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六十四章 今晚等你来

第一百六十四章 今晚等你来

大宅门前,瞅见小洛SIR与紫衣青年再次走回的瞬间,正与西门卡蹲在门后的马SIR2.0也顾不上回味方才的战果了,连忙跑回到了之前吐血的地方。

“过了。”西门卡翻了翻不禁翻了翻白眼。

马SIR2.0这会儿却不管这些,他是一个有原则的男人,此时王后一倒直接就摔在了地上——硬摔,部队里的人都会的那种。

马SIR2.0这会儿死死地抓住了西门卡的裤脚,“西门…我可能快要不行了,这些年来…我还有几个心愿……”

西门卡脚抽了抽,愣是没能逃过马SIR2.0的魔掌。

“马SIR,刚才我开你的车过的时候,有一辆豪帝车标的车子越线靠了过来。”只听见小洛SIR进门之后,忽然说了一声。

“什么!豪帝也敢碰瓷劳资的凯迪亚克?!TM的,刮花了没有!”

“我躲开了。”小洛SIR随意一笑。

“那还好。”马SIR2.0这才松了口气似的。

“马SIR,你这会没事了。”小洛SIR又笑了笑道。

“哎哟,我这胸口,我这心脏……我这脚也抽了,痛死我啦!”马SIR2.0又往地上一摔——硬摔!

这演技西门卡快看不下去了,一脸嫌弃地地将地上的马SIR2.0给踢到了一旁,才看着小洛SIR道:“你们,打完了?”

“普通的切磋。”小洛SIR随意道:“已经没事了。”

说完,小洛SIR才稍稍王后看了眼紫衣青年。

这会儿紫衣青年的手臂都已经痛麻了,一条手臂被拧成了麻花状,直接就挂在了肩膀上……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忍耐下来的。

“别装了。”紫衣青年此时皱了皱眉头,“那点儿杀气炸不死你……告诉我你的名字,会有人补偿你的。”

“哎呀,我左脚的脚指头啊……”

“你别太过分了,我这条手臂也几乎废掉!”紫衣青年声音稍沉。

原来这家伙没有想象之中的冷面……西门稍稍诧异了下,看来是被锤的很贴服了。

“哎哟,我的舌头啊!!”

“你!!”紫衣青年双目欲喷火似的,可此时却碰到了小洛SIR那一闪而过的冷漠目光,心底没有来的泄气了所有的底气,只好一咬牙,别过了脸去,“对不住!”

“什么?这是什么嘛?你再说一次,我没听清楚嘛!”

好贱……

紫衣青年满脸怒容,但却忽然一咬牙,猛然地弯下了腰去,“今日之事,很对不起!”

说着,不等马SIR2.0继续刷贱,这紫衣青年竟是直接夺门而出。

马SIR2.0这才抓了抓脑袋,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沉不住气,以后是要吃大亏的。”

这话才刚刚落下,外边却传来了那紫衣青年说话的声音。

“今日一战,技不如人!我认输!它日待我再次凝聚无敌之身,必将再次登门讨教!三年之后,我第二小五必然再来挑战!”

马SIR2.0冷不丁地夺门而出,却只是来得及看见一抹远去的紫色身影,“西门,这货刚说什么来着…他叫什么?”

“第二…小五?”西门卡愣了一秒,才下意识道:“挺特别的名字,第二这个姓……很少见。”

“卧槽?”只见马SIR2.0此时突然脸色苍白,汗如雨下,“第二小五,第二小五!我想起来了,老叶跟我提过这个名字的!”

“叶队?”西门卡皱了皱眉头,“这个第二小五是谁?”

“他是…【南天门】总长的外孙。”马SIR2.0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西门,我们回去打辞职信吧。”

“嗯,辞职吧。”西门卡想了想也是点了点头。

……

“开什么玩笑!我马厚德一生清廉,那里会畏惧这种权势!天王老子老了劳资都不怕好吗?!”马SIR2.0这会儿坐在沙发上,挺着腰杆拍着胸膛却哆嗦着腿哼哼说道,“哼!不过是还有五十年的房贷,五年的车贷还有七份保险,两个熊孩子要养而已!我怕什么!”

中年危机无比惨烈的气息向着西门迎面扑来。

他不禁叹了口气,拍了拍马SIR2.0的肩膀道:“下午三点半,该干活啦!”

