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一十五章 读书无用

第二百一十五章 读书无用

——李煜……李煜……

——谁…是谁在叫我。

……

——李煜……李煜……你想不想要获得力量。

——到底是谁?

……

仿佛是心底的呼唤,声音的出现,指引者他独自一人暂时离开了队伍。

此时,出现在李煜眼前的,是一间巫民的土房子……加了不少的杂草用来增加泥土粘合性的那种很粗糙的泥房。

不知不觉间,李煜已经踏入了这屋子当中……空无一人,只有在屋子中央挖出来的火灶上,此时正燃气了一束诡异的血色之后。

变幻不定的火光之中,隐约浮现出来了一道人脸……而这,赫然是他李煜的模样。

【杏坛】的【小圣人】虽然一身儒道的力量被巫族时代压制,但心性依然非凡。。此时,面对这诡异的火光,李煜仅仅只是皱了皱眉头。

他沉声道:“汝为何物,竟敢入侵我的心神。”

强者有强者之心,与事是不会退怯的,哪怕是面对姬发那种怪物,差点儿被锤爆,但也仅仅只是被锤爆而已,三年前的紫霄杯上,李煜就没有退怯过去——反正他当时被锤晕过去了。

“我就是你啊,李煜……最真实的你……来吧,投入我的怀抱之中。”火光变幻,那浮想出来的【脸】也越发的邪异:“与我一起,投入【血神】的怀抱之中。”

李煜忽一抱拳,淡然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告辞。”

说着就转身而去,干脆利落。

“你不想要得到那个女人吗?”那声音诡异:“那个将你的一片真心当做是垃圾一样抛弃的可恶女人。”

坛子里的小圣人瞬间停下了脚步。

“这就对了,接受我吧……接受我,你就能得到扫除一切障碍的力量——在这个世界上,你才是最强大的!”

李煜低头,沉默不语。

身后的火光瞬间大涨,随后化作了一道血光,直接笼罩着他而起……顷刻间,血光化作了一如同跳动心脏般的大茧,将李煜彻底地吞噬了进去。

蠕动,蠕动……跳动。

忽然膨胀。

这简陋至极的土房子之中,忽然乍现一道青光,瞬间将那血色的大茧刺破……一道惨叫之声响起,那被击退的血光最后又回到了火光之中,萎靡。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此时,只见李煜缓缓地吁了一口气……他双眼微睁,眼中似闪过一抹神光,随后恢复了清明。

“不可能……你难道不想要那个女人了?她如此伤你!你心中不恨吗?”

“曾经。”李煜淡然地转过了身来,“曾经沧海难为水, 过去的就是过去的。我不会去恨一个我曾经喜欢过的女子, 宋教习对我无情, 是因为她的与别不同,这样的女人更值得让我去敬重。我是喜欢美人没错,但不一定需要美人也喜欢我, 花落自飘零,我愿做那送花的流水, 有那一路相送的风景, 便已胜于人间无数……你说你也是我, 你就应该懂我。你既然不懂我,那自然就不是我。”

血色火光摇摆不定, 随后猛然大涨,“不知好歹!”

大涨的火光瞬间化作血色的旋风,最后火风之中, 一道人影浮现, 满脸狰狞之色, 赫然是在后木部落之中, 最后逃脱了的年轻巫师:后树!

只见李煜此时眉头轻皱,却也负着双手, 抬头挺胸,目光深邃。

血影后树却诡笑道:“我不知道你们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但我潜在你心中, 知道你们好像根本无法使用原来的力量,你拿什么对付我?”

“儒道虽然被禁, 那只是因为儒道在后。”李煜淡然道:“然而天地之间的浩然之气,自天地初生以来便有。我虽入的是儒道, 然我养之根本,是这天地之间的浩然之气, 既然这方天地没有儒道,那我就将这浩然之气带来,还这方大地一个朗朗乾坤……这点浩然之气虽然是刚刚养起来,但对付你,足以。”

说罢,只见李煜瞬间口吐青气,舌灿莲花, 一道道浩然之气凝聚而成的气间刹那间爆射而出。

血影中的后树只感觉一股前所未有的忌惮之意在心中泛起,这是他从未见过的量,却天生就像是克制血巫术般的力量!

