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四章 只道当时年纪小

第十四章 只道当时年纪小

“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的话,我现在先送你们去车站。”

看着尼基塔和安东从厕所走出,奥列格走到二人的面前,并且给尼基塔塞了一些钱,“你安定下来之后告诉我一声,有时间的话,我回去找你的。”

“知道了!但是你自己也要小心点。”尼基塔是很干脆的人,他知道自己留着也只是个累赘,倒不如走了,更能让奥列格省心一些。

“那就赶紧走吧,别浪费时间了。”奥列格点带你头,然后看了安东一眼,歉然道:“对不住了,这次尼基塔连累了你,但是他本性并不坏,只是有点小贪心。”

“嘿!老兄!这是在赞美我吗?”

奥列格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仅仅地给了尼基塔一个拥抱。

这时候,安东却道:“我不走。”

二人同时皱着眉头,看着这个大概只有二十岁上下的小伙子。奥列格看着这小伙子的双眼,实在太过清澈,清澈得很容易让让人读懂他的想法。

他不得不皱着眉头道:“你不走?难道你想回去对付安德鲁?”

安东这时候大口吸了口气,沉声道:“我不要做懦夫!我更加不要就这样被欺负!这些是坏人,我们为什么要怕他们!我们要反抗!只有反抗,才不会被欺负!”

奥列格微微动了动嘴唇,却并没有在这双清澈并且让他无比熟悉的眼神之下躲开,而是淡然道:“这些事情,等你再成熟一些,再来考虑吧。”

“我已经是大人!”

奥列格摇了摇头,“不,你还只是个孩子。”

安东正打算辩驳的瞬间,这物流公司的门却被什么硬生生地撞开——当门板狠狠地砸在墙壁上的时候,门框的位置,已经出现了一个家伙。

那个在安德鲁书房的时候见过的,安德鲁的助手。

“噢!各位,没想到我们又能见面了,时间过得真快!”

……

“老板!我们已经把尼基塔几个抓回来了。”

正在办公室沉默不语,目光吓人的安德鲁不由得一愣——当然并不是原来已经被破坏了的书房,而是旁边临时充当的房间之中。

“哦?这么快?”

“是的,老板。”助手带着一丝微笑道:“可能是手下的人为了找线索,所以把消息散播了出去。本来没想过会有用,却没有想到,马上就有人报信。我们马上带着人过去,不少兄弟都被打伤了,但最后还是成功把人抓住。”

助手的脸上还有着一道瘀伤,嘴唇也有些发白:“庆幸的是,他们带着的尼基塔确实只是个负累,多得了他的存在,奥列格和安东两个最后才不得不放弃反抗。”

助手此时走到了安德鲁的身边,低声说了句:“我们开了几枪……实在是那两个家伙太强壮了。”

安德鲁点点头,“那只是小事,塞点钱给那些猪猡就能够搞定。重要的是把这两个家伙都抓到手上……看好奥列格和安东一点,尤其是安东,这家伙天生神力!”

“我给他们都打了麻药,就算是大象也站不起来!”

“处理得不错。”安德鲁满意地笑了笑。

确实是需要高兴的啊——经过书房的一战之后,他实在太震撼于安东的强大!

接下来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把安东好好地调教自己的手下了——当然,年纪稍大的奥列格也是很不错的选择,如果把这家伙的体能操练上来的话,相比也是一个超一流的拳师。

已经放心心头大石的安德鲁舒服地点上了一根雪茄,眯着眼道:“对了,我让你调查一下那个K先生,有结果了吗?”

助手一顿,脸色稍微有些难看地道:“老板,对不起,这个K先生的资料,我们一点也查不出来……另外,他在赌厅玩二十一点的时候,我们的监控所拍下的摄像,全部都无法显示这个K先生的模样。”

“什么?”安德鲁一愣,“无法显示是什么意思?”

助手连忙道:“他在赌厅的时候,我们明明是通过监控视频,十分清楚地看见这个K先生的模样。而我也可以保证,根本没有人动过这些视频,但诡异的是,再次打开的时候,所有关于这个K先生的画面,都变得模糊不清……”

“竟然有这种事情?”安德鲁深深地骤起眉头。

他忽然想起了那个筹码……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安德鲁才缓缓地道:“先不要再查这个家伙。他如果真的有心想要从我这里购买拳师的话,他会再次出现的。”

……

……

把被人翻到的沙发重新地摆放后之后,洛邱坐了下来。

这里是尼基塔以安东赢了拳赛的钱后租住的公寓——基本上都是这公寓原本的东西了。

女仆小姐此时看着窗外,然后回到了洛邱的身边,轻声道:“主人,用来报信的棋子回来了,看样子似乎挺高兴的,应该是受到奖励了吧。”

