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九十章 深不可测的小楠老师

第一百九十章 深不可测的小楠老师

南小姐one后来得知,这青年的名字叫天鹏,说是牛大广老同学的儿砸,目前也在【斜月山】上混文凭。

牛大广匆匆打过了招呼之后,便领着天鹏进入了【空中楼阁】里,似乎要商量些什么。

南小姐one此时则是看着手上的两颗夜明珠,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同学的儿砸?”

“想要与【红孩】双修?”

“这不是来撬老娘的墙角?”

“啧啧……”

……

……

牛大广与天鹏很快便来到一静室之中……这里,早早就有人等候着,赫然是集团里的【将军】维嘉。

“老板。”

维嘉此时率先打了个招呼,微微颔首,随后才打量着旁边的天鹏。

“听闻叔叔家中有一家仆,术法神通双修,莫非就是此人?”天鹏此时轻笑了声,目光侵略入火般。

维嘉不动声色,却见天鹏霎时间身影一闪,下一刻竟是已经诡异地出现在了维嘉的身后——天鹏此时双指并拢作剑,轻轻地抵在维嘉的背后。

“术法双修…也不过如此嘛。”天鹏轻笑了声道。

一股惊雷却刹那间在天鹏的脑海之中炸响,只见天鹏此时冷哼一声,将那侵入脑力的诡异精神力直接震退后,与此同时双指更是直接迸发出一股可怕的撕裂之力。

只见维嘉不慌不忙地回身一圈轰出。

拳头与双指碰撞,并无特别强大的力量波动,双方对力量的操控都极为的老道……此时只听见【噗】的一声轻响,双方便各自收了手。

天鹏此时负着双手,轻笑了声道:“还算不错,与我组队,勉强能不拖后腿了。”

维嘉不禁眯起了眼睛,眼眸中有妖异的紫火之光,但却心中暗自惊讶……但也仅仅只是惊讶。

自从在集团地下的私密角斗场中有过一次被秒杀的经历之后,再出色的年轻辈出现在【将军】的眼中,他都不会感觉惊艳。

不说这位天鹏弱……而是小洛SIR实在太可怕。

“我也没打算与你联手。”维嘉此时淡然说道——他可以不给面子牛大广的。

他在集团任职,可没有屈居在牛大广之下的意思,双方间只不过是合作的模式。

此时,牛大广直接打着哈哈道:“哈哈,你们这也算是认识了,都是自己人,别那么见外……维嘉,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天鹏,是我老同学的儿砸!【斜月山】这一届最出色的几个年轻人里面,就有他了!”

维嘉不动声色地又看了天鹏一眼,才与牛大广道:“老板,这次【斜月山】有几人要来?”

“【斜月山】拍卖会上拿走了三个名额。”牛大广直接说道:“所以派来了三个,但并不包括天鹏。”

维嘉心中略感诧异,感情这乖张的家伙,是走后门来的?

就在此时,牛大广却命令【黑星】取来了一个锦盒,交到了天鹏的手中——那锦盒之中装着的,赫然是一面牌子。

维嘉顿时眉头一皱。

“贤侄啊,你远道而来也应该累了,我已经让人给你准备好了休息的地方,保证你会满意的……”牛大广此时摆了摆手吩咐道:“来人,带天鹏少爷去休息!”

天鹏没说什么,一脸邪笑地随仆人离开。

这之后,只见【黑星】绕着天鹏曾经站过的地方走了一圈之后,才向牛大广点了点头——随后牛大广挥了挥手,让【黑星】坐下,他接着才坐到了【黑星】的腿上。

牛大广先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维嘉吱吱唔唔一副怂逼的模样,好一会儿,才试探性地道:“维嘉,你别生气嘛……天鹏从小就被宠坏,不过他性子其实不坏得咧!”

【将军】淡然道:“真的纨绔可没有这份实力,装给谁看?”

牛大广晒然道:“小孩子要表现,我们做长辈的总不能一昧打压的嘛……老鹏生了那么多的孩子,就唯有天鹏的血脉最高,自然会肆无忌惮一些的。换我年轻的时候,该渣我也渣的呀!”

这两者可没有什么关联。

维嘉不禁摇了摇头,旋即沉吟道:“他是鹏魔王的儿子?”

“毕竟我兄弟里叫老鹏的,也就只有这一个了呀!”牛大广此时眨了眨眼,绕有深意地看着维嘉道,“总之呢,天鹏会与你们一同进入遗迹,令牌我也给他了,已经很给老鹏面子了。可是在遗迹里面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的呀!”

