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九十五章 满分与满分

第一百九十五章 满分与满分

澹台冰凝并不知道这位表姐要找的【光明三藏】到底是什么来头。

只不过平静表姐老谜语人了,她不打算多说的事情,谁来了也没用……能撬开澹台平静的嘴巴听到这么多事,已经是看在了同族姊妹的塑料情分之上。

为什么是塑料情分呢?

平静表姐小时候无法控制剑瞳,瞪谁谁死……首当其冲的,自然是与她生活在一起的父母了。

澹台冰凝能够活到现在,已经是在感谢这位表姐的不杀之恩了好吗?!

“表姐,你在这好好休息吧,有情况我进来喊你。”

说完,澹台冰凝便离开了营帐——然而没过多久,她却再一次进来了,前后不过十来秒的时间。

“姐,书院的人到了!”澹台冰凝此时正色道:“这次带队的人是殷郊……看来这次的探索活动,还真是精彩。”

“知道了。”澹台平静点了点头。

澹台冰凝疑惑道:“姐,你不出去看看吗?”

“没这个必要。”澹台平静摇了摇头。

澹台冰凝无奈,只好嘀咕了声,便又离开了营帐,看热闹去了。

……

白鹿洞书院,大联盟四大至高学府之一……殷郊,书院当代最强门身,师成大帝广成子,同时还是【朝哥圣地】的第一圣子。

殷郊在澹台冰凝看来,是属于那种生来该有的东西全都占了的人,几乎没有缺点……在姬发这个怪物没有横空出世之前,是当代少年帝之中,少数能够与澹台平静争锋的人物。

白鹿洞书院一行五人,此时殷郊带队,正在与众人一一打过招呼,没有【杏坛】那般清冷,也没有姬发那样的不可一世,更不像是学宫这边奇形怪状。

白鹿洞书院很好地诠释着什么叫贵族子弟……是贵族,不是纨绔。

有趣的是,书院这次随殷郊来的,还有一名姬家的子弟——姬鲜!

姬鲜从一开始便对姬发露出了颇大的敌意,只是姬发却看也不看这姬鲜一眼,而是有趣地打量着无处不透露出贵公子气息的殷郊。

“你变强了。”姬发甚至站起了身来,轻笑了声道:“好像还带着一些很危险的东西。”

殷郊不动声色地微微一笑道:“知道姬兄要来,自然是要做些准备,只望不要输得太惨就好。”

——还真是怪物啊。

——师尊交给自己的雌雄剑,他已经极力隐藏了,莫非还是没逃过这厮的双眼?

“姬发,你不要得意!”就在此时,殷郊身后的祭献忽然轻哼了一声:“这次遗迹拍卖的名额,根本就没有分配给你,你来凑什么热闹?”

姬发……没有分派名额?

众人俱都是一怔,但是想想姬鲜的话似乎不是无的放矢……牛大广放在【昆仑】拍卖会上的名额是有数的,并且都被四大学府给瓜分了去。

姬发不是四大学府的人,甚至与姬家的关系也不是很好,即使三年前横空出世,与姬家的关系也没有改善,听说上一届紫宵杯之后姬家圣地的长老曾经与姬发接触过,但姬发至今都没有进入过姬家的圣地,而是自己一个人在外边生活。

当然,牛大广拿出来拍卖的名额,并不代表全部,听说他还给另外几个圣地也送去了一些……似乎是用来打点什么的。

正当众人好奇姬发的名额是从那里得到的时候,姬发却忽然冷笑了声道:“殷郊,我被你带来的人恶心到了,你不介意等会书院少一个人进去吧……或者你们书院打道回府?”

“姬兄何必着急。”殷郊从容道:“听说遗迹内部空间极大,姬兄有什么神功术法,也才好实战开来。”

“我的话,你没听清楚吗。”姬发却面无表情道:“我说的是,你是愿意少一个人进去,还是全员打道回府。”

殷郊顿时皱了皱眉头,正要说些什么。

“殷郊师兄,何必与此人多费口舌?”姬鲜去冷笑着提剑走出,“姬发,这可比三年之前!这三年里,我们都有圣地的支持,我更是已经进入了家族祖地修行……而你,一个流落在外的孽……”

“姬鲜小心!”