“干…干!干活,干活!我是有用的,谁都不能炒了我!干活!”马SIR2.0连忙站起了身来,“小洛呢?”

“被那位霍夫人拉进去里面的偏厅招呼了。”西门卡耸了耸肩道。

“为什么?”马SIR2.0愕然问道。

西门卡耸耸肩道:“你忘了第二小五走的时候,压根就没将霍夫人放在眼中吗?这会儿能有人帮她出一口恶气,心理自然是舒服的……就喊进去了呗。”

“不好!”马SIR2.0脸色微变道:“小洛什么都好,但好像特别容易招惹老女人,我感觉就连铁罗刹都想包养他!霍夫人这会儿的状态很不好啊,情感转移了怎么办!别看这会儿她哭哭啼啼的,很是伤心的,没准在透着乐呢!这霍夫人和死鬼老霍,早就是各玩各的了!这可不行!我不能让小洛走上不归路!我得去瞅瞅!”

西门没好气地看着马SIR2.0鬼鬼祟祟地跑了进去,“得,我干活。”

也只有他干活了。

……

两名五阶超阶的战斗一听就十分的唬人,但实际的情况是,霍家的大宅受到的破坏反而少得可怜,也就断了一条楼梯,以及前院的草地被打坏了一些而已。

超阶大战,动静竟是小得惊人。

“洛先生,多谢你今日的仗义出手。”霍夫人此时脸上尤挂着泪痕,“都怪我那孩子,遇人不淑。那第二小五与我而相伴,我本以为他们是学府中的好友,不曾想此人竟然对霍儿的失踪不闻不问,着实让人心寒啊!”

说着,霍夫人便可怜兮兮地伸出手来,害怕似的往小洛SIR的手抓来。

小洛SIR此时却将手掌竖起,一个白色的手套显现。

“这是?”

“一件拳套法器。”小洛SIR微微一笑道:“很危险,夫人请小心。”

霍夫人眼中却异色连连,“方才看洛先生教训第二小五之时,并未使用这间法器,就能将之轻松镇压!真没想到,火云之地居然有洛先生如此年轻的强者。”

小洛SIR道:“不知道霍夫人叫我单独过来,所为何事。”

霍夫人此时正色道:“洛先生,我知道亡夫是谁害死的!”

小洛SIR想了想道:“是谁。”

霍夫人此时压低了声音道:“【平天】集团的那位!”

“有证据吗。”

“有!”

“为什么不向西门SIR还有马SIR说这些。”

“我信不过他们。”霍夫人正色道:“他们也没能力承受知道这些的后果!他们不敢去查牛大广!”

“霍夫人为什么就认定我敢。”

“我本来不打算告诉任何人。”霍夫人道:“因为我知道,这个案子最终可能会变成悬案!在火云,没有人能够调查牛大广!直到我看到你的出现,你让我看到了希望。”

小洛SIR想了想道:“我想看看所谓的证据。”

“我需要时间准备。”霍夫人正色道:“洛警官,如果你能相信我的话,今晚十二点,我会在这里等你!”

小洛SIR摸了摸杯子上茶的温度,想了想道:“霍夫人,你好像不是很关心令公子的安危。”

“他还活着。”霍夫人直接道:“从小我就给他炼制了一块命牌。这命牌我一直带在身上,只要命牌不碎,他就不会有事……就算要承受一些皮肉之苦,但也能磨砺他的意志。”

……

……

当马SIR2.0寻到西门口中偏厅的时候,却正好碰见小洛与霍夫人走了出来。

“没什么事吧?”马SIR2.0此时低声问道。

“目前还好。”小洛SIR也低声应道。

霍夫人此时却道:“马队长,你与西门监督可以在这里随意取证,有什么事情吩咐家里的仆人就可以了……我身体有些不适,就先失陪了。至于亡父以及霍儿的事情,就全部拜托你们了。”

眼看着霍夫人已经走远,马SIR2.0这会儿才将小洛SIR拉到了一旁问道:“这女人和你说什么了,感觉像换了个人似的。”

小洛SIR 道:“我来之前,霍夫人是什么样子。”

马SIR2.0想了想道:“哭哭啼啼,看起来没有主见……嗯,大部分是装的。这位霍夫人其实挺风流,在火云的富婆圈子是出了名的交际花,有不少的影响力,而且本身还是火云妇女会的主席,不简单的。”

小洛SIR道:“刚才她告诉我,她手上有霍霍的命牌,没碎。”

“命牌?”马SIR2.0愣了愣,“这东西不得了,这霍家不愧是能够在牛大广胯下生存的家族……这么说来,西门关于霍霍可能是被凶手带走的论断,应该是准确的。”

“西门SIR呢?”

