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五十二章 体面人南小姐

第一百五十二章 体面人南小姐

“遗迹?那是什么?”

既然【红孩儿】出现了,南小姐one就索性问【他】知不知道关于拍卖会上提及的那遗迹的事情。

不料【红孩儿】竟是表示不清楚,并且还仔细地询问了一下拍卖会上的事情。

【他】不能共享【红孩】的经历?

不。

许多时候【他】所表现出来的,是对【红孩】的事情知道得十分的详细,几乎可以做到无缝衔接。

或许……【红孩】与【红孩儿】之间联系,还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限制?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红孩】并不知道【红孩儿】的存在,也会直接丧失【红孩儿】出现时候所经历的记忆。

……

“巫族时代的遗迹啊……”【他】已经清楚知道拍卖会上的事情了,此时沉吟着道:“听起来是挺有趣的,毕竟道韵是真正的好东西。”

南小姐one却道:“只有道韵是好东西吗?巫族大佬的传承就不好了?还有上个时代才有的资源!”

【红孩儿】耸耸肩道:“你都说是上个时代了!既然上个时代的东西好,为什么上个时代还会没落?”

“咦?”南小姐不禁诧异地张了张口。

【红孩儿】晒然道:“我们是属于这个时代的,学习的也只是适应这个时代的东西……上个时代还能留下来,并且适用的也仅仅只有通用性最高的道韵而已。至于你口中那些巫族大佬的传承,我高看它几百倍吧,是真正可以扭转乾坤,逆天而为的神术好了……你以为,在这个时代,真的能发挥出来它本应该有的力量?”

“不能?”南小姐one想了想道。

【红孩儿】淡然道:“不是不能,而是很难。依我看来,如果是巫族时代顶级的传承,没准也能让现在的人练到【天尊】的级别,但你要明白,这是以不适应的方式来攀登巅峰,是规则之外的办法,会受到多少阻碍?同样的时间,同样的资源,都够这个时代的人,用正确的方式练出来几十个【天尊】了吧?”

几十个显然是【红孩儿】瞎吹的牛逼,熊孩子都爱干这事情——不过却并非没有道理。

“或许更加困难的进阶方式能够换来更加强大的战力?”南小姐one想了想道。

只见【红孩儿】此时直接翻了翻白眼,随手在地上捡了一个小方盒子出来打开一倒,“喏!这盒子最多只能装三片的样子,你用同样的盒子,装三十片给我看?”

好生动的比喻!

南小姐one有被惊叹到了……别浪费啊喂!

“上限早就锁死了。”【红孩儿】随意说道:“同样是到上限的路,好走的不走,非要往困难的去挤破头,是不是傻?”

这话南小姐one觉得一点不糙,却疑惑道:“既然如此,为什么那么多人还一直热衷于寻找上个时代,甚至更早之前时代的传承?”

“远古崇拜?古老的就是好的?迷之自信?”【红孩儿】耸耸肩道,“我怎么知道?你知不知道神经病的脑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南小姐one翻了翻白眼,随意地打岔道:“要不要吃面?”

“不了。”【红孩儿】淡然道:“下次吧,我马上就要回去,我不能太频繁地出现。”

“有副作用?”南小姐one下意识问道:“对【红孩】的身体不好?”

“对我不好。”【红孩儿】摇摇头,“经常这样冒出来,再来个几万次的样子,我估计就不行了,所以要早做打算。”

你TM的……

“好吧,交代遗言。”南小姐one打了个哈欠道。

【红孩儿】想了想道:“不要浪费了我的秘密基地,尽可能地搜集关于【龙头棍】的情报。还有,如果你要和我妹妹进去遗迹探索的话,记住告诉她,不要眼中只有道韵,还有比道韵更加珍贵的东西。”

“是什么?”南小姐one顿时来了精神。

却见【红孩儿】此时眼帘似乎已经变得沉重,眯了起来,整个人也无力似的倒下……南小姐one不得不伸手扶着,“你倒是说完啊,辣鸡!”

“去…去倾听……时代的声音……”

“喂?”

【他】沉沉睡去,【红孩】也没有马上无缝切换醒来,南小姐one此时抱着少女的身体,不禁露出了一抹疑惑之色。

“倾听时代的声音……上个时代的声音?”