飞沙走石,仿佛一抹电光闪过,两道人影瞬间碰撞!

只见殷郊此时持剑插在地上,但身体已经倒退了足足十数米的距离方才勉强停下……而此时,姬发已经一手捏住了姬鲜的脑袋,将人给提了起来。

“我不去姬家找麻烦,我希望你们姬家也不要来找我的麻烦。”姬发淡然道:“我已经说过了,你们如果要来找我麻烦,我就见一个杀一个。”

“姬发!你敢!”姬鲜在大怒之中夹着大怒,身上那深厚无比的修为瞬间爆发。

只是这得传家族祖地的传承之力爆发,竟是无法挣脱姬发的手掌。

就在此时,姬鲜身上竟是浮现出了一道数米高的虚影,一股苍凉深邃的气息,瞬间压得众人心跳狂跳!

“姬族陨落祖帝的意志?”殷郊此时微微一惊,“姬鲜居然唤醒了一名祖帝的意志……”

此时,只见那高大虚影,正以可怕的气息压向了姬发,他捏着姬鲜的手掌,瞬间青根暴涨,隐隐有被挣开的趋势。

“哼。”姬发身上猛然爆发出一道璀璨的光辉,额头上更是浮现出了一轮烈阳之纹,“姬发不敬天地,不拜鬼神,也不跪祖先!祖帝,与我何干……滚吧!”

嘭——!

只听见一声巨响,随后是那虚影的一道咆哮之声……然而紧接着,那虚影渐渐散去,地上也已经多出来了一具无头的尸体——姬鲜!

姬鲜的脑袋,竟是已经被姬发直接捏爆!

鲜血飞溅在了这瘦削而粗狂的男子脸上,犹如杀神一半,空气在此时凝固,来自少年帝们的目光,一双双都死死地落在了姬发的身上,却无人在此时有半分的动作。

这时候,只见姬发忽然蹲下了身来,将姬鲜手上的一枚戒指给摘了下来。

姬发将那戒指直接捏爆,一瞬间边有一大堆东西凭空冒出,都是一些贵重之物,甚至还有许多的灵丹妙药,法宝。

可姬发看也不看这些东西,只是随手从一堆的宝贝之中翻出来了一份合同……他此时轻笑了声道:“喏,这不就有名额了。”

……

“狗日的……这怪物根本就没有名额,他一开始就打算来抢一个的!”

学宫那边,辉夜百刃不禁暗暗乍舌。

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想法,这是全部目睹这一切的人的想法……但姬鲜却说杀就杀,姬发真的不在意姬家的态度?

此时,众人不禁看向了殷郊。

姬鲜怎么说也是书院的人,如今直接被虐杀,殷郊会如何对待……放任不管,他不要面子的啦?

只见殷郊此时神色阴沉得可怕,但他很快便沉下了起来,并且缓缓地收剑归鞘,淡然道:“姬兄与姬鲜之事,乃是私怨,我不便插手。此时到底如何,日后自然有姬家圣地来论断。不过姬鲜怎么说也是我学院之人……姬兄,学院方面不会就此作罢,你要小心些了。”

“大帝来砍我,我就跑路呗。”姬发笑眯眯地道:“又不是没有跑过。”

殷郊没说什么,而是神色平淡地回到了书院一方的队伍之中——显然他并不像在进入遗迹之前与姬发发生争斗。

大家似乎也就默认了姬发的名额好像不是抢来似的……甚至那躺在了地上的无头尸体,仿佛也不存在般。

但这却吓坏了集团这边的人手,尤其是辛蝎,这会儿更是慌得不行……死的好像是一个【昆仑人】,而且还是出自某一个圣地的子弟?

