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七章 出笼

第十七章 出笼

当安东快要被奥列格推到铁网面前的时候,奥列格却忽然之间用力地咬着牙齿,大吼了一声,猛然举高了安东的身体,狠狠地摔到了擂台的中心点。

有着弹性的擂台,让安东的身体震动了几下,他才从擂台上爬了起来。

奥列格此时走到安东的面前,伸手抓住了他的衣领,沉声道:“你真的打算找死吗?”

安东低着头道:“你不是已经打算要杀了我,成为胜利者吗?刚刚就已经可以让你胜利。”

“你真的不打算还手?”奥列格进一步逼问道。

“奥列格先生,我已经决定了,我绝对不会还手。”

“你以为自己这样,就很伟大是吗?”奥列格完全地沉着脸,“你知不知道,我可能不会感谢你,也可能不会感到内疚!甚至,我可能会想尽办法忘记这一切!把你的牺牲当作完全没有的事情!你只能够白白地死在这里,没有人记得你!即使这样,你也愿意吗?”

安东却沉默不语。

奥列格猛然一拉安东的手臂,同时以膝盖撞击在安东的腹部上。强劲的撞击让安东一瞬间便吐出含着血丝的吐沫!

奥列格本也是异常强壮之人,即使安东拥有更强壮的身体,如此放开防备地承受攻击,也如同被铁锤捶打一般,这一下的膝撞带来的痛苦,几近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

“还手!”

“还手!!”

“还手啊!!!”

一拳接着一拳,奥列格并没有留下半点的力气,而是疯狂地倾注自己的所有情绪在安东的身上。

直拳,勾拳,汗水从安东的身上弹跳着溅出,瞬间红肿的眼皮更是让他的视线变得模糊起来。

这样单方面的殴打,几乎持续了一分钟的时间——安东最终无力支撑,直接躺在了擂台上,喘着气。擂台上方的射灯消去了他身边任何一处的阴影。

他看着那刺眼的射灯,发现自己的视线变得一的纯白——知道奥列格的脸,在最近的距离出现。

“你真的不打算还手是吗?!你以为你这样就算是英雄了吗?狗/屎!白痴!!”

“我……我不知道……”安东艰难地挤出了笑容,“这几天,我以为我长大了,就真的是长大了。但是……但是我发现,大人的世界还是很复杂。我不懂……更加不想懂,我宁愿自己没有长大过……大人的世界,就必须要这么复杂吗?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反抗到底……我不会说,但是要以这样的方式,杀了你才能够活出这里的话,我会很难受……我宁愿死。”

“不要把自己的生命看得这样轻松!!”奥列格猛地抓起了安东的衣领,提起了他的脖子,一字一字地清晰说道:“大人的时间就是这样的复杂!没有对和错,只有你为了自己的理由而活下去,就一切都无关重要!你只要记清楚这一点!!”

“我不懂,咳咳……”安东拍开了奥列格的双手,也站了起来,“也不想要懂。我只是知道,我不会还手,也不会选择杀你……”

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当安东再次打开双眼的时候,奥列格已经能够从这个小伙子的眼睛之中看见了一些东西。

安东却一步一步地朝着那铁网走去。

“你……”奥列格不可思议,甚至有些惊慌,几乎失神道:“你想要做什么!”

“你不动手,那就我自己来吧……”

“我和你非亲非故,你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一种胆怯不知为何瞬间让奥列格的心脏如同承受钢针刺入般的难受……这个比他还要高出半个头的小伙子,这道庞大无比的背影……他即将迈入死亡。

“因为我是……”安东深呼吸了一口气,轻声道:“因为我想,奥列格先生你的孩子,一定不会愿意看到自己的父亲为了救自己而成为一个杀人凶手。”

安东猛然一蹬腿,直接扑到了铁网之上,像是扑火的巨大飞蛾——这灌满了高压电流的铁网,下一秒将会把他的身体彻底破坏。

“安东!!!!!!”

