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七十二章 天道私生子?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天道私生子?

看着眼巴巴地瞅着自己的小牧童,广成子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将糖衣解开,以堪比飞剑千里杀人无形的速度,将奶糖扔入了口中。

“啊成,好不好吃!”小牧童玄都再次眼巴巴地问道。

广成子索性眼睛一闭,轻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小牧童玄都顿时双手一拍,兴高采烈地道:“太好了!还能吃!这糖糖我都忘记是什么时候买来的了,出门的时候在门口的竹子林里面挖到的!哼哼,老师说我笨手笨脚的!看,我多聪明!”

只见广成子脸色微变,却是轻吐了口气,再次向玄都深深一拜,规矩做足了之后,才试探性地道:“不知道大师伯此番差师兄前来,所为何事?”

小牧童顿时眨了眨眼睛,往洛老板的方向看来,想了想道:“老师说就让我过来看看就行,还说什么只要看看就好了,反正我是抢不过你们这些一肚子坏水的家伙,可我也不知道要抢什么呀?对了啊成,你的肚子真的装了很多坏水嚒?”

广成子老成持重的脸也没能崩住,唯有轻笑一声,掩去尴尬。

向玄都发难,最后让这家伙打得抱头乱窜,只会更加的尴尬……更何况,玄都看似是孤身前来,但实际不然。

如此想着,广成子便又往那青牛的方向微微一颔首,也是颇为的客气,“青师弟。”

那青牛也只是哞了一声,便低着头,在金色的云台地上看着,似是想要寻草吃的模样……广成子见状,轻笑了声,便手捏一法印。

霎时间,青牛所在的云台附近,竟是翠绿盎然,长出了浓密的青草!

青草甚至还是散发着氤氲之气,灵性逼人……显然已经不是凡草。

远处,看见这一手云台生灵草的手段,霍夫人与思无邪不禁心神震撼……加之这金色云台本来就是汇聚四方云气所凝聚而成的。

“大帝的手段,真是恐怖如斯……”霍夫人惊叹了声,下意识又抓紧了思无邪的手掌,悄悄地又往后挪了两三步的距离。

此时,小牧童玄都笑了起来道:“啊成,你这法子好玩,回头教我!大青牛都快把山上的草给啃光了。”

广成子轻笑了声道:“微末手段,让师兄见笑了……也让火云道友见笑了。”

既然大老爷并没有向玄都说明来意,只是让他过来看看……兴许大老爷当真没什么想法。

这大师伯的一脉,向来都是人丁单薄……不喜欢收人。

“火云道友,我有意请你入【昆仑】,道友意下如何?”广成子心中略一计较,便有了主意,层次到了大帝这个级别,许多事情都不需要转弯抹角的,开门见山就好。

毕竟大家出来混,又不是为了处对象,谁还要谈什么感情。

能打动大帝一级的东西,本就不多。

洛老板此时也直接道:“敢问广成子阁下,此时是否能够代表【昆仑】。”

广成子一听就知道有戏,含笑道:“只要不是对人族有害之事,我都能先答应下来。不知火云道兄是怎么个说法。”

洛老板正要说话。

可就在此时,云台上空忽然拉开了一道口子……是撕裂的空间。

随后,一道惊叫声传来,边见那裂缝之中这时候竟是跌出了一名小小道童——那道童甚至还喊道:掌教的,您还没有给我路费呢!

砰!

道童直接往广成子的身上跌来,广成子见状,神色微变,身体却瞬间横移几米……那道童直接摔倒了在云台上。

“乌云,是你这厮?”广成子不禁声音稍沉。

“谁在喊我……”只见那被称为乌云的道童此时揉了揉屁股坐了起来,“原来是啊成啊……等会再说,让我缓缓!掌教的不当人,把我一脚踹过来了,还疼着呢!”

广成子冷哼一声,甩袖别过了脸去。

“乌云!你也来了!”小牧童玄都却小跑到了那道童的身边蹲下,“请你吃糖糖!”

“这不是一百五十年前我给你的奶糖麽,你还留着啊?”道童此时竟是用力地敲了敲玄都的脑袋,“别吃啦!这糖我加了料的,吃多了会拉肚子!”

