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章 满嘴跑火车的K先生

第十章 满嘴跑火车的K先生

连忙地赶到了作为监控室的房间之中,安德鲁一直都散发着如同野兽一样的气息。

在这个巨大的城市当中,打拼到了如今的地位,安德鲁自然有着他过人的地方和非常的手段。

金钱是一种很好的东西,因为它能够买来很多政客的服务,因为它……安德鲁能够做到很多限制以外的事情。

他的身上,或许是有着即使连古龙水也无法掩盖的血腥味。

“就是这个家伙?”安德鲁目光宛如猎鹰一般。

“是的老板,现在他已经赢了第三十一把了。而且奇怪的是,他每次都是投最少的钱,也从来不加注。”经理脸色自然难看,“我们不得不感觉到幸运的是,他玩的并不是百家乐……不然的话,就算他每次都是最低限度的下注好了,我们恐怕都会输给其他的赌客,以至于破产。”

“请这位先生到VIP室。”安德鲁冷静地道。

……

电影里面是这样提到的,似乎小说里面的桥段更多——但似乎真的有这种的情况。

说是贵宾室吧,其实就是比外边要安静的环境——安静得坐在了对面的仅仅只有这家赌场的老板还有他的一名跟班。

当然另外一边,也只有洛邱和优夜两个。

“这位先生应该怎么称呼呢?”安德鲁相当客气地问道。

他不是相信运气的人,他相信的是自己的打拼。因此他不相信有人能够因为运气而获得这种连赢的局面。

为此,安德鲁更加的感叹。能够做到这一步,自然是拥有超凡的技术,而敢在一家赌场做出这些行为,也自然是超凡般的勇气。

所以安德鲁忽然之间对这个年轻的东方人十分的感兴趣——不管对方到底有什么打算。

“叫我……K吧。”

感觉在距离自己故乡极为遥远的这个地方,应该可以更加随意一些的洛老板轻声地说道。

这样的画风其实也不错啊?

或许会土一些。但如果是个人的趣味的话,土不土似乎也没有关系的吧?

“K先生吗?”安德鲁点了点头。

显然,这个家伙并没有以真正身份示人的打算。

在加重了疑心的同时,安德鲁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真挚起来,“噢,K先生,你的技术实在是让我惊叹!我想,很难在能够找到像你一样厉害的人物……不知道K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安德鲁先生为什么觉得我是在找你?”

安德鲁笑了笑道:“K先生说笑了。你每次以最低的筹码下注,就算是连赢了惊人的把数,可实际上赢的却少得可怜。难道这不是给我的信息吗?”

洛邱把玩着手上从外边赌桌一直拿着的一块筹码,忽然在桌子上敲了两下道:“安德鲁先生有听说过【戈尔德】比赛吗?”

安德鲁一怔。

一怔之后的他神情变得异常的凝重起来。但他很快就恢复了轻松的表情,笑了笑道:“这个地下世界最大也是最安全的比赛,我想知道的人应该不少,不是吗?”

洛邱道:“安德鲁先生知道的话,那实在是太好了。”

说着,洛邱看了一眼安德鲁背后的那位西装革履的男子。

安德鲁淡然道:“这是我的助手。”

洛邱也淡然道:“目前,我手头上就有一张【戈尔德】的入场卷,不知道安德鲁先生有没有兴趣?”

安德鲁此时即使表面异常的平静,但微微泛动的目光却出卖了他的内心——对于知道【戈尔德】比赛到底是什么的他来说,此刻确实难以维持内心的平静。

【戈尔德】的入场卷?那可不是普通的财富就能够获得的东西!

财富,名誉,地位……甚至是权力,这些东西都是缺一不可。

但安德鲁显然是一个疑心很重的人。他在助手的服侍下点燃了一根雪茄,缓缓地抽了两口,忽然笑道:“K先生手上的入场卷,是假的吧?”

“在上次的比赛中,我实在是输得有些不开心。”洛邱却当作是没有听见般,内心毫无波动地满嘴跑着火车,“因此,我不得不把我名下的那些废物全部处理掉,然后打算重新购置一些。这莫斯科的擂台主人不少,不过听说安德鲁先生的擂台办得不错,所以我考虑过后,第一个来找你。”

“你是想从我这里购买拳师,然后出征【戈尔德】?”安德鲁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地下世界之中,黑市拳师之间的买卖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这就像是足球世界或者篮球世界,那些活在阳光地下的持牌俱乐部之间的买卖一样。

但既然是购买拳师——对方为什么要特意地提起【戈尔德】来。

洛邱淡然道:“为什么要故意向安德鲁先生透露【戈尔德】比赛,对吗?”

安德鲁此时心中一惊……这个年纪不大的家伙,居然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但他却镇定地笑了笑道:“这不是很正常吗?单纯的拳师买卖,K先生何必提起那个比赛?”

“如果是单纯的拳师买卖的话……”洛邱眨了眨眼睛道:“我恐怕我无法从安德鲁先生这里买到最强大的拳师。安德鲁先生是明白人,应该知道一流拳师和二流之间的差距。嗯,这样说吧?我并不像以一流拳师的价钱,买到的仅仅只是二流甚至是三流的拳师……我并不在意拳师的身价,但我要的仅仅只是干净的拳师。”

安德鲁淡然道:“K先生放心,我这里的拳师绝对是‘干净’的,从来没有用过任何的药物和激素,不是那种只能够充当样板,一下子就萎下去的纸片人。”

谈到这里,似乎应该继续谈下去才对。

但在安德鲁诧异的目光下,这个自称K先生的家伙却忽然站起身来……嗯,他带来的那个确实异常美丽的女人则是为他细心地整理着衣服。

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气派却也奇异的展露了出来。

“安德鲁先生考虑一下。”洛邱淡然道:“过两天我还会再来,希望到时候能够让我看到你最好的拳师……当然,莫斯科不只有安德鲁先生一个擂台主,对吗?对了,这个还给你,今天我玩得很开心。”

洛老板拇指忽然一弹,那一直把玩着的筹码便被弹上了半空之中,然后落在了VIP室的桌子上。

落下的瞬间,洛邱也已经推门离开。

安德鲁一直地看着二人离开,直到关了门,却是一动不动,眼睛在雪茄燃烧释放的烟雾之中,微微地眯着起来。

“老板,这家伙来历不明,我们要不好叫几个兄弟……”

安德鲁却忽然摆手,缓缓地吁了口气,然后指着那桌子上的筹码——一开始都没有怎么关注这筹码落下的模样,只把它当作是这个K先生刷帅行为的助手皱了皱眉头。

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妥,不由得走进到了桌子的中段,仔细一看,这才惊讶无比的张了张嘴巴。

“筹码……”

这块赌场最小面额的筹码,这时候确实是躺在了赌桌之上。只是它却是沉下去的!

该怎么说?

比如在泥泞的土地上,一块砸落的石块,就是以沉的方式——这筹码也是一样!

助手颇为吃力地把筹码从赌桌之上扣了出来,掂量着这块筹码的重量,不可思议地道:“老板,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安德鲁却深呼吸一口气道:“我不关心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关心的是,他是否真的有【戈尔德】的入场卷!”

“老板,这个【戈尔德】到底是什么?”

“这是……”安德鲁正想要说话的时候,贵宾室的门再一次打被打开来。

进来的手下看了只有老板和老板的助手,于是便直接道:“老板,那个安东来了,自己一个人。”

安德鲁喃喃自语道:“如果是真的话……看来我有必要让这个安东,真正地成为我的拳师了。”(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