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七十四章 扶着走的观世音

第一百七十四章 扶着走的观世音

说穿了来者的身份之后,广成子便没有再说话了。

都已经修到了大帝这个阶段了,广成子默认自己不说什么,新任的【火云圣皇】就已经很清楚【净土】的来历。

更何况来的还是【净土】五大菩萨之一的观世音——这可比刚刚灰溜溜地离开的赤尻妖皇名气要大得多。

但广成子还是留了个心眼,传音道:“圣皇阁下,小心观世音,此人作为【净土】五大菩萨之一,素以喜怒无常著名,有传闻说,观世音实力冠绝五大菩萨,直追【净土】的那两位。”

“喜怒无常我承认呐,不过你说这实力冠绝,其他几个听见是要骂人的。”冷不丁地,一道富含磁性的嗓音竟是加入了这种私密的群聊之中。

广成子瞬间脸色微微一变,只见那黑裙低胸的观世音此时正笑吟吟地往自己看来。

啊成也是见惯风浪的人了,闻言呵呵一笑,索性落落大方地开口说道:“【净土】的他心通,果然是多天地造化的神通,广成子佩服。”

观世音轻笑了声,竟是将女子的娇媚之态发挥到了极致,便是广成子此时也不敢多看——主要是这货可男可女,外貌对于观世音来说,不过是一副皮囊。

此时,洛老板也打量着观世音,甚至看得有些认真的模样。

广成子心中不禁emmm……了起来。

这新任的【火云圣皇】,眷属是一群女人,似乎还是专修了某种的鼎炉功法——以啊成的境界,霍夫人与思无邪的本质几乎一眼就能看穿。

这会圣皇貌似不久之前还一个劲地盯着妖族的熬灵筠来看?似乎,他年轻的时候还和一名龙女有过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

女修……莫不成是有那种爱好吗?

这倒是个不错的情报。

……

……

观世音此时迎着洛老板的目光,丝毫不以为然,也没做任何的避讳,轻笑了声道:“好看吗。”

“很完美的一具身体。”洛老板点了点头。

这几乎是以完美来打造的身体,任何一处都能够算上是黄金的分割……虽然妖娆,却没有一丝柔弱的痕迹,反而在完美的美丽之下,还能给人一种腱子肉的力量感。

“我的灵魂更有趣。”观世音又轻笑了声。

洛老板沉默了半响,才又点了点头道:“是挺有趣的,双子的灵魂,无缝切换,又互不影响,是一个人,也是两个人。我也算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是功法的原因吗。”

闻言,广成子不禁大惊地往观世音看去,【火云圣皇】的话,已经超出了他……或者说,超出了【昆仑】对【净土】观世音的情报。

【净土】观世音是一体双魂?

只见小牧童玄都此时也好奇地打量着,那乌云童子更是第一次听的模样,也瞪大了双眼。

此时,金色云台之上,绝美的观世音面无表情,无悲无喜,却是以诧异的口吻道:“真是看出来的呀?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这个秘密我以为还能藏好久的。”

新任【火云圣皇】一语道破了【净土】观世音的本质,已经足够让广成子惊讶了……可观世音此时竟是丝毫不以为然的模样,更是让广成子搞不清楚对方这次到来是什么章法了。

“这种能力天生的。”洛老板随意道:“教不了人。”

“天赋神通吗。”观世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既然是神通,那就无解了。难怪我家准提老大说,你和我们【净土】有缘。”

准提…老大?

洛老板不禁眨了眨眼睛。

观世音…其实不仅仅是观世音,就算是【净土】的存在,都让洛老板颇为的惊讶——因为【苍蓝】子世界是在【天庭】旗下的地盘。

按理说,除了仙道之外,【苍蓝】世界是不应该存在另一个体系的。

这就像是天国里的圣光国度一样,也不会容许别的信仰出现。

当然,【净土】的观世音与洛老板认知当中的大慈大悲的那位,也有相当的出入便是。

“莫不是这天下间所有神通觉醒者都与你【净土】有缘不成?”广成子顿时冷笑插话,“观世音,这里是【昆仑】大联盟,不是你家【净土】!”

观世音轻笑道:“【净土】与【昆仑】都是人族,都是一家人。我【净土】也从来不避讳你们在里面开设道场,阿成,你格局小了。”

似乎是个人都能喊他啊成似的,广成子的两条白眉气得直哆嗦。

今天的差事不应该让他来,他明明是这样的正经的一个人,但你看看【净土】,看看通天岛,看看大老爷的离恨天,派来的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

铮!

