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七十六章 道门三傻

第一百七十六章 道门三傻

妖境,妖皇宫。

“报!【净土】菩萨观世音目前已经离开火云地区,疑似受伤!”

“报……”

一道道关于人族境内的消息,此时正通过一个长着九颗虫头的妖族,汇总在了妖族三柱的明王与东皇的面前。

人族全境之内,毫无疑问有着大量的妖族探子——不一定需要多强大的实力,只要能潜藏即可。

火莲上的东皇此时沉吟道:“【净土】观世音也败走了?不只是是争锋失利还是吃了暗亏。看来这个新圣皇确实有点东西……大孔雀,能寻到此人的跟脚吗?”

宝伞下的男子摇摇头道:“天眼通看不到他的来历。”

“看不见?”东皇不禁皱了皱眉头:“你的天眼神通,哪怕是【天尊】也能够看到一些蛛丝马迹才对。”

明王沉吟了会道:“我现在甚至看不见他……仿佛已经不存在了。”

东皇沉声道:“他在的,不可能消失,因为东皇钟就在他的手中。我能感觉到东皇钟的存在……而且,还有另外一股隐晦的气息。他这会儿应该正在和谁在见面。”

说着,东皇忽然轻笑了声,“东皇钟与我性命相交,没怎么容易就能夺走。我倒是要看看,他背地里藏着什么秘密。”

如此想着,妖族东皇便主动沟通着至宝。

他炼化东皇钟的时候,拓印了自己的部分神魂——可以说,东皇钟等于他的另一个分身。

哪怕东皇钟遭受禁锢无法动弹,至少他还能够感觉到东皇钟四周的环境……以及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

但就在此时,妖族东皇猛然一口鲜血喷出,随后大怒……大惊失色!

“东皇钟与我的联系被彻底斩断了!”火莲之上的妖族东皇怒火冲天,“他怎敢!!”

“要用【陈塘关】换。”宝伞下的男子沉吟说道:“那就换……你现在不宜出手。”

火莲上的真火吞吐不定,却见东皇身影渐渐淡去……宝伞下的男子此时打开了眼睛,看着清冷的妖皇宫,不禁叹了口气。

“妖族,终究还是欠了一位【天尊】。”

东皇天赋异禀,可战【天尊】,但这并非恒定的战力。一旦东皇与【天尊】开战,【天尊】或许会受伤,但东皇却必死无疑……

“九头虫,传我口信。”宝伞下的男子忽然开口说道:“让熬灵筠与赤尻带着圣子,暂时留在火云市中,按兵不动,等下一步吩咐。”

“明王,人族圣皇在火云诞生,让赤尻妖皇与熬灵筠妖皇留在那里,怕不怕……”

“着令赤尻与熬灵筠处理【陈塘关】的交接事宜即可。”宝伞下的男子淡然道:“传吧。”

“领法旨!”

……

……

山涧。

月牙即将隐去,天空已经鱼白。

这大概还是火云地域之中,应该是靠近临近的【狮驼岭】的地方,一座无名的山中。

潺潺的溪水旁边,此时正盘坐着一名绝美之人。

只是它的脸色显然有些憔悴——可就在此时,绝美之人的身边,却悄悄地落下了足足六道的身影。

那绝美之人此时却轻笑了声道:“没想啊,居然劳烦到了你们【昆仑】十二帝中的六人……要捡便宜吗,确实像是那位的风格。”

“菩萨,既然有伤在身,何不【昆仑】走一趟?来者是客,你可以在【昆仑】呆到伤势好了,才返回【净土】。”

绝美之人…观世音随意一笑道:“我要是反抗,你们是不是就该一起动手了?”

“我们是带着善意而来,返回【净土】路途遥远,还望观世音菩萨以自己的伤势为重。”

“说话这么好听,我不去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观世音此时一声轻笑:“劳烦几位了。”

为首的一人此时淡然道:“请吧。”

“等等。”观世音忽然停下,“我有点渴了。”

说罢,便见观世音手掌轻轻一番,随后掌心之中便出现了一个小巧的白玉瓶子……瓶子之中,甚至还插着了一根杨柳。

“净瓶?!”只听闻一道惊叫:“不好,观世音要跑!”

