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四十八章 这才是重生者主角的发现路线!

第二百四十八章 这才是重生者主角的发现路线!

一支九黎巫民战士正在林中穿梭——他们在小头目【黎明】的带领之下,前往追击几个逃掉的人族,只可惜一路无果,只能折返。

“不破兄,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不知道柳白他们是否已经脱险。”

【不破】老江这会感觉天鹏挨得有些过于靠近了,便悄无声息地走快了一些,“情况应该不坏,如果被抓住了,应该一早就信号发出,让追捕的人返程。”

“也是。”天鹏点点头,旋即又压低了声音道:“不破兄,我们还有回去九黎的必要吗?我听说这几日九黎之主都在闭关,要准备与大巫后羿一战,你的计划……”

老江此时沉吟不语。

只要见不到九黎之主,那么他有什么打算都无法施展……他怎会不清楚这一点?可这样就让他放弃,却又心有不甘。

见【不破】兄此时略显烦躁,天鹏也只好换了个话题,“欸,九黎之主怎么会与大巫后羿决一死战呢?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巫族时代有这一战的啊……难道是谁在背后推动?可是,根据大联盟的遗迹探索准则,不是说不允许改变遗迹中的历史进程吗?”

江起云此时冷不丁道:“天鹏,你可知道为何大联盟不允许改变遗迹中的历史?”

天鹏想了想,摇摇头道:“我曾听老祖说过,各大遗迹之中, 存在一种神秘的力量,会将一切混乱的因素抹去……可具体是什么, 老祖也没有提及。”

“【界主】。”江起云轻声念道。。

“【界主】?”天鹏不禁怔了怔, 满脸疑惑之色:“不破兄, 何为界主?”

江起云缓缓道:“全称是【时光界主】,他存在于每一个遗迹的时光当中。这么多年来, 联盟致力于探索各大遗迹,除非是那种没有遗民的遗迹可以一定程度地改造之外,一旦存在遗民的遗迹, 都能找到【界主】存在的痕迹……他,代表的是一种拨乱反正的力量。”

“拨乱反正?”天鹏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

“遗迹中的历史不是不能改变,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江起云吁了口气道:“无数年,遗迹的历史不知道被改变了多少次, 但最终又恢复到了它原本的模样……你知道吗,每年都有许多的修士,消失在遗迹探索之中,再也找不到了。”

“这…不破兄, 你是听谁说的?”天鹏好奇问道。

江起云没有回答, 关于【时光界主】存在的事情,本应该是十年后的黑暗动乱发生之后, 从一位天尊的口中说出, 然后被其它的天尊们联名证实。

当黑暗动乱后期, 人族溃败,生死存亡之际, 有人族精英提出, 可以将残存人族退守到各大遗迹的混乱时代当中。这个方案已经提出,几乎瞬间得到了残存人族的同意……然而最终却被天尊们否决了。

理由就是【时光界主】的存在。

薅遗迹的羊毛可以, 但是人族越界入侵就不行。

只是黑暗动乱后期,各大天尊威望大不如从前,在生死之际, 也有头铁的家伙阳奉阴违, 暗搓搓地举家迁入遗迹当中。

在江起云的重生记忆之中,印象最深刻的, 要属辉夜圣地……黑暗动乱后期, 辉夜圣地老祖献祭了七成的族人, 最终得以让自己晋升成为封号圣皇。但是在人族绝望之际, 新晋的辉夜圣皇却无意挑起人族大旗,反而是带着圣地后裔,秘密地潜入了遗迹当中。

后来辉夜圣地遭遇了【时光界主】的镇杀,只剩下辉夜圣皇独自逃出……逃出来的辉夜圣皇身受重伤,疯疯癫癫,没过几天甚至一命呜呼,化作了一副白骨。

辉夜圣皇的时间全部都被剥离了。

这些就是老江知道的【历史】……可诡异的是,辉夜老祖明明在黑暗动乱的后期才祭献了自己的族人。

但此时距离黑暗动乱还有整整十年,然而因为圣地之争,辉夜老祖此时已经着手开始献祭自己的族人了。

这已经不是江起云知道的【历史】了。

“我的师门颇为隐秘, 知道不少秘辛。”老江此时吁了口气,为了稳住天鹏也只好张口就来:“这都是我师门的前辈无意中提起。”

天鹏点点头,他甚至下意识地没有怀疑。

作为拥有共同秘密, 承受过同样苦难的朋友, 他是打从心中相信【不破】兄的……天鹏相信,这世上没有人比他更懂不破兄的苦,也没有人会比不破兄更能明白自己。

此时, 一小队的巫族战士已经返回了九黎的临时驻地之中了。

“不破兄,你有没有觉得…这次回来,好像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天鹏此时打量着九黎的营地。

只见江起云眉头略皱。

天鹏所说的不妥,他从踏入营地的瞬间就已经感觉到了,可观营地此时的模样,却又说不出来什么地方不对经。

硬要说的话……

“似乎,安静了不少。”江起云若有所思道。

营地之中,到处都是九黎的巫族战士,可此时营地中的巫族战士,却沉默了不少……尤其是,这些巫族战士的目光,似乎有意无意地都汇聚在了自己这一支小队的身上。

老江沉吟了片刻, 便找了一個小头目打听了起来……打听之后才知道,作为九黎部中【巫师】的【黎文】大人, 追击柳白一行失败,负伤而回, 此时正在休养之中。

得知柳白一行竟然将【黎文】击伤, 江起云心中不禁泛起了嘀咕……这群少年帝, 竟然能够反杀【黎文】,莫不是打了鸡血?

