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五十八章 白钢之城的雨化田

第二百五十八章 白钢之城的雨化田

老孔这次并没有昏迷多久……别看他眼睛翻白口吐白沫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最终还是给两巴掌给抽醒了。

一行人连忙给退出了恢复灵泉。

他们带着【三城】联合调查小组那几个幸存者,一路上并没有碰到任何的危险,便顺利地走出了【王者峡谷】。

对比起来前进时候的种种诡异,此时安全折返,让一群汉子不禁百感交集, 感叹像是做了个噩梦一样。

然而当孔云一行人达到峡谷传送门的时候,四周却忽然间涌出来了一群人,将孔云他们给团团围住。

来人训练有素,动作整齐,杀气腾腾,显然不是火云市办事处的这一群散兵游勇可比……好几个家伙一下子就被吓得不轻。

良鹿此时惊疑不定地看向了孔云,却见孔云沉着脸, 向着前方朗声道:“我是联盟驻火云市的办事处处长孔云!不知道前面的是哪位执事大人?”

闻言,良鹿心中一惊,连忙变得拘谨了些。

此时,只见一名白眉白发的阴柔男子缓缓走来……看着这阴柔男子身上的配章,孔云不禁目光一凝,不仅仅是执事级别,而且还是数量稀少的金星执事!

“又是一个金星?”孔云下意识地嘀咕了声。

“又一个?”良鹿此时悄悄问道:“老孔,你还看见别的吗?”

孔云摇摇头,他在恢复灵泉里所看见的那一幕过于的诡异,说出来恐怕也没有多少人相信——关键还没有人能证实他的话。

虽说当时还有那位调查官小姐同行,但天晓得那调查官…那女人死哪去了?

“洒家是…雨化田。”那柔美男子淡然轻笑:“隶属委员会直辖巡查组,一级金星执事……你说你叫孔云,春秋圣地孔圣家的?”

直辖,一级执事,名为雨化田的柔美男子的来头,对于孔云来说也是大得吓人……他轻吁了口气道:“晚辈只是孔家旁系,不敢以圣地子弟自居,前辈见笑了。”

“别叫我前辈。”雨化田淡然道:“洒家也不过三十来岁而已……说说吧, 你一個小小的火云市驻员,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孔云不禁苦笑了声,将自己之所以会前来【王者峡谷】的来龙去脉给说了一遍。。

面对金星执事的时候,最好不要有什么隐瞒……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这些表面客气的执事背地里,到底隐藏了多少骇然听闻的手段。

域外战场这块大肥肉既然纳入的是高校联盟管理,那么自然会有一套严格的统管机制……而高校联盟的巡查组,也是【昆仑】当中极为有名的官家鹰犬。

高校联盟的巡查组,第九狱的阴司游神,以及南天门的值日星官,并称【昆仑】的三大执法机构,积威已久。

“你说的那位女调查官人在何处?”

“禀大人,出事之后,我们就失去了她的行踪。”孔云一脸无奈地道:“我们也想要寻她,只可惜实力有限,而且几名幸存者生命体征都在下降,不得已之下我们只能先一步离开。”

雨化田摇摇头道:“联盟所有的调查官洒家都认识,从未听说过还有这样一名女性的调查官。”

孔云与良鹿此时不禁怔了怔…老孔更是一脸不可思议道:“这…执事大人,这是否有什么地方搞错了?优夜调查官的事情,我曾经直接咨询过委员位的安大人,得到了他的肯定。你若不相信,可以问一问安大人的。”

“安理事吗?”雨化田眉头轻蹙,沉吟道:“此时洒家会向安理事求证的了。不过,你们没有得到联盟的指令,便私下行动进入【王者峡谷】,坏了规矩,改办的还是要办,得罪了,孔处长。”

“等等,我们冒险进入峡谷,还救出来了几个幸存者,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良鹿大惊:“执事大人,您不能这样!”