就在此时,一道惨叫的声音,竟是猛然响起——而且,这赫然还是天鹏的惨叫声。

牛大广与维嘉不禁脸色微微一变。

【黑星】启动,瞬间提起了牛大广的脖子,夺门而出。

……

大宅的走廊处,只见几名仆人此时惊恐地瘫坐了在地上,目瞪口呆地看着前方……前方,天鹏正倒在了血泊之中。

鲜血,是从天鹏的左肩肩膀处流出的。

当牛大广与维嘉赶到的时候,所看到的,赫然是天鹏断了一臂的模样——天鹏的整条手臂,竟是被硬生生地扯断了过去。

一名女子,此时正拿着天鹏的左臂,甚至还一脚踩在了天鹏的身上,神色冷漠。

“小…小楠老师,你……”牛大广顿时瞪大了眼睛,一脸见鬼的模样。

“哟,是牛董啊!”南小姐one这会儿直接换了一张笑脸,笑吟吟道:“这垃圾居然想要摸老娘的屁股欸!我扯断他一根手臂,不过分的吧?”

“不过分,不过分!”牛大广连忙哆嗦着摇摇头,旋即瞄了瞄南小姐one那颇翘的后臀,“那…那你屁股被摸到了吗?”

他哆嗦是真的,他害怕也是真的,他就是遇事就会害怕,碰到事情就往坏处去想,见到恶人就会先打冷颤——只有这一套都做完了,他才能够思考。

“差一点。”南小姐one很是灿烂地笑了笑,“我都替他感觉不值……对了,【红孩】小姐差不多应该修炼完了,我要去辅导她功课了!牛董,我就不打扰了呀!”

说完,南小姐one便直接将天鹏的左臂给随手扔在了地上,拍了拍手掌便走人——经过这一次之后,南小姐感觉自己的【哔——】价肯定又有所提升了,爽了。

“老…老爷?”瘫坐在地上的仆人们,此时才反应过来。

“快…快!快把贤侄抬去治疗啊!”牛大广此时打了个激灵,尖叫着道:“还有那手!还能接上……快快快!”

当众人将天鹏抬起的时候,才发现天鹏此时整个胸膛都被踩碎了,本人更是几乎断气的模样。

“谁能告诉我,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将天鹏送去抢救之后,牛大广才揉着眉心,找来了当时在场的一名仆人问道。

只见那仆人哆嗦着道:“是…是这样的,刚才我们正要带着天鹏…少爷去休息的时候,在路上碰到了小楠老师。那位天鹏少爷就上前去与她说了几句话……”

“只是说了几句话吗?”却见维嘉此时目光一凝,像是个大杀神似的。

那仆人顿时心头一跳,连忙吓的瘫坐在地上,本能地道:“是天鹏少爷上去就打算调戏小楠老师……这小楠老师刚开始还有说有笑的,我们感觉似乎也有戏的样子,就没多说什么了。可后来不知道是否天鹏少爷说错了什么,小楠老师就直接抓起了天鹏少爷的手臂给…给拧了下来了。”

“他们当时到底说了什么”牛大广眉头一皱。

仆人回忆道:“一开始,天鹏少爷给那位小楠老师开了许多的条件,小楠老师口嗨了一会儿之后,忽然说自己其实已经有心爱的人了,被一位老板包养了,不卖……之类?反正大概意思就这样了……”

说着,仆人却瞄了瞄牛大广,维嘉此时也不禁看了眼牛大广。

牛大广指了指自己道:“我TM的连她的手指甲都没有碰过?”

“那后来呢?”维嘉摇摇头道。

仆人道:“后来天鹏少爷就笑着说道,不管小楠老师老板是谁,但凡他看上的人没有人刚抢的……说什么让她的老板看不到明天的太阳。然…然后,然后小楠老师就突然脸色一沉,动、动手了。”

“她当时有没有说什么?”维嘉冷不丁沉吟问道。

“当时…好,好像没有?”仆人摇摇头,旋即又拍了拍脑袋道:“好像是嘀咕了一句什么话来着……我想想……”

“五千万给你,三秒钟给我想出来!”牛大广直接脱了个戒指砸向了仆人。

“幸亏你碰到的是我!”仆人顿时打了个激灵,尖叫着说道:“【幸亏你碰到的是我】……是这句没错了!小楠老师当时是这样嘀咕说的!”

听罢,维嘉与牛大广不禁面面相觑……好久没有说话。

——幸亏你碰到的是我?

牛大广此时不禁叹了口气,沉吟了会儿,便看了眼那忐忑不安的仆人,想了想道:“好了,没你的事情了,你回去干活吧。”

“好…好的老爷!”

……

“老板,这位小楠老师是什么来历?”

牛大广说来有些头痛,关于小楠老师的来历他知道的也不多——当初那位洛医生向他要了两份的推荐信入职火云高,其中一份就是给了这位小楠老师的。

他可以肯定,小楠老师肯定是那位洛医生身边的人。

至于那位洛医生,自从【黑星】上次被诊所的那位漂亮护士小姐给卸掉了手臂之后,牛大广就没敢再去了……一直到现在。

至今为止,火云能够让老牛忌惮的东西不多……那突然出现的诊所,赫然是其中之一。

“很神秘,我也查不出来。”牛大广摇了摇头:“但我也是今天才看到她出手……天鹏应该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兴许是因为事出突然的关系。”

维嘉沉吟道:“小姐与她关系看起来很密切?”