“你倒是告诉我,要怎么去听嘛。”

南小姐one摇摇头,直接将少女给抱了起来,送入了房间之中放下——好巧不巧的是,本来应该在隔壁楼顶天台看月光吹风的【龙九】,不知何时已经跑了过来,这会儿就蹲在了房间的窗口处。

看着一整个衣柜的情趣服饰,【龙九】神色先是一惊,又看了眼【红孩】双眼紧闭的模样,她更是脸色大变,但听【红孩】呼吸绵长似只是普通的睡着,才稍稍松了口气。

南小姐one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脚掌一勾便直接将衣柜门给拉上,平静地道:“我们是真心的!”

“虽说两个女人不会弄出什么无法收拾的东西来……”【龙九】此时面无表情道:“小楠老师,还是多注意一下体面吧。”

“我去客厅睡沙发。”南小姐one悻悻然地说道。

沙发就沙发吧,总比进不去【店铺】要睡在大街上好——今晚又是在外夜不归宿的一天!

……

……

【店铺】……诊所。

手术结束了之后,伍秋蕊就被送到了单独的病房之中——这诊所里的环境,比外头看来似乎要大上不少。

只不过王千羽却没心思却计较这些事情。

伍秋蕊在换进了独立病房之后不久,就已然清醒过来了……清醒之后的她,只是如同丢去了灵魂的躯壳般,一语不发地呆呆看着天花板。

王千羽一路陪着她。

“希望你能好好地把身体养好。”王千羽轻声说道:“那时候,我对你说关于第九狱的事情是真的,并非捏造。”

伍秋蕊稍稍有了些反应。

“相信我,我对那孩子的爱,绝对不会比你的少。”王千羽深呼吸了一口气道:“原因,原谅我暂时不能告诉你……但你要知道,我是绝对不会放着你不顾的。”

伍秋蕊此时却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王千羽叹了口气,给她整理了一下被子,“有一件事情,我希望你能给我坦白的……但如果你不说,我也不打算勉强你……你为什么,要要挟我从保险柜里拿出东西来?是谁告诉你这些的?”

见伍秋蕊此时忽然转了转身,拉高了被子背对着自己,王千羽眼中一黯,便吁了口气,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才缓缓地转身而去。

“王巨富。”

出门的瞬间,她听见了伍秋蕊的声音……略带一丝恨意的声音。

王千羽愣在了原地。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王巨富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只听见伍秋蕊淡然道:“那家伙在背地里调查了许多关于你的东西,大多数都是财产之类的。或许也不是他主动去做的,有可能是王百万授意……他们手头上有一份关于你名下物业财产的资料调查。我偷偷看过,所以知道你在银行有秘密的账户存了东西,但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直觉告诉我,保险柜的东西对你来说十分的重要,用它来引诱你出来的话,你一定会出现……仅此而已。但不管那是什么东西,我都没有兴趣。”

王千羽瞬间眉头紧皱。

伍秋蕊的声音变得嘲弄,“痛心吗?没想到吧?自己尽心尽力扶持的家里人,却时时刻刻等着你百年归老,等着谋划你的全部财富……真是可笑啊!王千羽,为了这样的家族……你可不可悲?”

许久。

“好好休息。”

王千羽没有回头,直接推门而出。

……

出来的时候,王千羽没多久就碰到了优夜护士。

她似乎早就知道她会在这个时候出来般,已经备好了招呼用的茶水。

王千羽此时心烦意乱,但面对的是出手相救……而且还真的将人救会的恩人,也只能收拾情绪。

“她醒过来了。”王千羽不动声色地道:“精神状态还可以,但我想她需要一段长时间的修养。”

女仆小姐道:“王老妇人是打算让她在这里修养吗。”

王千羽摇摇头道:“我相信你们的医术,但这里的环境或许并不适合静养……我在城外有一个地方,比较适合静养的。”

女仆小姐微微一笑道:“她随时可以离开的了。”

王千羽有些意外地张了张口,旋即想了想道:“治疗费的那边?”

“关于治疗费的事情,还是让医生来和你谈吧。”女仆小姐微微一笑道:“请跟我来。”

医生?