瞬间,六道强横的气息直接锁定了此时的观世音……然而却见此时观世音只是用沾湿了的杨柳枝轻轻一挥。

六名大帝连连退却。

可此时,四周却风云幻变,犹如修罗地狱般,六名大帝竟是看见了什么可怕之物,此时已经被释放而出。

“天魔?怎么会……”

传说中【天魔】的出现,让六名大帝瞬间方寸大乱……心中大乱的瞬间,只见【天魔】已经直接朝他们攻击而来。

只见一阵光影之中,六名【昆仑】的大帝此时竟是呈相互厮杀状。

不远处,观世音坐在了一颗溪边的顽石上,脸色却比方才还要更加暗淡几分,“此时要应付【昆仑】十二子当中的六个,还是太勉强了。”

她的神魂压根就没有好过。

【舍身】的反噬,差点就毁掉了观世音的根基,此时又强行地催动神通同时与【昆仑】十二大帝中的六人周旋,让本来就岌岌可危的根基更是雪上加霜。

终于,观世音还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光影已经无力为继了,光影之中厮杀着的【昆仑】十二帝阶此时也已经惊醒,停下了手来。

但与此同时,他们却也失去了观世音的行踪。

“观世音伤势必定比我等想像中的还要重,否则它不用躲开。”

“不错,它走不远的,这次是留下它最好的机会!”

“观世音会否返回火云?”

“它知道我们要留下它,应该不会冒险。”只见一名脚踏风火双轮的胖道人沉吟道:“况且广成子还在火云,它更加不会冒险。”

“那么就是…【狮驼岭】,【狮驼岭】出于内乱状态,正好适合隐藏。”

“一定要尽快找到,不能给它喘息的机会!【净土】五大菩萨之一的观世音如果陨落,对【净土】来说无疑是极大的打击。”一名骑着仙鹤,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此时沉吟道:“太乙,你留在火云,暗中观察,以免观世音釜底抽薪……其余的,随我千王【狮驼岭】!”

……

……

啊成……广成子确实没有马上动身返回【昆仑】。

啊成留下来的原因有许多,比如说他要看好玄都与乌云的一举一动……玄都与乌云,这俩堪称是道门双傻,过往的历史已经证明,每当这双傻凑到一起,都闹出祸事。

但不知道为何,离恨天中的那位与岛上的那位,总喜欢将这俩凑到一起。

当啊成寻到了乌云与玄都的时候,这俩货正蹲在了路边的夜宵档出吃着什么……这并没有什么,可却吓唬了人家夜宵档的老板。

毕竟那么大的一头青牛,这会儿就趴在了人家档口之前。

“啊成!你也来啦!”玄都见面就打了个招呼,“我们点了好多吃的,吃不完!啊成你也过来吧!”

“啊成!我们出来的时候挺急的,身上没有带灵钞!”乌云童子则是直接撸起了串串道:“你先给垫着呗!等回到岛上,我让白鹤童子把钱给你送去!”

凭什么?!

啊成冷哼了一声。

却见乌云童子此时可怜兮兮地跑了过来,拉了拉广成子的衣角,“阿爸!对不住,我下次不敢偷偷溜出来吃夜宵了,你要打就打我吧,千万不要打玄都,都是我拐着他出来的。”

广成子怒目,却见马路摊的老板此时正在以奇怪的目光看着他。

“阿爸!从前阿妈在的时候,都会悄悄地带我们出来撸串的。”乌云童子摸了一把眼泪,“自从阿妈走了之后,阿爸你就很晚才回家了!你回来的时候,要不是我们睡着了,要不是就是你睡着了,我们都没能说上几句话……阿爸,玄都都快要一个月没见到你一面了。”

广成子黑脸,浑身哆嗦……气抖冷。

乌云童子叹了口气道:“我在想,我和玄都是不是得犯点错,你才会愿意理我们……和我们说说话。阿爸,你知道吗,学校要开家长会,我都不敢打扰你……我知道,阿妈走了之后,你的心也死了。可是……可是阿爸,你还有我和玄都啊!你看看我们好不好!阿爸,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就只剩下你一个了……阿爸!阿爸!”

“我杀了你这个孽障——!!”广成子手一哆嗦,立马便抽出了雄剑来。

“呔!什么烂人,劳资看不下去了!”

一只锅铲此时直接挡在了乌云童子的跟前,只见马路摊的老板此时怒气冲冲地走出——还系着围裙。

“孩子别怕!有我在,这个烂人伤不了你们!”马路摊的老板此时直接爆开了身上的白衬衣,露出了一身精壮的今日:“凎!你这个白眉佬,看你人模狗样的,孩子生下来却不问不顾!你看这俩孩子,都被你逼成什么样子了!三更半夜的只能走出来路边找吃的……也就是想要你能在意他们,和他们说上话而已!简直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啊!”

