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一十七章 小洛,绑了她!

第二百一十七章 小洛,绑了她!

“临时养起来的浩然之气?”

当听到李煜解释的时候,坛子里的三菁都不禁露出了了然与惊讶之色,以三菁的资质,也曾想过暂时屏蔽儒道这一点。

只是这种做法很容易会带来祸端,若然离开遗迹之后,新养起来的浩然之气无法与原本的兼容,很容易会让功法出问题……总体来说弊大于利。

但李煜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岳怀仙也不好说些什么……虽说都是坛子里的读书人,但四人各有所长,李煜读书,读书是最容易培养天地正气的。

至于老岳他,如果没有儒道的加持,以棋子天生自带的杀伐之气……他培养杀气还差不多。

“我可以让渡一些新的浩然之气给你们。”李煜却冷不丁说道:“以我的气作为火种,你们只要作为护火者即可,离开了遗迹之后便能直接驱散,不会留下祸根。”

不仅仅是老岳,这会儿就连顾凯与秋娘也颇有些意动。。

在这危机四伏的遗迹当中,如果真没有一点自保的能力,确实寸步难行——虽说目前随着宋教习与小洛SIR一道,安全有了保障,但不免有些寄人篱下的味道……

于是,坛子里的三菁略一思考之后,便马上有了决议。

老岳直接拍掌道:“既然如此,那么李兄,我们现在就开始传火……传功吧!”

……

传功需要时间,也就自然需要停顿下来,这势必会引起黄帝之女的不满。

但李煜似乎早就已经想好了这一点,“几位不妨先行一步,等我传功完毕,怀先他们也就不算是拖累了,我们会追上你们的。”

“不错,洛公子如果想要稳一点,也可以再给我画一个光圈……这次大点就行。”兴许是恢复功力有望,老岳说话的口吻也稍稍飘起。

不料此时不等小洛SIR开口,女妭便直接冷哼了一声,一抬手,一道赤光喷出,直接打在了旁边一处山崖崖底之下。

可怕的赤光竟是在山崖底处溶化出来了一个可以藏身的洞穴。

“不用麻烦了,这里有我留下的气息,一般的野兽不敢靠近!别浪费时间!”女妭一脸不耐烦地看着小洛SIR道:“或许你把那地图给我,就此作别。”

宋教习没有在这种问题是发表意见——停或者走她都可以……但她更偏向于早点离开,好前往下一个巫民之地。

没有什么是能够阻挡一个学者对知识的探求,如果有的话,那一定是爱情!

爱…爱情?

宋教习不禁为自己脑中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吃了一惊……本能地, 她感觉这并不是自己的想法, 是另一种不属于自己的思想。

随性的, 易怒的,矛盾,纠结……脆弱的。

樱小姐2.0只感到忽然一阵的目眩, 眼前所看的丛林山石,仿佛一刹那间变成了一处人满为患的地方。

这是某个人的视角…她经常会在梦中看到的视角。

眼前, 是如同满天星般的筒灯, 环形巨大的会议厅……坐满了各种各样穿着西装之人。

这就像是电视剧忽然只见闪了一下出现了诡异画像似的……樱小姐2.0甚至还看见了中央的讲台之上, 此时正站着了一名女子。

一个女人的气势,竟将全场与会之人都彻底压了下去……天上地下, 唯我独尊。

女妭!

樱小姐2.0看到的,竟然是黄帝之女……只是那讲台上的女人,却是黑发黑瞳, 似乎又不是女妭。

“这位真龙还真是吓人啊……”

樱小姐2.0忽然身子微颤, 眼前一切如潮水褪去, 却见众人此时目光诧异地往自己看来……她不禁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

“没……宋教习,只是你刚才说什么…真龙?”秋娘迟疑着道:“吓人什么的……宋教习, 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我不记得了。”樱小姐2.0摇摇头,“刚才只是走神,想到了一些课题上的事情, 你们不必在意。”

坛子里的几人还真是没太过在意——毕竟,能够让学宫【鸿雁湖】中坠满了追求者真心的宋教习, 向来都是一位怪人,常常有惊人的言论。

“那么, 宋教习,我们就暂时别过吧。”岳怀仙是当断则断的类型, 此时直接往被女妭炸出来的洞穴之中走去。

顾凯与秋年见状也一同跟上,最后李煜则是轻轻颔首与小洛SIR三人告别。

“李煜,我会沿路留下记号,你们看到就跟上来吧。”樱小姐2.0此时忽然说道。

李煜只是点点头,并未回头。

宋教习此时皱眉道:“我总感觉他跟从前不同。”

