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二十六章 五星毒奶

第二百二十六章 五星毒奶

一股暖意,自双腿处缓缓地蔓延之全身,当澹台冰凝醒来时候,有火光摇曳,还有药草香气。

她定了定神,只见一名男子此时正坐在了火堆旁,捧一古书,专心致志地默读着。

火堆上架了一个简单的架子,上面放着的是野外专用的那种铸铁锅……药草的香气,就是从铁锅中传出。

“李…李公子?”澹台冰凝不可思议地看着这平静的一幕,下意识道:“我是在…做梦吗?”

“你好,澹台姑娘。”他回过头来,将古书收入了能够储存物品的镯子之中,随后挑动着火堆的树枝,“附近采集了一些能凝神静气的草药,遗迹中的灵植元气都很充沛,也不用什么特殊的手法,简单地熬一下,就能带出药力了。”

澹台冰凝张了张口。

眼前的【杏坛】小圣人,此时正给自己舀来了一碗热乎乎的药汤,温柔而强大的男人总能够让人迷醉——划重点,要温柔,还要强大。。

她下意识地想到了辉夜百刃,不知道为何辉夜的模样会在此时一闪而过。

再划重点,要温柔,要强大……还要帅!

“自己可以吗。”李煜随意一笑。

澹台冰凝虚弱地道:“我…我感觉浑身没有力气,李公子你能不能帮帮我?”

李煜轻笑了声,“药汤还热,等凉些了再喝吧……这是补充元气的丹药,你先服下,然后用体内真力化开,我来给你护法吧。”

澹台冰凝略有些失望地看着掌心中的丹药,旋即皱了皱眉头——关于她怎会与李煜相遇的事情,她竟然没有一丝的印象。

她最后只是记得,自己一行从九黎族营地逃出,随后碰到了可怕的九黎首领之一的黎文之后,便忘记了所有。

“李公子,我怎么会…和你在一起?”

“你受伤了。”李煜缓缓说道:“我在一处山崖底发现了你,幸好伤势不重。我曾爬上山崖察看,但只能发现一些激斗的痕迹。澹台姑娘, 你应该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一定是被黎文给打下山崖的……”澹台冰凝此时若有所思, 这里安定的环境, 让她不自然地放松了下来,缓缓地述说这自己一行的经历,她最后担忧道:“不知道辉……不知道柳白他们几个, 现在怎么样了。”

“你放心吧。”李煜轻声道:“我并没有发现柳白兄几人的尸体,相比他们应该是吉人天相了……最坏的打算, 被九黎族抓回, 但他们一开始没有杀害你们, 想必这次也不会。”

“李公子,你能与我一同去救出他们吗?”澹台冰凝深呼吸了一口气, “我知道这件事情很危险,可…可他们毕竟是我的同门。”

“当然。”李煜微笑道:“我等既然进入了遗迹,虽说分属不同的学府, 但也应该守望相助。澹台姑娘, 你先养好身上的伤…此事, 需要从长计议。”

“嗯, 我听你的。”澹台冰凝感觉到了安心…安心地将丹药服下。

当她正要运功将丹药药力化开之时,李煜却冷不丁问道:“冰凝姑娘, 不知道你有没有平静姑娘的消息?方才听你讲述经历,你们似乎一直没能与平静姑娘汇合?”

“如果表姐当时在的话,或许我们就不至于那么狼狈了吧?”澹台冰凝苦笑了声, “一开始进入遗迹之后,我们就和她走散了……不过我表姐一向独来独往, 我此时也不知道如何去寻她。”

“平静姑娘没有给你留下什么吗。”李煜想了想道:“紧急的联系方式之类,或者别的嘱咐之类。”

澹台冰凝沉思了起来, 下意识道:“临行前,我表姐确实有卜算过一次……”

她悄悄地看了眼李煜, 咬咬牙,便继续说道:“是一则【泽水困卦】。”

“泽水困卦?”李煜闻言怔了怔,沉吟片刻,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有所领悟,轻声说道:“升而不已必困,故受之以困……君子以致命遂志, 泽水,困。”

澹台冰凝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李公子,表姐解卦之时, 也曾说过与你一样的话……你,你也有研究卜算之道?”