“这么远的嘛?我吃了好像没事哦。”小牧童疑惑道:“我还剩了一般,舍不得吃就买起来了,埋着埋着就忘记了……刚出门的时候又想起了,才挖出来的。”

“玄都笨蛋!”乌云童子又敲了敲小牧童玄都的脑袋。

却不料旁边站着的广成子此时脸都黑了些似的……只见他冷不丁眉头轻蹙,伸手揉了揉肚子。

猛然,一股黑气在广成子的脸上浮出,紧接着广成子神色大变,微怒道:“乌云小儿!你到底加了什么东西!”

“噫,啊成,看你的样子……”那小道童此时眨了眨眼睛,“你该不会是偷吃了玄都的糖了吧?”

“你到底放了什么!”广成子浑身颤抖,脸上的黑气瞬间将这俊朗的脸庞染成了乌碳似的。

“忘、忘了……”

兴许是被广成子此时的模样惊到了,小道童悻悻然道:“一百多年前的事情我怎么记得……不过没事,我就是给玄都开个玩笑而已,死不了人的啦。也就拉几天肚子,脸黑几个月?”

“乌云小二受死!”广成子手一抬。

只见一黑一白两道光华瞬间冲天而起。

“雌雄剑?”小道童此时咽了口口水,二话不说就躲到了牧童玄都的身后,大喊道:“啊成,四舍五入咱们也是一家人,一家人不打一家人,相亲相爱不好吗!”

“玄都师兄,你让开!”广成子根本不听,脸容几乎扭曲到了一块儿……那是独自痛到极点的模样。

此时,只见广成子一手捂住肚子,一手操控着黑白两道光华,二话不说就往道童乌云锁在劈来。

“好咧!”小牧童玄都此时直接一步跳开。

乌云童子瞪大了眼睛,似来不及反应似的,直到黑白光华劈打下来,才猛然打了个激灵,连忙架起了双手。

砰——!

整个金色云台在这瞬间都震荡了起来,正在寻草吃的青牛此时抬头看了一眼,哞了一声之后,便又低头继续吃草去。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从那黑白光华刷过的地方滑了出来,一路丝滑地滑到了洛老板的身前,方才停了下来,赫然是灰头灰脸的小道童乌云。

“乌云小儿,哪里跑!”

已经杀疯了似的广成子此时手捏剑决,黑白光华此时再次尾随而来……那黑与白的光华之中,赫然是两口泛着神光的宝剑。

一剑长三尺三寸,一剑长三尺七寸,相互交替,剑意无匹。

“救命!”

乌云倒吸了口冷气的模样,想也不想便直接一蹬脚在地上飘逸甩尾到了洛老板的身后。

“火云道友,你让开!”

闻言,乌云童子便寻思着应该往什么地方躲开……瞬间,乌云童子目光一亮,竟是直接往那躲在云台边缘处的霍夫人与思无邪继续滑去。

但不了洛老板……【火云道友】此时并未让开。

他一手挥出,缠绕着道韵的手掌往上轻轻一抬,那可怕的雌雄双剑便停了下来,与此同时乌云童子的身体更是不受控制地缓缓浮起来。

广成子大惊,顾不上捂住肚子,双手同时催动剑决……可那性命相交的雌雄双剑,竟是毫无动静,此时竟是已经安静地悬浮在了【火云道友】的身边。

至于乌云童子则是耸拉着肩……他就和雌雄双剑悬在一块呢。

“火云道友,此为何意?”广成子一咬牙,觉得自己算是有礼貌的了。

“她们挡不住你的剑气。”洛老板轻轻摇头道:“剑还你,人也给你。”

说着,那双剑直接倒退了回去,顷刻间回到了广成子的身边,竟是悲鸣不断……特么的,他的雌雄双剑这会儿居然在抖?

但不及广成子细想,那乌云道童竟也是一并地送到了他的面前——乌云童子也在抖,因为看见一脸黑的广成子。

“啊成,你听我讲……”

只见广成子此时缓缓挥动手中,乌云童子便只好缩起脖子,一副准备挨打的模样。

不料广成子此时却只是将雌雄双剑收起,看着乌云童子恶狠狠地道:“这账记着,改日再讨!”

“好…好。”乌云童子连连点头,“记得来之前告诉我一声,我好去迎你。”

广成子则是冷哼一声,随后深呼吸了一口气,身上接连闪过了十二道的金光之后,竟是将脸上的黑气给压了下去。

“让火云道友见笑了。”广成子此时一抬手,“此道童乃我师叔山门一守山童子,性子素来顽劣。眼下此处也不合适,火云道友不妨随我入【昆仑】,一同论道。”

“广成子,我等千里迢迢前来为你人族新地道贺,你却直接把人拐跑了,太不够意思了吧?”