奥列格的双眼几近裂开,他不知道到底是因为愤怒还是悲哀——他在这擂台上没有受过一点的伤害,而此刻却有着别人殴打数个小时还要来得难受。

安东已经扑在了铁网之上。他甚至闭起了自己的双眼,感受着那即将到来的强电刺激的痛苦。

“啊——!!!”

……

……

灼痛如同深入骨髓,仅仅只是一个刹那之间,安东就有一种如同被上万的利针扎入身体般的痛苦。

他本能地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然而,这种极端的痛苦,在瞬间到来,却也在瞬间消失。

安东一下子倒在了擂台上,身体还靠着铁网,但是电流却仿佛已经消失了一般。

擂台的四周,忽然响起了异常响亮的掌声——掌声通过扩音器而来,而掌声也因为一个人而起。

安德鲁!

那接连不断的掌声响起之后,安德鲁才对着麦克风,“真是一场让人感动的表演,但可惜的是,这并不是我需要的表演……”

安德鲁的声音顿时变得如同野兽一般:“我不管你到底谁想要送死!但是在送死之前,都给我好好地榨干自己的力气,去对付你们眼前的对手!你们两个别试图继续用这种方式来激怒我!因为你们没有这个资格!你们要是在不出尽全力攻击对方的话,十秒之后,我将会按下我手上的按键!你们绝对会在愤怒之前,听到尼基塔临死前的惨叫声!”

说着话的同时,安德鲁甚至不停地关注着旁边这位K先生的表情。

从安东放弃反抗开始,他就无法从这个K先生的脸上看到什么表情……似乎是对于这场擂台战丧失了兴趣一般。

不说这个K先生,生死对决出现的这种情况,安德鲁本身也是极为的不喜欢——不要说别人,假如是他自己,也不愿意通过这样的方式,获得一个胜利的拳师!

伴随着安德鲁的说话,决斗擂台侧边的门再一次被打开,两名大汉把尼基塔押着出来,并且走进到了擂台的面前。

只听得安德鲁冷声道:“要不,擂台上的你们拼命打死对方,要不……你们三个就一起成为烤猪吧!我给你们一分钟的考虑时间!恢复通电!”

奥列格此时却快手地把安东拉了回来——他还靠在铁网之上。

安德鲁说完,关了麦克风,才看着旁边的K先生道:“我想,一分钟之后,K先生应该能够看见想要看到的东西。”

“不……安德鲁先生。”洛邱转过头来,看着安德鲁,微笑道:“我想我已经看见了。”

“看见什么?”安德鲁下意识道。

却在此时,下方的擂台传来了一声咆哮声——尼基塔竟是突然撞开了两大汉,一头朝着铁网撞了过去。

“嘿!老兄!下次和别人介绍我的时候,记得别说我是个贪小便宜的家伙!”

他挺着自己的肚子,最终狠狠地撞到了铁网之上!

嘭!

花火四起的瞬间,只听见了一道响亮的爆炸声音,还有尼基塔惨痛的叫声音……以及他倒在地上的身影。

“尼基塔!!”

……

……

擂台上下,四周,自从奥列格一声狂怒的叫唤之后,就变得安静了起来。贵宾室内的安德鲁拍桌而起,擂台下看守的人也惊讶地张开了嘴巴。

奥列格却无力地跪在了擂台上,沙着声音,“尼基塔……你这个白痴!!”

“咳咳……”

“也……也不要说我……我是白痴……咳咳!”

就在这个时候,倒在地上的尼基塔忽然转过了身来,满脸痛苦,嘴巴也在抽搐着一样,并没有死去!

“尼基塔!”奥列格兴奋地大叫了一声。

尼基塔咳嗽者哈哈大笑道:“看来这几年长的啤酒肚还是有点……咳咳,有点作用!”

那缠绕在了尼基塔腰间的特制腰带,已经裂开!

这家伙,刚刚不是打算自杀,只是打算通过铁网的电流,让这腰带里面的零件线路毁掉!