看来自己还是有些低估这些少年帝的实力…或者他们的气运?

“他们这是要去做什么?”老江此时看向了一个方向,疑惑地问道。

只见一群九黎巫族,此时正排队地进入某个山洞……有人进去,自然就有人出来,然后形成了一进一出的两支队伍。

那小头目的眼中冷不丁地闪过了一抹诡异的血色,旋即狞笑着说道:“【黎文】大人打算发动一种特殊的血巫法,帮助大巫两日之后战败后羿,需要我们奉献自己的鲜血!你们也去吧!”

江起云心中稍感不妙,却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好!等我向黎武大人汇报之后,便马上奉献精血。”

“不必了。”那小头目直接道:“基本上除了你们这一支队伍之外,我们都已经奉献了。黎武大人也是!你不用去汇报了,我替你去说一声就好!”

江起云目光悄悄地扫了四周一眼,只见附近的巫族战士此时都不约而同似的往自己这边看来。

“那我们这就过去!”江起云哈哈一笑:“能够为大巫打败后羿奉献一份力量,没有比这个更让人兴奋的!我以后一定要告诉我的儿子,打败后羿,他父亲也曾经出过一份力气!”

说罢,江起云便直接一拉天鹏,随后吩咐着小队的巫族战士,往那山洞走去。

“不破兄,我们这?”

“别说话…先进去里面看看情况。”江起云沉吟道:“或许,我们很快就能知道,到底哪里不妥了。”

“我有种不好的感觉。”天鹏摇了摇头。

“我们现在如果表现出任何的异常,更加不妙。”

天鹏苦笑了声,“我原本只打算进入遗迹之后,好好地躲起来,看时间差不多就离开,这样我老爹也不能说我什么了。”

对于这种毫无上进心的废物,江起云是打从心底看不起的……他表面兄弟道:“放心吧,我懂的看相,你的命会很长。”

废物确实是废物,但天鹏也确实是特别能活的那种,即使在黑暗动乱的后期,这货因为家族老祖的庇护,依然还活得好好……哪怕后来天鹏家族的那位妖皇老祖陨落了,这货还是活得好好,只是毫无建树罢了。

至少他江起云死了,这货都还活着。

什么,他江起云死了——不死了怎么会重生回来哦!

沿着队伍,二人不久之后,已经抵达了山洞的尽头处……只见一个穿着跳大神衣服的家伙,此时就盘坐在山洞的尽头之中。

洞内血光闪烁,一个个的九黎巫族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精血——这里,竟然已经造就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血池!

只见前面的一名巫族,此时直接划破了自己的手腕,然后将手臂浸入血池当中……但很快就又再次抽了出来,紧接着便默默离开。

整个过程江起云没看出什么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要说不妥,也就唯有这奉献的方式,为什么要将伤口放入血池?

但何况,便轮到江起云了。

他略一沉吟,便走到了血池之中,随后划破手腕,握紧拳头,让鲜血流入血池当中……不一会儿,他便捂住伤口,转身而去。

“回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闭目的黎文却冷不丁地睁开了双眼。

江起云僵直不动。

“为何不将手伸入血池当中。”只听见黎文用着毫无感情般的声音道:“这是凝聚了我九黎部所有人的血池,你以自己的鲜血与之交融,也能得到不少的好处。”

江起云不得不转过身来,沉默不语地再次走回到了血池边缘……在黎文目光的注视之下,江起云缓缓地将手腕往血池之中伸去。

当手指快要触碰到血池的瞬间,只见血池之中似乎泛起了几缕的血丝……就像是铁线虫般,血丝飞快地扭摆着,竟是要往他的伤口处钻入!

江起云心中大惊,闪电般的后撤了几步。

“大人,我才想起,回来的路上误食了剧毒之物!”老江此时急忙忙道:“不是我不想献出鲜血,而是我害怕我的血会污染了血池!等我将体内之毒驱除了之后,一定再来奉献自己的力量!”

“中毒了吗?”黎文却眯起了眼睛,“让我看看吧,九黎中最好的巫医就是我了。”

说着,便见黎文缓缓地伸出手掌来…那干枯的宛如鸡爪似的手掌,带着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

江起云大惊失色,二话不说便电闪到了天鹏的身边,大喝了一声:“走!”

“走去哪?”