他感觉自己真的是气色不好啊,这哪里是什么财运有灾啊,这TM的简直是血光之灾好吗……

圣地一怒,也不知道董事长的集团抗不扛得住?

……

“喔,我大概知道为什么天鹏这么害怕这个叫姬发的了。”不远处的一顶营帐中,南小姐one稍稍地将帘子放下,看着打坐中的【红孩儿】道:“这货,还挺生猛的嘛?”

“怎么,你害怕呢?”【红孩儿】好奇问道。

南小姐one耸耸肩道:“我又不认识他,无仇无怨的,害怕啥?不过同样是五阶,差距还真大啊?”

【红孩儿】淡然道:“学校考试,有些人满分是因为拼尽了全力,有些人拿满分,是因为满分的分数只有那么多,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你呢?”南小姐one眯着眼道:“如果不设上限的话,你能考多少分?”

【红孩儿】道:“考什么考!我肯定作弊的啊!只要不被抓住,我就是考场上最帅的那个boy了好吗?”

好有道理!

南小姐one正要说话,却听见外边传来了一股呼啸的呼声,气流卷入了坑底营地当中,赫然是一艘巨大的运输船正在缓缓下降。

“好像是你老爹来了。”南小姐one又打开帐篷,瞄了一眼说道。

……

……

“董事长来了!快——!”辛蝎此时连忙指挥着人帮助运输船降临。

当运输船落下,舱门打开之后,便看见了一具魁梧的身影缓缓走出——【黑星】!

但除了【黑星】之外,并不见牛大广的出现,只见【黑星】此时双手捧着一块屏幕,缓缓走出。

在【黑星】之后,则是三名穿着异族服饰的年轻男女……一对双胞胎姐妹,以及一名穿着兽皮的少年。

是斜月山的人了。

上一届的紫宵杯已经打过交道,因此众少年帝对于这双胞胎姐妹以及兽皮少年似并不陌生。

“听说这牛大广从前也是斜月山的门徒,这会儿直接用专机送斜月山的人过来,很是照顾嘛。”书院处,一名青年此时与殷郊低声说道:“殷郊师兄,方才【杏坛】的岳怀仙,偷偷传信给我……”

殷郊目光微微一怔,轻轻地点了点头,但紧接着则是露出了一抹噤声之色。

此时,三名斜月山的门徒下来之后,好奇地打量着四周……那兽皮少年则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远处的无头尸体,随后又看着尸体旁边散落一地的宝物,目光微微一亮,下意识地走了过去。

怎料双胞胎中的其中一名女孩此时却没好气似的提起了兽皮少年的衣领,将他给抓了回来。

“别丢人!”那女孩低声叱喝了一句。

兽皮少年委屈巴拉地坐在了地上,捂住肚子说自己饿了,那女孩无奈,便只好掏出了一块金属块扔给了兽皮少年。

只见兽皮少年二话不说便捧着这一坨金属块给啃了起来,嘎嘣脆,有滋有味的模样。

“各位,我家老板有话要说。”

【黑星】的声音经过了扩音的处理,在营地之中清晰了响了起来,随后只见【黑星】将手上的屏幕板给举了起来。

黑色的屏幕瞬间亮起……背景是黑漆漆的一处房间,只见一张办公桌之前,牛大广缓缓地转过了椅子来,手上那拎着一红酒杯子。

“各位久等了,我就是这个遗迹的拥有人,很高兴在这里和大家见面!”牛大广一双小眼睛眯着,“我想各位都对遗迹探索十分熟悉,在这里我就不多说什么了……李博士,直接开始吧!”

被点名的李建一此时慢悠悠地走了出来,一脸和善。

此时,澹台平静已经走出了营帐,至于裴玉楼那边,也相继出现……南小姐one站在了营帐外边,【红孩儿】是不会出来的了。

南小姐one看见了站在宋樱2.0旁边的小洛SIR了,悄悄地打了个招呼,并且表示关于这段自己已经失忆了,就算优夜小姐用【店铺】十大酷刑询问,她也绝对不会多说一个字!

——我是忠心耿耿南小楠!