“那就是说,奥列格几个被抓回去了。”洛邱这会儿打开了一本软皮抄,边看着边道:“本来在赌厅的时候,这两父子同时被抓住就好……不过既然逃出来了,就逃出来了吧,也不差这点时间。”

“我去安排一下,明天见安德鲁的事情,让他好好准备下。”

洛邱却摇了摇头道:“不用,再等一天吧……我希望,我的爸爸是一个大英雄。”

优夜侧了侧头,柔长的发丝垂在了洛邱的左脸旁边。

“安东利尔的日记,离家出走的时候,也有好好地带着,放在了背包。”洛邱翻开了一页,继续轻声地读着起来。

读出声音来。

“可爸爸是一个坏蛋!他居然忘记了今天是我的生日!”

“今天,我和卡斯打架。卡斯不是我的对手。可是他叫了他的爸爸过来。后来爸爸也来了,他没有问我为什么要打架,他一直给卡斯和他的爸爸道歉!明明是卡斯先抓弄我的,明明爸爸比卡斯的爸爸要高大,为什么要道歉?我想不明白,难道同学说,爸爸是个懦夫,是真的吗?”

“今天尼基塔叔叔和我说,爸爸是一个很伟大的人。我问他那里伟大了,他笑着看着我说,爸爸把我照顾到现在都敢跷课了,难道还不算是伟大吗?”

“我看见了!今天我看见了!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我看见了爸爸在给人下跪!我看见那个人用啤酒倒在了爸爸的脑袋上!我知道这个家伙是个恶棍,因为我听过埃瑟琳阿姨她们说过!噢!上帝,我的爸爸在给一个恶棍下跪!我是看错了吗?我不相信!这不是真的!我的爸爸真的只是一个懦夫吗?”

“我不要被欺负!我要长大!我要把欺负我的人都收拾掉!”

“新年,爸爸还在加班,我一个人在家里吃饭。好难吃。”

“我想妈妈,可是我忘记妈妈的样子了。我只能够看着妈妈的照片了。”

“我又看到那个欺负爸爸的恶棍了!这次他在欺负卡卡奇的爷爷!太可恶了,所以我捏了一块泥巴,朝着他扔了过去!可是我跑不过他,我被抓起来打了一顿。晚上爸爸喊我吃饭,我只能说不饿,好痛呀!我要快点长大!”

……

“我要长大!我要长大!我要保护我爸爸,我要保护尼基塔叔叔!我要长大!我要离开这个家,证明我已经是大人!爸爸,再见!我会造一个大大的基地,在里面锻炼得很厉害,然后回来!”

……

日记翻到了尽头。

因为一直读着,直到读完为止,所以女仆小姐就接来了一杯清水,送到了洛邱的面前。

洛邱这时候忽然柔声道:“大概还是七八岁的时候吧?我也想过变成大人之类。后来真的长大了,十六七岁的时候吧?多少会感觉当时的想法相当的幼稚,甚至有过一段时间还十分讨厌孩子。”

洛邱眨了眨眼睛道:“尤其是熊孩子……可明明,比起熊孩子,十六七岁,或者更大一些,其实也差不多。所谓的成熟,根本就没有多少。”

洛邱摇了摇头,自嘲道:“以为多看了一些书,多听了一似是而非的道理,或许经历了一些本不应该在那个年纪经历的事情,就觉得自己是长大了。可在面对问题的时候,也是如同孩子一样,不知所措,处理问题的方式自以为已经很好却也总是错漏百出。后来我才明白,那不叫做长大,而只是懂事……会这样的讨厌熊孩子的幼稚,大概是一面镜子的原因。我会讨厌幼稚的自己。”

洛邱看着杯子里面并不泛起涟漪的清水,轻声道:“但明明,幼稚时候的自己想要的东西,已经长大了,不幼稚的自己却一直都无法实现。”

女仆小姐对于洛老板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

不会发表什么意见,也不会说什么开导的说话……或许正是因为这份陪伴,才会越发地感觉到自在。

甚至,会有喜欢吧?

洛邱笑了笑道:“今晚,我想吃红烧狮子头,可以吗?”

“好的,我马上去准备材料。”

……

……

“老板!那个K先生来了!还是在那天的二十一点的赌桌上!”助手冲冲忙忙地跑了进来,连声道:“但这次,这K先生第一把下注就是两千万卢布……”

安德鲁顿时惊得像是跳一般地跳着起来。

他自然是不得不回想起来,那天被连赢几十把所支配的恐怖和屈辱!

他不得不自我安慰着,还好那天只不过是纯粹的玩玩。

可今天第一把就是两千万的卢布……这是让他分分钟破产的节奏!

“快!快把人请到VIP室!快!!!!”(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