“取证呗。”马SIR2.0随意说道:“不过应该没什么发现,西门过来最主要还是为了寻找有霍霍气息的东西,好方便追查而已。”

他们在走廊上走着。

“对了,林峰没事吧?”马SIR2.0道:“你来之前,四队的美雪队长给我打了个电话,简单地说了一下事……游乐园的地下真的发现妖兽了?”

“挺大的一条妖蛇。”小洛SIR点点头。

“算林峰这小子活该。”马SIR2.0摇摇头道:“没事跑游乐园做什么,都说了尸体失窃的案子结案了,还非要过去……听说你们还抓了一个人回来?”

“现在应该在四队的审讯室了吧。”

马SIR2.0摇摇头道:“美雪不会审犯,这女人太刚了。四队的金队长才是审问的大师,有机会你要见识一下的。不过这货难得进一趟医院,估计不赖个十天八天是死活不出院的,告诉你个秘密,这货特别喜欢蹲在楼梯角看女人的裙底!”

小洛SIR对四队的金田金队长的印象很浅,只有在游乐园展览馆的一次短暂的见面,此时说不上什么,只是听着。

马SIR2.0就喜欢晚辈能够静下心来听他瞎哔哔的模样。

小洛SIR这会儿却忽然停了下来,看着走廊上的一副挂画,画的是一座连绵的大山。

“这是天痕矿区。”马SIR2.0也随意地看了眼,“喏,我给你说过的,在大联盟出台现在的政策之前,霍家手握着一整条的灵石矿脉,就在这个天痕矿区里面了。这里头可以说是霍家的起源之地了。”

“天痕山脉,我看地图应该很靠近【狮驼市】的边界了。”小洛SIR若有所思道。

“放心吧,那边的地界有重兵看着。”马SIR2.0耸耸肩道:“再说灵石矿脉归入大联盟所有,【狮驼】虽然挺穷的,但也不敢明着来抢。”

这个时候。

“你们还真能聊。”西门卡翻着死鱼似的眼走来,手上还拎着了一叠文件。

“有发现?”马SIR2.0看着文件好奇问道,“这都是什么?”

西门卡颇为无奈地道:“说起来你可能不信,这些都是霍风造假账还有逃税的资料……就放在了他的书房里面,还生怕我看不见似的,摆在了桌子的正中间。”

“看来是那位霍夫人送给你的了。”马SIR2.0不禁搓了搓下巴,“这女人动作可真快啊?看来是戏都不打算做了呗?”

“商业犯罪不归我们刑事管。”马SIR2.0耸了耸肩。

“监督,监督!”西门卡再次泛起死鱼眼道:“你给我选的嘛!马SIR!”

马SIR2.0讪讪一笑,“那…现在收队?”

“等会嘛,等仆人把霍霍的衣物送过来就可以了。”

不一会儿,仆人还真是送来了霍霍的贴身衣物……内裤。

还是原味的。

TM的!

西门SIR不禁TM的地骂出了声来。

……

……

市区。

随便一栋高楼的天台之上,第二小五此时盘坐在了一座水塔之下,身上紫色的气息正一点点地灌入那条麻花状的手臂之中。

手臂正在缓缓地扭正,里面那些几乎碎成了渣的骨头,此时也在缓缓地移动,拼凑……愈合。

这个过程是最为难受的,但第二小五却愣是没有哼一声。

此时手机响起。

第二小五皱了皱眉头,点开看了一眼……这是专属于他们这伙人的一个聊天群。

群名:【真男人从不回头看无敌之路的大爆炸!】

【昆仑小海王】:“我今天用了一个小时,制霸【狮驼高校】的成就达成!”

【上清宫守门员】:“车迟一个能打的都没有,无聊。准备去青丘,有没有组队开刷的?”

【南丫岛小公举】:“累计战绩198胜,0败。”

……

【五大人】:“我今天被人锤爆了……”

问号刷屏。

【五大人】消息已撤回。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