一股恐怖无匹的妖气,瞬间在那金色云台之上,汇聚成为了一个可怕的漩涡……那漩涡之中,竟是有一条五爪紫龙游动。

见状,广成子不禁眉头一皱,旋即平静道:“可是赤尻道友,还有熬灵筠道友?”

那五爪紫龙咆哮了声,便自巨大的妖气漩涡之中游动而下,一路的狂风暴雨雷霆……当它落到金色云台的瞬间,那些异象方才散去。

云雾,雨水,雷霆收索,一道倩影缓缓走出,却是以头上有着紫色犄角,蒙着面纱,体态婀娜的女子模样。

与此同时,妖气漩涡化作一道可怕龙卷落下,旋风的中间处,有一道白首长鬐,身高丈许的硕大身影。

形如猿,雪牙金爪,但却双目紧闭。

而在这赤尻妖皇的身边,则是还有一名俊美无双的青年……青年一席红衣,额头处却还有一道妖异的金焰摇曳。

红衣青年气息不及那熬灵筠,比赤尻妖皇也差了不少,但广成子却并未看小。

“原来是妖族圣子亲临。”广成子淡然说道:“此番我人族新帝诞生,妖族同道,着实是有心了。”

那赤尻妖皇依然没有开眼,却阴阳怪气地道:“人族许多年不曾出新帝,好不容易才迎来了一尊,怎么【昆仑】就派你了一个家伙来?看来你们也不是很重视新帝嘛……你就是这次的新帝?有没有兴趣过来妖族跟我混?我妖族要什么有什么,功法,遗迹,道韵,各族公主,随你挑!”

“赤尻,此乃我人族之地!”广成子声音稍沉。

那赤尻妖皇却冷笑道:“上个时代,这里还是巫族的地盘,再往上一个时代,这里是龙族的地盘……下一个时代,是谁的地盘还不知呢。”

“大言不惭。”广成子冷哼一声,目光凌厉。

“你还差远了。”赤尻妖皇却毫不在意,反而是面向了一旁出的小牧童玄都,开眼道:“这位玄都大老爷,我还能给几分薄面……怎么,看样子,你们这几个山头抢人,似乎还没有抢成?”

忽然,赤尻妖皇皱了皱眉头,低头一看,竟是看见了一名小道童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身旁。

乌云童子。

只见乌云童子此时一脸贼兮兮的模样,低声道:“赤尻大爷,这个广成子老坏了,要不我们先把他做了,然后再把人族新帝给五五分了?”

“滚一边去。”赤尻妖皇冷哼了一声,直接将乌云童子给停了起来,扔出。

与此同时,黑白雌雄双剑直接刷出,将乌云童子的道袍刺穿,把人直接钉在了金色云台之上。

广成子还没有说话,那乌云童子便已经开口道,“广成子师兄,妖族赤尻亡我人族之心不死,此番到来心生歹意,速速斩了它呀!”

“闭嘴!”广成子眉头要跳,心中暗恨。

大老爷家里人丁单薄,就派了玄都出来,他没什么好说的……但岛上的那位能不知道乌云这厮是什么的性子?

岛上门徒众多,却送来了这么一个祸害!

广成子此时心中真火都要爆炸,两位师叔师伯送来的人,他根本带不动!

“你就是人族新帝?”

就再广成子心烦意乱的时候,赤尻妖皇却已经看向了洛老板……开眼。

洛老板闻言点了点头。

“怎么,考虑好了吗?”赤尻妖皇直接说道:“我见你一个劲地瞅着熬灵筠?是有意思吗?我可以帮你说媒,能不能结成道侣只能看你自己本事了。毕竟她也是妖皇,我多少要给点面子。”

那紫衫女子闻言,目光微微一凝。

她作为妖族妖皇,成皇的时间太短,根基远远比不是赤尻妖皇……但却也并非任由赤尻能拿捏便是。

“赤尻,小心的话。”熬灵筠不咸不淡说道,旋即往洛老板看来,微微一礼道:“见过道友。”

“龙族?”洛老板却忽然问道。

熬灵筠皱了皱眉头,她出现时候真身暴露,是五爪的紫龙,根本无须再多说什么……但人族新帝突然出现,深浅不知,态度不明,她也只好耐着性子道:“我乃紫龙一族。”

洛老板微笑着点点头,“熬小姐莫怪,只是看到你,让我想起一位朋友。”

熬灵筠道:“哦?莫非道友从前与紫龙一族有什么渊源不成?”

