情,与你来说甚至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还要顾虑什么?”

这次2.0宋樱没有说话了。

铁罗刹笑了笑道:“还有别的事情吗。”

2.0宋樱想了想道:“我应该怎么联系他?”

“他?”

“今晚的那个。”

“……?”铁罗刹不禁怔了怔,意外地道:“你们…没有互相留下联系方式…约定时间之类?”

这就尴聊了一晚上?

“并没有。”2.0宋樱摇了摇头,“这让我很意外,但确实是忽略了这件事情。”

铁罗刹狐疑,旋即似笑非笑似的眯起了眼睛,“看来,你们是相谈甚欢了……进展不错?”

2.0宋樱面无表情道:“只是单纯地相互了解而已,只有初步的印象,谈何进展?我还不知道他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你让我做的事情,根本就没有进展。”

“我可不是问这个。”铁罗刹不禁苦笑了声。

她是有疑惑,不明白就会直接询问的人,“那你问的是什么?”

铁罗刹想了想道:“你觉得,他如何?”

“哪一方面?”

“潜力。”铁罗刹沉吟着道:“依你看来,他比起【昆仑】的那些少年帝,如何?”

“普普通通。”2.0宋樱沉思了片刻。

铁罗刹却满意道:“普普通通已经很不错了,毕竟这里不是【昆仑】。”

宋樱2.0接着又道:“或许还有些差……这个人,没有斗争的心思,大概率是那种只要事情能完成,就不会全力以赴的类型,所以显得……应该怎么说,显得有些,不在状态。”

“不在状态?”铁罗刹沉吟着,手指轻敲桌面,“……或者说,缺乏了需要全力以赴的理由,是个懒散的人?”

“不,是一个很讲究的人。”宋樱2.0忽然说道,“这样很好。”

“为什么这样说?”铁罗刹好奇问道。

宋樱2.0淡然道:“他把书放回去了。”

“……这是理由?”铁罗刹不禁哑然失笑,叹了口气道,随后手指在屏幕上划了几下,“这是他的号码。如果你不着急的话,这几日也可以不用主动找他。反正过几日探索遗迹的时候,你们还是会碰面的。说起来,我还指望着他能给予你一些保呢……毕竟你这次可是一个追随者也没有带在身上。”

“挂了。”宋樱2.0直接点头说道,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

她此时看着屏幕上的号码。

直接打过去?

突然间,宋樱2.0才想起来,自己并没有主动给只是见过了一次面的男性打电话的经验——主要是,她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这已经触及她知识的盲区了。

“那就等探索之日吧。”

2.0宋樱暗自想到——好像是因为这件事情定下来的关系,她不宁的思绪渐渐平复。

书房中只是留了一盏台灯,她继续写她的论文去了。

……

……

招待所。

江起云刚刚洗完澡出来,擦着头发,房间的门却被什么人敲响了……打开门一看,发现是原青花。

“我记得,我好像不是你会主动夜袭的类型?”江起云此时不禁轻笑着道:“你要是不着急的话,等我在长几年?”

原青花只爱大叔的事情,巡视小组里知道的人不多——但老江显然是其中一个。

“没空和你说笑!”原青花此时翻了翻白眼,随后一份文件拍在了江起云的胸膛上,“总部来的急件,你自己看吧!”

江起云随手翻开看了起来,随后开始皱眉——这份文件其实应该是一份命令。

命令的内容是:暂时停止对【平天】几天勾结境外势力的调查,其它任务暂时不变。

“这是为什么?”江起云面无表情地看着原青花。

原青花正色道:“我也才刚刚知道的,今晚当我们在东华酒店的时候,在【昆仑】的拍卖行上,也出现了一模一样的东西……牛大广,拿了十五个名额放到【昆仑】去卖了!”

江起云不禁稍稍动容,旋即苦笑似的吁了口气,“好家伙……曲线救国!没想到牛大广还有这样的一招。想必,为了这些名额,【昆仑】的那些个大佬们,都快踏烂了总部大门吧?”

原青花皱眉道:“只是十五个名额,还不至于……或许,还有什么别的我们不知道的操作。”

“名额还不够吗。”江起云却摇了摇头,淡然说道:“你所在知道的,只是【昆仑】的拍卖场上出现了十五个名额,你所不知道的呢?他背地里,又给人送了多少个免费的……谁知道呢。”

“这……”原青花怔了怔,不容乐观道:“看来这牛大广不好对付啊。”

“不,不好对付的人是铁罗刹。”江起云摇摇头:“这种主意,大概牛大广是自己想不出来的。”

“可这俩,不是感情破裂,目前只是表面夫妻,为了权益勉强维持着?”原青花道:“据调查,他们分居已经很久了。”

江起云却摇摇头道:“他们怎么可能感情破裂……算了,不聊这个。既然上面给了命令,还是想想接下来要怎么搞吧。”

巡视小组抵达火云,只要有两个任务。

一个是关于【平天】集团的。

而另外一个,则是需要更加秘密地调查的……牵涉的,是另外一股潜藏在【昆仑】之中的神秘势力。

原青花点点头,“我知道……【龙头棍】!”