气剑甚至虚得不行,然而打在血影之上, 却能够打得后树灵魂灼痛!他被这气剑每刺中一下,灵魂里就会衰弱一分,血巫术威力就会被消除一些。

“可恶!”血影后树大吼了一声,却是惊慌失措地夺路而逃。

只听见李煜此时轻吟道: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

——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声音犹如实质般,这小小的屋子之中,仿佛瞬间化作了一个囚笼,就血影后树直接困下。

“宵邪之辈。”【小圣人】此时直接冷哼一声,“吃我一记心剑!”

血影后树大惊,李煜从未动手,就不过是说说话而已,却几乎要判定自己的死亡……难道真的就像是后木首领说的那般,学习血巫术真的没有未来?

“不——!!!”绝望之中,血影后树怒吼道:“我不服!我要报仇!我要杀了烛邱……我要报仇!伟大的冥河之神,血海的主人,我愿意将我的灵魂彻底奉献给你,生生世世成为血海的奴隶……请给我复仇的力量!”

李煜不为所动,他所使之心剑已经放出,那就是必斩之局。

此时,看着痛苦之中哀嚎的血影,李煜心中闪过一丝疑惑……烛邱是谁?

他感觉自己像是在背锅的?

可就在此时,李煜只感觉心头猛然一跳,瞬间心中的浩然之气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刺破了般,脑海的意识之中,李煜仿佛被拉入了一片无尽的血海之中。

他猛然摔倒在了地上,只见指尖处此时诡异地钻出来了一根血色的丝线。

李煜顿时大惊。

血线钻出,竟是在他的指尖上,结出了一朵血红色的彼岸花来……他的精神更是受到了血海的严重污染!

李煜一咬牙,奋力地爬起了身来,深呼吸了一口气,那指尖处的彼岸花竟是出现了半分的颓势。

可很快,李煜意识中的血海却掀起了巨浪,巨浪之中仿佛有一端坐在血莲的声影,此时微微冷叱道:“后世之学,焉能与我同辉!”

破——!

血海之中,猛然投入了一道浩然青光,竟是在血色巨浪之中,撞破了一道缺口。

“天地正气?有点本事……”那血莲上之人忽然大笑:“你成本座血神子也合适!”

血海翻腾,那点照进来的浩然青光瞬间湮灭。

与此同时。

李煜猛然睁开双眼,一口精血喷出,彼岸花彻底绽放,随后又迅速地枯萎消失……但此时,李煜的眉心处已经出现了一抹诡异的血印,最后血印藏入了眉心之中,消失不见。

他眼中闪过了一抹血光,随后不动声色地爬起了身来。

此时,血影后树未萎靡不振,如风中残烛般,面对着此时的李煜,竟是惊恐万分,只见李煜忽然一抬手,一道血光射入了血影后树之中。

血影后树那萎靡之影瞬间充盈了些。

“你…你如今……”

他在李煜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上位的气息……如他这般,将灵魂奉献,化身成为血海的奴隶,最不只要一提,那么此时的李煜,便是血海之中的人物……是天生的贵胄!

“我?”只见李煜此时忽然轻笑一笑,身上那股忧郁之气瞬间弱了许多,整个人显得相当的飘逸,“我感觉前所未有的好……原来,读书无用,是真的。”

血影后树悔到肠子里了。

原本打算将对方变成自己的血奴,好让自己能寻烛邱报仇……为此,他已经悄悄地在这部落之中准备良久,却不曾,自己反倒是造就了眼前的李煜,让他得到了血海主人的恩赐,此时已经彻底凌驾自己!

“告诉我,你的打算。”李煜此时一挥手。

受血海的压制,血影后树瞬间被吸到了李煜的面前,臣服状,他不禁违背,只能一五一十地将想法说出。

……

宋教习突然有些心绪不灵……这是很少会发生在她身上的。

在她与知识为伴,单调而有丰富的记忆当中,这种心绪不灵的情况出现的次数屈指可数——记得上次出现这种情况,还是她第一次出现了【预知梦】这种情况的时候。

与小洛SIR一起的时候,这种不安的感觉,越发的强烈了。

小洛SIR这会儿也习惯了与宋教习的相处的模式了,见她这般,便淡然道:“如果加分让你困扰,那么就把这些分减了吧……扣五分。”

“为什么要扣我分?”然而樱小姐2.0此时却本能似的问道:“我做错什么了吗?”