只见雨化田抬头,眼中闪过一抹诡异神光,良鹿便瞬间如遭重创似的,跌跪在了地上。

“念在你们确实救出来了幸存者,否者你这样与洒家说话,洒家就该将你废了。”雨化田诡笑了一声,一挥手道:“将他们全部带走,还有那干尸,特别封存……就这样扛出来,一点保护措施都没有,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活出来的。”

孔云敢怒不敢言,只能低声地安抚着自己的下属。

金星执事外出办事…只要是联盟内部的事,都拥有优先的执法权,而且还是见官自动高一级的特权!

这群人一个个实力强大,而且还不是各大【圣地】培养出来的,对各大【圣地】丝毫没有畏惧之心。

话说如此,但是…但是我孔云就不要面子的啦?

“雨大人,按规章办事,我确实越权了,我任罚!”孔云此时深呼吸一口气,沉声道:“但我也会保留对你暴力执法申诉的权利……我们日后,审判庭见吧!”

雨化田只是轻笑了声,淡然道:“带走。”

孔云一行人被飞快地从传送门带走,但雨化田却留下了部分,他吩咐手下道:“进去恢复灵泉取证吧,至于那个女调查官,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说着,雨化田也从传送门之中离开。

当孔云一行人穿过传送门之后,所抵达地方,并非火云市的传送门所在地,而是一处拥有着一个完整巨大都市,极为热闹,人员,货车川流不行的繁华之地。

即便是城墙,都是钢铁所铸造,城墙上更是武装到了牙齿——然而这里,依然还是域外战场!

孔云不禁深呼吸了一口气,“没想到,居然会有被当做嫌疑犯送来的一天……白钢之城!”

良鹿没有说话,他此时只能队伍扶着,方才被雨化田瞪的一眼,差点要了他的小命。

“欢迎来到白钢之城。”只见雨化田此时从传送门之中缓步走出,“孔处长应该不会陌生的了,毕竟你们孔圣家在这里也有不少产业。怎样,需要我给时间你去通知家里人吗。”

孔云冷笑道:“我都被堂堂的金星执事大人给带走了,通知家里会有用吗?”

“洒家并不介意有人到我这里来求情。”雨化田微微一笑:“多带一些礼物就好了。”

孔云不置与否,淡然道:“我要见安理事…至少我要求与安理事通话。”

“洒家会安排的。”雨化田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那么走吧,孔处长。”

……

执事队伍离开之后,复杂驻守白钢之城传送门的守卫便开始将传送门关闭……从这里直达【王者峡谷】的传送,消耗的力量极大,一直开着,即使高校联盟有钱也不能这样烧。

眼看传送门已经关闭,一众的守卫顿时放松了大半,却不知道此时一只小小的黑色蝴蝶,在关闭的传送门之中,悄无声息地飞出……翩翩飞舞,最终蝴蝶停落在了一处山坡之上。

她仿佛从虚空之中走来般,在那山坡上,遥望着如同钢铁怪兽似的白钢之城,若有所思。

“有异体之源的气息呢……”

……

……

……

谷癮

……

在前往【初生之谷】的路上,澹台平静找了很好的代步工具……一只双头的陆龟。

这只双头陆龟,是澹台平静在泥土里面挖出来的……这神婆的沟通方式也十分的简单粗暴。

澹台平静:师父,初生之谷去不去?

陆龟:不去,睡觉,滚!

澹台平静取出了宝剑:师父,初生之谷去不去?

陆龟:去……

于是林峰SIR与白素小萝莉就上了陆龟车……别说,这陆龟爬行的速度还挺快——至少,陆龟在宝剑的威胁之下全速爬行的速度,就比林峰SIR此时全力以赴还要更快,这就很离谱了——一只乌龟?

“素素,你家真的在这里?”

陆龟龟板的后边,林峰SIR拿出了手机,手指着屏幕上的导航地图终点,悄咪咪地问道——林峰SIR已经不怎么在意手机的事情会不会被神婆澹台平静发现了——他感觉这神婆其实早就应该有所察觉。

他总不能每次看地图的时候都要往草丛里面蹲坑去,索性就大大方方地拿出来——至于这神婆问不问……问了再说?

只见白素小萝莉此时瞪着疑惑的目光朝自己看来,林峰SIR不禁摇摇头,并且义正言辞道:“我说素素,你能不能不坐在这里?”