“你这家伙!简直是疯子!!”奥列格又惊又喜。

尼基塔爬是爬不起来,但还十分乐观地道:“看来这几年前当过电工是没有白费功夫的……奥列格,出来吧!不要再把自己关在笼子里面!你才是我见过最强大的人,这世界上,不应该有笼子能够困得住你才对。这些年我从村子跟着你逃出来,并不是为了看见一个被拔掉了爪子的奥列格,而是为了再次看见,如同狮子一样,再次站起来的奥列格!”

奥列格。

捏紧了他的拳头。

“还愣着做什么!把这个疯子给我抓起来!死不了,我让你再死一次!”依然被彻底激怒的安德鲁几乎咆哮一般的声音响起。

眼看着尼基塔再一次地陷入危机当中,奥列格猛撕裂了身上的衣服以及裤管,飞快地缠在了自己的双手手掌之上,接下来一手抓紧了一根铁网的柱子。

他的双手肌肉恐怖地鼓起,他脖子上的血管如同长出了地面的老树根般的清晰,他的脸甚至变得通红。

他在大喝,他在呐喊:“啊呀!!!!!!!”

安德鲁不禁冷笑了一声——他已经决定暂时取消和K先生之间的交易!

这几个家伙确实没有好好地调教好!他准备得有些过于冲忙了。安德鲁一边思考着应该如何应付这个K先生的同时,也在等待着奥列格筋疲力尽的一刻。

“白痴!人类怎么可能掰弯这种粗度的铁棒!”

“一个或许不行,两个就不一定了。”洛邱这时候站起了身来,他的目光充满了一种奇异的色彩,靠近到了贵宾室的窗台边缘,双手按在了窗框上,似乎想要无限接近地看着下面的一切。

下面,安东猛地一下爬了起来,学着奥列格的模样,也把身上的衣服裤子撕开,缠在自己的手掌上,大吼了一声,“我也来!!”

奥列格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对着这个小伙子点了点头。

两双手臂,四只手掌,如同狂澜般的咆哮声响起的瞬间,这两人像是百兽之王。

即将出笼。

“啊!!!!!!!!!!”*2!

火光四射,两头狮子……出笼!!

……

“安德鲁!!”

从擂台上跳下的瞬间,奥列格一双眼睛显得锋利无比,抬头直视着上方的贵宾室!在耀眼的射灯灯光之下,他只能够隐约地看见两道人影。

另一个到底是谁,奥列格并不关心,但是他可以肯定,这其中一个就是安德鲁!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给我把这两个家伙抓起来!我要活的!”安德鲁沉声说着——即使到了如今,他依然不舍得就这样毁掉安东和奥列格。

这两个家伙,实在是太优秀了!简直是最优秀的战士!

“K先生,对不起了,让你扫兴。”安德鲁此时冷静地道:“不过你放心,我很快会处理好这些问题,请你在这里稍等片刻!”

说着,也没有等对方回应,安德鲁就冲冲忙忙地推开了贵宾室的大门。

……

“安东!你虽然有很强大的力量,但是你不懂得用力的技巧!看着我,打人,是这样打的!”

奥列格的大喝声,在安东的耳边响起。

这个几天之前还不知道长大到底为何物,如今依然不清楚什么才是长大的大孩子,却是一愣之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他顾不上这里到底到底是什么地方,他只是知道,就在这里,听着奥列格的教导,用拳头狠狠地打在敌人的身上,有一种难以说清楚的爽快感觉!

……

不久之后,能够清晰地从贵宾室之内听见下面传来的砸打和大喝的声音……狮子与猛兽之间的搏斗。

但此时已经没有观看的俱乐部老板却重新坐了下来。

洛邱摊开了自己的手掌,一根银色的项链此时从他的掌心之中直接坠落下来。

笔直坠落的银色项链的最末端,俨然挂着了一个十字架的吊坠。

微微地散发着纯净的,粉红色的光芒,一闪一闪,像是想要倾述。

洛邱轻声道:“卡马拉女士,在下面的奥列格先生,是你认识的那位了吗?”

闪动着的十字架吊坠,在一瞬间停止了闪动,一团微光从它开始剥离出来,然后在洛邱的面前缓缓地演化成为了一道人影。(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