牛大广却道:“未必是坏事。”

维嘉想了想道:“鹏魔王儿子那边?”

牛大广道:“老鹏将儿子送来是为了历练的,不吃点亏怎么算得上是历练?TM的,我牛大广的女儿,是谁说双修就能双修的吗?”

维嘉沉默半响,才忽然道:“牛大广,你要做什么。”

牛大广道:“我不希望看见天鹏活着出来……等你出来之后,我就正式推荐你进入【斜月山】的三星洞,成为我老师的记名弟子。”

维嘉死死地盯着牛大广——他,终于等到牛大广开这个口了,这也就是他任职集团的唯一理由。

……

……

“七兄弟?”

【空中楼阁】的练武场里面,浑身香汗淋漓的少女此时随意地坐在了地上,点带你头道:“嗯,听我娘说,牛大广以前在【斜月山】的时候混得比较野,一伙七个家伙弄了个小团体,当起了校霸之类的。你说的这个天鹏,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鹏魔王的儿子。”

“鹏魔王?”

“嗯,鹏魔王是妖境内的一名领主,家中有一位妖族妖皇,【鲲鹏】妖皇……家族势力在妖境之内颇大。”红孩想了想道。

“等等……【斜月山】为什么会有妖族的学生?”

【红孩】随意道:“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斜月山】虽然与稷下学宫这些并称是大联盟的四大学府,不过【斜月山】所在的地方是人族与妖境的边界线上,创建【斜月山】的那位有教无类,因此【斜月山】上基本上都是来自各地的学生。像是我孙明叔叔,他本身也是妖族,至于我娘,则是鬼国罗刹族出身。”

“这样啊……”南小姐one若有所思。

【红孩】此时忽然问道:“对了,你怎么突然问起天鹏这个家伙?”

南小姐one想也不想就断章取义道:“今天你爹带着这个家伙来了,将我认错了是你,想要与我双修,我不爽就直接拧断他的手臂了……啧啧,跟我抢女人,怕是没死过。双修?我都还没有试过呢!”

红孩先是一惊,随后满脑子都只剩下【双修】两字了。

牛大广家的大小姐这会儿脑袋晕乎乎的,也不知道是修炼得太激烈血气旺盛的关系还是怎的,耳根子都红了起来。

“俩…俩同、同性的怎…怎么能双修哦……”她声如蚊子似的,“根…根本就做不到阴阳交泰之…之类好不好……”

“这还不简单!”南小姐one此时笑眯眯地张开了腿,随后指着自己的大腿内侧……只见大腿内侧那紧贴的裤子上,忽然出现了一处小手臂长的隆起。

嘭——!

一股巨大的火势宛如火山喷发似的,自红孩的头顶冲出,随后火浪席卷了整个练武场,甚至将特殊打造的地板也直接溶化了过去。

南小姐one瞬间被烧成了黑炭似的……火浪过后,只见【红孩】晕乎乎的,身体摇摇晃晃,眼看就要扑街。

南小姐one眨了眨眼睛,正要伸手去扶。

却见【红孩】此时忽然一步踏出,稳住了自己的身体,随后缓缓地抬了头来。

南小姐one不禁瞪大了眼睛,“咦,你不是说最近都不方便出来的嚒?还说什么经常跑出来会对你妹妹不好?”

只见【少女】此时也眨了眨眼睛,好奇问道:“这个先不说……话说,你哪来的欧金金哦?”

——【红孩儿】

“这?”南小姐one随手掏了掏,便从里面掏出了来了一根黑色的棒棒——她【租】的那间公寓前身的女主播留下的东西。

【红孩儿】此时从南小姐one手中接过,直接搓着下巴比划了一下,摇摇头道:“太大了,我妹妹她受不了的啦!”

南小姐one不禁张了张口:“你…怎么知道的?”

【红孩儿】此时却神色一正,一本正经道:“看来你好像已经掌握了召唤我出来的密码了……喊我出来做啥?”

“明天就要去探索遗迹了。”南小姐one此时直接说道,“所以打算召唤你出来,带我上分。”

“这样……”【红孩儿】若有所思,旋即忽然一歪头。

外头的瞬间,一双火之羽便瞬间自背后张开……这股热浪的喷发,比【红孩】爆发的火势不知高了多少。

“你想干哈?”

“说起来。”【红孩儿】此时眯着眼道:“我好像也不知道你的深浅。”

深浅……

作为黑魂使者的她,体内的黑魂空间能塞许多东西,当然是……深不可测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