……

……

夜里。

“你买擀面杖做什么?”

【红孩】此时不解地问道——她们刚刚从一间便利店走了出来。

“没有找到成人用品店啊。”南小姐one此时掂量着手中的擀面杖,“先顶着用呗…粗细应该合适,长度也不错,硬度也刚好。”

“??”

……

【红孩】摇摇头,又皱起了眉头:“怎么还没有到……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去你家?”

“怎么会!”南小姐one微微一笑,伸手一指前方,“看到那栋楼了吗?就在上面了!”

不远处的路灯之下,气喘喘的2号正悄悄地往南小姐one做了一个【ok】的手势——房子找到了,拎包入住!

“怎么不走了?”

间【红孩】此时却停了下来,南小姐one不禁好奇问道。

“我是不是要买些什么上去?”【红孩】很认真似的问道:“第一次拜访,总不能空手上去。”

“买点酒?”南小姐one想了想道。

“好。”

……

房子其实并不是真的租下来的。

而是南小姐two给霸占下来的——屋子原来的租客是一名苦逼的打工妹,独居在这里,没什么朋友。

平时也就靠副职直播赚点外快,最近直播的发展不错,目前已经离职在家,专心搞这个。

然后南小姐two就上门了,说恭喜她抽到了蓬莱岛海天盛筵三十夜三十一日的豪华旅游套餐,拎包就能出发云云……总之,房子现在是拿下来了。

……

“你先坐着。”

南小姐one此时凭着共享的记忆,很自然地走入了公寓的房间之中,说是换件衣服。

【红孩】此时一脸新奇地打量着屋内的环境。

这屋子,大概和她房间里的卫浴差不多的大小,两房一厅一卫的模样,几乎一眼就能看全了。

“她平时就住在这里啊……”【红孩】低头想着什么。

忽然,她感觉沙发上似乎有什么东西硌着她,便好奇地将坐垫掀开,从缝隙里摸出了一样东西。

大概有小手臂长,小手臂粗,硬中略带微软的……黑色的,稍稍有些弧度的东西。

【红孩】小嘴微微一张。

下意识地,她想起了刚刚在便利店买来的擀面杖……她急忙忙地从购物袋里将擀面杖给拿了出来。

左手擀面杖,右手黑色大棒。

“这……”

火云市的公主此时手心猛然发烫得厉害——虽说她经常会在域外战场打【狮驼高】那群二货的鞭来给牛大广补身体。

可……感觉不一样的呀!

……

……

“这是什么鬼?”

房间里面,南小姐one打开了衣柜,整个人就傻了似的看着里面的东西——2号不在这里的,但是脑电波却还连这。

“什么什么鬼?”

“你没看这屋子里面的东西的吗?”

“这么短的时间,能搞到屋子就不错了好吧?咱们又不是挑三拣四的性格……咦,这么多的情趣衣服啊?”

南小姐one此时伸手从衣柜里面拎起了一件……用红色绳子穿成的【衣服】,她喵的,以她的见识,愣是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来,这玩意要怎么穿在身上。

“这屋子原来的主人,是干啥的?”

“好像是搞直播带货的。”2号的声音响起:“进门的时候,你不是看到了好几个大箱子吗。”

砰砰砰——!

厅外忽然传来了一阵乱糟糟的声音。

南小姐one不禁打了个激灵,两步并一步地冲了出去。

只见客厅里,【红孩】此时正一脸不知所措地傻站着……客厅里叠着的箱子散落一地,里面的东西同时也散落了一地。

【让她迅速抵达尖峰,让他更好把控节奏。】

那是印在了许多个一模一样的,散落在地上的小方盒上的广告标语。

南小姐one不禁沉默了半响,脸色古怪地看着【红孩】……这暴躁小妞此时依然一手握住擀面杖,一手握住黑色的棒子。

“不…不是这样的!”【红孩】猛然将双手受到自己的背后去,随后嘭的一声,双耳直接喷出了火气,脑袋更是冒出了一股黑烟。

然后,然后就晕了过去。

……

片刻,南小姐one才缓缓地吁了口气。

她走到了倒下的【红孩】跟前,数着时间,看看那【龙九】会不会突然出现——没想到的是,【龙九】居然还真是不现身。

在南小姐one的感知之下,【龙九】这会儿正在对面楼的天台上看着月亮,相当清冷地吹着冷风,根本就没有看过来。

“喂,醒醒?”南小姐one只好拍了拍暴躁小妹的脸蛋,“随便醒来一个也好呀?”

忽然,【红孩】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南小姐one盯了会儿,确认过目光了,是【红孩儿】没错了!

只见【红孩儿】此时眨了眨眼睛,感觉好像是压着了什么地方,便取出一看……一看发现是黑色的棒棒,随后又看了满地的小方盒子,不禁皱起了眉头。

“我说啊,我这妹妹要身材没身材,要屁股没屁股,也就腿能玩一下的样子……你这都能吃得下吗?”

“亲哥?”

【红孩儿】耸耸肩,眯着眼坏笑道:“那就要问我老娘了。”

哦……这个问题,还真是只有铁罗刹才清楚!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