只见黎文诡异地出现在了二人的身后,双手已经各自地搭在了江起云与天鹏的肩上。

二人心底寒气之冒,便感觉一股可怕的力量,瞬间封锁了全身,竟是动弹不得。

黎文此时桀桀笑道:“九黎就是人才多,这么多人来献血,总有那么几个聪明的小家伙不听话的。”

二人此时有口难言,只能冷汗直冒。

“不过你们很快也就会听话了。”黎文此时诡笑了一声,但却忽然鼻子一动,一手抓起了江起云割破的手腕,嗅了嗅道:“这不是九黎的血…人族,你是人族?”

一股死亡之意瞬间笼罩在了江起云的身上,天鹏此时更是惊得脸色发白。

“咦,又是这黑色的指环!”

原本已经心惊胆颤的二人,此时更是如同被打入谷底似的,只见黎文此时目光血光一闪而过,那带在了二人手中的黑戒,竟是硬生生地被剥落了下来!

两枚戒指入手,黎文则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

忽然,黎文将其中一枚戒指直接捏碎。

只见四周空间突然只见涌动了起来,一圈光环开始出现在黎文的身上……但很快,黎文便沉声一喝,竟是硬生生地将光环给震散。

“与那时候一样,有一种奇怪的力量……”黎文此时眯起了眼睛,“这枚指环会将人带去什么的地方?”

老江此时张了张口,只能发出了几声啊啊。

黎文冷笑了一声,“说话。”

江起云此时再次张口,可张口的瞬间,一股巨大的声波却猛然响起!

恐怖的声波冲撞,让黎文一时不察,精神如同被大锤砸过似的,不禁晕了晕。

黎文大怒,一挥手那血池之中便腾起了成百上千道的血色触手……就在此时,天鹏一声怒吼,化作了一道金光,瞬间将江起云卷起,冲出了山洞!

黎文冷哼一声,那血色触手瞬间化作血箭射出!

只见金光才刚刚冲出山洞,便被数十的血箭直接穿透……半空之中,两道人影坠落了下来,瞬间数十名的巫族战士围了上开。

只见老江与天鹏二人,浑身血洞,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黎文此时一脸冷漠地走来……当他走到二人尸体的时候,却重重地一声冷哼,一掌拍出,地上的两具尸体瞬间炸开。

没有鲜血飞溅……只有两张被炸碎了的纸符在空中飘荡。

“大人,我们这就去找!”

“不用了。”黎文冷哼一声,摊开掌心中的那枚黑色的指环,诡笑道:“这东西对他们很重要,只要它在我手中,我就不怕他们不来……把剩下的人,都送入血池!”

……

……

“不破兄,不破兄!你怎样了!不……”

“死不了……”江起云吐了口血:“方才逆转了筋脉爆发了一波,用狮子吼阴了黎文一下,有些反噬而已……”

“我这有些雪参玉蟾丸,是妖皇宫赐给我家老祖的,他给了我一些!对内伤很有用处!”

这时候老江也不矫情,接过了伤药便直接嗑了……他此时才有机会打量四周的环境。

“这是哪?”

“地下。”天鹏此时坐了下来,一脸后怕的模样,抹了把冷汗道:“我用遁地咒下来的……上面还用分身符咒做了两个替身打掩护。这是火云【玉】家出产的符咒,都是精品,放心吧,牛大广之前给了我不少用来傍身……应该是我老爹买的。”

“用符咒躲过了一个黎文的追杀吗……”江起云想想也有些不可思议。

天鹏此时笑了笑道:“有些时候,不一定需要很强的力量的……就算是小道具,只要用的恰当,也能保命。别看这些符咒很简单,但越简单的东西往往就越实用!不破兄,你先疗伤吧,我已经布置了掩藏气息的符咒,他们应该发现不了我们。”

江起云怔了怔,他看了眼天鹏,忽然有种想法……这货在黑暗动乱后期都死不了,没准不是因为运气好?

“你…你还有什么符咒在身上?”他想了想道。

天鹏想也不想便开始翻出自己的东西。

妖二代了,身上也不缺储物的道具……一堆东西倒了出来,江起云不禁愣了愣。

比如织毛巾用的针,比如缝衣服用的针,比如挑痘痘用的针,比如做美工用的剪刀?

“你…”

“打、打发时间用的。”天鹏讪讪一笑,连忙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盘了起来。

“等等,这是什么?”老江此时目光一凝,在那堆一看就不是猛男用的东西之中,取出了一物。

一块令牌。

“这?”天鹏下意识道:“这是牛大广给我的,说是用来开启祖灵殿的……我老爹想让我的神通进阶,就给牛大广做了个交易,换来的。”

江起云手哆嗦了一下,险些没有将这灵牌抓稳,“没想到,到头来……”

头一次。

哦,不,应该是自从进入了这个遗迹之后,老江头一次感受到了自己作为重生者的优待……果然,命运并没有抛弃自己啊!

是了,是了!

经历磨难,险死还生,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破而后立……这才是重生者主角的路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