雌雄双剑亮起。

观世音却只是摆了摆手,打了个哈欠道:“阿成,我今日可不是过来打架,而是专程来为圣皇小哥祝贺和送礼的……圣皇小哥才是东道主吧?”

广成子心中暗恨,旋即又是心中一惊,却是连忙收起了雌雄双剑,盘坐在金色云台之上,运起了玄奥功法,稳定心神,“观世魔经?想要乱我心神?给我破!”

观世音轻笑了声,不再看广成子的模样,而是缓步走到了洛老板的面前,“小哥,有没有兴趣到【净土】来?上不上灵山没问题,不过到我家坐坐?我对你这种看穿灵魂的神通,很感兴趣呐……你真是看清楚了吗。”

洛老板那黑白的视界当中,观世音宛如混沌,一黑一白的两种不动的光芒正互相纠缠,旋转,仿佛是一个通往异界的漩涡。

洛老板突然就没有了动静,双目仿佛失去了焦距似的,一动不动。

……

岛上,那钓鱼的赤脚汉子突然眉头就皱了一下。

“呔!西方教的那个肥佬,真不要脸!居然直接喊观世音这货来舍身!”

说罢,赤脚汉子忽然抬起了手中鱼竿,似乎想要往那平静的灵池之中挥出,扰乱这一潭的平静。

不了身边蹲着板凳坐着的白衣少年却伸手一拦。

“你干哈子?!”赤脚汉子不满道。

白衣少年淡然道:“你现在出手了,那个肥佬就有理由登门拜访了,不要破坏约定。”

“不动手,把人送给肥佬不成?”赤脚汉子吹胡子瞪眼似的,十足莽汉的模样,“打就打,最近手痒。”

“不是在这里的约定。”白衣少年轻轻摇头,“是虚空里头的约定,你知道的,别装莽汉……出了事,我不会背。”

赤脚汉子撇了撇嘴,笑吟吟了起来,“你说原始这么贼精的家伙,真的只会派出一个广成子吗?”

白衣少年道:“【昆仑】十二尊帝阶全体早已经出动。”

赤脚汉子诧异地张了张口,旋即法目凝聚,眺望远方,便露出了然的神色,“我说呢,堂堂圣皇降生,怎么才来了这么点人,原来都被拦下来了。”

能不被拦下来,抵达火云的,就只剩下有【天尊】背景的那些人了。

白衣少年此时又道:“你说他能撑多久。”

赤脚汉子瞄了眼灵池,沉吟着道:“这货以女真模样出现,还用舍身拉人入梦……这【净土】的法门难缠得很,分分钟被洗脑,不好说。毕竟讲道理的人都可怕,会讲道理还能打黑拳的,就更恶劣了。怎么,你看好他?”

“嗯……”白衣少年只是语意不明地发出了一声……忽然,少年抬起手一点而出,便见一道金光直接射入灵池。

……

……

金色云台之上——这是重新凝聚的金色云台了,广成子也没有再次让灵草长出,因此找不到吃的大青牛此时则是慵懒地趴在了地上。

小牧童玄都靠在了青牛的身上,看着这一切——老师让他来看看,他觉得自己有很听老师的话!

忽然,小牧童抬起了头来,随后站起。

青牛睁开了半只眼睛瞅了一下。

“老师让我吹笛子哦……”小牧童此时眨了眨眼睛,旋即看向了青牛,“阿牛,我要吹什么好呢?”

青牛此时一副懒得理会的模样,闭上眼睛去继续打盹。

小玄都挠挠脑袋,看着手中的竹笛,便缓缓地将笛子凑到了嘴唇的边缘,随意地吹响了一个音符。

当音符响起的瞬间,金色云台上便荡起了一道柔和的涟漪。

广成子顿时脸色一喜,他正苦于挣脱观世音的魔经,根本无暇顾及【火云道友】,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火云道友】入了观世音的舍身之中,心中早已着急。

乌云是个废物,蹲角落里只会捡现成的货色,压根靠不住,却不想玄都此时出手,广成子顿时就觉得妥了!

音符响起的瞬间,观世音便已经有了反应。

这绝美之人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可惜……吹笛的玄都是很可怕的。

可就在此时,洛老板的目光却忽然有了焦距,观世音见状,便心知事不可为……可不曾想,洛老板此时竟是看着玄都,说道:“这曲也不错,不过可以先停下来吗。”

玄都闻言,放下了笛子,好奇道:“为什么?”