她的眼神里面总有许多的戏……小洛SIR只是随意一笑。

此时,宋樱2.0却忽然说道:“这些【昆仑】四大学府来的人你也见过了,感觉如何。”

“挺好的。”小洛SIR笑了笑道:“年青一代越是厉害,也就意味着当下的时代越是璀璨。”

宋樱2.0点点头,冷不丁道:“有人说过,这是大世之争的年代……这一代涌现的少年帝,每一个都有过人之处,甚至不输于曾经每一代的冠绝。不过,极盛之后必然是极衰,这个时代是好的,可能也是坏的。”

小洛SIR却忽然道:“学宫那边的都是你的学生吗。”

宋颖2.0道:“我只是上一些公共课而已,真正有专门指导过的,这里面就只有澹台平静。”

小洛SIR若有所思,忽然心中一动道:“关于这位平静小姐,她从前的体重真的比较重吗。”

宋樱2.0奇怪地看了小洛SIR一眼,她不明白这个人怎么会突然对一个女孩的体重感兴趣,“你问这个做什么。”

“好奇,了解一下。”小洛SIR笑了笑道。

宋樱2.0虽然疑惑,但似没想太多,“关于这个,我不能回答你,因为我答应过平静,要给她保守秘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的体重是多少。”

“为什么。”小洛SIR好奇问道。

宋樱2.0逻辑感人道:“上次我问了你许多问题,但是你没有问我……作为相互了解的基础,这样是不公平的。所以我会适当地告诉你一些我的事情,我的体重是……”

小洛SIR却摆了摆手打断了这位逻辑鬼才,并且将那手上提着的购物袋给拎了出来。

“这是什么?”

“路上买的粢饭。”小洛SIR随意道:“上次来的时候,听李博士和周围的人说你做研究经常会废寝忘食之类的,想着你可能没有吃早饭,就买了。”

“哦,谢谢。”宋樱2.0点点头,倒是接过了吃的东西,直接吃了起来。

“这两天睡得好吗。”小洛SIR冷不丁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宋樱2.0疑惑问道。

“看你精神有些差。”小洛SIR道:“像失眠的样子。”

宋樱2.0摇摇头,关于她梦到的那些事情,过于离奇,在没有找到根源之前,她并不打算说给任何人知道,“可能是因为水土不服吧,不过这并不碍事,我有养神的功法,精力是够用的。”

说话只见,只见坑上又有一辆运输机缓缓降落——这运输机,竟然还吊着一个巨大的货柜。

当货柜被放下来之后,便向四方打开——打开之后,里面赫然还有一个正方形的巨大金属盒子。

当众人好奇牛大广运来这么个一个大箱子是做什么的时候,只见那金属盒子忽然咧开了一个口子……像是一扇门。

而此时,有一道人影,正自那扇门中缓缓走出……一脸煞白的模样。

天鹏!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天鹏面无表情地看着四周,毫无波澜的表面之下,内心已经慌得一逼……他几乎站都站不稳了。

明明一大早就已经告诉了牛大广,自己重伤在身,无法参加遗迹探索!

牛大广居然TM的趁着自己泡在治疗舱的时候,将整个治疗室都给搬了过来了!!

“贤侄啊!你老爹跟我说,无论如何都要送你进去!”那屏幕上的牛大广此时一脸苦口婆心的模样,“叔叔我也是于心不忍啊!”

——TM的!!

……

……

……

……

“白素——!白素你在哪?”

林峰在森林之中乱转着,却始终无法寻到白素的踪影,内心渐渐有些着急了起来……为此,他甚至悄悄地越过了集团的警戒线了。

忽然,一道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是白素!

林峰连忙走近,却见白素此时站在了一处深坑的边缘,低头看去。

“很危险的,你别站这里!”林峰连忙将白发小萝莉的手给拉了起来。

却见白素此时忽然伸手指了指深坑的下方。

“下面怎么了?”林峰下意识问道。

“家……”

“家?”

“有家的味道……”

什么鬼……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