小洛SIR不禁眨了眨眼睛。

宋教习此时却不禁皱起了眉头,自言自语似的:“我为什么要这要问,按理说我应该不在意才对。”

“宋小姐?”

“你先不要跟我说话。”宋教习摇摇头,咬牙道:“你现在和我说话,我更不舒服……让我想清楚再说。”

说着,宋教习便快步地走入了前面的一座屋子——这部落最大的屋子当中。

但很快,宋教习便快速地走了出来……甚至是用跑的!

“跑!”樱小姐2.0此时飞快地说道。

只见在她的身后,此时有什么东西正在追出……看清楚,赫然是两名神色诡异的巫民——不止两个,是更多!

此时,只见好几名个的巫民直接挤在了屋子的门口处,瞬间卡主,但很快便挤破了屋子的门!

瞬间,十几个的巫民都从那屋子当中冲出,朝着小洛SIR与宋教习二人扑来。

小洛SIR随手将宋教习拉到了自己的身后,手掌轻抬起。

然而就在此时,天空之中瞬间绽放了数十道的气剑,将那十几个的巫民直接刷倒在地上!气剑刺中巫民,巫民的身上便冒出了一股浓烈的血色之气,尤为痛苦。

痛苦过后,巫民的身体竟是溶化成为了一滩的血色。

小洛SIR与宋教习的目光看着那气剑射来的方向,只见一道身影此时踏空缓缓落下。

“李煜?”宋教习不禁皱了皱眉头,下意识道:“你恢复力量了?”

李煜落地,看着宋樱2.0,摇摇头道:“儒道依然被压制,这些不过是我临时养起来的浩然之气,不多,但威力尚可,自保勉强可以。”

宋教习点点头,颇为有些欣赏地道:“【杏坛】门生入儒家太深,未必是好事,你能走出自己的路,未来有机会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道。”

李煜只是微笑颔首,越发的谦谦君子。

“对了,方才我发现了这个。”李煜此时手掌一抬,只见一道气间从后方的一处屋子之中冲天而起。

那气剑还刺着什么……一道血影!

气剑落地,将那血影也直接钉在了地上。

“这是,后树?”宋教习诧异地看着那萎靡不振的血影,“他怎么会……”

李煜淡然道:“此人似乎是想要寻两位报仇的,在那屋子之中偷袭我,被我拿下了……既然是两位的仇人,如何处置,就看二位的意思吧。”

小洛SIR此时眨了眨眼,只见李煜平静地与他微微点头。

小洛SIR道:“李公子,你还好吗。”

“洛公子好像已经是第二次问我这个问题了。”李煜淡然道:“不过多谢洛公子关心,这点宵小还不至于让我受伤。”

“那就好。”小洛SIR微微一笑。

宋教习此时却走到哪血影后树面前,“如此看来,这部落中的巫民之所以失控,也是你用血巫术所害?”

血影后树此时挣扎了几下,闻言疯狂地道:“都是你们两个!如果不是你们两个,后木首领就不会死!我就能学会他全部的本事……后木部落本来是我的!都是你们……我要你们死!!!”

“其余的巫民在什么地方?”宋教习冷声问道。

“他们全部都变成我的血奴了!”血影后树狞笑道:“想救他们吗?我告诉你,想要救他们,杀了他们就是最好的办法!”

樱小姐2.0沉吟半响,却下意识地看向了小洛SIR,“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不料小洛SIR却道:“既然他是李公子擒下的,还是交回给李公子处理吧。”

李煜闻言,二话不说便抬手一道青光射出。

血影后树在青光的照射之下,血影沸腾,痛苦的哀嚎不已,不过眨眼之间,便已经在凄绝声之中烟消云散。

“邪术害人,虽然只是遗迹当中的巫民,但留着没准也是给祸害。”李煜淡然道:“锄恶务尽,杀了便是……两位说呢。”

宋教习只是皱了皱眉头,总感觉李煜似乎随心了许多……但她想来也不是忌杀之人,锄恶务尽,杀了便是,道理是这样没错,她就自然觉得没错。

“看来这里是寻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了。”小洛SIR随意道:“岳公子他们应该等久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