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二十八章 约定之物

第二百二十八章 约定之物

尽然说是难吃,不过食物却很快便被她干掉……一脸不屑的公主这会儿甚至还意犹未尽似的舔了舔嘴唇。

她记起来了,身边有一个仿佛在等着看自己笑话的家伙……一咬牙,女妭忽然取出了那【大捆仙索】来,直接扔到了小洛SIR面前,“还给你!这东西,根本就不能用!”

小洛SIR也没有说话,手指轻绕,地上的【大捆仙索】便灵动地抬起,有如缎带似的,在空中幻化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圆圈。

女妭顿时瞪大了眼睛,二话不说便伸手将空中的绳子给扯了过来,“你使了什么妖法?!”

“不用太心急。”小洛SIR此时微微一笑道:“你首先要与它做一个约定。”

“约定?”女妭狐疑地看看手中的绳子,又看看可恶的勇者,不禁皱起了眉头:“什么约定……你的意思是,其实有炼化的方法?”

她就没听过法宝不能认主的,一定是这个可恶的勇者在戏弄自己——但她也说不上来到底什么地方可恶。

这总感觉就像是无根浮萍,突如其来,让人无所适从。

“这倒不用炼化。。”小洛SIR想了想道:“所谓的约定,是规定自己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相当于一种意念。”

女妭再次皱眉:“怎么说?”

小洛SIR轻笑了声,取来了一段绳子,“比如说,我与它约定,绝对不用它来杀人。一旦我打破了这个约定,那么就要接受惩罚……我们根据约定惩罚的难度,来获得它所能发挥出来的力量。一般来说,给自己的条件越苛刻,那么它能反馈给你的力量也会越强。”

女妭眉头一皱道:“那我约定必需用它来杀人呢?是不是我不杀人,也要受到惩罚……这样的话,我岂不是只能天天杀人?”

“可以这么说。”小洛SIR随意道:“可你为什么要约定杀人呢。”

女妭冷笑道:“武器不杀生,留着拜年?”

小洛SIR相信这会儿的公主肯定又龙化了……看着这几乎一模一样的神态举动,他轻笑了声道:“那你准备给自己定下什么条件。”

女妭略一沉吟,握住【大捆仙索】便道:“我约定,我将会付出我自己的生命,这根绳子必须要……”

她忽然止语。

那是因为可恶的勇者,此时手指正轻柔地虚按在了自己的嘴唇之前……指尖没有触碰,但突然起来的靠近却让她无所适从。

“想清楚。”小洛SIR正色,“约定即是契约,我们要遵守自己立下的契约……这不是游戏。”

女妭心高气傲, 此时冷哼道:“你不是说, 只要条件越苛刻, 得到就会越多吗。”

小洛SIR摇摇头道:“正因为你已经定下了最苛刻的条件,那么约定就应该更仔细与慎重……公主,好好想想, 你会想要用它来做什么。”

她被他此时的认真惊了一下,下意识道:“哼, 之前说要慈悲之心, 如今却又说需要双方约定……你怎么说都有道理了是吧?东西是你的, 我看你就压根没想过让别人使用。”

小洛SIR没说话,【大捆仙索】却自动地往女妭的手腕处缠去。

她急忙忙地挥手想要拍开, 可绳子却猛然缩小,在她的手腕上缠绕了一圈。

“你要做什么!”女妭大惊。

小洛SIR道:“好好思考一下,你会约定用它来做什么……你给的太多了, 要求其实也可以大胆一些。”

“此话怎讲?”

小洛SIR摇摇头道:“夜深了, 公主还请回去休息吧。”

神州的真龙只有一个。

龙夕若也只有一个。

女妭……只是似是而非, 犹如幻影般的存在。

仅此而已。

此时, 看着黄帝之女赌气似的离开,小洛…洛老板的目光渐渐深邃而幽暗, 河水涛涛,似掩盖住了他那呢喃般的声音。

“你不会,再做梦的了……”

……

……

就像是天勇者洛所说的那边, 后半夜的时间,女妭只感觉念头通畅了不少, 心中没有那种沉甸甸,仿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她也没有做梦。

那个梦是什么来着。

罢了, 反正只是一个梦而已。

这一夜,她睡得无比的香甜。

……

……

有人睡得香, 也有人睡醒之后,浑身黏糊糊的无比难受……当宋教习醒来的时候,一股散发着强烈荷尔蒙的气息,迎面而来。

甚至就连空气之中,仿佛都浸淫着一股让人躁动不已的粉色雾气。

“你醒了,樱姑娘。”

眼前,是少女应龙的脸庞……宋教习先是一惊, 随后大脑陷入了短暂的机能丧失状态。她呆呆地看着少女应龙从自己的身上爬了起来。

酮体与酮体之间的无间接触,依然是黏糊糊的感觉……对于天生石女的她来说,这种感觉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就是黏糊糊的。

“你…对我做了什么。”宋教习面无表情问道。

只见少女应龙此时将衣服往肩上一拉, 随意地道:“天勇者说你元气消耗过大,请求我帮你补补元气,你现在感觉如何?”