“闲暇时多看了些杂书,略知一二而已。”李煜摇摇头:“只是业余的一些爱好,冰凝姑娘就不用拿我来碰瓷平静小姐了。”

澹台冰凝见他说得有趣,禁不住笑了笑,心情似乎好了些。

李煜道:“泽水困卦虽然是凶挂,但并非死绝之局,应是有一线生机,冰凝姑娘不必过于忧心。”

澹台冰凝点点头,“李公子,我要运功了,劳烦你给我护法。”

“应是如此。”李煜微微一笑,旋即将那药汤放回到了火堆旁边,以热气继续温着。

——啊,李公子真的好细心。

——辉夜就是一个莽夫嘛……

……

林中火光闪烁,幽暗之处,岳怀仙三人却在拍着蚊子——正确来说,只有老岳在拍蚊子。

顾凯见李煜与澹台冰凝这夜谈的画面挺有氛围的,便手痒地翻开了画卷,将这一幕画了下来。

“李煜为什么不给澹台冰凝直接种下血印?”顾凯画着画着便疑惑说道:“只要种下血印,那还用得着这么麻烦去刷她的好感?”

“大概是…海王的天性?”岳怀仙望天。

虽然三人都被李煜种下了血印,是从属的关系,但血印的神奇之处却是最大程度地保留了被奴役者的本性——比如老岳此时就会毫无顾忌地吐槽李煜的行为。

“别闹。”秋娘翻了翻白眼道:“澹台平静天生剑瞳,能破邪,能看破虚妄,她还精通相术……李煜不给澹台冰凝种下血印,只是为了不让澹台平静发现。”

老岳不以为然道:“李煜太谨慎了,我等承受了血印,更有血神的加持……如今实力大增,何必畏惧一个澹台平静?”

秋娘道:“你别忘了,宋教习身边还有一名连黄帝之女都能轻松镇压的家伙。”

“洛公子的神识真的很强大!”顾凯此时插了一句,“就算现在,我都还远远比不上……”

“血印带来的力量只会越来越强!”老岳摇摇头:“不要涨他人威风,只要后树不断地制造出血奴,我们的力量就会不断提升!说起这个……这家伙也应该行动了吧?”

话毕,三人齐齐地看向了一处地方。

只见目光汇聚的地方,一个血色的大茧忽然裂开,随后一道人影缓缓走出……正是巫族首领黎文。

岳怀仙此时眯着眼笑道:“一个后树太慢了,不知道加上这个九黎首领,能给我带来多大的收益呢?”

只见黎文目光迷惘,见岳怀仙三人,呆呆地说道:“需要我…做什么……”

岳怀仙直接道:“三日之后,九黎之主要与大巫后羿决战,你正好趁着蚩尤这几日闭关,将血神的恩赐,赐予每一个九黎巫族。”

只见黎文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皱,但瞬间眉心处一鲜红印记闪烁……他缓缓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去吧。”老岳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可以行动了。

黎文瞬间恢复了清醒的模样,随后一闪便消失不见。

岳怀仙此时伸了伸懒腰,轻笑了声道:“好了,李煜就继续当他的海王刷好感……我们,也应该去做正经的事情了。”

顾凯与秋娘皱眉道:“你要做什么?”

只见岳怀仙冷笑了声道:“进入遗迹之前,我是计划要做什么来着?差不多也是时候与柳白,殷郊汇合了。顾凯,先用你的能力找出姬发的位置……对付他,我们还是要好好设计一下的。”

……

……

……

……

传说血魔乃是天地初开时候的一滴污血落入无尽血海而生,拥有着世上一切的污秽之力,是一个量劫中最可怕的灾难。

唯有五星勇者集合的时候,方才能够与之抗衡。

听着天勇者洛的说话,后羿感觉自己记忆之中关于【血魔】的传说,越发的清晰了,也越发肯定是自己小时候听过——就是没想起来是听谁说的。

后羿部的议事厅里,突然沉默。

只见后羿沉思片刻,才沉声问道:“蚩尤当中是五星勇者之一?”

小洛SIR正经八儿道:“既然星珠选择了追去,那他便可能是了。”

后羿皱眉道:“那为了阻挡人间浩劫,我与蚩尤一战,岂不是要输给他?”

小洛SIR眨了眨眼睛道:“大巫所下的战书,是生死契约吗。”

后羿摇了摇头,不予置否……他旋即目光一亮,“让我见识一下,五星的力量,我才选择相信你。”

小洛SIR眨了眨眼睛。

只见后羿雷厉风行,神弓瞬间呼出,握入手中,淡然道:“方才射向蚩尤的一箭,只是我意识当中的一箭。你若是有能阻挡人间浩劫的力量,那就……接我真正的一箭吧!”