看着坐在自己怀中的小萝莉,小林SIR就感觉这份福利……啊呸,这种行为是极为不合适的!

“这里坐得比较稳,林峰你不喜欢吗?”

“没…没毛病。”

这兴许是白素这么久以来,说得最长的一句话了……林峰深呼吸了口气,看着前面驾着陆龟的澹台平静,分散着自己某些恶念——只要一想起这神婆大几百斤时的模样,就什么问题都没有啦!

机智如我!

就在这个时候,澹台平静头也不回地问道:“还有多久能到。”

林峰下意识地看了眼导航地图,脱口而出道:“还有二十七点三公里……”

说完他就马上闭嘴了,但见神婆此时只是简单地点了点头,并没有追问的意思,林峰SIR才将手机给收了起来。

“平静小姐,你说…你说之前那位殷先生,会不会在后面跟上来?”

“他要是愿意跟上我也不会拦着,但是这条路对他来说是死路一条。”

神婆又在忽悠人了。

林峰SIR摇摇头,他人是澹台平静也只是这两三天的时间,对这神婆的过往是一点不知,“平静小姐,你占卦是不是很灵?我看那位殷先生对你那个…挺推崇备至的样子啊?要不你也帮我算算命吧?啊哈哈…哈哈……”

澹台平静沉默不语。

林峰SIR只好讪讪一笑道:“其实不算也没关系,反正我爹妈也经常找人给我算命,这么些年,那些套路,我都能背……”

她突然道:“你真的想让我帮你算命?”

她甚至转过了身来,纵使那双眼睛依然紧闭,可林峰SIR却有种被扒光似的感觉……他下意识地打了个冷颤,吞了口口水道:“还、还是不要了,毕竟我不是很相信命运……再说,不是有句话,人定胜天嘛?”

澹台平静面无表情道:“一命二运三风水,你认为的人定胜天,怎么不知只是天给你安排的自以为是的胜利。”

林峰SIR张了张口,感觉这种伪命题可以辩论很久,只好摇摇头道:“那既然摆脱不了命运,我就摆烂,让命运摆布我呗?”

“这是最聪明的做法。”澹台平静却高度肯定了这种摆烂的精神,“你要知道,你能活到现在,其实已经是命运对你最大的恩赐……你我,皆是如此。”

林峰SIR苦笑道:“不好命的,就早死了…是这样对吧?”

澹台平静却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点点头道:“没想到,你还有些慧根。好,我帮你算命,但只有一次。”

说着,澹台平静便取出了自己的乌龟壳壳,眼看就要摇动。

“等…等一下。”林峰SIR连忙喊停,“我没钱!我真的没钱!你别想讹我!”

说着,林峰SIR一扯自己的衣领,从怀中掏出了一根红绳,只见红绳之上,竟是大大小小地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平安符,护身符…好几十个的模样。

“看到了吗!”林峰SIR应激似的道:“从我三岁开始,我老妈就一直找人给我算命,说我命不好,要催吉避凶!然后到了我七岁的时候,我老爹打不过我老妈,也加入了!这就是这二十年来两老的战果!我房间里面还有一堆,都能涂墙了!”

家中的两老都是有退休工资的人,可是找人算命差点就算到破产你敢信?

他为什么那么努力修炼地要考上火云总局成为执法者,强逼着自己天天都要见一见火云市凌晨四点半的景色,是因为家庭责任吗?是因为爱吗?

是因为穷!

再不努力,家里就真的要破产了!

都是神棍害的!

“你命确实不好。”澹台平静点点头:“之前问你的生日,我简单地测算了一下……按理说,你应该早死了才对。”

“没钱!”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活到现在的呢,我突然有些兴趣啊。”

“没钱!”

“这次免费。”澹台平静摇摇头。

“套路!”林峰SIR冷哼了声。

澹台平静淡然道:“或许只有一个可能了,那不是你真正的生辰八字。”

林峰SIR冷笑道:“从前就有神棍说我是捡来的了。”

澹台平静摇摇头,宝剑锋芒漏出了半寸,“你好像飘了,敢这样对我说话。”

“对不起……”

秒怂。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