补元气?

宋教习微微张了张口,下意识地运行了自己的功法,只感觉功法畅通无阻……甚至一连突破了好几个大小境界。

宋教习来不及检验自己此时的修为,忍不住问道:“不仅仅是补充元气吧?”

只见少女应龙此时打了个哈欠,慵懒地爬了下来,“呜……前半夜确实是在给你补充元气的,后半夜是因为看你的基础太差了,怕你承受不住星珠的力量,所以就用了一些龙气帮你提升了一下。不过你的基础实在太差,我目前就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毕竟我从天界下来,也有许多的限制。不说了,我先睡一觉……太困了。”

宋教习不知道少女应龙在自己的身上耗了多少的龙气,但看着她此时困极的模样,想来肯定不少。

只是少女应龙倒头便直接睡去,她也不好吵醒,只好默默地给少女应龙盖上被子,手脚放轻了些……身上实在太黏了,她需要去冲洗一下。

“没想到我也有被人洗筋伐髓的一天,还真是……”

但为什么补充元气与洗筋伐髓需要酮体纠缠一夜哦?

好奇怪的感觉!

……

……

“早。”

冲洗一番的宋教习颇有些容光焕发的模样,只是面瘫的她脸上也没多少笑容——当她出现在室內大厅的时候,发现小洛SIR与黄帝之女也都已经醒来了。

这二人很安静地在默默吃着巫民准备的食物。

女妭此时颇具威严的模样,见宋教习也不过略微点头,绷紧的神色甚至能与宋教习一较高下。

宋教习总感觉此时的女妭,好像又变化了处遇时候,那匆忙了戾气,仿佛时刻都在压制着心中杀机的恐怖人物……感觉,这才是真正的女妭。

“应龙呢。”女妭此时淡然说道。

宋教习想了想道:“她昨夜帮我……大概是累了,正在休息。”

“看出来了。”女妭淡然道:“身上还有残余的龙气没有消化,看来应龙这次是铁了心相信你们,希望你们不要让她失望吧。”

说吧,女妭便径直离座……离去,变得很难触及的模样。

“你们,是不是争吵过什么?”宋教习若有所思地坐了下来。

只见小洛SIR此时已经舀来了一碗肉汤,送到了她的面前,“那输的应该是我了。”

“为什么?”宋教习好奇地问道。

小洛SIR随意一笑道:“我不擅长与人争吵。”

宋教习狐疑地打量了他一眼,又想了想道:“我感觉我好想可以与星珠沟通了……你的星珠也会这样吗?”

“你我星珠不同,参考意义应该不大。”小洛SIR想了想道:“不过既然星珠给你回应,那就是好事了。”

“是吗。”宋教习皱了皱眉头,“可我为什么有种掉进了无良导演圈套的感觉……你故意让应龙昨夜来找我的?”

“说不上是故意。”小洛SIR摇摇头道:“不如说是,好不容易才脱身吧?”

“那你亏了。”宋教习摇摇头道:“应龙脱了衣服睡了我一晚给我补元气和洗筋伐髓,你不推脱的话,没准还有更加刺激的发展。”

小洛SIR已经习惯了宋教习这种大胆又耿直,完全不将自己当女人的发言了,云淡风轻道:“还真是可惜了。”

才怪。

宋教习摇摇头,心想应龙这种类型,可能不符合他的口味吧……毕竟,依据她对男性的了解,XP也是很重要的。

“等会有空吗?”