“我觉得现在的李公子挺好的。”小洛SIR却微微一笑,旋即又道:“宋小姐,你真的不记得刚才说过的话了吗。”

她摇摇头道:“好像有, 好像没有……或许,是因为精神消耗过大的关系,但是不碍事,我体力还很充足, 不会耽误行程。”

“你们还走不走!”黄帝之女冷声哼道:“要亲热,就把地图交出来,自己滚一边去!”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两人靠近一起,这位一身旱气的公主殿下,就心烦意燥——她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樱小姐2.0没有说话,不屑争辩。

倒是小洛SIR想了想之后,忽然将那水墨地图取出,随后在女妭的眼前直接一份为二……一份,抛到了女妭的手中。

女妭被这种操作惊呆了,呆呆道:“你要做什么。”

“给你一半,那我们就不用滚了。”小洛SIR随意一笑道:“可否。”

这家伙是自己的克星吗??

黄帝之女冷哼一声,一闪向前,一路的火光,硬生生地走出了一条燃烧的路。

樱小姐2.0此时看了小洛SIR一眼,点点头后也主动先行了一步。

看着这似曾相识的二人的背影,小洛SIR…洛老板目光一眨不眨,却是沉吟低语。

“看来,宋樱的力量越来越强了……”那是只有他自己才听见之声,“就连旁人也能影响吗……”

……

……

……

……

某京城人民会议厅。

“总之,前方华夏,新人类禁行!你们要满世界找黑卡是你们的事情,但别来我的地盘搞事!新国的代表团你们给老娘我听着,来一个我揍一个,来一双我揍一双……写!随便你们怎么写,我话就搁这里,不怕死就来!我倒要看看,你们会所的人,是否敢组团来刷我!”

现场闪光灯疯狂闪动。

会场的一处靠后的座位上,正趴在桌子埋着脑袋的樱小姐突然被谁推了一下……她迷迷糊糊地抬起了头来。

“小姐,好歹这会议是上星直播的……你也注意一下咱们【宋皇朝】的形象啊。”

“我睡着了吗……”樱小姐下意识地揉了揉眉心,喃喃自语道:“可我为什么感觉我一直都有看到这位真龙大人啊…不过是红头发的?”

“小姐,醒醒!真龙大人能听见的!”

“啧……”樱小姐又嘀咕道:“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女人就来气!这破会什么时候才能开完啊……”

……

……

……

……

洞穴之中,岳怀仙三人正围着李煜盘腿而坐……这种让渡浩然之气的操作,施与受都需要摒除一切的杂念,尤其是受益的一方,几乎还要全开自己的心神。

这是颇为危险的一件事情。

只是坛子里的四菁相识已久,知根知底,相互信任——虽说老岳经常批判李煜的渣,但李煜坛子里【小圣人】的外号也不是白叫的。

然而,正在开放心神的三人却不知道,此时李煜竟是伸出手指,运功从体內逼出来了三滴的鲜血。

鲜血不落地,悬空凝聚,缓缓地飘到三人的眉心之中,并且诡异地融入了三人的身上。

“我已经把种子埋入你们体内,好好培养。”李煜淡然说道,便转身离开了洞穴。

洞穴之外,李煜目光微微一凝,却是看向了某处昏暗之地,面无表情道:“出来吧。”

只见一抹血光掠过,随后便见一道身影,跪伏在了李煜的跟前……赫然是本应该烟消云散的血巫术后树。

“后树,见过神子大人!”后树此时恭恭敬敬地道:“多谢神子大人,以无上法力,帮我重聚血身!我一定会……”

“无须尬吹,我若有无上法力,便不用受制于人……废话不用多说了。”李煜淡然道:“你知道我要你做些什么的,去吧!记住,千万不要在出现在那几个人面前。记住,你已经【死】了。”

“我一定会,让整个后土部,都匍匐在神子的脚下!”后树三分颤抖三分恐惧……更多的是兴奋说道。

李煜一挥手,后树便化作了血影消失不见。

他正要再次入洞,却又停下来了脚步……转身,只感觉遇到炽热之息迎面扑来。

李煜此时不禁皱了皱眉头,只见前方大地忽然开裂,更多的灼热之气喷发,随后一道仿佛有灰烬所汇聚而成的三米巨人,竟是自那地缝之中爬出!