“她不是紫龙。”洛老板摇摇头,轻声道,“她不在这个世界的。”

熬灵筠瞬间脑补了一段人族修者与龙族某位的悲惨恋歌,最终人妖殊途,曾经相守的恋人最终不得不生死相隔,不思量自难忘的故事。

龙族是很难爱上一个人的,可以但爱上了,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了……陷进去了,就真得是陷阱去了。

“道友节哀。”熬灵筠轻声说道,语气已经柔和了许多。

洛老板此时想了想道:“熬小姐,妖族中的龙族多吗。”

“大多生活在龙谷之中。”熬灵筠想了想道:“另外还有些生活在各地,但是极少数……道友若是有兴趣,可到我龙族做客。”

洛老板想了想道:“有机会吧。”

熬灵筠点点头,听到这种沧桑的口吻,不禁又将那段悲惨恋歌补全得更加的细致:他和她,当初大概受到了龙谷的强烈阻扰吧?他或许只是想要去她的故乡多看两眼,但却又怕睹物思人。

只是这些年来,熬灵筠却为听过龙谷之中,有谁曾与人族相恋的……这并非小事,按理说她应该有所耳闻才对。

“哈哈哈,除了龙族,我妖族还有狐族,猫族,人鱼族!”赤尻妖皇眯着眼道:“都有风情各异的女修,这可比人族的娘们有意思多了!你们人族最近,不是流行我妖族的兽娘吗?我正好带道友游玩一番。”

洛老板摇摇头道:“短期内,我应该不会去妖族的。”

赤尻妖皇脸上笑意没有消失,但却眯起了眼睛。

广成子心中微喜,怎么说也是人族的大帝,多少心中还是能向着人族的。

“我现在也不打算去【昆仑】。”洛老板忽又说道。

广成子顿时目光微凝。

只听见洛老板此时淡然说道,“广成子阁下,听说只要踏入九阶大帝,便能让一族之人,获得迁入【昆仑】福地的资格,对吗。”

广成子心中一动,看了眼那金色云台边缘处的霍夫人与思无邪,“道友所指的一族之人,莫非便是她们?”

洛老板点头道:“她们是一个门派的,既然有这个名额,我就给她们这个门派了。”

广成子沉吟着道:“火云道友,指定名额也不算小事……或许,道友可以再看看,没准还有更合适的族群。”

闻言,霍夫人与思无邪不禁一阵的紧张。

洛老板淡然道:“怎么,有难处吗。”

广成子张了张口,似有些迟疑的模样,便见赤尻妖皇此时突然冷笑了起来。

那赤尻妖皇呵呵一笑道:“他能有什么难处,他不过是不舍得一个福地的名额而已。道友,你是人族新帝,按照规矩大联盟肯定会给你一处福地的。按理说,既然是你的封地,当然是你想要让谁进去就让谁进去的……不过你也知道嘛,毕竟僧多肉少,据我所知,现在的福地似乎有些不够分了,有些福地甚至还被拿出来租赁。没准啊,本来要给你的封地,这会儿住着许多人呢。”

“是吗。”洛老板淡然看向了广成子。

广成子道:“火云道友莫急,你要的福地,【昆仑】已经在准备了。只是清理福地还需要一些时间。【昆仑】现在的福地还有不少,道友可自行挑选。”

那赤尻妖皇冷笑道:“人家现在是要指定名额了,不是等去了【昆仑】之后,再给机会那些霸占福地的世家机会。广成子,你这人看着也是聪明的,怎么说话就这样含糊呢?不会是,你也打福地的注意吧?”

广成子一咬牙道:“火云道友,莫听这赤尻妖皇的挑拨。你的福地自然是你的,谁也不会染指。你要指定谁入住,也不会有人阻拦。”

“那便好。”洛老板微笑着点点头,“我今日也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既然已经谈下来了,那就散了吧,我也没想要惊动各位。在下刚刚踏入帝阶,还需要些时日消化所得,暂且还需要闭关一段时间。它日,有机会再去拜访各位了。”

广成子道:“道友何不前往【昆仑】福地之中闭关?火云之地,毕竟质量差了许多!”

“我妖族宝地也有不少。”赤尻妖皇淡然道:“道友,我等这次特意前来祝贺,带了些薄礼,这还没有送出呢,道友何必急着送客。”

“礼物我心领了。”洛老板摇摇头,“无功不受禄,我自己寻一个清静的地方闭关也挺好。”

“道友既然想要闭关,那我也只好祝道友能够早日证得大道。”赤尻妖皇点点头:“只不过,寻常闭关收获不大,需要闭死关才好……就让我,送你去闭死关吧!”