“……滚开!”广成子喉咙中挤出了两字,“本座,懒得与你解释!”

“麻痹!说不过就要以大欺小是不是?!”马路滩老板此时冷哼一声,“你也不打听打听,这条街上我有多少个兄弟!”

“老板,求求你了,不要为难我阿爸,都是我不好,我这就跟我阿爸回去……老板,我这,这还有一根手链,是我阿妈留给我的。我…我钱不够。”乌云童子幽幽地道:“我,我能不能先把手链放你这里?等我存够了钱,再赎回去?”

马路滩老板顿时双目通红,“嗨!不就是一顿撸串吗!孩子,你阿妈的遗物你先收好!我不要你的钱!就算要钱,也是你们这个混蛋阿爸给钱才对!”

“乌云孽障!!”广成子再次气抖冷。

他堂堂大帝,稍稍一点儿气势散发,就足够让这些凡人直接神灭——可他不能这样做!堂堂【昆仑】十二大帝之首,居然对凡人出手,传出去他的脸往那摆?

传不出去就算了——关键是只要乌云这大嘴巴在,这事情就指定能通天!

但马路滩的老板却再次挡在广成子的面前。

“滚开。”广成子深呼吸了一口气,就打算直接用法术洗走这些凡人的记忆——或者将人直接震晕过去。

“哼!”

马路滩老板却忽然用手中锅铲狠狠地敲打着炒锅,发出了铛铛铛的声音,“兄弟们!抄家伙!!”

只见一条马路上的路边摊的摊主,此时纷纷抄上家伙迅速冲来。

广成子不禁皱了皱眉头……这汉子叫了一声,没想到竟然将附近几十个档口的小贩都喊了过来。

让广成子意外的是,这些小贩身上,多半还是缺胳膊少腿的。

“你们不怕死?”广成子皱了皱眉头。

马路滩老板冷笑道:“劳资当年在【冥河】古国战场上就不知道怕字是怎么写的!看到你这种混账东西,我要是怕了,以后还怎么在这条街上混!”

广成子忽然放下了手中雄剑,沉吟道:“你们都是战场上退下来的士兵?”

“怎么?看我们残废了,就看不起吗?!”一个扶着拐杖的老头此时冷哼道:“大爷我当年斩杀古国妖人的时候,你都还没有断奶呢!来啊,我左青龙一个,右白虎一个!咳咳咳……来啊!”

“闹剧。”广成子吁了口气,恨恨地盯了乌云童子一眼之后,便直接冷哼了声,转身而去。

“等等!”马路滩老板此时却忽然沉声喝住。

广成子眉头一皱,杀机再起,冷冷回眸。

“给钱!”马路滩老板一手扛着锅铲,仰着下巴说道。

广成子深呼吸了一口气,手一扬,袖子中便射出了一物,直接飞入了马路滩老板的手中,随后一甩衣袖,便快步离开。

也不过几个眨眼的时间,众人已经不见了广成子的踪影。

马路滩老板这会儿才回过神来,心知其实自己是碰到高手了……而且还是很高的那种。他寻思着低头一看,却发现手中的东西,赫然是一颗……“这是,极品灵石?”

众人大惊,纷纷围上前来,验证汉子手中的灵石的真伪。

不一会儿,众人便齐齐地地目光投在了乌云童子的身上……乌云童子眨了眨眼睛,瞄了瞄玄都——要不,我们走?

“呔!”马路滩汉子忽然大怒。

乌云童子吓了一跳,眼珠子一转便打算溜。

马路滩汉子此时道:“这该死!这白眉佬,明明这样有钱,出手就是极品灵石,居然还能然给自己的孩子饿肚子!真是亏当人父!呸!”

“对!呸!”那老头儿也跟着呸了一声。

众人呸呸呸。

乌云童子不禁张了张口……这伙人在他看来,撑死就是二三阶的货色,最强的马路滩老板也就是三阶刚出头的模样啊?

呸一个大帝……阿城这会儿郁闷着呢?

“老板,你真是好人!”乌云童子大哭,一下子就扑到了马路滩汉子的身上:“自从我阿妈不在之后,就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的了。”

马路滩老板将灵石塞到了乌云童子的手中,“小事!以后你们兄弟俩肚子饿了,就来这儿找我!我晚上八点就开档的了!下次你们的混蛋父亲要是欺负你们,尽管说!”

“老板,你叫什么名字哦。”乌云童子忽然问道。

“我吗?”马路滩老板哈哈一笑道:“我叫闻仲,记好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