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五章 父与子与死斗

第十五章 父与子与死斗

当然,安德鲁并不是害怕真的有人刚在自己的赌场乱来——对方只有两个人而已!

K先生要是真敢这样做的话,就算是天王老子,安德鲁也不打算让人这样轻易地走出这家赌场的大门。

只是他颇为忌惮。

忌惮着这个神秘的K先生,同时忌惮着他拥有【戈尔德】比赛入场卷的事情——本来,才两个人就这样高调地出现在他的赌场之中,其中如果没有什么过人之处,鬼也不相信。

“安德鲁先生,这就是你擂台上最好的拳师了吗?”

隔着一块大面的玻璃,观看着玻璃幕墙之内的一名肌肉扎实的拳师,洛邱很直接地摇了摇头——尽管里面的拳师确实很卖力地展示着他的力量。

“怎么,K先生难道不满意吗?”安德鲁笑了笑道:“他曾经在部队服役过,同等条件训练出来的拳师的话,他的战斗意识绝对要更胜一筹。”

洛邱淡然道:“如果这就是安德鲁先生能够拿得出手的最好的拳师的话,我想我们之间就没有必要继续交谈下去了。”

转过身来,俱乐部的老板在安德鲁的面前礼貌性地点了点头,“这样,就告辞了。”

“请等一下。”安德鲁忽然出手挽留,只是他同时也让身边的人离开。

在这个挑选拳师用的房间之中,只留下他和洛邱二人。他似乎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但同时也希望能够获知更多的事情。

“不知道K先生怎么证明自己拥有【戈尔德】的入场卷?”

“不需要证明。”洛邱淡然道,“现在,安德鲁先生这里没有我需要的拳师,就已经足够了,不是吗?”

安德鲁沉默了片刻——事实上,他并不喜欢和来历不明的人打交道,也不会这样轻易地相信一个陌生人。

但他却有觉得这恐怕会是一次难得的机会——越是靠近这个K先生的事情,他的心脏就难以抑制地跳动着。安德鲁甚至分不清楚这到底是兴奋还是担忧,但直觉告诉他,和这K先生的接触,会是一件异常危险的事情。

越是高风险的事情,获得的回报就越大——就算对方并不持有入场卷,但是想要从自己手上一分不花就拿走拳师的话,也绝对没有可能。

斟酌过后,安德鲁缓缓地道:“K先生,我手头上确实有一个极品的拳师,另外也有一个拥有超一流意识的家伙,不过年纪却要大一些,并且这两个都是还没有驯服的家伙,不知道K先生有没有兴趣?”

“当然。”这会儿化身成为K先生的洛老板轻笑道:“越是难以驯服的猛兽,就代表它越强大。那么,我就真的拭目以待了。”

“把哪两个家伙带来。”安德鲁随机打开了门,吩咐了下去。

并没有过多长的时间,安东以及奥列格都被人带到了单面玻璃隔着的房间之中。二人的脸色都是萎靡不振的模样。只是奥列格的目光依然带着凌厉,而安东则是显得要不安一些。

看着K先生的目光正在打量这二人,安德鲁笑着说道:“K先生,好的拳主能够看出拳师的价值,我想K先生应该能够看出这两个家伙的不凡之处。”

洛邱去悠然地道:“再厉害的猛兽,要是被拔掉了爪子,也仅仅只是比羚羊要凶恶一些,但算不得上强大。”

安德鲁淡然道:“这两个家伙只是被我打了麻醉。我说过,我还没有彻底驯服他们。我也不愿意通过殴打这样的方式来让他们变得安分一些。一个优秀的拳师,实在是不应该在除了擂台之上的地方,受到哪怕一丁点的伤害。”

洛邱忽然道:“这两个家伙,那个更加厉害一些?”

安德鲁一愣——这也是他曾经想过的问题。

单纯按照最直观的力量来看的话,安东无疑是得天独厚的天才,并且他足够年轻,自然会比已经超过了三十岁,体力正在衰弱的奥列格要强大得多。

然而经过书房的一幕,让他见识到了安东不过是一个空有蛮力的家伙,而奥列格却善于观察,并且足够的冷静。

“这两个家伙……”安德鲁想了会儿道:“我想,各有长处,我无法给你正确的答案。”

“那真是可惜,他们确实不错。”洛邱淡然道:“但我只需要一个拳师就已经足够。如果连安德鲁先生你都无法推荐的话,那实在是一件让人头痛的事情。有了……”

洛邱忽然眉头一挑,带着一丝像是恶人才特有的戏谑般的微笑道:“不然,就让这两人来一次生死擂台,赢下的那个,将会成为我所需要的……当然,输了的那一位,我也会赔偿安德鲁先生。K先生,是不会让你吃亏的。”

“你要让他们做生死决斗?”安德鲁一下子皱起眉头。

“当然!”洛邱轻笑道:“安德鲁先生,我要参加的是【戈尔德】比赛。它是什么,你也应该清楚。如果无法适应生死搏斗,没有面对即时死亡规矩的勇气,我要来何用?”