“小心!赤尻要发难!”广成子瞬间脸色剧变。

只见赤尻妖皇此时身上妖气爆炸,整个金色云台瞬间被它踩碎,这妖皇一记冷拳轰出,竟是夹着一道道玄奥的天地之力。

广成子怒哼一声,雌雄双剑电闪而出,可此时一道紫色的倩影却挡在了他的面前。

“熬灵筠,凭你挡不住我!”

“拖住你便可。”熬灵筠微笑着说道。

那双纤细的玉手,竟是直接往雌雄双剑抓去。

她确实不敌广成子之中老牌大帝,但也不用动真格,只需要拖延片刻即可……一个人族刚刚成帝的家伙,根基是不稳的。

虽说妖皇宫中,妖族东皇层说过,这人成帝便封皇,要天道石碑震动,是无上之姿……但如果能够趁新帝根基不稳的时候,加以重创,损其根基,对妖族来说,便是一大幸事。

……

一道道的天地之力,此时化作了一个囚笼般,困在了洛老板的身边。

与此同时,赤尻妖皇的可怕铁拳已到……它也不是要打赢或者打杀这个人族新帝,只要逼他此时迎战,损失了元气即可。

成帝之后的一段时间,提升最快,收获最多,但如果状态不好,甚至受伤便会拖慢进度……将一个能够登上天道石碑前列的封号大帝的资质打落普通,它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是我害了他……”眼看着赤尻妖皇那可怕的一击,思无邪确实猛然挣开了霍夫人的手,身影化作一道流行,狠狠地撞向了赤尻妖皇。

“你快些走!不要让妖族的计谋成功!阴葵的未来还要靠你的!”

她一个鼎炉之身,所修的都是用来才吸取的力量,连五阶都不算的的小小修士,怎么能敌妖族妖皇?

赤尻妖皇根本毫不在意,思无邪想要当,也得有抵挡的资格!

思无邪根本挡不住赤尻妖皇的拳头…甚至那拳头上带着的一丝天地之力便能瞬间将她灭杀。

“无邪!”霍夫人此时悲恸地惊叫了一声,一咬牙,便也做出了惊人的举动,竟是一头撞向了那些将洛老板困住的天地囚笼之中。

眼看着思无邪将会湮灭在赤尻妖皇的拳头之下,洛老板目光却越发的明亮。

“裁决……”

他看着思无邪,口中却轻轻吟道。

轰隆!!

电光雷鸣,有神宵天雷,轰然落下!

那不过一米粗的雷光,却在这瞬间,将赤尻妖皇的一切天地之力瞬间轰灭,重重地击落在了赤尻妖皇的身上!

雷光,就在思无邪的面前,直接炸开,与她只有咫尺之间的距离,却是无损她的丝毫。

与此同时,一股柔和的力度将她拉回。

只听见洛老板轻声道:“你可以多相信我一些。”

思无邪双肩微微一颤,

洛老板此时一挥手,霍夫人与思无邪同时汇在了一处,然后被一光罩直接覆盖……光罩之上,竟是布满了各种的天地道韵,多得吓人!

广成子此时雌雄双剑回身,惊疑不定地看着那未曾消停的雷光,感受着那股可怕的天道气息,眼皮都是抖的。

“口含天宪……”熬灵筠那面纱下的小嘴更是张成O型,不可思议地看着,“巅峰圣皇?怎么可能……他不是才刚刚称帝?”

此时,神雷散去,只见赤尻妖皇此时浑身焦黑,双目已经翻白,最终一头摔倒了在地上……气息已经弱的随时会消失似的。

“不好,他是天道巅峰圣皇!”熬灵筠下意识惊叫了一声,连连退后!

就在此时,一道火红色的身影,却猛然蹿到了洛老板的背后,一席的红衣,赫然是妖族的那位圣子!

只见那妖族圣子,此时额头上的金色火焰猛然大作,随后射出了一道金光,直接刺向了洛老板的后脑处。

“金乌灭神刺?!”广成子大惊,“你不是妖族圣子,你是……东皇!?”

此时,洛老板回头,只见那金光已经刺向了自己的双眼之中。

他直接挥手挡下,面无表情道:“审判。”

这一次,降下的则是紫色的神雷……雷霆之中,更是有天火纠缠!