“有事吗。”

“反正来都来了。”宋教习此时目光一转,“昨天听嫦娥说,她平时也有读书的习惯。虽然说这个时代的文献都比较简陋,但架不住就是这个时代的东西。没准能从她的身上打听到祖灵殿的事情。”

“也好,那就去吧。”小洛SIR点点头。

……

……

“巫妃,逢蒙大人在屋外求见。”

侍女正在为这位后羿部最动人的女子梳理着头发……铜镜之中,映照着嫦娥那少女般的姿态。

“让他进来吧。”嫦娥挥了挥手,从侍女手中接过了梳子。

她是很满意自己的长发的……也满意自己的一起,只是梳子上缠着的头发,却让她不禁轻轻地叹了口气。

再动人的美丽,也会有逝去的一日。

她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子,而后羿……后羿却是几乎能不老不死的巫族大巫。

“师娘,今日我在河中,取得了一些珍珠。我听人说,将深河中的大珍珠磨碎了涂抹,能够养颜。”

嫦娥回头看着逢蒙……他却只是低着头。

嫦娥颇为慵懒地靠着,轻声说道:“逢蒙,你为何不在议事厅里,与你师父一起。”

逢蒙道:“各族首领争吵不断,师父他老人家直接就神游太虚去了,我见无趣,便溜出来。”

“还没有结果吗。”嫦娥若有所思。

“他们都不希望师父与蚩尤一战。”逢蒙无奈道:“师娘,你也知道师父的性格,他一旦决定要做的事情,没有人能阻止……”

嫦娥沉默不语,许久。

许久,逢蒙才试探性地抬起了头来,却见嫦娥此时失神地看着窗边,眉宇间有股动人的忧郁之色。

“师娘?”

“逢蒙……”只见嫦娥回过了身来,“你相信这世上,有能让人长生不老,羽化登仙的不死仙药吗。”

逢蒙一怔,想了想道:“传说,西王母曾练不死仙药,却不知道是否炼成……不过,即便是祖巫,天帝也无法真正与天地同寿。想来…想来这世上不应存在这种逆天之物。”

只见嫦娥此时缓缓走来。

逢蒙抬着头,目光深邃。

“逢蒙,如果我说,我想要长生不老。”

“那我去求!”

“帮我做一件事可好?”嫦娥轻声说道。

“不管什么事。”逢蒙沉声说道。

“你去一趟禁地,帮我……”

……

……

密林之中,三道身影正在飞速的追逐。

前方的兽皮少年却突然间脚一滑,竟是摔倒了在地上,一路滑出。

一路追的青烟顿时心中一喜,手袖挥出,一道白绫瞬间射出,直接将兽皮少年给卷了起来。

“多宝!看你逃哪里去!”青烟落在了兽皮少年的身前,竖起了柳眉,“把东西交出来!”

只见兽皮少年此时有气无力地趴在了地上,肚子咕咕地作响,嘀咕道:“人家太饿了,没力气跑了,不然也不会摔倒!”

青烟压根就不理,直接开始翻着少年的衣服,将那联络用的通信器掏出……只是盒子打开一看,却见里面的东西竟然已经启动。

“多宝,你对它做了什么?”

“咬了一口……”

“你要气死我啦!”青烟顿时大发雷霆。

与此同时,紫烟才慢悠悠地来到了二人的身边,见盒子里的通信器已经启动,不禁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

就在此时,紫烟眉宇一凝,便沉声道:“姐,附近有人。”

“知道了,而且还不少!”

只见青烟此时眉头一皱,冷哼了一声,便直接抽取了随身宝剑——她妹妹的剑要有缘人才能拔,她却没有,想拔就拔。

她就没有有缘人呗!

师祖那个王八蛋,诅咒他无伴终老,孤独一生,单身SOLO到量劫天人五衰!

只见一阵急速的呼声响起,似是某种信号……一瞬间,数十道的身影便已经冲出,竟是一群身穿巫服,脸上涂抹印记,如同野人般的家伙。

青烟将手中宝剑一挥而出,瞬间破开了一块巨石,冷笑道:“不怕死就来吧!”

却见数十【野人】此时并没有动静。

紫烟不禁皱了皱眉头……就在此时,野人之中,一名身材高大的家伙,确实缓缓地飘了出来。

那人道:“紫烟小姐,不要误会……自己人。”

青烟与紫烟此时不禁怔了怔……她们目光一凝,死死地盯着这个身材高大的【野人】。

“你是……”紫烟迟疑着道:“牛师叔身边的那个…维嘉?”

“正是。”

高大的【野人】此时身上闪光一扫而过,那抹了灰似的脸瞬间干爽……正是【平天】集团的保安大队长,【将军】维嘉!

“你……你们?”青烟不可思议地看着众【野人】,下意识道:“这些巫民?”

“他们都是集团的人。”只听见维嘉此时淡然道:“几位,这遗迹是BOSS开发的,你们该不会以为……进入遗迹的,就只有我们这一批人吧?”

青烟与紫烟面面相觑。

“有什么事,到临时基地再说吧。”维嘉此时挥了挥手,只见半空之中,忽然出现了一家褐色的运输机……分明是能隐形的那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