洛老板随意一笑道:“我想看看里面有多少次轮回……挺有趣的。”

“喔!好的!”小玄都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听不听得明白,但人是又坐了下来,靠在了大青牛的身上。

可大青牛此时却瞪大了眼睛,见鬼似的见这洛老板。

“我们继续吧,从刚才的那一世开始,我做了标记的。”洛老板不理这些,继续看向了观世音,双眼焦距渐渐失去。

观世音此时大惊,只感觉自己的【舍身】此时如同一道自出自入的大门般……功法竟然是在一种不被自己所操控的状态之下,自行运作!

而她/他本身,竟如同他/她不是他/她一样,宛如功法的载体,视为工具,被肆意使用!

绝美观世音脸上那一抹自信闲定之色已经不见,但尚且冷静……或许说凝重。

洛老板此时又一次清醒过来,看着观世音道:“我没有恶意的,只是看着这种轮回确实有趣,忍不住想要多经历一些。你不要多想,会影响轮回的质量。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干活的……等会,告诉你一件有用的事情。”

不要多想……个屁啊!

绝美观世音顿时一脸古怪之色,可【舍身】功法此时却无法停下,只能继续运转……而且,运转的速度还在不断地提升。

一念一轮回,一念十轮回,一念百轮回……一念千回!

千轮回已经是观世音的极限!

可洛老板就像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之人,千轮回根本无法满足他此时的需求,绝美观世音只感觉身体就好像被一双魔手直接拧着,疯狂地想要榨干一切!

咚——!

绝美观世音忽然单膝跪倒了在金色云台之上,苦苦地支撑着此时不可逆的功法。

“小、小哥…你需要太大了,我有些扛不住呢?”

“要不……你…你找别人?”

“我有…我有好的推介……”

只见绝美观世音,此时皮肤都失去了光泽,像是被掏空了身子般,已经彻底软到了在金色云台之上,大汗淋漓,身下已经是一滩的水迹。

观世音艰难地翻过了身来,平躺着身体,确实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猛然,观世音双脚地绷紧了起来,整个身体更是躬起,发出了一道高亢的尖叫之声。

洛老板在这一道叫声之中,徐徐地恢复了眼里的焦距,略带一丝可惜道:“极限了吗……还不错。”

他低头往观世音看去。

此时的观世音,仿佛只剩下喘息之气,身体更是会不时地哆嗦两下,脸色也是苍白的,目光更是迷离。

那一黑一白纠缠的灵魂,更是萎靡不振,虚弱之极。

只听见洛老板此时意犹未尽似的道:“【净土】里,懂得这种功法的人,多吗,比你如何。”

观世音此时眼中闪过一抹恐惧之色,只感觉大脑一片的混沌,完全出于思维迟钝如同降智的状态,闻言只是本能地道:“【舍身】只有我才会呢……”

才说完这句话,观世音便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什么,顿时顾不上精神上的虚弱,咬着牙狼狈地站了起来。

“道友,观世音要跑!”广成子此时猛然大叫。

但见洛老板此时并没有出手拦截。

他看着观世音的背影,冷不丁道:“我与你们应该没多少缘分的……不过火云市里面,应该有一个和你们有缘的人,你或许可以有空找找,他住在一家桌球室里。”

也不知道观世音有没有听进去这句话。

只见金色云台上一道裂缝瞬间炸开,绝美的身影便扶着裂缝,弯着腰走了进去……回眸都不敢回眸。

“广成子阁下。”

“在!”

广成子连忙应了一声……这个火云圣皇今天才刚刚登帝,却连战几场,打跑了妖族东皇不止,还将【净土】观世音差点榨干!

太生猛了!

“我要闭关了。”洛老板随意说道:“那些眷属,就拜托你照顾了。”

“好…好的。”

火焰自洛老板的身上燃烧……随风散去。

金色云台之上已然恢复了平静,然而广成子却再也感受不到这股可怕的气息……仿佛消失了,就真的消失了,一点痕迹也没有。

……

……

“他是怎么做到的?”

岛上,赤脚汉子忽然站了起来,随后瞪大了眼睛——因为,此时就连他也察觉不到气息的去向。

“我不信!”

说罢,赤脚汉子直接趴在了灵池的边缘,一脑袋浸入了池水之中,搅乱了这一潭平静的水。

白衣少年翻了翻白眼,索性站了起来,抬脚直接将赤脚汉子给踢入了灵池之中。

少年嘀咕道:“难道是外边来的家伙……”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