那妖族圣子抬头,脸色剧变,竟是破口大骂似的骂了一声,“TM的,你是天道的私生子?”

一咬牙,那妖族圣子双手高举,只见一口小小的古钟此时竟是从他眉心处的火焰之中飞出,随后直接化作了一口大钟,将全身罩住!

雷火直接轰在了那大钟之上,瞬间炸响了一道巨大的音浪……音浪之可怕,一瞬间就火云市的上空所有的云雾驱散。

云台彻底消失不见,月明星稀,但那口古老大钟却丝毫无损。

“妖族至宝东皇钟……”广成子徐徐地吁了口气,他也不知道这妖族圣子是真的圣子,还是被妖族东皇附身,可此时能够活下来,总是好的。

妖族圣子要是惨死在人族境内,那么两族本就不怎么和善的局面只怕会更加的糟糕……人族虽然不惧,但却也不想轻易发动战争。

“裁决。”

正当广成子暗自松了口气的时候,洛老板却再一次口含天宪。

轰隆隆隆——!!!

又是一道雷火降下,直接轰在那口大钟之中!

东皇钟震动,钟內的妖族圣子则是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来,额头上的金色之火也显得萎靡不振。

“裁决。”

妖族圣子还没有回过起来,第三道的雷火已经劈下!

感受着那股可怕的天道气息,妖族圣子脸色瞬间煞白,却是一声冷哼,强硬道:“我看你能引动多少次的天道之力。”

“裁决,百连。”

洛老板的声音,就好像是催命符似的,轻飘飘地送入了妖族圣子的耳中……

只见天空之上,瞬间有一百道的漩涡浮动,每一道的漩涡之中,都正在酝酿着一道可怕的裁决雷火……

……

“开什么玩笑,这TM的还只是圣皇?天道石碑第三?那第一第二是假的?”

岛上,赤脚钓鱼的汉子,此时瞪大眼睛,看着平静的灵池……那池水上,赫然是火云上空的一幕。

“通天。”

冷不丁地,赤脚汉子的身后,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声音。

赤脚汉子眉头一皱,头也不回道:“你怎么来了……坐不住啦?”

只见一名白衣少年此时缓缓走来……少年手上拿着一口板凳,然后坐在了赤脚汉子的旁边,与他一同看着灵池上的影像。

“不说点什么?”赤脚汉子皱了皱眉头。

白衣少年想了想道:“他似乎,一直都是合道的状态。”

赤脚汉子眉头一皱,旋即轻轻地点了点头:“锁血锁蓝……怪胎!”

“会不会是天魔?”白衣少年冷不丁道。

“天道气息是假的?”赤脚汉子翻了翻白眼。

“再看吧。”白衣少年沉吟着道。

“怎么,不看看你还想做什么?”赤脚汉子嘲笑着道:“亲自下场,以大欺小?”

白衣少年摇摇头道:“谁欺谁还不好说……对了,今晚吃烤鱼?”

“你烤?”

“我回去了。”

“别介呀,难得来一趟嘛,陪我唠嗑!”

……

……

火云上空。

天雷勾天火,裁决,百连!

那景象,就宛如百颗陨石落下,妖族至宝东皇钟內的妖族圣子,此时不禁头皮发麻,直接大叫道:“等下!妖皇宫愿以【陈塘关】作为贺礼,送与人族新帝作为领地!”

洛老板面无表情,只是将手指指向了那口巨大的东皇钟。

“火云道友!手下留情!”广成子此时忽然大声叫道:“【陈塘关】原乃我人族领地,被妖族夺去,尚还有千万人族栖息……望道友成全!”

熬灵筠此时大气也不敢喘一下,那百道的裁决雷霆太吓人了。

只见洛老板此时沉吟了会儿道:“你们这里有一个规矩,大帝不可辱的对吧……这些雷,我可以不劈你。但我也不想以后有什么多余的麻烦……去吧,妖皇宫。”

“什么?”妖族圣子脸色惊变。

瞬间,妖族圣子头上那道金色的火焰直接熄灭。

火云上空那可怕的裁决雷霆,渐渐消失,但与此同时,同等数量的雷火漩涡,却是在妖族的妖皇宫之上,缓缓凝聚而成……

轰隆——!

妖皇宫中,三十六瓣火莲上的东皇此时猛然张开了双眼,直接喝道:“大孔雀,别装死……现在是晚上,我扛不住的!”

宝伞下的明王,此时唯有轻轻地叹了口气,身上五色神光突然大涨。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