王千羽此时不禁愣了愣。

这家诊所的一个护士,就有着可怕的手术技术了……那医生的医术,又到底有多么的高深?

王千羽此时多少也有些期待,见一见这神秘的医生——然后,王千羽便在一书房似的房间里面,看见了小洛SIR。

“医生是你?怎么会?!”

……

“王老太太,您好。”洛医生此时随意地道:“我想你误会了,你认识的那位是我的兄弟,不是我,我们是双胞胎兄弟。”

王千羽直接摇了摇头,皱眉道:“我虽然老,但是眼睛不瞎……不过,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吧。”

小洛SIR是他,与牛大广又神秘接触的洛医生也是他……王千羽可能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他为什么要两个身份。

“感谢您的理解。”此时洛医生…洛老板也没有否认什么,微微一笑道:“听说你打算接走病人了,对吗。”

女仆小姐此时就在旁边陪着。

书房立面有一种让王千羽说不清楚的感觉……总感觉这里异常的安静,安静得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似的。

“费用?”王千羽直接问道。

她也没真打算要赖掉什么,老人的这点儿尊严还是有的——更何况已经知道洛医生与小洛SIR是同一个人之后,恐怕是真想赖也赖不掉。

只见洛老板此时随手地推出了一份账单,“这是这次的手术费,您看一下。”

王千羽将账单取来,低头看了一眼,瞬间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愕然道:“每秒钟计费的……你们,认真的?”

这已经是一个,让即使是她也无法承担的数字——感觉,如果不去亏空火云市今年一年的财政收入,根本就无法付清这一笔债务。

他要的实在太多了!

原本不想赖掉的……此时都有了直接夺门而出的冲动。

只听见洛老板淡然道:“王老太太,如果生命能够物化……不知道在你看来,一条生命能够值多少灵石。”

……

有人的生命是无价的,多少灵石钞也换不过来……有人的性命是廉价的,一文不值。

对于这个问题,王千羽无法给出一个完美的答案。

因为伍秋蕊对她来说,是可以划入多少灵石钞也换不来的一类。

“我没有这么多。”王千羽直接摇头道:“但我不会赖掉,你需要给我时间,我会想办法偿还。”

“其实可以换另外一种的支付方式。”洛老板却冷不丁道。

王千羽沉吟道:“说来听听。”

“或许您可以告诉我,保险柜中的东西是什么。”洛老板此时随意说道:“又或者,我比较好奇关于【红孩儿】的事情……当然,如果您愿意的话,将您当初是如何逃避第九狱的办法告诉我也可以——这一切,都将会一笔勾销。”

王千羽脸色微变。

洛老板没说一个的条件,都能让她的神色凝重几分——到后来已经是难看的。

“你这么会知道……第九狱的事情。”王千羽此时略带一丝恐惧地问道——但她竟是直接略过了前面的两个可选的条件。

“不难猜。”洛老板想了想道:“在认识您之前,我也遇到过一个将自己孩子的魂魄强留在身边,将孩子养成了小鬼的人……有一个,就会有第二个。听说您当年为了救下铁市长,甚至不惜将自己的孩子用来顶替……真的毫无保留,一点退路也不给自己,就将自己的孩子牺牲吗。”

他看着王千羽,目光有着摄人心魄似的光。

王千羽下意识退后了几步,浑身发凉。

洛老板道:“这世上,有如同畜生般的父母……但更多的,是不惜牺牲自己也会保护自己的孩子的父母。王女士,您…应该不是前者吧。”

王千羽沉默不语。

洛老板道:“你养了小鬼,并且还用了某种办法,将这个小鬼与王巴丹小姐结合了吧。所以,她是既是伍秋蕊的女儿,同时也是……您的孩子,对吗。”

王千羽身体微颤,下意识地坐了下来——她原本以为自己会跌倒的,但身下却凭空出现了一张椅子。

“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王千羽此时喃喃自语道。

“除了我们。”洛老板轻声道:“暂时没有了。”

……

暂时没有?

怎么会有!

这件事情,除了她自己,怎么可能还有人能知道——这件事情,甚至连铁罗刹也不知道——不应该,有人知道!

“你……你难道是第九狱的人!”王千羽此刻尖叫着道:“这么多年,你们终于…终于还是发现了我!”

此时的她,是恐惧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