“后羿,别冲动!”少女应龙顿时大惊。

真正的后羿箭的威力,她怎会不知……看看这个莽夫,射杀了九位金乌皇子,以至于巫族与妖族天庭大战,最终导致巫妖双方元气大损,可他却还能挺到现在,就知道天庭是多么的忌惮这家伙的神箭。

“我意已决!”后羿沉声说道:“既然是人间的希望,那就拿出让我可以托付的实力来……若是不行,就赶紧回家!我不相信什么传说,更不相信当人间浩劫到来时候,只能将命运交给传说中的所谓勇者……难道,是因为我后羿的箭不够快吗?”

无比的自信,无比的坚定,还有这能捅破天的坚毅……当神弓之上,浮现出一支金箭的时候,小洛SIR便感受到了那能射杀太阳的力量。

此时的后羿在小洛SIR……在老板的眼中,灵魂也是璀璨透亮的,只可惜只是一闪而逝,这毕竟不是原本的巫族时代,只是一段历史。

或许此时站在他面前,是真正属于那个时代的后羿,这璀璨的光辉,会一直持续吧。

箭在凝聚了。

“洛!后羿的箭硬接太亏!你只要躲开,也算是赢!”少女应龙急忙忙说道:“箭再厉害,只要射不中,那就无用!”

只听见后羿此时豪爽一笑,“能躲开,我也承认你!”

金箭瞬间破空而出。

然而议事厅之中,却并未因为箭的射出而有任何的波及……后羿的力量太过于凝聚,分毫没有泄露,但也正是如此,蕴藏在后羿箭中的力量,更显得可怕。

这箭的速度有多快?

两人间的距离有多远?

很快,根本看不见……很近,也不过是十米不到的距离。

弓弦还在铮铮作响,后羿箭已经钻到了小洛SIR的胸膛之前……只见小洛SIR胸前一道道奇异的道纹凝聚,疯狂地缠在了后羿箭光之上。然而后羿箭仍旧疯狂地旋转,一股强大的推力,甚至迫使的小洛SIR的身体不断后移。

少女应龙与女妭此时不禁屏住了呼吸。

这简单的对接之中,却蕴含着恐怖之际的较量……仿佛是千龙角力一般,整个空间此时都是脆弱的,脆弱的仿佛只要一根手指头就能戳破一样。

小洛SIR一路退到了门口处,方才停了下来。

此时,只见他手掌一翻,一个八卦光阵在脚下张开,后羿箭最后的力量似乎被散去,随后轻轻地落入了他的手中。

轻轻一握,光箭破碎。

“他真的接下来了…后羿箭!”女妭此时瞪大了眼睛,感觉看到了神仙。

少女应龙却沉吟不语,并不惊喜……她若有所思地看了后羿一眼。

只见后羿此时忽然轻笑了声道:“能接下我这一箭,我承认你是五星勇者了。”

小洛SIR却摇摇头道,“如果这是真正的后羿箭,这种状态下的我,大概是接不下来的。大巫承让了。”

后羿淡然道:“我算是全力出手了,能接下来是你的本事,没有承认一说。”

“怎么回事?”女妭一皱眉头,便看向了少女应龙。

少女应龙吁了口气道:“真正的后羿箭,是神弓配合神箭射出……后羿,根本还没有将神箭取出。”

只见后羿此时直接坐下,摆了摆手,晒然道:“神箭就那么十根,我已经用掉九根了……剩下的那一根,你们就别惦记了,我还要留着给天帝的。”

少女应龙顿时黑脸。

与此同时,宋教习则是快步地走到了小洛SIR的身边,略带一丝关切问道:“你真的没受伤?”

小洛SIR随意一笑,表示状态很好。

宋教习低声问道:“这也是星珠的力量吗?”

小洛SIR眨了眨眼睛,说什么这时候也要点头。

怎料宋教习此时却皱眉道:“那为什么我的星珠除了加血,就啥都不行?”

小洛SIR眨了眨眼道:“宋小姐,治愈之力已经很厉害了……你还想要什么别的力量。”

宋教习摇摇头道:“反正我不喜欢做奶妈。”

要不加点使毒的能力……毒奶?

五星…毒奶?

小洛SIR随意说道,“嗯……让我想想。”

“想?”宋教习怔了怔……想什么哦?

……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快步走入了议事厅当中……来人环视了一周,目光凝视,但很快便看向了后羿,正色道:“师父,各部首领已经全部到齐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