话确实是这样说没错,只是安德鲁却并没有直接答应对方,而是眯起了眼睛。

洛邱则是坐了下来,他身后的女仆小姐此时目无表情地走到了安德鲁的面前,手指之间夹着了一张支票,“这算是订金,如果能让我们BOSS满意的话,价钱并不是问题。”

如果这张支票是真实的话,那么安德鲁实在是不得不承认,上面写着的数字,让他也心动非常。

而且……仅仅只是订金!

老实说,虽然安东和奥列格确实是很好的货色——但他们都不是安德鲁花费心机培养出来的!

直白一些来说,这两个家伙,几乎和捡回来的没有什么分别。因此,仅仅只是这订金,就已经让他大赚了一笔。

“K先生果然是一个爽快之人。”

安德鲁此时却把支票推了回来,正色道:“我可以不要不订金,甚至不需要K先生你为了拳师而付款。只需……今年的【戈尔德】开场之后,K先生能够给我引荐,让我能够再下一次的比赛开始之前,成为一名资格者。”

洛邱不咸不淡道:“安德鲁先生是觉得,我会让自己在未来多一个竞争对手,是吗?”

安德鲁似早有所料般,从容道:“K先生难道不希望自己能够在以后的【戈尔德】之中,多一个盟友吗?尽管最后胜利的只允许一人,但是路上的障碍始终存在。”

洛邱也索性干脆地站起身来,看了一眼那玻璃后的安东和奥列格二人,“他们最快什么时候能够恢复过来?我必须希望能够亲眼看到这场生死决斗。”

“只要停止麻醉药就行了。”安德鲁淡然道:“以他们的体格,只要补充一些养分,我想等到今晚半夜,K先生就能够看到一场精彩的对决。我会在我的擂台,为K先生准备好一个最好的贵宾席。”

“那就劳烦你了,安德鲁先生。”洛邱点了点头,“希望这是一次愉快的合作。”

安德鲁也笑道:“我也希望这是一次愉快的合作。”

……

……

安德鲁喜欢把不听话的家伙都关在特制的铁笼之中。这让他有一种狩猎到了野兽的感觉。

比如现在,他就很享受地看着安东与奥列格被困在铁笼之中的感觉。

他已经在这里坐了超过半个小时的时间,一直地看着两人脸上的表情——甚至他们的目光,这才是安德鲁认为是最值得回味的主菜。

“今天晚上,等你们的麻醉过了,我需要你们两个打一场。”安德鲁用牙齿粗暴地咬开了雪茄,点燃,吸喷,冷漠又有种掌控生死般的味道,“而你们之间,只能够活下来一个。”

安东与奥列格同时抬头看着安德鲁。

奥列格不由得冷笑道:“先生,你的脑袋是因为烟油过量闭塞了是吗?”

安德鲁淡然道:“你们可以选择不打,但你们最好不要忘记,还有一个尼基塔在我的手上。知道吗?在我郊区的别墅里面,养了几头血统纯正的西伯利亚熊,我想它们一定会很高兴能够加餐的。”

“你!”

看着奥列格瞪大极大的眼睛,安德鲁轻笑道:“奥列格,在莫斯科我要查一个人的背景实在太容易了……你叫奥列格,你有一个十岁的孩子。好像这几天离家出走了?不知道你最后能否走出这个地方?因为假如你选择不打的话,我也只好把你处理掉了。”

奥列格握着这巨大铁笼的柱子,只是身上麻醉并没有过去的他根本无法撼动这些粗壮的铁条。

他不得不颓然地坐在了地上,下意识地朝着旁边的安东看着过去。

他分明从这个小伙子的眼睛之中,看到了一抹很清晰的恐惧——似乎是在哀求着他,不要答应安德鲁的要求一般。

不知道什么时候,安德鲁已经离开了这个地方。

这里的铁笼很多,但关着的却仅仅只有安东和奥列格二人。

在很久很久的沉默之后,奥列格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转过了身去,低声道:“对不起,我不能让尼基塔死,我更加需要活着离开这个地方,我得去找我的孩子……所以,对不起。”

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我也说着这种话。

爸爸……我、就在这里啊。(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