这种让血液也要被烤干似的感觉,竟是与黄帝之女如出一辙!

“看来。”李煜淡然地看着那灰烬汇聚之巨人,叹了口气道:“黄帝的公主,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我们……或者说,我。”

四周炽热之息疯狂蔓延。

李煜却轻笑了声,“也好,就当作是提起熟悉,该如何抵抗传说中【旱魃】的力量。”

……

……

林中惊鸟,小洛SIR又进入了毫无人性的捡道韵模式。

宋教习早就已经麻木,此时对比道韵,她更想要将那罗盘取来好好研究一番。或许,自己可以开口问一问。

可万一他不给呢?

又或者,他要提出什么条件呢……他会提怎么的条件呢?

“这种神纹,对你还有作用吗。”女妭却冷不丁说道:“传说后土部中,还有祖灵殿未曾开启……莫非,你也是在打祖灵殿的主意?”

小洛SIR持家有道地道:“不要白不要嘛,前面还有一个,公主殿下要不也去捡了……公主殿下刚才说,也?”

“与你无关。”女妭淡然摇头。

但很快,女妭便皱了皱眉头,若有所思地回身一望——那是来时的路。

片刻,只听女妭不咸不淡道:“看来,你们的同伴,也不是一群废物。”

小洛SIR随意道:“算不上同伴,只是同行之人。不过挺有趣的,相处久了,或许会成为朋友,就像我与公主殿下一样,或许也会成为朋友。”

“我不需要朋友。”女妭冷哼了声…继而冷笑道:“我会吸干你的血!”

小洛SIR冷不丁道:“公主殿下,有没有想过,或许有一天,你可以不用吸食鲜血也能吃饱。”

女妭冷笑道:“我知道外边的人怎么说我,说我是以鲜血为生的怪物!不过太可惜了,事实上,我不一定需要吸血才能吃饱。只有被我咬过的人,才需要以鲜血为生……或许,你就会是下一个。”

“这是真的?”不了宋教习此时却目光一亮,甚至不知何时已经拿出了小本本来,“传说黄帝之女是天地间第一只的僵,以鲜血为生……原来,你是可以正常饮食的吗?重大发现!那你为什么还要吸血,鲜血真的是你的力量之源吗?你在吸血的时候,会不会有生理上的反应?你第一次吸血是什么时候?这是天生的能力,还是后天造就的?”

又…又是一个怪人!

女妭吁了口气,眼中神光爆射而出,淡然道:“你话太多了。”

她要封印这个叨唠的女人的嘴巴。

只是神光却被小洛SIR伸手给拍到了一旁……封是封印了,不过是路过的一只【小西八】、【小西八】地喊着的乌鸦。

女妭顿时满脸杀机。

宋教习此时却略带一丝兴奋地看着小洛SIR:“果然,在这遗迹当中,你能发挥出远超五阶的力量……黄帝之女,你是不是能随便压制。”

小洛SIR眨了眨眼道,“宋小姐,你打算做什么。”

“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很好地了解传说中【旱魃】的机会吗?”宋教习狂热道:“你把她绑了,我有好多问题要问她的,我感觉我完全可以写一本关于黄帝之女的传记!”

小洛SIR哑然失笑道:“随便动武不好。”

“没什么好不好的。”宋教习道:“一旦我们离开了遗迹,就像是南柯一梦般,我们的缘分不会留在遗迹,这里也不过是上个时代的留影而已……不管我们做了什么,历史还是那个历史,然而我们却能够在这里,了解曾经的历史。”

讲的好有道理?

小洛SIR还是眨了眨眼睛……但没有行动。

宋教习顿时祭出了大招,“小洛!绑了她,我给你加工资!”

Emmmm……

……

“你们…你们在鬼聊什么?”

黄帝之女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见这对男女正在说些自己听不懂的语言——难受的还是,她还无法用精神来感应这些语言的意思。

只见小洛SIR此时缓缓走来。

黄帝之女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眉头蹙起,声色俱厉但外强中干似,“你要做什么!”

“我还是第一次有人给我加工资啊。”小洛SIR微微一笑道:“挺吸引的。”

众所周知,老板是没有工资的。

于是,黄帝之女,绑了。

“放开我!放开我……放开……你这…坏人!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